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恶魔的祭品

    1献祭

    事后回想起来,保坂君代被杀的案件,可说是恶魔的宠儿掀起一连串猎杀女人的序幕。

    之后又陆续出现一些牺牲者,她们在恶魔的眷顾下成为可怜的祭品。

    从这些杀人事件可以发现一点,那就是不能用正常的观念来看待凶手所犯的罪行,这类凶手通常都具备某些令人无法忍受的特殊嗜好。

    恶魔所眷顾的对象都是女性,在杀人之前他都会先侵犯被害人,但光是这样还不能满足他的残忍的欲望。

    凶手还不忘对尸体做出亵渎和侮辱的举动,连最后一丝自尊也不留给被害人。

    凶手本身就是个超乎常理的变态者,他想藉此达到震惊世人的效果。

    七月二十五日晚上七点半左右,当大型的木箱在日比谷爱的花束会馆三楼大厅内数百位宾客面前打开的时候,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竟是保坂君代的尸体。

    保坂君代一丝不挂地躺在酷似风间欣吾的蜡像怀里,这尊男性蜡像毫不避讳世人的眼光抱着她、吻着她的双唇,而保坂君代的尸体则从下面搂着蜡像的颈部。

    虽然这是蜡像和真人所表演的男女相拥图,但是教人看了不免感到胆颤心惊。

    男性蜡像做得非常逼真,保坂君代不仅被蜡像拥抱着,连私处都赤裸裸地被蜡像侵犯着。

    这一瞬间,四周的温度急速骤降,一股连骨髓都能冻僵的强烈颤栗侵袭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啊!”

    发出悲鸣惨叫声的人是早苗,只见她身形不稳,就要向后倒去。

    “危险!”

    水上三太连忙从后面抱住她。

    “早苗,振作点!”

    “水上先生、水上先生,快点把我带走……我讨厌待在这里!”

    早苗满头大汗地扑进水上三太的怀里,她就像个孩子般猛摇头,豆大的汗珠不断从她的颈部流下来。

    “好、好,你再忍耐一下,如果你不愿意看到这副情景,那就把头靠在我的怀里。”

    水上三太一面温柔地拍拍早苗的背,一面看着四周的情况。

    原本僵立在当场的宾客们因早苗的一声尖叫而清醒过来现场立刻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君代!”

    保坂君代的阿姨——南贞子歇斯底里地大叫着。

    卡斯迪洛的城妙子和枸橘的宫武益枝看见这副骇人的情景,不禁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风间欣吾因羞辱和愤怒而胀红了脸,满腔怒火几乎要从他的眼中喷出。

    金田一耕助从刚才就一直搔着那头乱发,他恢复原有的镇定,回头对着南贞子说:“夫人,这里有没有可以遮住的东西,像是窗帘或……”

    “拿开、拿开!快把那尊蜡像拿开!”

    “不行!夫人,不可以。”

    南贞子准备冲上前去移走那尊蜡像,金田一耕助立刻从后面抱住她。

    “在警方来到命案现场之前,必须保持现场的完整。虽然这对死者不敬,但绝对不可以破坏现场的一切。”

    “但是这样……君代不就……”

    “我明白,也非常了解你的感受。你赶快去找东西来遮住……”

    “我去拿。”

    早苗从水上三太的怀里抬头来,在一旁大叫着。

    “我也去。”

    “水上,等一等。”

    金田一耕助叫住水上三太。

    “麻烦你打一通电话到警政署好吗?请你联络第五调查室的等等力警官,请他立刻过来一趟。等等力警官现在应该在第五调查室等候。”

    “好,我立刻去。”

    对金田一耕助这种私家侦探而言,有时候还是需要警界有力的协助,而等等力警官正是他的最佳拍档。

    每当等等力警官遇到头痛的案件,一定不会忘记找金田一耕助运用他那过人的推理和洞察力来破案。因此就这方面来说,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两人仿佛生命共同体。

    何以等等力警官此刻会在第五调查室待命?难道金田一耕助早就预料到今天晚上会有状况发生吗?

    保坂君代的尸体赤裸裸地呈现在众人面前的这一刻,大厅里每个人莫不笼罩在恐惧的情绪中。

    “遮起来!遮起来……把君代遮起来……”

    南贞子大声吼着。

    不巧的是,这个舞台没有装设布幕。无奈之余,金田一耕助、风间欣吾,以及城妙子、宫武益枝这些人只好围成一道人墙,挡在箱子的前面。

    这时,舞台下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不是我……不是我做的蜡像,有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真人和蜡像对调了。”

    那是黑田龟吉的声音,他宛如病情发作般,嘴角不断冒出唾沫。

    2真人与蜡像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准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有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

    “住口,猿丸,住口!”

