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骸骨岛的秘密

    西行的三个人

    第二天报纸报导三芳法官家和鬼头博士家被尾原一彦闯入之事,全东京的民众莫不吓得胆战心惊。

    幸好文江夫人和女儿都平安无事,只是又让尾原一彦这个坏蛋逃掉了。

    尾原一彦从位在芝公园角落的一个战争期间挖掘的防空洞遗迹里,挖了一条地下道直通三芳家的厨房。

    不过在这次事件中建立大功的当推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如果不是他事前设下一连串的陷阱,尾原一彦或许早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三芳家的厨房潜入文江夫人和由纪子的房间,杀害她们了呢!

    警察局长和新日报社社长都对御子柴进的表现赞不绝口,出差回来的三芳法官也对他表达感激之意,但不知为何,御子柴进还是一副神情黯然、心事重重的样子。

    “由纪子,住在横町的鬼头博士是个怎么样的人?”

    当天晚上,御子柴进向由纪子询问关于鬼头博士的事。

    “你说的是尾原一彦闯入他家的那个人吗?”

    “是的,那个鬼头博士是个怎么样的人?”

    “怎么样的人……”

    由纪子歪着头,不解地看着御子柴进。

    “我的意思是说,他和三芳伯伯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呀!他和爸爸一点关系也没有。”

    “听说他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人。”

    “是啊!我听爸爸说过他是世界知名的学者。”

    “那栋房子里只住着博士和他的助理——里见一郎吗?”

    “不是,他们还有一个帮佣的阿婆,只是那天晚上阿婆的亲人生病需要照顾,所以她才没有在那里。后来那个阿婆跟我家的阿秋阿姨说,如果那天她在的话,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阿进,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是不是鬼头博士这个人有问题?”

    “没有,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阿进随便搪塞几句,可是他内心的疑问却越来越大。

    里见一郎太阳穴附近的伤其实并不严重,一个将近两公尺高的壮硕男人会因为一点小伤就失去知觉,这不是很令人怀疑吗?

    而且尾原一彦将鬼头博士捆绑起来,还在他口中塞入布团,这些动作都是要花不少时间,他只要一枪就能解决鬼头博士,为什么要如此费事?

    (难道尾原一彦现在还藏在鬼头博士家里?)

    鬼头博士和里见一郎会不会是为了包庇尾原一彦,才演出那场苦肉计。

    (一个世界知名学者为什么要掩护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呢?)

    尾原一彦从三芳家逃离迄今已经七天了,这七天来,暂时住在三芳家的御子柴进,每天从报社回到三芳家时,都会特地经过鬼头博士家门口。

    今天博士家门口停了一辆车子,有两个男人抬着一只大箱子到车上。

    其中一人看起来像是司机,另一人则是博士的助理——里见一郎,他穿着一套西装,外面还穿了一件风衣,像是要外出的样子。

    “司机大哥,你小心一点,这个箱子里面可是装着很重要的东西。”

    “大老板,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怎么那么重?”

    “哦,都是我们博士实验用的材料。”

    两人边说边将沉甸甸的箱子搬到车上,这时鬼头博士也从大门走出来。

    “里见,注意箱子!”

    鬼头博士环顾四周,小声地交代里见一郎。

    鬼头博士留着一头及肩白发,一脸白色的落腮胡,他穿着黑色西服,身上还披了一件黑色斗篷。

    “博士,我会小心的。那么我先走了,我已经在绿号窗口买好车票。”

    “那班车是开往‘濑户’的吧!”

    “是的,一直开到宇野,这样比较好。”

    “一切就拜托你了,在列车出发前,我会到那里跟你会合。”

    “好!我在东京车站的剪票口等你。”

    “好的,里见,你要随时注意箱子,那可是非常重要的实验材料哦!”

    鬼头博士再次叮咛道。

    “是,我会注意的,博士,我先走了。”

    里见一郎一上车,车子也立刻发动开走。

    鬼头博士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旋即走进屋里。

    这会儿,躲在邮筒后面的御子柴进一颗心正噗咚噗咚地跳个不停。

    从鬼头博士和里见一郎的装扮来看,他们似乎要去旅行。

    他们搭的列车是特快车,目的地是宇野。宇野位在冈山县南部,是一个面向濑户内海的小镇,那里有联络船连接宇野和四国的高松,他们大概是要去那个地方吧!

    鬼头博士颇为在意那个箱子,难不成那个箱子里面装着很重要的东西?

    御子柴进没有走回三芳家,而是往东京车站走去。

    他买了一张直达宇野的特快车车票,接着就是等待列车出发。

    他低头看看手表,现在时刻是十八点,前往濑户的列车将在十九点二十五分出发,所以距离出发时间还有一个半钟头。

    御子柴进利用这段时间买了两张明信片,一张寄给由纪子,一张寄给新日报社的资深记者——三津木俊助。

    他分别在两张明信片上写着自己将要出发旅行,以及请勿挂念等字句。

    十九点一到,剪票口开始剪票作业,这时鬼头博士和里见一郎也来到剪票口了,可是从里见一郎手中拿着托运行李的收据看来,他们除了那个大箱子外,没有再带其他东西上路。

    鬼头博士和里见一郎搭乘绿号列车,御子柴进则跳上旁边的普通车厢。

    十九点二十五分,开往“濑户”的特快列车划破暗夜向西奔驰。

    特快车开到宇野站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六点。

    鬼头博士和里见一郎到行李收发站领完行李,还请车站的搬运人员帮忙搬运,接着两人就进入车站前的休息室。

    御子柴进当然也随后跟过去,只是他靠在休息室的屋檐下,露出一副像是在等朋友的样子。

    他靠在休息室门口旁,双手插进口袋里,随意吹着口哨,不过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休息室里面。

    “博士,你来了呀!好久不见。”

    跟鬼头博士打招呼的人似乎跟他很熟悉。

    “是啊!好久不见,这回又来叨扰你了。”

    鬼头博士也客气地回答。

    “这个箱子真大,这一次你是不是要待久一点?”

