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兽人出现

    远方的狗吠声

    御子柴进已经失踪二十多天了,东京新日报社的同事们担心他的安危,曾分头寻找他的下落,可是都没有他的消息。

    他们唯一的线索就是御子柴进从东京车站分别寄给三津木俊助和由纪子的明信片,信上只交代说他准备去旅行。

    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旅客进出东京车站,想在这里打听一个少年的行踪,根本就像是海底捞针嘛!

    除了三芳法官一家人外,最担心御子柴进的就属三津木俊助了。

    三津木俊助是新日报社的资深记者,同时也是新日报社的一块瑰宝,他曾多次帮助警视厅解决棘手、高难度的离奇案件,而他每一次的合作搭档就是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从种种状况推断,御子柴进行踪不明似乎和尾原一彦的藏身有关。

    警视厅动员全国警力搜查,可是完全没有尾原一彦的消息回报,他就像是突然从这个世上消失一样。

    (尾原一彦早在鬼头博士的改造下,变成一头人猿了,警方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另一边,三津木俊助觉得走一趟三芳法官家,或许可以得到某些讯息,所以他决定今天晚上亲自拜访位在芝公园旁的三芳法官住处。

    怎知三芳法官、文江夫人和由纪子也对这件事毫无头绪,最后,三津木俊助只得无奈的离开。

    步出三芳法官的住处后,三津木俊助决定穿越芝公园而行。

    深夜时分,公园里没有什么人,只有远处不时传来电车奔驰的声音,除此之外,四周安静得犹如深沉的海底。

    正当三津木俊助加快脚步来到公园时,公园的出口处突然传来一连串激烈的狗吠声。

    那不是一只狗在叫,听起来像是有五只狗在发狂地哀嚎狂吠。

    听见如此不寻常的狗叫声,三津木俊助顿时全身起鸡皮疙瘩,他猛然停下脚步,仔细观察公园四周的动静。

    狗吠声越来越接近他的方向,其中还夹杂着“畜生!”“滚一边去!”等男性低沉的怒吼声。

    三津木俊助立刻躲到树荫后面,下一刻,他看见水银灯附近有五只狗围着一个奇怪的人不停地吠叫。

    那人戴着黑色头罩,身上穿着黑色长袍,走路的方式相当奇特,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他走路的方式很像黑猩猩在走路,当他走到水银灯下看着自己张开双手的手掌时,三津木俊助霎时吓得浑身打颤。

    那双露在长袍外的大手,就像是黑猩猩的手掌和手指头,而黑色面罩的两个眼洞也露出一对仿佛野兽的可怕眼睛。

    眼前这个东西,让人感觉就像是一头高大壮硕的黑猩猩戴着头罩,身穿长袍走在路上。

    (那么刚才大喊滚开的是谁呢?)

    这个像人猿的怪物,一边张大眼睛怒视围着他的五只狗,一边挥动双手想赶走它们,还不时地发出骇人的怒吼声。

    但他越是生气,狗儿们就越激动,就像是发狂的疯狗一般。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三津木俊助全身冷汗直流,没预警地,突然有一只狗扑向前,狠狠地咬住怪物的手臂。

    “可恶的家伙!”

    怪物抓住紧咬不放的狗尾巴,使劲地在空中甩动。

    “呜……呜……”

    狗儿痛苦地哀嚎着,没几秒钟,它像是被转晕了,一点声音也没有。

    怪物用力地把狗儿扔在地上,一看到这种情景,其余四只狗都害怕得慢慢向后退,但还是发狂似地乱吼乱叫。

    怪物黑色头罩下的两个眼睛凶狠地盯着眼前的四条狗。

    “你们这些畜生,不怕死的就过来。看我不把你们大卸八块才怪!”

