第二章 故布疑阵

    骗局

    “金田一先生,怎么了?从刚才就一直看你在沉思。”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金田一耕助正和等等力警官在P旅馆的房间阳台上面对面坐着。他们中间的小桌子上,放着一瓶约翰走路和一碟苏打饼干。

    金田一耕助闷闷不乐地叹了口气。

    “金田一先生,到底怎么了?你刚才究竟去哪里?”

    “唉……”

    金田一耕助叹了一口气,突然笑出声来。

    “我觉得自己好像被狐狸耍了,一切都消失在雾里,只剩下这个……”金田一耕助一面说,一面拿出江马容子的名片。

    “金田一先生,我看一下那张名片。”

    等等力警官伸手过来拿走那张名片,看了名片,他笑着说:“喔!是流行杂志的女记者啊!流行杂志的记者专程追到这里来访问你这一季秋天流行什么吗?”

    “不是的,如果是这样就简单多了。”

    金田一耕助若无其事地说:

    “她带来一则很久以前发生的凶杀案情报。”

    “很久以前的凶杀案?”

    等等力警官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拿着名片,瞪大眼睛说:“是什么案子?”

    “我还不大清楚,不过大概是昭和初期的案子。”

    等等力警官把杯子放在桌上,十分有兴趣地说:“金田一先生,你赶快说来听听,到底是什么案子?”

    “好的,那我说了。警官也帮忙想想看,这到底要怎么解释?”

    金田一耕助喝了一口酒,重新点燃一根香烟,慢慢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一遍。

    “后来我果真找到藤原的家,藤原一听到这件事情也很惊讶,立刻打电话报警,并召集了三个年轻人跟我一起去西田别墅,结果……”金田一耕助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眨着眼睛,好像快哭出来似的。

    “结果呢?红叶照子复活了吗?”

    “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

    金田一耕助带着藤原和三个年轻人回到别墅区的时候,雾越来越浓。他们一到西田别墅,只见别墅的每一扇窗帘都打开了。灯火也点得通明,不仅如此,一听到大家的脚步声,别墅里就开始传来嘈杂的狗叫声。

    “咦?”

    金田一耕助停下脚步往四周张望,确定那里还竖立着他刚刚看过的那个门牌,而且门牌上也写着“西田”两个字。

    大家上了门廊,却看到玻璃拉门里面站着一位白发老妇人,她正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外面,老妇人旁边那只牧羊犬则对着一行人猛烈地吠叫。

    “警官,当时我真是下不了台呀!哈哈!”

    金田一耕助拼命抽烟,还发出空洞的笑声。

    等等力警官探询地看着他的脸说:

    “金田一先生,那位白发老妇人是谁?”

    “是红叶照子的姊姊——房子女士。以前红叶照子在演艺圈的时候,都是她姊姊在照料她。红叶照子结婚后,她也以管家的身分负责照料西田家的生活琐事。”

    “那么,她姊姊看见你们之后怎么说?”

    “她姊姊说,她今天一直都没有出去,从傍晚就跟邱比特(邱比特是那只狗的名字)在屋里编织;而红叶照子今天晚上去S瀑布那边,向一个朋友道别。哈哈!”

    金田一耕助又发出干涩的笑声。

    “警官,你看该怎么解释这个谜团?”

    等等力警官重新注视金田一耕助的脸问道:“金田一先生,那位夏威夷衫男子呢?”

    金田一耕助抚摸着小桌子上的杯子摇摇头。

    “他消失了!为了预防万一,我请年轻人帮忙寻找,可是到处都找不到他,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就连房子女士也没看过这样的人。”

    “那么这张名片的主人……”

    “就因为有这张名片,我才多少保住一点颜面。据说她今天早上才从东京来,可是中午过后……正好是江马容子来我这里的时候,公司突然打电报去别墅,要她搭四点的火车回东京。房子女士甚至不知道江马容子为什么会来我这里。”

    “你没有说吧!”

    “我当然没说,只说是西田夫人要我来的。”

    “房子女士知道你的职业吗?”

    “是我主动告诉她的,也因为这样,她更加感到不解。”

    “红叶照子真的有去S瀑布的朋友那里吗?你有没有跟他们联络?”

    “很不巧的是,西田别墅与S瀑布都没有电话,而且当时雾很浓,我不好意思叫人去找。”

    “那间别墅里只住着房子女士和红叶照子吗?”