    “博士要在小岛做重要的研究,所以这一次会待得比较久。”

    答话的是鬼头博士的助理——里见一郎。

    (小岛?做研、究?里见一郎提到的小岛又是什么地方的小岛?)

    霎时,御子柴进脑中不断地盘旋着这些事。

    “原来是这样啊!嗯、嗯……”

    男人似懂非懂地应了几句。

    “老板,船长还没来吗?”

    里见一郎问道。

    “嗯,可是我有发电报通知他。”

    “喔!那么我想他大概快来了,要是没有人帮忙,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那个箱子。”

    就在里见一郎喃喃自语时,远处有一个男子气喘吁吁地朝他们跑来。

    这个男人身材高大,留着腮帮胡,头上戴了一顶水手帽,身上穿着黑色开襟毛线衣外加一件外套,嘴里还叼着一支烟斗。

    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驼背的小个子男人,他的身体相当结实,头上戴了一顶黑色丝绒的鸭舌帽,穿着一件合身的黑色丝绒西服。

    这个男人生就一张女人脸孔,嘴角还流露出轻浮的笑容,让人看了十分不舒服。

    “博士,真是对不起,我来晚了。”

    大个子男人脸上堆着笑容跟鬼头博士打招呼。

    “船长,我们等你很久了哩!”

    鬼头博士有些不高兴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因为引擎出了点毛病……喂,你还不快点过来跟博士赔不是!”

    船长低头跟鬼头博士赔不是,随后又转头对身后的男人说。

    “算了,不用了。”

    鬼头博士对他摆摆手说。

    “小子,闪开!”

    没预警地,船长突然一把抓住御子柴进的肩膀,使劲地将他往后一甩。

    御子柴进整个人背对着鬼头博士等人,猛地被甩到休息室的椅子上。

    由于重心不稳,他连人带椅向后翻倒,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啊,危险!”

    老板和里见一郎连忙跑到御子柴进身边。

    “船长,你太过分了!年轻人,你醒醒呀!”

    里见一郎担心地拍拍御子柴进的脸颊,可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御子柴进真的昏倒了吗?其实事情并非如此,他是趁机装昏,以便打探鬼头博士等人的一举一动,不过在场的人都没有发现这个事实。

    “快点找医生过来,快点……”

    “里见先生,不用了啦!船长又不是故意的,他待会儿一定会自己醒过来。博士,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小个子男人打断里见一郎的话,冷冷地说。

    “哈哈哈!小弟,你还是那么冷酷无情。”

    听了他的话,鬼头博士反而因此高兴起来。

    “老板,你觉得要不要找医生呢?还是让他在这里躺一下,不然就用冷水泼他,那样会比较快醒过来。”

    听见鬼头博士的话,老板果真转身往里面走去。

    御子柴进万万想不到,世界知名的医学博士竟然会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船长,客人还算安静吧!”

    老板一走,鬼头博士马上开口问道。

    “是的!他发疯的时候,我就把他关进笼子里……”

    “嘘!”

    鬼头博士突然出声,示意他别再说下去,同时也紧张地看看四周。

    “还好这个年轻人昏过去了,不然的话……里见,咱们赶紧动身,船长这家伙说话总是不小心。船长,你去借个推车把箱子送到码头。”

    “是!”

    “咦?你们要出发了呀!”

    老板拿了一杯水走出来,他看见大家似乎要走了,连忙问道。

    “还没有!船长,小心点,箱子里装的可是非常贵重的东西。”

    鬼头博士表情严肃地说。

    当箱子放上推车后,鬼头博士一行人也离开休息室往码头走去。

    “唉,真是一群怪人。”

    老板喃喃自语地走回休息室。

    “咦?年轻人,你醒了呀!”

    “嗯,刚才真是太可怕了……大叔,那些人是做什么的啊?”

    御子柴进坐在长椅上,揉了揉疼痛的腰部,明知故问。

    “他们里面有一个知名的学者,他在距离这里四十公里的西边买下一座名叫骸骨岛的无人小岛。他经常从东京到那里做实验,至于是做什么实验,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那些人都怪怪的就是了。”

    “怪怪的?怎么说呢?”

    御子柴进好奇地继续问。

    “这、这件事可不能乱说……对了,年轻人,你好像不是本地人,你是从哪儿来的?”

    老板迟疑了一会儿,随即转移话题。

    “哦,我要去四国……老板,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御子柴进礼貌地跟老板一鞠躬后,马上一溜烟地跑出休息室。

    箱子里面

    御子柴进走进车站里的一家小商店,买了一份濑户内海的地图。

    他从地图得知,骸骨岛是个绕行一周大约六公里的小岛,位于宇野西方四十公里的水岛滩浅滩边,正好在本州和四国之间,距离这座小岛四公里处有一个相当大的岛屿——白木岛。

    “骸骨岛”,光是听到名字就教人头皮发麻,鬼头博士到底是为了做什么研究,才买下这座无人岛呢?

