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偷窥事件

    1风流照片

    汤浅朱实好不容易才离开风间欣吾的身体,她精神恍惚地闭着双眼,光着身子躺在床上。

    她那长长的睫毛映在脸上,形成一道浓密的阴影,姣好的鹅蛋脸上洋溢着陶醉、满足的表情,从她那微启的朱唇还可以看到排列整齐的皓齿,好比是一排美艳的珍珠。

    汤浅朱实与风间欣吾其他情妇不一样,她是华丽、细致的,纤细的四肢非常有韧性,拥有小蛮腰的她不仅胸部丰满,臀部更有弹性。

    尽管她的身材纤细、修长,但并不表示她是个软弱的女性。

    风间欣吾从床上坐起来,仿佛在欣赏一件巧夺天工、完美无瑕的艺术品般盯着汤浅朱实看。不久,他俯身亲吻着汤浅朱实宛如象牙般白皙的粉颊。

    汤浅朱实依旧闭着双眼,嘴角却忍不住扬起一丝笑意。

    “爸爸桑……”

    她连说话声都是那么娇柔、吸引人。

    “怎样?你要回公司了吗?”

    “嗯。你呢?也该去剧场了吧!”

    “现在几点了?帮我看一下表。”

    这间寝室里没有时钟,所以风间欣吾伸手将放在枕边桌上的手表取来一看。

    “已经一点半了,你不是两点以前要抵达剧场吗?”

    “是啊!”

    汤浅朱实露出一副慵懒的样子说:“我得快一点。可是,爸爸桑……”

    “什么事?”

    “我最近对舞台表演不是很有兴趣,总觉得越来越没有意思。”

    “为什么会这样呢?你现在不是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吗?还是你在意那件事……”

    “倒也不是这样。”

    汤浅朱实还是闭着双眼,轻声回道:“我并不怕死,反而经常想到自己将会不久于人世……只是我不想像爸爸桑那些情人一样,因为那个事件而惨死。爸爸桑……”

    “什么事?”

    “爸爸桑,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呢?你是爱我的人?还是爱我的名气?”

    “这还用得着说吗?我当然是爱你的人。”

    “是吗?那么如果我不是歌唱界的女王——汤浅朱实,只是一个平凡女子——山本梅子的话,你还会爱我吗?”

    “当然,即使你只是个平凡的女人,我一样爱你……”

    风间欣吾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喉咙像是被东西卡住似的。

    汤浅朱实也注意到这一点,她张开眼睛,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看。

    不知道为什么,只见她眼眶一阵湿润,紧接着,豆大的泪水便扑簌簌地滑落脸颊。

    “喂,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呢?”

    风间欣吾吓了一跳,连忙紧紧抱住汤浅朱实,不料却被她推开。

    “没什么……我没事,我真傻,竟然哭了起来……该起床了,我得洗洗澡,你也该去公司了。”

    汤浅朱实说完便从床上跳起来,就在这时忽然响起“咔嚓”一声,挂在正面墙壁上的水彩画画框像钟摆似地左右摇晃起来。

    “啊!”

    汤浅朱实连忙拿起毯子遮在胸前,并且抱住风间欣吾。

    “是谁?”

    风间欣吾想起雨男送到家里那些保坂君代的裸照。

    此时,隔壁房间传来有人打开房门,跑向玄关的脚步声。

    “是谁?”

    风间欣吾心头升起一股怒火,急忙穿上一条睡裤,抓了件上衣便往外面冲去。

    不过他穿衣服耽搁了几分钟,当他来到玄关的时候,只看到大门稍微动了一下,探头出去一瞧,走廊上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风间欣吾气得咬牙切齿,正想转身回房的时候,对面楼梯居然出现一个人头,他握着门把,等那个人走上楼来,岂料来人竟是水上三太。

    风间欣吾紧握着门把,静待水上三太下一步会怎么做。

    只见水上三太正一间一间地查看门牌号码和铭牌,当他发现穿着睡衣的风间欣吾时,立刻笑出声来。

    风间欣吾狐疑地看着朝他走来的水上三太。

    “水上,你怎么会来这里?”

    “哎呀!刚才我打电话到你公司,他们说你中午就离开公司了,所以我想你大概会在这里。”

    “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有点事。”

    风间欣吾伸长脖子,朝水上三太的背后看过去,并且问道:“你刚才在上楼的途中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没有啊!我谁都……怎么啦?”

    水上三太皱起眉头,回头看着身后的走廊。

    汤浅朱实的房间位于白金会馆的三楼,这栋公寓有电梯,但是风间欣吾不认为刚才从这里跑出去的男人会搭电梯下楼。

    因为搭电梯下楼会遇到公寓管理员,因此那个男人应该是利用楼梯逃走,可是……

    2不速之客

    “喂,进来吧!”