    “不,平常还有个叫富士子的女佣,听说她东京的老家发生一点事情,所以今天下午跟江马容子搭同一班车回东京了。”

    这时金田一耕助又点了一根烟,将烟深深地吸进胸腔。

    “听完我的叙述,你觉得如何?”

    等等力警官眨着眼睛说:

    “你从玻璃门外往里面看的时候,确定那真是红叶照子的尸体吗?”

    “我无法断定那是不是尸体,毕竟我没有到她旁边去确认……不过,我可以确定那是红叶照子,我记得她的长相。”

    “那么,会不会是你离开那栋别墅之后,房子紧急处理掉尸体,而夏威夷衫男子也是共犯,他们一起把尸体藏在某个地方?”

    “就算他们可以把尸体处理掉,翻倒的椅子或水果也可以整理好,但是地上的血迹呢?该怎么处理?”

    “血迹很多吗?”

    “是的,当时我看见一大滩血……”

    “你进去的时候,现场已经完全没有血迹吗?”

    “是的,所以我才觉得奇怪。要把血迹完全擦掉是很困难的,就算全部擦掉了,应该也会留下湿湿的痕迹才对!”

    等等力警官眼神敏锐地注视着金田一耕助的脸说:“金田一先生,会不会是夏威夷衫男子故意带你到另一栋别墅去呢?”

    “这一点我也曾想过。可是,别墅的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而且我还在附近找到那块让夏威夷衫男子绊倒的石头,树林里的草丛中,也还沾着他的血迹。”

    “那么,你自己有什么看法呢?”

    “老实说,我的看法跟你一样。”

    “一样?”

    “我也认为夏威夷衫男子第一次带我去的那栋别墅并不是西田别墅。”

    “你的意思是,M原有两栋外表相同的别墅喽?”

    “只有这种可能。可是,他们又说这里只有一户人家姓西田。”

    “怎么会呢?”

    等等力警官皱起眉头。

    “刚才我也说过,总觉得自己好像被狐狸耍了。”

    赤裸的尸体

    金田一耕助早上一起床,看到外面来了很多警察。一问之下,才知道西田家真的发生凶杀案了!

    于是他和等等力警官两人坐车子前往M原的别墅区,等等力警官一面看着窗外的景色,一面回头对金田一耕助说:“金田一先生,这里的道路不会很窄,大型车也可以通过嘛!”

    “是啊!我也正在想这件事情。”

    金田一耕助点点头,看着车子的左右两边。

    “司机先生,车子可以直接开进西田家的别墅吗?”

    “当然可以,大家都把车开进去啊!”

    闻言,金田一耕助与等等力警官对望着,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江马容子为什么要说谎话呢?)

    “奇怪了……”

    他不断抓着一头乱发,喃喃自语着。

    事实上,在晴朗的秋日早晨,看到的M原风景和昨天晚上全然不同,每栋别墅在天空下矗立着,完全感觉不到昨天晚上那种阴森的气氛。

    车子停靠在西田家的门牌前,昨天晚上和金田一耕助打过交道的友井刑警冲过来,打开车门。

    “金田一先生,昨晚真的很抱歉。”

    昨天晚上,友井刑警对金田一耕助说了很多没礼貌的话,现在他感到相当惶恐不安。

    “不要紧,找到尸体了吗?”

    “是的,在一个意外的地方……这边请!”

    “等一下,我先跟你介绍,这位是警政署搜查一课的等等力警官;警官,这位是K警局的友井。”

    帮他们两人介绍过后,金田一耕助先检查竖立在那里的门牌。

    门牌是插在土里的,金田一耕助用手帕包住手,试着把门牌拔起来,门牌果然轻轻松松就被拔出来了。

    金田一耕助转头和等等力警官对望一眼。

    “友进。”

    “是。”

    “为了谨慎起见,请你检查一下这个牌子上的指纹,我想指纹应该还很新才对。”

    “这个门牌上有什么特殊的证据吗?”

    “等一下再告诉你原因。”

    接着,金田一耕助带等等力警官来到转角处,停下脚步。

    “警官,你看,那一颗就是我提到过的石头。”

    “啊!就是把夏威夷衫男子的指甲弄裂的那块石头吗?”

    “是的,你看,上面还留有一些黑色的污点呢!”