    刚才鬼头博士问了一句:“客人还算安静吧!”结果船长回了一句:“是的,他发疯的时候,我就把他关进笼子里……”可是船长话还没说完,鬼头博士就训了他一顿。

    鬼头博士口中的客人,难道就是被船长关进笼子里的人!

    从船长不经意说溜嘴的那句话,还有老板说那群人都怪怪的,那个大箱子里面一定藏有什么重大的秘密,不然他们不会行事那么诡异。

    一想到这儿,御子柴进的胸口不免有股窒息感。

    (好!我就跟去看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御子柴进心中这么想,没多久,他来到搭船的码头。

    鬼头博士一行人当然早已不见踪影,不过御子柴进眼前却有一块木板,上面写着这么一行字:

    “开往白木岛之乘船处”

    (太好了!)

    御子柴进兴奋地在心中欢呼。

    根据地图所示,白木岛和骸骨岛相距四公里,只要先到达白木岛,就不难去骸骨岛了。

    开往白木岛的白龙丸已经准备启程,白龙丸是一艘五十吨重的汽艇,御子柴进走进白龙丸时,上面已经挤满了乘客。

    随着启程信号出现,白龙丸也冒着白色的蒸气,破浪向前行。

    御子柴进坐在一张椅子上,透过圆形的小窗子往外看,不过他可是竖起耳朵倾听坐在他旁边的两个人的对话。

    “喂!那位怪里怪气的博士又来了。”

    “是啊!我在码头那儿也看到他了,这次他带了一个好大的箱子哩!”

    “嗯,我也看见了,不知道那个大箱子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对了,刚才我经过箱子旁边的时候,听见里面有呻吟的声音耶!”

    “嘘!”

    这两个人刻意降低说话的音量,以至于御子柴进几乎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不过当其中一人说到“里面传来呻吟的声音”时,御子柴进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心跳陡然快了一拍。

    (这么说来,箱子里面真的是装着大恶徒——尾原一彦喽!)

    白龙丸开抵白木岛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从事新闻记者这个行业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大事,平时他们身上都会事先准备充裕的资金。

    御子柴进虽然只是一名报社小弟,不过倒是跟先进们学了不少东西,所以平日他身上也会多带一些钱,以备不时之需。

    可是当他到达白木岛后,对发现白木岛上没有旅社,后来在岛上居民的告知下,他决定到岛上的千光寺借宿一晚。

    千光寺的住持法号了然,是一名六十开外的慈祥长者。

    御子柴进告诉了然大师自己正在做岛际之旅,欣赏濑户内海的风光景致,后来了然大师也告诉他许多有关濑户内海的奇事佳话。

    “大师,听说白木岛旁边有一个名叫骸骨岛的小岛,为什么那座小岛会有一个这么可怕的名字?”

    御子柴进好奇问道。

    “那件事啊!”

    了然大师先是皱了一下眉头,接着才说:

    “因为曾经在那座岛上挖出一些骸骨,所以大家就称它为骸骨岛,那座小岛从前好像是这一带居民的专用坟场。”

    “听说那座岛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住,这是真的吗?”

    “嗯,挖出那么多可怕的尸骨,当然没有人敢住在那里。”

    “可是最近不是有一位从东京来的伟大学者住在那里吗?”

    “你打哪儿听来这件事的?”

    “我在船上听到的,那座小岛是不是真的那么可怕?”

    “出家人不打诳语,年轻人,你忘了那座小岛的事吧!我对那座岛也不是十分清楚,你千万别打那座小岛的主意哦!”

    了然大师越是这么说,御子柴进心中的好奇心越高涨。

    第二天,御子柴进来到海边苦思如何到达骸骨岛的方法。

    他盯着海面冥想,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那是一位肩上扛着钓具的大叔。

    “听人家说有个从东京来的小伙子,我想应该就是你吧!你在这里想什么事情?”

    “你好,我觉得有些无聊,所以想到海上看看。大叔,你是不是要出海钓鱼?方便带我一起去吗?”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呀!好啊!有人作伴我也很高兴。”

    御子柴进上了大叔的小船后,看着小船慢慢接近骸骨岛,御子柴进的一颗心更是显得雀跃不己。

    骸骨岛——岛上一棵树也没有,光秃秃的样子就像白骨一样。

    “大叔,那个就是骸骨岛吗?”

    御子柴进指着前方的小岛说。

    “小伙子,我拜托你千万别提那座小岛的事,光是听到名字,我就要吓死了。”

    大叔动作迅速地把小船划到骸骨岛旁边,突然间——

    “喔——”

    一阵凄厉的吼叫声传来,御子柴进吓得回头看,顿时,他全身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全部凝固。

    眼前骸骨岛的峭壁上站着一个类似人猿的动物,而这个动物正目不转睛地瞪着他们。

    (天啊!那个动物究竟是人?还是野兽?)

    “大叔、大叔,你看那个站在峭壁上的是什么动物?”

    “你千万别看,看了可是会惹祸上身的。”

    “惹祸上身?”