    就在怪物张开双手的同时,四只狗突然一起扑到他身上。

    “可恶!”怪物也发狂地大吼一声。

    “呜……”

    其中一只狗惨叫的同时,怪物一拳击中那只狗的下颚,打得那只狗应声掉在地上。

    三津木俊助看得全身毛发站立,狗儿们大概也吓到了吧!只见剩下的几只狗全部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这时,从反方向的地方跑过来一个人,那人还叫着说:

    “老大、老大,怎么样了?”

    “哦,是小弟啊!”怪物喘息地应了一声。

    “啊,老大……”

    小弟看到地上两只死状甚惨的狗儿,顿时全身直打哆嗦。

    “你把这两只狗都摆平啦!”

    “嗯,谁叫它们冲着我乱吼乱叫。”

    “这也得要有很强的力量才办得到呀!对了,老大,你有没有受伤?”

    “只是手臂被咬了一下。”

    说完,怪物卷起长袍的衣袖,露出一截毛茸茸的手臂。

    三津木俊助一看到那只手臂,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黑猩猩会说话……我是在作梦吗?)

    “老大,今天晚上我们还是先回去好了。刚才这些狗叫得那么大声,说不定已经惊动附近的居民,我们下次再报仇吧!”

    一听到一报仇一两个字,三津木俊助当下又是一愣。

    “不行!我今天就是特地到这里来报仇的。”

    “不可以、不可以!今天晚上不适合行动。老大你要是受伤的话,谁来带领骸骨团呢?走吧,我们先回车上包扎伤口。”

    “等一下!我们先把狗的尸体收拾一下,要是被人看见了,他们一定会觉得很奇怪,说不定还会报警处理。”

    三津木俊助趁他们清理狗尸体的空当,悄悄地来到公园入口处,看见那里停了一辆车子。

    还好里面没有任何人,三津木俊助打开车子行李厢的盖子,确定四周没有人看见后,马上跳进行李厢里。

    三津木俊助这么做,当然是想跟在这个怪物后面一探究竟。

    处理好尸体后,怪物和小弟从公园里走出来,一上车便扬长而去。

    此时,躲在行李厢里的三津木俊助,根本不知道他们要去什么地方。

    半个钟头之后,车子大概是到达目的地了,三津木俊助听到怪物和小弟下车,还谈了一会儿才离开。

    三津木俊助小心翼翼地打开行李厢,当他确定四下没人,准备跳出车外之际,突然有人用布袋罩住他。

    “嘻嘻嘻!这就叫做飞蛾扑火!终于掉入陷阱了吧!”

    (糟糕!上当了!)

    三津木俊助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地从行李厢拖出来。

    “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三津木俊助从头到脚被包在布袋里,横躺在地上。

    这是一间十五坪大的水泥房间,正面有一段高起的地方,怪物就坐在那块隆起的位置上,而站在他两旁的是大个子船长和小矮子小弟。

    三津木俊助像待宰的羔羊般躺在地上,有三十几个和怪物穿着相同服饰的人或坐或站地围着他。

    他们每个人衣服的胸前都绣有骷髅头的标志,衣服上也编有号码。

    “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对着布袋里的三津木俊助大声吼叫的人,就是心地邪恶的小弟。

    三津木俊助心里正盘算要不要回答问题,接着小弟发出残忍的笑声说:

    “七号,你过去教教他怎么回答问题?”

    小弟命令站在三津木俊助旁边的一名男子。

    “是!”

    七号恭敬地应了一声,随即从腰间拿出一把锥子。

    “喂!识相的话就快点回答,要是闷声不响的话……”

    话声甫落,七号猛然将锥子往布袋刺下去,锥子的尖端正好不偏不倚地抵住三津木俊助的咽喉。

    “啊,等、等一下!”三津木俊助连忙回答。

    “原来你会说话呀!”对方故意嘲弄地说。

    “会、会!我、我说……”

    “嗯,很好!”

    小弟点点头,发出阴森的笑声问道:

    “说,你究竟是谁?”

    “我是一名新闻记者。”

    “什么?新闻记者!”

    闻言,怪物、大个子船长和小个子小弟都诧异地互视对方。

    “你是哪里的新闻记者?”