    风间欣吾看了水上三太好一会儿,才让开身子让他进屋。

    “你先在那边等一下。”

    风间欣吾说完,迳自走迸寝室。这时,汤浅朱实已经穿上睡袍,站在挂着画框的墙壁下方。

    “爸爸桑,客人是谁?”

    “是新闻记者,东都日报的水上三太。”

    “哦,我曾听你提过他。”

    “是啊!”

    风间欣吾看见画框下方的墙边放着一把椅子。

    “朱实,你检查过画框后面了吗?”

    “嗯,爸爸桑,你来看一下。”

    身材高大的风间欣吾不需要椅子,只要把手一件就能碰到画框。他把画框稍微往旁边移动,便看到墙壁上有一个直径三公分的小洞。

    “朱实,这面墙壁的对面是厨房吗?”

    “嗯,应该是厨房的壁橱。我刚刚稍微看了一下,好象有人来过。”

    厨房位于玄关的尽头,刚好在客厅门的正对面。

    “难道说是那家伙……”

    “那家伙是谁?”

    “我是指刚才来这里的水上三太。”

    “咦?新闻记者为什么会……”

    “所以我才说难道……朱实,你认为谁最有可能做出这种事?”

    “爸爸桑,难道会是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

    “有岛忠弘。”

    一提到有岛忠弘的名字,汤浅朱实的眼中就露出厌恶的神色。

    风间欣吾由上往下看着汤浅朱实的跟眸说:“忠弘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一定是想利用这些照片来恐吓、勒索我们。爸爸桑,你不是很了解,他已经不是从前的有岛忠弘了,现在的他就跟条蛇一般令人厌恶,我讨厌他!他一定拍了些令我难堪的照片。”

    “嘘,小声点!”

    风间欣吾将情绪激动、说话越来越大声的汤浅朱实紧紧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她的头说:“放心吧!朱实,你不用担心这些。如果忠弘为了恐吓我们而拍下那种照片的话,大不了是为了钱嘛!不论多少钱,我都会把底片买回来。”

    (但如果不是单纯的敲诈,而是步君代裸照的后尘……)

    一想到这里,风间欣吾顿时觉得背脊骨一阵发麻。

    “朱实,不要再哭了,你现在赶快洗个澡,得赶去剧场了。”

    “对不起,爸爸桑。”

    汤浅朱实原本靠在风间欣吾怀里哭个不停,这会儿好不容易才转过身去用睡袍的袖子擦拭眼泪。

    “爸爸桑,我要不要去客厅跟那位客人打声招呼?”

    “不用了,我已经把客厅的门关起来,所以你可以悄悄走出去。”

    十分钟之后,风间欣吾洗过澡,一身穿戴整齐地离开寝室,在他走进客厅前,他先到对面的厨房看一看。

    厨房的碗橱架上有一个壁橱,将壁橱的玻璃门向左右两边打开,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墙壁上有一个直径三公分的小洞。

    这个壁橱里摆了一些平日不用的烹调器具,墙上的小洞大概被锅子遮住了,所以才没有被发现到。

    碗橱架前面有一把椅子,椅子上面留有一个胶鞋的鞋印。

    刚才这个偷窥风间欣吾和汤浅朱实闺房乐趣的人,究竟是什么时候潜进来的呢?

    (难道凶手是在自己和朱实最兴奋的时候,从走廊上的门悄悄闯进来?不、不,不可能是这样)

    风间欣吾差不多在十二点半左右来到这里,接着两人便立刻钻到床上温存一番。

    (这么说来,凶手是在朱实上午出门购物时偷偷潜入,躲在朱实的屋里吗?还是……)

    风间欣吾愈想愈觉得不安。

    (莫非是现在在洗澡的女人……混蛋!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事……难道是朱实找人躲在屋里。偷偷拍下我出轨的照片?)

    风间欣吾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沉到肚底,带着一脸不自然的僵硬表情来到客厅,水上三太正站在一面窗子旁边,从那里可以看见白金会馆的侧面。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请坐、请坐。”

    风间欣吾朝房里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

    “啊!谢谢。”

    水上三太突然听到风间欣吾的声音,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

    他回头看着一脸僵硬的风间欣吾问道:“风间先生,你刚才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是不是有人潜进这个房间?”

    “你为什么会问我这样的问题?”