    “就是会遇到一些灾难啦!唉呀,反正你听我的话就不会错了,我要赶快把小船划回去了。”

    大叔一说完话,马上使劲地拼命划船。

    眼看着小船离峭壁越来越远,御子柴进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时,人猿怪物从峭壁上跳下来,好像在追他们一样,但一下子又不见踪影。

    “大叔,那个怪物到底是猴子呢?还是人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小伙子,拜托你不要再提那座小岛的事了好不好?那座岛上都住着一些穷凶极恶的家伙。”

    “穷凶极恶的家伙?大叔,那座岛上住的不是有名的学者吗?”

    “什么学者不学者的,有船长和小弟这种大坏蛋当手下,你想他会好到哪里去?”

    “大叔,你刚才说的船长和小弟,都是很坏很坏的家伙吗?”

    “说他们是坏蛋还算抬举他们,他们两个以前都干过海盗。”

    想不到世界级的知名学者竟然会找这么可怕的人当手下。

    “小伙子,你别再提那座小岛的事了。”

    “嗯,那座岛上住着那么可怕的怪物,我当然也感到害怕呀!”

    御子柴进嘴里这么说,但心里却想着要如何登上骸骨岛,好好地一探鬼头博士的秘密。

    他们直到日落西山才回到白木岛,这时,御子柴进看见岛上的孩子们都跑到岸边玩竹筏。

    “大叔,那些孩子怎么都在岸边玩竹筏?”

    “哦,因为我们最近要举行龙神祭奠,所以岛上的小孩子都乘坐竹筏在岸边练习。”

    “这种竹筏可以划多远?”

    “一、两公里的话不成问题。”

    一听到这里,御子柴进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回到千光寺后,他声称十分疲累想早点休息,一吃完饭,就跟大师道晚安回房睡觉。

    到了十点左右,大师也回房休息后,御子柴进才悄悄地从床上溜下来。

    他很快地就准备妥当,还到厨房拿了五、六个大饭团。

    他蹑手蹑脚地走出千光寺,来到海边时,有不少竹筏放在岸上。

    御子柴进挑了一个看起来比较牢固的竹筏,然后解开捆绑竹筏的绳索,拿起划船用的船桨,很快地竹笺就驶离岸边,乘着海浪向前进。

    那天月光皎洁,海面上处处闪着银光,根本不必担心照明的问题。

    御子柴进不是划船高手,不过他注意到潮水正从白木岛涌向骸骨岛,这样就算不划船,竹筏也会自动慢慢接近骸骨岛。

    御子柴进收起船桨,静静地躺在竹筏上欣赏月亮,看着、看着,他的意识越来越涣散,眼皮也越来越重……

    不知过了多久,由于竹筏撞到某个东西发出巨大声响,御子柴进猛然张开眼睛,仔细一瞧,这里是一个小小的海湾,对面码头还停了一艘汽艇。

    御子柴进张大眼睛,丝毫不放松地观察地形,突然间,他听见海湾深处传来一阵骇人的吼叫声。

    “喔——”

    御子柴进听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这不是今天白天那个怪兽的声音吗?)

    这么说来,这里就是骸骨岛喽!那么对面的那艘汽艇,一定就是鬼头博士他们搭乘来此的交通工具。

    御子柴进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时间是十二点半,从白木岛顺着潮水来骸骨岛差不多两个钟头的时间。

    御子柴进从竹筏上跳进海里,把竹筏拖到岩石后面藏起来。

    御子柴进一路匍匐来到码头,越过沙滩后,对面还有一道斜坡,他爬上斜坡时,又听到怪兽惊人的叫声。

    “喔——喔——”

    御子柴进一口气跑到小山岗后,顿时,眼前的景象让他吓了一跳。

    从他站立的位置往下看,在隔着低浅山谷的半山腰处,有一栋宛如西洋城堡的建筑物,上面还有一处像是观测站的高塔。

    厚实的围墙,大大小小圆形和三角形的屋顶,让人感觉就像置身在童话故事里。

    “喔——喔——”

    怪兽发狂的声音是从城堡里传出来的,这声音也让御子柴进有些裹足不前。

    思考了一会儿,他终于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越过山谷,爬上斜坡,最后来到城堡围墙外面。

    黑衣人

    怪兽的叫声好像是从围墙右边的尖塔传出来的,而且从音量听来,这个怪兽可能相当生气。

    御子柴进沿着围墙绕了一圈后,忽然发现一扇结实的拱形木门。

    可是由于大门非常牢固,御子柴进有些失望的继续绕着围墙走,接着他发现墙上长满藤蔓,就像墙上铺了一张绿色网似的。

    “太好了!”

    御子柴进抓了抓藤蔓,发现藤蔓满结实的,身轻如燕的他马上往上爬。

    此刻,怪兽的叫声已经停止,当他爬到围墙顶端低头一看,有一道手持火把的黑影子从右边尖塔出来,而且还朝他的方向走过来。

    那个人全身上下都是黑衣打扮,只露出两只眼睛,胸口还有一个标志,但因为相隔太远,御子柴进看不清楚那是什么图案。

    手持火把的黑衣人身后跟着四个穿着和他相同的黑衣人,御子柴进睁大眼睛瞧,那四个男人抬着一个细长的笼子,笼子里面还有一个人。

    紧接着,这四个黑衣人身后又出来了一个个子矮小的黑衣人。

    (那个男人应该就是绰号小弟的男人吧?那么走在最前面的人一定就是船长喽!)