    对于黑田龟吉突如其来的疯狂言语,最感惊讶的莫过于望月种子。

    尽管她在一旁严厉地制止着,可是黑田龟吉完全听不进去。

    他举起手避开风间欣吾的视线,嘴里还不停地喊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些都是雨男找我订做的,可是我不论制作男的、女的,它们全都是蜡像啊!全都是用蜡做成的人像。这是有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调包了,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

    黑田龟吉狭窄的额头上不断冒着冷汗,不知道是不是那套燕尾服太合身,蝴蝶领结勒住喉咙让他很不舒服,他一直用力扯,以至于领结掉了,衬衫也弄和乱七八糟。

    尽管如此,黑田龟吉还是觉得呼吸困难,他开始拔掉衬衫上的钮扣,将内衣下的浓密胸毛全部裸露出来,这下子他看起来更像一头黑猩猩。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准瞪着我看!就算你们再怎么瞪着我看,这件事也不是我干的,那是雨男委托我制作的……”

    “住口、住口!猿丸,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这不是你做的,对不对?”

    望月种子紧握着自己的胸针吼道。

    可是不论她说什么,黑田龟吉都听不进去。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

    黑田龟吉平常就沉溺于不正常的性爱游戏,因此只要稍微受到一点刺激,整个人就会失去理智,无法控制自我。

    当那副尸体蜡像交欢的景象呈现在他的面前,加上风间欣吾冷冷的视线,几乎让他完全忘记自己是谁。

    “我……我……”

    “闭嘴!我叫你闭嘴!你是不是疯了?”

    这时候,风间欣吾从舞台上大吼一声:“种子,望月种子!”

    他的声音听起来十严肃。

    “啊!”

    望月种子回头一看,正巧和风间欣吾四目相接,不禁吓了一跳。

    双方沉默好一会儿,彼此的目光中都盛载着怨怼的情绪。

    世上再也没有比反目成仇的夫妻更加憎恨对方了,由于彼此太过于了解,所有美好的回忆已经幻化成烟,留在脑海里的全是不愉快的记忆和愤怒。

    不知道风间欣吾现在对他的前妻——望月种子有什么样的看法,但望月种子对风间欣吾却是极尽憎恨,这一点可以从望月蜡像馆二楼摆设的那五尊蜡像窥出端倪。

    他们俩人带着仇恨的目光瞪视对方,持续好一阵子都不发一语。

    就在这个时候,望月种子身旁再度响起一声:“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些都是雨男委托我做的……”

    黑田龟吉又开始发作了,惹得望月种子越来越生气。

    “闭嘴,猿丸!”

    接着,望月种子一巴掌打在黑田龟吉的脸颊上,空气中响起一记清脆无比的声音。

    “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哈哈哈……”

    舞台上传来风间欣吾嘲笑声。

    “种子……不,望月种子,你的同伴似乎知道一些端倪呢!”

    “不,猿丸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猿丸知道一些事,那也只限于有人委托他制作那些蜡像罢了,仅仅如此而已。”

    “不,光是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夫人……”

    金田一耕助站在风间欣吾身旁笑着说:“黑田龟吉先生究竟受何人委托,制作出这么不堪入目的蜡像?只要他说出那个人就行了。待会儿警方会派人到这里,所以请你和黑田先生留在原地等候。”

    望月种子一脸不悦地看着一头乱发的金田一耕助说道:“风间,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跟武打片中跑龙套的没有两样嘛!”

    “哈哈哈!谢谢你的恭维。不过,我可能会让你大失所望喔……”

    这时,早苗和水上三太拿来一块很大的窗帘,金田一耕助话说了一半,也不得不就此打住。

    另外,站在早苗和水上三太身后准备离去的汤浅朱实也是一脸惨白。

    “啊!朱实!”

    汤浅朱实一出现,舞台下立刻有人呼喊她的名字。

    “不要过来这里……”

    一道人影冷不防地跃上舞台,那个人是有岛忠弘。

    他立刻一把抱住汤浅朱实,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亲吻她。

    刹那间,水上三太和金田一耕助都忍不住转头看着风间欣吾。

    这一刻,风间欣吾所有的情妇全都聚集在此,除了一个是已死的人,其他三位还在人间。

    (有岛忠弘知道自己的老婆和风间欣吾有特殊关系吗)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黑田龟吉依旧念念有词地反复说着这句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