    等等力警官点点头,两人又走到门廊的正面。

    只见房子正拿着邱比特的锁链在那里等着。

    “金田一先生。”

    房子的眼神中透出恐惧与惊讶,整张脸显得苍白而僵硬。

    “啊!夫人,事情真是令人惊讶……”

    “金田一先生,到底是谁……是谁把我妹妹弄得那么凄惨?”

    “关于这一点,等一下我会请教你一些问题,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看一下尸体。尸体在哪里?”

    “在后面。”

    这时,昨天晚上跟金田一耕助有过一面之缘的江川刑警也来了。

    “啊!金田一先生,昨天晚上很抱歉……你现在就要看尸体吗?”

    “是的。”

    “请到这边来,主任也在等您。”

    K警局的搜查主任——冈巴警官以前曾经和金田一耕助一起工作过,两人已经很熟了。

    如先前所述,这里每一栋别墅都占地广大,西田别墅也不例外。它占地大约四千坪,别墅后面还有一座小山丘。

    红叶照子每年到这里避暑之前,都会要求管理员——藤原将别墅前面和周围的杂草除掉;至于别墅后面那座小山丘则被忽略了,因此,整座山丘上长出一大片茂密的灌木,一般人要走进去都有点困难。

    一行人走进灌木丛里,立刻看到很多警员正不断地按着快门。冈田警官看见他们,马上回过头来说。

    “啊!等等力警官,你怎么也来了?”

    “是金田一先生邀请我来玩的,没想到会碰到这种事情。”

    “这样啊!太好了,警官,麻烦你也来帮忙吧!对了,金田一先生,昨天晚上真的很抱歉,我那些手下有眼不识泰山……”“哪里、哪里!”

    金田一耕助轻轻地挥挥手说:

    “主任,尸体呢?”

    “请到这边来。不过,这里到处都有断掉的树枝,得小心一点。”

    金田一耕助穿着和式衣服跟裤裙,行动很不方便。他小心地回避着,不让灌木树枝勾到裤裙裙摆,好不容易才走到冈田警官的旁边。

    只见地上有个小洞穴,红叶照子(本名“西田照子”)的尸体就躺在那里,尸体全身上下只有腰部缠了一块布,其余都是赤裸的。

    金田一耕助回头看着冈田警官说:

    “主任,这具尸体被发现时就是赤裸的吗?”

    “是的,你昨天晚上看到的情形呢?”

    “我记得她应该是穿着友禅浴衣才对。是谁先发现尸体的?”

    金田一耕助一边说,一边向四周的灌木丛张望。

    “这一点由我来说吧!”

    房子拿着狗的锁链,一脸哀戚地说:

    “昨天晚上我跟武彦……哦,你可能还不知道,武彦是照子的侄子,昨晚才从东京过来。我们一直在等照子,可是照子始终没有回来,而且金田一先生又说发生过凶案,让我很担心,我才叫武彦去乡田家看看……”“乡田……就是住在S瀑布那边的人吗?”

    “是的。”

    “他们从事什么工作呢?”

    “乡田先生是个律师,平常要上班,只有周末才会来这里。不过,乡田夫人和他的孩子一直都住在这里,照子从以前就跟他们很要好。”

    “然后呢?”

    “昨天晚上雾那么浓,我实在不好坚持要武彦跑那么远,武彦也不想去,他不断地安慰我说,可能是雾太浓,乡田家留她住下了。因此我也不好再坚持什么,等到十二点仍没有看见照子的身影,便回房先睡了。”

    “昨晚睡得好吗?”

    “由于一直担心金田一先生提到的那件事情,所以我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到了十二点半,我还起床吃了安眠药,才终于睡着。”

    “原来如此。之后呢?”

    “到了今天早上十点左右,照子还是没回来,我只好叫武彦到乡田家跑一趟。武彦出去后没多久,富士子就从东京回来了。当时我忙着跟富士子说话,于是就把狗链放掉,让邱比特出去散散步。没想到邱比特却一直站在这附近发出怪叫声,我和富士子过来一看,就发现……”房子注视着妹妹的尸体,大口吸着气说:“看到这一幕,富士子跟我差点疯了……”“富士子现在在哪里?”

    “我让她吃了安眠药,叫她先睡一下。没办法,她好像歇斯底里般,根本无法安静下来。”

    “武彦呢?”

    “他还没回来。”

    “对了,昨天晚上我看到西田夫人的时候,她穿着友禅浴衣,怎么现在却……”“你说的是不是那件水蓝色底,上面染着深蓝跟紫色大花的浴衣?”

    “没错!”