    小弟接着又问。

    “新日报社……”

    “什么?新日报社!”

    怪物慌张地打断三津木俊助的话,身子还不自觉地向前挪动一下。

    “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御子柴进的少年?”小弟又开口说。

    “你说御子柴进……侦探小子他在哪里?”

    “哦!原来那个小子还有一个响亮的绰号叫侦探小子啊!”

    小弟微微扯动嘴角,挪揄地说。

    “喂,你们把侦探小子怎么了?”

    “我们让他待在距离这里非常远、非常远的一座无人岛上,那里有一个堆满尸骨的洞穴,这会儿,我想他大概也差不多断气了吧!”

    “什么?侦探小子死了——”

    “是的,事情就是这样。喂!你叫什么名字?”

    “三津木俊助……”

    “嗯,很好!”

    小弟别有深意地看了看大家一眼后,冷笑地说:

    “各位,这位三津木记者先生,今天晚上暗中跟踪我们,凡是知道我们秘密的人,我们要怎么惩罚他呢?”

    小弟一说完话,全身穿着黑衣、头戴黑色面罩的手下们齐声应道:

    “死刑!死刑!死刑!死刑……”

    水葬礼

    隅田川下游横跨小田原町和佃岛之间,有一座桥叫做凯旋桥。

    深夜两点多,桥上没有半个人影,隅田川的两岸和东京湾四周,到处都是下锚汽船映在江面上的倒影。

    天上没有星星,也看不到月亮,只听见波涛的声音越来越大。

    噗噗噗……东京湾浅水域那头不断传来汽艇的引擎声,引擎声消失后,浪涛冲击桥墩的巨大声响随之响起。

    这时候,有一辆车子从佃岛方向驶进凯旋桥,打破趋于平静的静溢。

    桥的护栏处装置有明亮的街灯,可是车子刻意停在桥中间,仿佛是要避开被街灯照到。

    前座车门一打开,一个戴着黑色头罩的男子探出头看了看桥上的动静,接着低声说:

    “七号,一切都没问题。”

    “都这个时候了,我想应该是没问题。”

    答话的是坐在驾驶座上、手握方向盘的男子。

    这个男子也是戴着黑色头罩,只有眼睛的部位露出来,一双眼睛快速地转动着。

    “好,那就速战速决,七号,快来帮忙。”

    “没问题!十八号,快点从行李厢中把东西搬出来。”

    七号边说边从驾驶座跳下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一眼。

    “好的!”

    答话的十八号也从车上跳下来,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从行李厢拖出一个麻布袋。

    “七号,可以了吗?”

    “放心,放心!趁现在没有人,快点把他丢下去。”

    “好,那么你抬头,我抬脚。”

    “没问题!”

    十八号和七号分别抱着麻布袋的头部和脚部,从车子旁边走向桥的护栏处。

    “喂,三津木俊助,这就是你的死期,赶快求菩萨保佑你吧!”

    三津木俊助大概是昏过去了,他既没开口说话,也没有挣扎。

    “你就对菩萨说,是两个无恶不作之徒把你逼进地狱里的。哈哈哈!”

    “十八号,数到三就扔下去,来,一、二、三!”

    七号一数到三,两个大坏蛋使劲地将麻布袋扔进隅田川。

    “啊啊啊——”

    麻布袋越过护栏的当儿,袋子里的三津木俊助突然放声大叫,“噗咚”一声,桥下传来重物落水的声响,麻布袋也迅速沉入水底。

    “这就叫做干净俐落、不留痕迹!”

    “是啊、是啊!这个叫什么三津木俊助的家伙,管他是新闻记者,还是名侦探,阻碍我们的人就是这种下场!”

    “你说的一点也没错!趁现在没人,我们赶紧回去向老大交差。”

    七号、十八号两名作恶多端的歹徒跳进车里,车子一过桥,转入小田原町后便消失无踪。

    这辆车子消失后,随后又有一辆车子停在同样的地方,车上跳下一位戴着鸭舌帽,大墨镜的青年,他爬上护栏眺望漆黑的河面。

    “御子柴进,你确定那两个人就是在这个位置把东西扔进河里吗?”