    从右边尖塔走出来的六个黑衣人,缓缓地横越过中庭,进入他们正前方的大型建筑物里。

    御子柴进来到庭院,动作迅速地潜入刚才那六个黑衣人进去的入口处,幸运的是,大门还敞开着。

    御子柴进注意没有人发现后,立刻迅速地钻进大门里。

    大门里漆黑一片,他竖耳聆听,正好听见远处有不少人交谈的声音。

    (这座小岛不是无人岛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

    看来这个鬼头博士还真是不单纯,他究竟在这座小岛上做什么?)

    这些疑问不断地在御子柴进心中萦绕。

    接着,他绕过漆黑的走廊,看见对面透出一丝光线。

    御子柴进像猫一样,轻手轻脚地慢慢朝透出光线的地方前进。

    当他来到透出亮光的地方前,他小心翼翼地朝里面看了一眼,霎时,整个人都吓呆了。

    那里面是一间十公尺见方的宽敞房间,天花板上吊着五、六盏灯,天花板下约有三十个男人,有的坐着、有的站着在交谈。

    他们每个人都和刚才那六个男人一样,头上戴着黑色头罩,身穿黑色服装,只有眼睛露在外面。

    至于刚才御子柴进看不清楚的胸前标志,原来是一个用白骨交叉而成的十字形图案。

    御子柴进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刹那间,他立即察觉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

    如果被这批人发现的话,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于是他再次躲进黑暗中,不过他并没有忘记继续偷听这些人谈话。

    “阿绪,我们真的会有老大吧!这个老大会为我们打点好所有的一切,会是我们最有力的靠山,是不是?如果没有老大的话,那么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办?这样也就做不出什么大事了。”

    “是啊!你说的一点也没错。我这个人一向就不听别人指挥,如果想要做大事的话,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是行不通的,所以我们要团结在一起,所谓团结力量大嘛!我们一定要有一个精明能干的老大来带领我们。对了,鬼头博士说今天晚上就会为我们制造出一个老大。”

    听到这儿,御子柴进不禁愣了一下。

    这房间里的三十多个男人,都是一些为非作歹的大坏蛋,因为无法自己独当一面,所以才需要一个能指挥他们的首领。

    而现在,鬼头博士居然要为他们制造一个首领……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可是这种事会成功吗?”

    有人疑惑地发问道。

    “把人类的脑袋挖下来,然后再移植到类人猿的脑壳里,这种事真的办得到吗?”

    御子柴进一怔,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把人类的脑子移植到人猿头上……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这就是鬼头博士厉害的地方!这可是他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研究出来的方法哦!”

    “这个方法要是真的行得通,那我们就会有一个很特殊的老大喽!”

    “当然!这个人是人猿巨大的力气和人类犯罪天才的结晶。”

    “那么是谁的脑子要移植到人猿的身上呢?”

    “你不知道吗?就是那个坏事作尽的尾原一彦!”

    听到尾原一彦的名字,御子柴进整个人差点跌到地上。

    “听说他相当有智慧,是个犯罪专家。可惜的是他的身体不好,所以博士才要把他的脑子移植到人猿身上。手术一旦成功,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会有一个聪明又健康的犯罪天才。”

    这一连串诡异又离谱的对话,让御子柴进一度认为自己是否在做梦。

    直到怪兽“喔喔喔!”的吼叫声再度出现,才把他拉回现实世界。

    一听到怪兽的叫声,立刻有五、六个人从房间里冲出来。

    “糟了!”

    御子柴进心头一惊,他弯下身想逃出漆黑的走廊,可是对面也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下惨了!”御子柴进暗自低呼一声。

    身后传来慌乱的脚步声,前面又有逐渐逼近的火光,御子柴进处于进退维谷之间,四下根本没有栖身躲藏的地方。

    他张大眼睛环顾四周,突然间他似乎是想到什么,急忙将身子倾斜。

    这条走廊宽仅一公尺半,他先把双脚踏在墙壁上,再伸开双手抵住对面的墙壁上,然后像蜘蛛人一样慢慢地往上爬。

    幸好御子柴进的身子相当轻盈,这种动作对他来说一点也不困难。

    一公尺、两公尺、三公尺,他已经离地面四公尺了,这时候,前面赶来的追兵和后面的追兵也在他的身子下面会合。

    “小弟,怎么了?那个叫声是怎么回事?”

    “你们快点过来帮忙,人猿发疯了。”

    “什么?人猿发疯了?难道麻醉药剂对它起不了作用?”

    “嗯,已经注射一般量的两倍,反正你们先过来帮忙就是了。”

    “好!”

    五、六个黑衣人立刻跟着小弟一起行动。

    御子柴进等了一阵子,确定没有人经过才跳下来,随后跟上黑衣人。

    这期间不时地可以听见怪兽发怒的吼叫声、摔东西的声音,还有东西倒塌的声音,其中也夹杂着人们的惨叫声和呼号声。

    御子柴进为了怕被他们发现,一直跟他们保持适当的距离,还好到处都是一片漆黑,不必担心形迹败露。

    手持火把的一行人爬上阶梯,走进正前方的对开大门,接着又引起一阵骚动。

    “快!快点拿铁链绑住它!”

    “要是被它抓住的话,小心脖子被它扭断!”

    “喔——”

    怪兽发怒的吼叫声和摔东西的声音此起彼落地响着。

    “快点!动作快一点!快点拿铁链绑住它!”