    “乡田夫人也有一件那种浴衣,她们总是穿着同样款式的衣服。”

    “这样啊!夫人,很抱歉,请你先到旁边等我一下,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好的,我正好也有话想请教您。”

    于是房子默默离开,金田一耕助的视线重新落在尸体上。

    只见红叶照子左边的Rx房下面,被某种利刀割开;而且她在死亡之后,可能还被拖着走了一段路,所以全身有很多擦伤,死状惨不忍睹。

    “金田一先生。”

    江川刑警压低声音说:

    “尸体有可能是在你去叫管理员之后,才被藏到这里。”

    “那么凶手是谁?”

    “这还用问吗?”

    江川刑警用下颚指了指别墅的方向。

    “应该是刚才那个女人吧!她知道你发现尸体之后,就立刻把尸体拖到这里藏了起来,所以我们昨晚才会什么也没看到。”

    “有证据显示她将尸体从别墅拖到这里来吗?”

    “我正叫人去调查。照理说,尸体大量出血,如果硬把她从别墅拖到这里的话,一定会留下痕迹的。”

    “嗯,就算刚才那位妇人是凶手,那么她为何要剥光死者的衣服呢?”

    “这……”

    江川刑警一时找不到答案,着急地猛抓着头。

    “对了,医生呢?”

    为了不让他感到太尴尬,金田一耕助只好没话找话说。

    “应该就快到了吧!我离开警局的时候,已经通知过他。”

    “那么等等力警官……在法医来之前,我们先到这附近散散步吧!”

    “好啊!冈田,待会儿见。”

    等等力警官马上察觉到金田一耕助的意思,乖乖地跟着走了。

    阁楼惊魂

    金田一耕助想去寻找跟西田别墅外观完全相同的房子。

    “金田一先生,你真的认为M原有另一栋和西田家一模一样的别墅吗?”

    “是的,刚才一看到西田别墅,我就更加确定了。”

    “这话怎么说?”

    等等力警官困惑地看着金田一耕助的脸。

    “刚才我看到的西田别墅完全是西洋式建筑,连一扇防雨窗都没有。”

    “然后呢?”

    “我记得昨天夏威夷衫男子曾经顺口说出:‘到处都关得紧紧的,根本打不开,连防雨窗都关上了。’可见我昨晚看见的,一定不是西田家的别墅。”

    “原来如此。这么说,他们把西田家的门牌拿到那里去插喽?”

    “可能是这样吧!”

    “好,那我们赶快去找。”

    M原虽然占地广大,不过也只有四十栋别墅,他们两人很快就找到那栋别墅了。

    “金田一先生,是不是那一栋?”

    “哈哈!答对了!”

    他们到昨天晚上竖着西田家门牌的地方仔细一看,果然有一块门牌丢在那里。等等力警官立刻将门牌扶起来,只见上面写着“莉原”。

    “我们进去里面看看。”

    金田一耕助说完,便带头走上门廊,然而,脚踏车停放处已经没有脚踏车了,只剩下啄木鸟的啄痕还维持昨天晚上的样子。

    “金田一先生,西田别墅也有这些啄木鸟的啄痕吗?”

    “有,不过这跟西田家柱子上的啄痕数量上有些不同。我刚才一边跟房子谈话,一边算过,那边的柱子上共有八个洞,但这里却只有六个。”

    “可是,为什么会有两栋外观相同的别墅呢?”

    “这恐怕要问管理员才会知道吧!”

    金田一耕助一边说,一边从窗帘缝隙往里面看,只可惜每一扇窗帘都拉得很密,根本没有缝隙可以窥得内部的情况。

    “金田一先生,看来昨天晚上你离开这里之后,有人进去过里面。”

    “是的,我们绕到后面去看看。”

    两人绕到后面,发现这一栋别墅前半部是西洋式建筑,后半部却是和式建筑,不但有防雨窗,而且那些防雨窗都紧密地关着。

    “原来如此,所以夏威夷衫男子才会顺口说出‘防雨窗’。”

    这时,金田一耕助发现后门旁边有个仓库,仓库的门露出一点缝隙,他们往里面看去,只见仓库里放了一辆上锁的脚踏车。

    “这附近别墅的人,都把东西放着就走了吗?”