    “是的,没错!里见大哥。”

    御子柴进一边回答,一边走到里见一郎身边,和他一样低头看着河面。

    “我看见那个布袋很大。”

    “是啊!他们把布袋扔下去的时候,我还听见有人叫喊的声音。”

    “里见大哥,那个布袋里的人会不会就是三津木先生?”

    御子柴进语气颤抖地说。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里见一郎低声说着,并且迅速脱去外衣,此举使得御子柴进吃惊问道:

    “里见大哥,你有什么打算?”

    “不管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人,他都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御子柴进,你帮我看好这些衣服。”

    里见一郎穿着一条内裤,嘴里衔着一把海军军刀,爬上护栏,深呼吸一口气后,便弯曲身子跳进隅田川。

    御子柴进抱着里见一郎的衣服,靠在护栏凝视漆黑的河面。

    桥下只传来浪涛拍打桥墩的声音,可是没多久,御子柴进就听见哗啦哗啦的拨水声。

    “里见大哥,找到了吗?”

    “还没有!”

    里见一郎抬头应了一声,他又吸了一口气再度潜入河底。

    这一次一样没有收获,里见一郎三次浮出水面;三度潜入河底,这一次他稍微改变一下寻找的方向。

    待在桥上的御子柴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河面,眼看着,里见一郎已经潜入河里一段时间了。

    就在御子柴进焦虑之际,他再度听见一阵拨水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里见大哥,怎么样了?”

    “找到他了,我好不容易才把袋子割破,御子柴进,你把车子开到小原田町的方向。”

    说完,里见一郎抱着昏厥的三津木俊助横越漆黑的隅田川。

    当三津木俊助知道是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解救自己时,他又惊又喜地看着他们,久久说不出话来。

    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从骸骨岛平安脱险后,他们为了使尾原一彦松懈,所以刻意隐藏起来,悄悄地到由纪子家附近保护他们一家人。

    他们早就想到在骸骨岛变成野兽的尾原一彦一定会前去复仇。

    果然不出所料,那天傍晚,他们在由纪子家附近发现酷似尾原一彦的人猿,正当准备报警之际,三津木俊助却闯了进来。

    当然,他们也看见三津木俊助躲进尾原一彦乘坐的车子的行李厢内,他们担心事情会有变化,所以就一路跟踪尾原一彦的座车。

    他们跟着来到尾原一彦的藏身处,就在他们四处查看时,突然看见两个蒙面黑衣人把一个像是装人的麻布袋放进车里,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们再度启程跟踪这两个蒙面黑衣人。

    当三津木俊助从御子柴进口中得知鬼头博士在骸骨岛进行的研究时,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两人,顿时脑中一片空白。

    要不是亲眼目睹会说话的黑猩猩,三津木俊助肯定会认为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两人神志不清、胡言乱语。

    可是那头黑猩猩的确会说话,所以由这一点知道,鬼头博士的移植手术相当成功,尾原一彦已经因脑部移植到人猿身上而复活了。

    三津木俊助恢复体力后,他们便一起到警视厅报告这件事情。

    他们到达警视厅时,等等力警官正好不在,负责接待他们的是一位叫做糟谷的年轻警官,可是这位糟谷警官并不相信他们说的事情。

    尽管如此,他们三人还是不轻言放弃,他们要求警方派员跟他们一同前往尾原一彦一行人的藏身处一探究竟。

    于是在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的带领下,有五,六名警员和他们一起来到位于佃岛的一间老旧的仓库。

    可是仓库里面已经空无一物,警方也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人物。

    “哈哈哈!跟我先前的推测一样吧!什么把人脑移植到人猿身上?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三津木先生,怎么连你也相信这种鬼话,真是叫人失望啊!”