    发号施令的人正是鬼头博士。

    只听见一连串铁链的碰撞声,还有人们跑来跑去的脚步声,没一会儿,四周也慢慢地安静下来。

    御子柴进蹲在黑暗中,一颗心怦怦怦地猛烈跳动着。

    (把尾原一彦的脑袋移植到人猿身上……制造一个犯罪天才……)

    御子柴进脑中不断重复这些疑问,他把眼睛贴在门上的钥匙孔上,里面的景象可把他给吓坏了。

    整个房间就像台风过境般,柱子上有一个被铁链紧紧捆住的人猿,它张着一双愤怒的双眼,还不时露出獠牙狂啸。

    “喔——”

    有十个身穿黑衣、戴着黑色头罩的彪形大汉站在人猿四周,此外,还有两个穿着手术衣、头戴手术帽的男人在里面。

    不用说,这两个男人当然就是鬼头博士和他的助理——里见一郎。

    里面还有两张大型的手术台,其中一张手术台上躺着的正是大坏蛋——尾原一彦。

    “打开头骨!”

    鬼头博士低声说,接着,他偏头看着小弟说:

    “我告诉过你要斟酌药剂的剂量,都是你不听我的话,才会害得十六号被人猿勒死。”

    看来这些黑衣人都是以号码相称。

    “对不起,我以后会小心。”

    小弟低头跟鬼头博士认错。

    “就算你以后小心也挽救不了十六号的一条命。”

    这会儿换成船长对他大吼大叫。

    “算了,别说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人猿昏睡。喂,里见。”

    “是、是的!”

    “里见,你在发抖吗?哈哈哈!你的胆子太小了,今后我们还要从事更伟大的研究,你这副德性怎么成就大事……快点给人猿注射麻醉剂。”

    “是、是的!我、我知道、我知道了。”

    里见一郎颤抖着双手拿起一支非常粗的针筒插进入猿的手臂。

    人猿张着獠牙,发怒地大声吼叫,不久即安静下来,一会儿便歪着脑袋睡着了。

    御子柴进看得冷汗直冒,突然间,有人在他头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你这小子!”

    身后出现一声如雷贯耳的声音,有人一把抓起他。

    博士侦讯

    “惨了!”

    御子柴进暗自叫了一声,他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穿着黑衣、戴着黑色头罩、露出两个眼睛的男子。

    “你这小子是怎么进来的?”

    “博士、博士,有个可疑的人闯入阵地。”

    听见门外两个男人的呼叫,船长立刻从房里冲出来。

    “啊!这家伙不是我们在宇野休息室看到的那个年轻人吗?好啊!你竟敢跟踪我们,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完,船长伸出一只大手掐住御子柴进的脖子。

    霎时,御子柴进感觉背脊一阵发麻,恐惧之情也涌上心头。

    “船长,别动手!我想问问这个年轻人一些事情,年轻人,你过来。”

    鬼头博士对他招招手说。

    “是、是的!”

    御子柴进怯怯地回答说。

    鬼头博士目光犀利地上下打量他,点点头说:

    “嗯,果然是我们在宇野休息室遇见的年轻人……不对!等一下,我觉得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里见,你有印象吗?”

    “我想一想!”

    里见一郎纳闷地看着御子柴进,他仿佛是想到什么,猛然大叫:

    “啊!你、你是东京某个报社的人……对了、对了,尾原一彦闯进我们那里的时候,他就是跟警察在一起的那个小伙子。”

    鬼头博士一脸狐疑地看着御子柴进,但随即展露怒容说道:

    “小子,是你们报社的老板叫你跟踪我们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

    “你自己要这么做……这么说,你知道尾原一彦在我那里的事喽!”

    “我不知道这件事,不过心里却这么想过。”

    “你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你们报社了吗?”

    “没有,到目前为止,我都还不清楚尾原一彦是不是跟你们一伙的?”

    “哦!那你是怎么过来这里的?”

    “我是从宇野搭船到隔壁那座岛,今天晚上利用竹筏过来这里。”

    “你是说没有人知道你来这座小岛。”

    “是的!”

    御子柴进一回答完鬼头博士的话,马上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鬼头博士眼中透出腾腾杀机。

    “博士,你是不是问完话了?现在我可以杀了这小子了吧?”

    船长再度张开大手,一把掐住御子柴进的脖子。

    “等一等!这样杀了他太可怜了,干脆把他丢进洞穴里,是生、是死就看他的造化了。”

    “把他扔进洞穴里……嘻嘻嘻!这个主意不错,反正他在那里也没有活命的机会。”

    “小弟,你少说两句。”

    “嘿嘿嘿!小子,到这里来吧!”

    “博士,请你饶了我,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我来过这里的事,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御子柴进苦苦哀求着,可是在小弟和船长的左右夹攻之下,他就像是一只被鳄鱼紧咬不放的小麻雀,根本毫无生气机。

    小弟和船长将他硬拖到房间一角,他们一掀开地上的盖子,顿时,一股冰冷的冷风从底部吹上来。

    “救命啊!杀人啦!”

    御子柴进犹做临死前的挣扎,这时,里见一郎也跑过来为他请求。

    “等、等一下!你们千万别草菅人命啊!博士,你救救这个孩子。”

    “里见!”

    鬼头博士早已气得满脸通红。

    “你竟敢背叛我!你是我一手带大的,现在竟然恩将仇报!”

    “博士,对不起!我只是觉得他还是个孩子……”

    “船长、小弟,还不快点把那小子扔进去!”

    鬼头博士不理会里见一郎的话,语气森冷地说。

    “是,遵命!小子,你就认命吧!”