    “好像是,不过管理员藤原每天会来巡视一次。”

    金田一耕助再看向后门,发现有一片毛玻璃破掉了,只要从那里伸手进去,很容易就可以把插梢拿掉。

    “原来对方是从这里进出的。”

    两人一进入里面,看到厨房被收拾得很干净,柜子里也整齐摆放着餐盘,昨晚金田一耕助曾见到的那只青瓷花瓶也在其中。

    “警官,昨晚这个花瓶就是放在餐桌上面,当时花瓶里还插着醉浆草花。”

    “喏,你看到的醉浆草花在这里。”

    等等力警官拿起垃圾桶里面一枝带着水气的醉浆草花说道。

    走出厨房,有一道通往二楼的楼梯。

    “要不要开灯?应该会看得比较清楚……”“不,最好还是不要让人家知道我们已经发现这里了。”

    “好的。”

    两人绕到楼梯前面,走进大厅。

    大厅的一隅约有四坪半大小的地方,天花板突然降得很低,屋主在天花板下摆了一张用塑胶布罩着的餐桌,餐桌的两边则是固定式座椅。

    餐厅再过去一点,有一个将近十二坪大的客厅,客厅的角落放置一张长方型大桌子。

    “啊!金田一先生,你看那里!”

    等等力警官手指着长方型桌子跟餐桌中间的地板,只见那里仍留有淡淡的血迹。

    “金田一先生,我们可以请鉴识组的人来检查,看看是不是红叶照子的血。”

    “嗯,可是……”

    金田一耕助显得很困惑,不停地抓着鸟窝头。

    “如果这里是案发现场,凶手后来才把尸体搬到那边去的话,为什么被害人会全身赤裸呢?”

    “说的也是。”

    等等力警官也是一脸不解。

    金田一耕助向四周张望着说:

    “咦?我昨晚见到的那个折叠式藤椅和木制小桌子呢?”

    “对,那张藤制躺椅上应该也有很多血才对。”

    “咱们上楼找找看!”

    可是不论他们怎么找,仍然没有找到金田一耕助所说的那些家具。

    “金田一先生,会不会是这栋房子里面还有隐藏式橱柜?”

    “我也这么想。”

    “那我们再分头找看看有没有隐藏式橱柜。不管怎么说,那张躺椅是很重要的证据。”

    然而找了老半天,他们依旧一无所获。

    “金田一先生,看来凶手对这栋别墅的结构很熟悉呢!”

    “是啊!”

    金田一耕助一面回答,一面不死心地到处敲打墙壁、地板。

    “金田一先生,你说的那个夏威夷衫男子大约几岁?”

    “大概三十……总之,应该还不到四十。”

    “那么,他不可能是三十年前那件案子的凶手喽?”

    “是啊!”

    “那他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要引你来这里,却又突然消失了?”

    “我不知道,目前这整件案子仍是一团谜。”

    “说到‘谜’,为什么凶手要把躺椅藏在这么难找的隐藏式橱柜内呢?”

    “哈哈!警官,对凶手来讲,这个隐藏式橱柜并不会很难找啊!而且,管理员常常会来巡视,如果突然跑出一些藤椅或小桌子,管理员一定会起疑的。警官!这里有点奇怪。”

    金田一耕助觉得可疑的地方,是女佣房间的柜子。

    女佣的房间有三坪大,角落摆了一个橱柜,橱柜上面有一些装着酱油瓶、电暖器、鸡毛掸子……等东西的箱子。

    “警官,这个柜子上面会不会有什么机关?”

    “好!我上去看看。”

    等等力警官说着,试图将那三箱东西抬下来,可是这些东西虽然不值钱,却很重,他因此差点滑了一跤。

    “警官,我也来帮忙吧!”

    两人一起把箱子搬下来后,等等力警官马上爬到橱柜上面,仔细察看天花板。

    “金田一先生,这里的结构真的有点奇怪。”

    等等力警官把天花板往上顶,上面立刻出现一个大洞,他赶紧点亮打火机,看看四周。

    “这里看起来很干净,你也上来吧!”

    金田一耕助上去之后才知道,原来那里是个天花板很低的阁楼,里面很干净,就连棉被袋、寝具、家具等也都整理得井然有序。

    “金田一先生,你说的是这张藤椅吗?”

    等等力警官指着被放置在角落的折叠式藤椅,并拉开那张藤椅,藉由打火机的光线检查上面是否有异伏。

    “啊!这里的确留有血迹,而且血迹还渗进藤里面。从这里检查,比检查地板上的血迹要方便多了。咦?你怎么都不说话?”