    糟谷警官语带讽刺地说。

    “糟谷警官,你这么说就错了,我可是亲眼目睹那个怪物哦!”

    “你是指黑猩猩会说话那件事吗?哈哈哈!三津木先生,我看你是喝醉了,你不会是连作梦都分不清吧!哈哈哈!三津木俊助先生,你怎么到现在还是认为这件事是理所当然的。”

    糟谷警官颇为不屑地看着他们三人。

    仓库里没有留下任何曾经有人出没的证据,所以他们三人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糟谷警官的冷嘲热讽。

    “算了、算了!一大清早就遇到这种事,各位,任务解除了。”

    警视厅方面完全不采信他们三人的证词,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毕竟他们也提不出更有力的证据加以证明。

    因此,他们决定每天晚上都到三芳法官住家附近保护他们一家人,也希望这个守株待兔的方法可以逮到尾原一彦。

    就在他们决定的同时,东京的一角也发生了一桩令人难以想像的离奇事件,让全东京的市民陷入恐慌中。

    东京的目黑附近,有一栋世界知名的珍珠王——志贺恭三老人的豪华宅院。

    这天是志贺恭三老人的七十大寿,所谓人生七十古来稀,可想而知,他的寿宴办得有多盛大。

    志贺恭三老人是个家财万贯的富翁,寿宴从中午时分就开始进行,宽敞的庭院到处搭起帐棚,不论是寿司、味噌汤,还是咖啡全都应有尽有,参加的宾客可以尽情地享用。

    庭院里也搭起一个非常大的表演舞台,有人表演魔术奇观,有人跳舞愉悦嘉宾,余兴节目一个接着一个表演。

    另外,庭院一角也升起一个氢气球,绳索上还系了一条写着祝福话语的布条。

    天空挂满各国国旗,还有美妙的音乐增添寿宴的欢乐气氛。

    志贺恭三老人的寿宴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筹设,各报社也都纷纷报导这件消息。

    志贺恭三老人膝下儿孙满堂,他们准备了一艘由珍珠做成的宝船送给他作为七十大寿的寿礼。

    这是一艘长一公尺左右的早期西洋帆船,船身镶满了珍珠,是一艘拥有五十亿日币身价的宝船。

    珍珠宝船摆在一楼大厅,四周围满了争相目睹的人潮,当客人们都离去后,就剩下警视厅的糟谷警官和两名警员负责看管宝船。

    由于这艘船的身价不同凡响,觊觎这艘宝船的歹徒自然不在少数,为了预防万一,警视厅一点也不敢大意。

    傍晚四点半左右,糟谷警官和两名警员听见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糟谷警官慌张地看看四周,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只有放在大厅一角的西洋盔甲武士闪着银白色的光泽。

    就在警官松了一口气,准备拭去额头汗珠之际,他清楚地听到金属碰撞的声响。

    糟谷警官惊讶地朝发出声响的方向看去,顿时,他吓得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因为那个闪着银色光泽的盔甲武士发出金属相互碰撞的铿锵声音,朝珍珠宝船走来。

    银色怪物

    “啊!”

    糟谷警官惊叫一声,他和另两名警员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知所措。

    诡异的银色盔甲武士漠视三名警察的存在,公然朝珍珠宝船走过来。

    “什、什、什么人!”

    糟谷警官好不容易才迸出这一句话。

    可是银色盔甲武士根本不搭腔,他继续发出铿锵的声响往前走,然后伸出双臂抱起珍珠宝船。

    “不、不、不准动!”

    糟谷警官大声喝斥,马上从腰际取出手枪对着银色盔甲武士开了一枪,可是那是不锈钢制的盔甲,只听见“铛”的一声,子弹被反弹出去。

    “喔!”

    银色盔甲武士突然传出可怕的吼叫声,这一声使糟谷警官他们向后退了两、三步,银色盔甲武士瞪了他们三人一眼,肆无忌惮地抱走珍珠宝船。

    见状,糟谷警官和两名警员鼓起勇气,齐声大叫:

    “站住!不准动!”