    船长好笑着,用力推了一下御子柴进的背部。

    “啊!——”

    御子柴进惨叫着,整个人就这么跌进黑暗的洞穴里。

    这个洞穴有一个斜坡,御子柴进便是顺着这个斜坡往下滑。

    里见一郎全身发抖地朝洞穴看了一眼,岂知,小弟居然从后面猛力推了他一把。

    “啊!”

    里见一郎惊叫一声,随后跟着御子柴进滚下洞穴。

    由于事出突然,鬼头博士也吓了一跳,急忙跑到洞穴旁边观看。

    “博士,这样更好。像这种狠不下心的人根本不要适合留在博士身边,如果您需要手术方面的助手,我跟船长随时可以为你效命。”

    说完,小弟微微扯动嘴角,斜眼看着洞穴。

    跌进洞穴的御子柴进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接着便失去知觉。

    他不知在黑暗中昏迷了多久,直到被一个声音吵醒。

    “喂、喂!振作点!你醒醒啊!”

    听见有人叫唤,御子柴进勉强地张开眼睛。

    他从地上坐起身,第一个直觉反应就张大眼睛观察四周的环境,但周围乌漆抹黑的,什么也看不到,更别说对方的长相了。

    “谁?是谁?你是谁?”

    御子柴进声音颤抖地说。

    “是我呀!我是鬼头博士的助理——里见一郎。”

    一听见里见一郎的名字,御子柴进反射性地身子向后移动了一下,先前那些可怕的景象也浮现眼前。

    里见一郎大概也察觉到御子柴进的反应,于是放柔声音说:

    “你不用怕,我跟你一样,也是被坏人推下来的。”

    里见一郎边说边往御子柴进的方向挪动。

    “这,这是真的吗?”

    见状,御子柴进半信半疑地往后挪了一下。

    “嗯,因为他们看不惯我袒护你的行径。”

    “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不,跟你没有关系。之前我就曾多次对博士提出忠告,希望他不要再从事不好的研究,所以我的举动早就引起他们的不满了。”

    里见一郎连忙解释道。

    “可是鬼头博士这种知名学者,为什么会跟那群恶徒为伍?”

    “我现在就是要告诉你这件事,不过在那之前,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御子柴进!”

    “你刚才说在报社工作,是在哪家报社工作?”

    “新日报社!”

    “原来如此!对了,你身上有火柴之类的东西吗?”

    “有,我随时都会带着手电筒。”

    说着,御子柴进从口袋拿出从不离身的钢笔型手电筒。

    他打开手电筒的开关,里见一郎的脸孔也随之浮现在圆形灯光下。

    “真是谢天谢地!要是一直待在没有灯光的地方,那么心情一定会变得很沮丧,来,把你的手电筒借我一下。”

    里见一郎接过御子柴进手中的手电筒,立刻检视周围环境。

    “啊!”

    御子柴进突然大叫,双手紧紧地抓着里见一郎。

    御子柴进并非胆小之辈,可是就算是再勇敢的少年,要是看到眼前布满阴森恐怖的白骨,相信一定都会吓破胆。

    再说得更正确一点,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现在正坐在一堆白骨前面。

    “里见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这里的白骨生前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其实里见一郎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许久说不出一句话,过了一会儿,他才拭去额头上的冷汗说:

    “你不用害怕,这座岛以前是座坟场,因为岛上没有什么水,土质也不适合人们居住,附近的居民若是寿终正寝的话,都会被送到这里埋葬,所以这里的尸骨都是那些往生者的尸骸。”

    “可、可是这堆白骨里面,有些人的头颅是被敲破的耶!”

    从御子柴进颤抖的声音听来,他还是相当害怕。

    里见一郎当然也注意到这样的尸骨。

    “喔!那一定是上面那些恶徒杀人劫财后,把尸骨丢弃在这里,尸体日久腐败,自然而然就变成白骨。”

    听到这些话,御子柴进不禁感到头皮发麻,不久后,他们两人也很有可能变成这里的白骨。

    里见一郎也和御子柴进有同样的想法,他点头表示赞同地说:

    “他们一定是想等我们饿死以后,再取走我们身上的衣物,一旦没有其他东西证明我们的身分,那我们就成了无名尸了。”

    “我不要、我不要!我可不想死在这种鬼地方!”

    御子柴进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也不想死在这里啊!所以我们必须合力逃出这个地方……对了,现在几点钟了?”

    “现在十点!”

    “我的手表也差不多,我们摔下来的时候大概是凌晨一点左右,看来我们已经昏迷了九个钟头,这么算来,手术大概也结束了。”

    里见一郎两眼直视着前方,喃喃地说。

    “里见大哥,你说的手术是什么样的手术?刚才我听到他们说要把尾原一彦的脑部取下来,然后再移植到人猿头上……”

    御子柴进皱着眉头,越说越小声。

    “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博士已经成功地在动物身上完成这项手术,现在他准备实际运用在人类身上。这项研究要是成功了,那么以后要是有人死于不治之症的话,就可以考虑把他的脑部移植到另一个健康者身上,这么一来,头脑优秀的人就可以生生不息地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那些身体健康的人怎么办?”