    从刚才就一直自顾自讲话的等等力警官,这时才发现金田一耕助的沉默。

    他回头一看,只见金田一耕助正瞪大眼睛,好像化石般僵在那里。

    “金、金田一先生,你怎、怎么了?”

    “那个……”

    等等力警官顺着金田一耕助的视线看去,待他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后,不由得吐出沉重的气息。

    “啊!”

    原来在他们的右手边有一个大架子,里面装着四袋棉被。不过,除了棉被以外,似乎还隐约露出一只没有穿鞋袜的人脚。

    “金田一先生,这……到底是谁?”

    “应该是夏威夷衫男子吧!因为他的拇指上有血迹。”

    “好,检查看看。”

    “等一下,我先去楼下看看情况,因为我们的鞋子还留在门口。”

    “啊!那我去好了,我的身手比较敏捷。”

    等等力警官说着,便迅速离开阁楼。

    过了一会儿,他压低声音在楼下喊道:

    “金田一先生、金田一先生!”

    “怎么了?”

    “有人来了,我想可能是管理员,他现在进入隔壁别墅了,快把我们的鞋子拿上去。”

    “喔!”

    金田一耕助从等等力警官手里接过两双鞋子,两人再度躲回阁楼深处。

    没一会儿,楼下传来有人转动门把的声音,紧接着,管理员走进来,看了一遍房子里面,最后又关上门离去。

    等到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等等力警官便打开打火机与金田一耕助对望着。

    “真是惊险!”

    “嗯,这让我想起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情形。”

    等等力警官露出一抹苦笑,并用手帕擦着汗说:“金田一先生,我们把寝具拿出来,仔细检查一下尸体吧!”

    “警官,尽量不要弄出声音,要是又有人来就糟糕了。”

    “好的。”

    于是金田一耕助帮忙等等力警官把棉被袋一个个拿下来。最后,柜子里面果然出现了夏威夷衫男子的脸。

    他的头上还戴着护罩,脸上也挂着太阳眼镜。

    “金田一先生,你看这个痕迹,他好像是被人用细绳勒死的。”

    等等力警官说着,轻轻拿掉死者的护罩和太阳眼镜,等他们看清死者的脸时,不由得轻叫一声。

    因为死者从额头到右边眉毛有一条很大的疤痕,他大概是怕让金田一耕助留下太深的印象,才用护罩、太阳眼镜把疤痕遮掩起来。

    “金田一先生,他到底是谁?为什么欺骗你,带你来这里?最后还死得这么凄惨……难道他也被人骗了,以为这里真的是西田别墅?”

    “警官,这个答案很简单。你看一下他的右脚拇指。”

    等等力警官看到金田一耕助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于是慌忙拿着打火机检查夏威夷衫男子的右脚。

    “金田一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哈哈!警官,你好像忘记我是因为他的右脚拇趾指甲裂开了,才代替他去叫管理员的。”

    闻言,等等力警官再度藉着打火机的光检视夏威夷衫男子的右脚。但是不管他再怎么看,仍旧没有看到指甲裂开的痕迹。

    “金田一先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警官,你看他右脚的拇指还残留着一点红色的痕迹,我想他是故意用红色的颜料将指甲涂红,好让我以为他的指甲真的裂开了。”

    “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真正用意,不过,他可能是想把我引开这里。而且,如果我去叫管理员的话,管理员一定会带我去真正的西田别墅,如此一来,他的伎俩肯定会被拆穿。”

    金田一耕助停顿了一会儿,又笑着说:

    “我想,绊倒他的那块石头应该可以成为重要的证据。只要把石头上暗红色的东西拿去分析,就可以证明他在演戏。”

    “可是,这个演戏的人为什么也被杀死了?”

    等等力警官抓着鬓角,露出一脸不解的表情。

    “警官,我想跟你打个商量。”

    “什么事情?”

    “我们在这里发现尸体的事,请你暂时别对外泄漏,甚至连我们找到这栋别墅的事也先别说。”

    “你的意思是……”

    “不知道凶手是想把尸体放在这里,等到明年别墅的主人来才让他发现?还是想等事件平息之后,再将尸体移到别的地方?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到时将是逮捕凶手的好机会。”

    “原来如此。”

    等等力警官点头说:

    “好的,不过我想这件事情得先告诉冈田,请他调查的时候,尽量不要泄漏有关这间别墅的事。”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商量好之后,便小心翼翼地离开这栋别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