    三人都拿出手枪对准银色盔甲武士开枪,可是子弹对他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射出去的子弹纷纷被弹走。

    一名警员眼见子弹对银色盔甲武士发生不了吓阻作用,他把手枪往地上一扔,伸手抓住银色盔甲武士。

    银色盔甲武士右手抱着珍珠宝船,左手紧紧的掐住那名警员的脖子。

    那名警员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挣扎了一会儿,即垂下头动也不动。

    眼前的怪物只用一只手就把人给勒死,糟谷警官整个人都吓呆了,直到银色盔甲武士把窒息而亡的警察扔在地上,缓缓地走向阳台时,他们才惊魂甫定,连忙拿出警哨……

    “哗!哗!哗……”

    糟谷警官发狂似地猛吹警哨。

    当屋里传出银色盔甲武士可怕的叫声后,表演舞台、餐饮区、临时公厕等,共有七个地方冒出红色和紫色的烟雾。

    “啊!失火了、失火了!”

    “有人在屋里放火啊!”

    宾客们都被吓得惊慌失措,大家纷纷从宽敞的庭院争先恐后地向外冲,有些地方甚至还传出几声枪响,这使得客人们更是骇怕得魂不附体,此刻,志贺恭三老人的宅院已经是一片混乱。

    “哇哇哇……”

    宾客们一看到从阳台冲出来的银色盔甲武士,全都惊恐地放声大叫。

    “抓住那家伙!快点抓住那个银色盔甲武士!”

    随后从阳台冲出来的糟谷警官也大叫着,他刚才亲眼目睹银色盔甲武士孔武有力的一面,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向前缉捕凶手的勇气。

    不过外面的三名警员听见长官的命令,立刻跑到银色盔甲武士面前,可是没三、两下,这三名警员就被收拾得清洁溜溜。

    从正面攻击银色盔甲武士头部的警员整个人倒栽在地上,其他两名警员分别抓住银色盔甲武士的左右手,但也被甩出三、四公尺之远。

    这么强而有劲的臂力,看得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敢出手阻拦。

    银色盔甲武士左手抱着珍珠宝船,像个准备达阵的橄榄球选手一样,拨开人群,迳自走向庭院一角,而跟在银色盔甲武士身后的警员们不断朝他开枪,但子弹全部被弹开。

    七个失火的地方很快就被扑灭,并未造成严重损失,可是即使是小小的火灾也会弄得人们六神无主,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银色盔甲武士又出现在惊慌失措的人群面前,混乱的情况可想而知。

    银色盔甲武士要如何逃离现场呢?虽然他不怕子弹攻击,本身又孔武有力,可是在警方的层层包围下,要突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过这个银色怪物早就准备好逃生之路了。

    那一天,志贺恭三老人家中后院的一角升起一个氢气球,客人们可以搭乘氢气球俯瞰全东京的景观。

    当志贺恭三老人家的庭院发生火灾,接着又出现一个诡异的怪物时,乘坐着氢气球的正是志贺老人最爱的孙女百合子和百合子的哥哥三千男。

    百合子是十二岁的小学生,三千男今年十五岁,已经念国中了。

    正当他们两人飘在高空俯瞰整个东京时,百合子突然察觉到地面上的状况。

    “哥哥,家里失火了,我们家失火了!”

    听到百合子的叫声,三千男急忙探身往下看,随之大叫一声:

    “糟了,不好了!”

    这个氢气球是藉着一根粗绳索绑在地面上的滑轮上,滑轮转动的时候,绳索就会牵动氢气球,控制氢气球的高度。

    “百合子,你不要担心,爷爷现在正在转动滑轮,这样我们就可以回到地上了。”

    志贺老人深怕爱孙发生意外,正拼命地转动滑轮,现在氢气球的高度越来越低。

    “哥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惊慌?”