    “这也就是博士烦恼的地方,所以最后他才想出利用人猿替代人类进行移植手术,也就是把人脑移植到人猿身上。”

    “可是因为不能活生生地把人脑摘除下来,就在博士为这件事大伤脑筋的时候,尾原一彦突然闯进来,博士知道他早就是死路一条,所以决定用他作为实验对象,才会让他服下安眠药,再悄悄地把他送到这座岛上。”

    “里见大哥,这项实验真的会成功吗?”

    “应该会吧!博士曾摘除两头动物的脑部互相移植到彼此的身躯上,现在这两只动物都活得非常好,而这也就是我担心的地方,如果尾原一彦的脑部成功地移植到人猿身上的话……”

    里见一郎没有继续说下去,倒是御子柴进露出担心的表情,因为他知道这么一来,由纪子一家人就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险中。

    恶人复活

    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当务之急,就是要想办法逃离这个可怕的洞穴。

    他们借由手电筒的灯光仔细检查洞穴内部,这个向下深掘的洞穴四周全是坚硬的岩石,根本没有其他通路,而唯一的出入口就是头顶上方那道长约十公尺的斜坡。

    他们曾用贴近地面的方式向上爬行,可是爬行不到五公尺就往下滑落,这样来来回回试了好几次都不成功,最后两人只好无奈地坐在地上叹息。

    “御子柴进,把手电筒关掉吧!它现在可是我们最重要的宝物。”

    “好!”

    御子柴进电源一关掉,四周顿时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渐渐地,两人的肚子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顿时,御子柴进突然想起一件事,他伸手摸摸腰际,发现东西还好端端的系在腰际。

    “里见大哥,我这里有饭团,你要不要吃一点?”

    “饭团?你带来的吗?”

    “是啊!里见大哥,你把手电筒打开吧!”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御子柴进打开竹叶皮,露出六个大饭团。

    “我还带了水哦!”

    “谢谢你,可是御子柴进……”

    “什么?”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所以最好尽量节省水和饭团,我看我们一人吃一半的饭团就好了。”

    “嗯,就这么办!”

    御子柴进将饭团一分为二,他和里见一郎一人一半。

    吃完饭团后,两人的体力也恢复不少,他们又试着爬斜坡,可是结果还是一样,不管怎么努力,始终都爬不上去。

    这一天就在他们上上下下中结束,而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也是无法顺利爬上去。

    庆幸的是,岩缝还会渗出一些水,解决了他们水源的问题,可是饭团差不多都吃光了,看来他们两人得饿肚子了。

    “御子柴进,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我想到一个可以逃命的方法了,只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是什么方法?”

    闻言,御子柴进眼睛为之一亮。

    “我们顺着斜坡把这些白骨堆上去,再当成阶梯慢慢往上走。”

    两人合力把所有的白骨堆到斜坡前面时,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声,紧接着,上面的盖子被人打开,似乎有人从上面被丢下来。

    “啊,危险!”

    两人分别朝左右散开,而掉落在一堆白骨上的,正是穿着白色手术衣的鬼头博士。

    “博士!”

    里见一郎抱着死状凄惨的鬼头博士痛哭不已。

    鬼头博士是被人扭断脖子致死,更可怕的是,他整张脸已经被扭曲得不成人形。

    看见鬼头博士的样子,御子柴进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啊,糟了!”

    里见一郎似乎是想到什么,他闭着双眼,哀泣说道:

    “尾原一彦的脑子一定是成功地移植到人猿身上,当他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变成人猿,所以在盛怒之下杀死博士。”

    听了里见一郎的话,御子柴进霎时觉得眼前天旋地转。

    “里见大哥,变成人猿的尾原一彦接下来会怎么做?”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先找三芳法官一家报仇,再来,他可能会集结全日本所有的不良分子,然后犯下更多罪行。”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由纪子他们……不,不只是由纪子他们一家人,变成人猿的尾原一彦要是发起疯来,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可恶的事情,如果要说危险的话,那么全日本的人都很危险。

    “御子柴进,我们再把白骨堆起来吧!”

    里见一郎擦干眼泪,强忍着悲伤说。

    这实在是一件困难又麻烦的事情,这些白骨可不像人的骨头那般坚硬,只要稍微用点力,白骨就很容易碎裂。

    不过尽管如此,他们两人还是努力地将白骨堆上去,如今也堆到八、九公尺高了。

    “太好了!御子柴进,你踩在我的肩膀上试着打开盖子。”

    “好的!”

    御子柴进依言踩着里见一郎的肩膀,他推了推上方的盖子,幸运地,盖子一下子就打开了。

    身子轻盈的御子柴进立刻跳上去,接着再伸手把里见一郎拉上去。

    得救后,他环顾房间一周,突然间,他的眼睛被某个东西吸引住。

    (咦?躺在手术台上的不就是大恶徒尾原一彦吗?)

    不,不是这样!虽然尾原一彦的身体已经死去,可是他的脑子已经移植到人猿头上,所以他现在依然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时候,有一艘百吨的汽艇驶离骸骨岛,汽艇甲板上有一道诡异的黑影不时地回头看着骸骨岛。

    那道黑影穿着黑色长袍、戴着黑色头罩,而且从他露在长袍袖子和衣服下摆的手脚看来,那根本就是人猿的手和脚。

    变成人猿的尾原一彦是不是难忘留在岛上的身躯呢?

    站在他两旁的是船长和小弟,他们两人都是一副必恭必敬的模样。

    尾原一彦已经藉由人猿的身躯复活了!

    三芳法官一家人又陷入危险中,往后会有什么灾难等着他们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