    “没什么,刚才我走到这里,无意间往下看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男子从下面的出口跳出来。”

    风间欣吾什么也没说,他只是静静地等候水上三太继续说下去,他现在已经无法相信任何人了。

    “那是一个穿雨衣、戴着雨帽的男人,我只看到他的背影,不过他的肩上背了一架照相机。”

    3兴师问罪

    也许水上三太没有说谎,他真的看到那个男人。但是,也有可能是水上三太自导自演,他脱掉留下鞋印的胶鞋,迅速把胶鞋和照相机藏起来,然后再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这里。

    要从白金会馆两侧出去,只能利用电梯和水上三太刚才走上来的楼梯这两条通路,然而水上三太却说他刚才没有遇见任何人。

    “没关系,请坐,不管这件事了。”

    “哦!”

    水上三太不是个迟钝的男人,他看出风间欣吾眼中隐藏着猜疑和不信任的眼神,只好耸耸肩坐在他手指的那张椅子上。

    “汤浅小姐呢?她还在家吗?”

    风间欣吾皱起眉头,因为他不希望听到别人问他这个问题。

    白金会馆虽然是一栋高级大厦,但空间却不是很宽敞,汤浅朱实在浴室洗澡的声音听得非常清楚。

    “哎呀!真是对不起。”

    水上三太轻轻地低下头,风间欣吾立刻接着说:“朱实说她不想见你,再说你们也没有见面的必要。”

    “没关系,我要见的人是你。”

    “有什么事吗?”

    “嗯……”

    水上三太突然把身子向前挪了一下说道:“你认识一位叫做及川澄子的妇人吗?”

    “及川澄子?”

    水上三太这一招的确奏效了,风间欣吾人差点没弹跳起来。

    他紧皱着眉头问道:“你……从谁那里……听到这个名字?”

    风间欣吾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从谁那里听到这个名字并不重要。她是谁?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风间欣吾没有回答水上三太的问题,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脸上充满了警戒的神情。

    “风间先生,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及川澄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是不是你未公开的情妇?”

    顿时,风间欣吾露出一抹奇妙的笑容。

    水上三太在心中暗忖自己大概猜错了。

    “水上兄。”

    这回风间欣吾将身子向前挪动,说道:“你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或许我会回答你的问题。”

    水上三太凝视对方好一会儿,才面露苦笑说:“风间先生,请你确实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好吗?”

    “你所谓的约定是……”

    “咦?我们不是曾经约定好,只要是你提供给金田一先生的情报,就同样会提供给我呀!”

    “如果是这个约定的话,我绝对会履行。”

    “那么请你告诉我有关及川澄子的事情。”

    风间欣吾一脸吃惊地看着水上三太。

    “金田一先生……”

    “是的,他去拜访过你的一些朋友,好象也包括及川澄子这位妇人。”

    “金田一先生……及川澄子……”

    水上三太看到风间欣吾一脸茫然的模样,不像是在说谎,他心里暗暗觉得事情不太妙。

    “这么说,你并没有告诉金田一先生有关及川澄子的事喽?”

    “嗯,我并没有对他提起件事。在你提起这个名字以前,我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曾想起这个名字了……没错,是有这么个女人。”

    “这个女人究竟跟你有什么关系?”

    风间欣吾狡猾地看了水上三太一眼。

    “水上,金田一先生真的在调查这个女人吗?”

    “好象是。”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或许我的行为比较狡猾。我认为监视金田一先生的行动是最有效的方式,所以就……”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金田一先生为什么不直接问我这件事呢?”

    风间欣吾的额头上出现好几道深刻的皱纹。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女人的叫声。

    “爸爸桑……爸爸桑!”

    那是汤浅朱实的声音。

    “对不起,失陪一下。”

    风间欣吾离开客厅,便谨慎地把门带上。三分钟之后,汤浅朱实似乎已经出门去,风间欣吾再度回到客厅。

    他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只是站在门边。

    “水上,我不知道金田一先生为了什么缘故要调查及川澄子,因为她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什么意思?”

    “她已经去世有二十年以上了。”

    “这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跟我……唉!说起来,她宛如我人生中的一道影子,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又迅速从我的面前消失。啊!我有点急事,那么……”

    风间欣吾很明显是在下逐客令,话一说完便打开房门,迳自走出客厅。

    水上三太只好摸摸鼻子,拿了雨衣站起来。

    就在眼时,寝室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啊!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水上三太已经起身要走出客厅,一听见寝室里传来风间欣吾的声音,不由得停下脚步。

    “我在汤浅朱实的房间……什么?早苗,怎么样?你说警察来了……什、什么?你说什么?益枝从昨天晚上就没有回家……”

    水上三太听到这里,便赶紧往外面冲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