    “大概是有人乱丢烟蒂吧!不过有那么多人在场,我想火势应该很快就可以控制。”

    就在两人对话的当儿,他们也听到两、三声枪响,接着又看见一个银色怪物从阳台上跳出来……

    “哥哥,那个闪着银色光泽的是什么东西?”

    “百合子,不好了,那个东西手中还抱着珍珠宝船!”

    “哥哥,那个东西是小偷吗?”

    百合子脸色发青地靠在三千男身边。

    “可能是吧!你看那些警察都对着他开枪。”

    氢气球现在距离地面只有三十公尺,所以可以清楚地看到地上的情况。

    银色盔甲武士把珍珠宝船绑在背上,他跑到升起氢气球的滑轮旁边,一把推开正在转动滑轮的志贺老人。

    志贺老人手一松,滑轮马上逆向转动,好不容易降低高度的氢气球又开始回升了。

    “啊!哥哥!”

    “百合子!”

    站在氢气球上面的两兄妹吓得紧紧抱在一起。

    这会儿,银色盔甲武士正朝他们爬上来,他跳上绑住氢气球的粗绳索,拔出佩在腰际的短剑,切断自己脚下的绳索。

    氢气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随风飘荡,而且越飘越高,志贺恭三老人和家人都吓得不得了。

    “啊,氢气球飞走了!”

    “坐在上面的不是百合子和三千男吗?”

    “天哪!真的是三千男和百合子耶!”

    伤心欲绝的志贺恭三老人在家人的扶持下,望着天空渐渐失去知觉。

    “哥哥,那个坏人快要爬上来了……”

    “百合子,你要抱紧我。”

    两兄妹惊惧地紧抱在一起,可怕的银色盔甲武士已经沿着绳索逐渐接近氢气球。

    不久,他抓到氢气球的篮子,一个翻身,动作敏捷地跳进篮子里。

    “哥哥!”

    百合子吓得放声嘶吼,双手紧紧抓着三千男的手臂。

    银色盔甲武士刚开始沿着绳索爬上氢气球时,一直戴着盔甲面罩,可是一跳入篮子后,他突然脱掉面罩,露出一张黑猩猩的脸孔。

    “三津木先生、三津木先生,发生大事了!”

    冲进新日报社编辑部的是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有一个身分不明的怪物闯进珍珠王志贺恭三老人位于目黑的家,他抢走了珍珠宝船,还乘着氢气球逃逸。”

    “什么?乘着氢气球逃逸?”

    “是的,所以山崎总编叫我跟着你驾驶新日报号去追踪那个氢气球。”

    “好的,侦探小子,咱们立刻出发!”

    两人一口气冲上新日报社屋顶,换上飞行服装跳进待命的新日报号。

    在一阵震耳欲聋的引擎声中,只见新日报号从屋顶缓缓升空。

    另一方面,在目黑上空,氢气球附近,突然飞来一架直升机。

    这架直升机在氢气球下方的绳索附近盘旋,机上伸出一只手抓住绳索,将绳索绑在直升机机身上,拖着氢气球朝东方驶去。

    原来抢走珍珠宝船的人就是变成兽人的尾原一彦,而驾驶形迹可疑的直升机的人就是小矮子——小弟。

    这会儿,乘坐新日报号的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也赶到目黑上空。

    “三津木先生,氢气球飞到那里去了。”

    一直使用望远镜追踪氢气球的御子柴进,指着东方天空说。

    氢气球就是在那架奇怪的直升机的拖曳下,缓缓地向东方移动。

    在三津木俊助的指挥下,新日报号开始加速前进,直逼另一架直升机。

    那架直升机因为拖着氢气球无法加速,使这两架直升机的距离缩短,新日报号上的御子柴进一直拿着望远镜追踪对方,突然间,他抓着三津木俊助的手臂大喊: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透过望远镜观看的三津木俊助也频频点头说:

    “嗯,是变成兽人的尾原一彦,那家伙终于忍不住犯案了。”

    “可是……在氢气球篮子里的男孩和女孩又是什么人呢?”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都相当可怜。”

    两人无奈地看着被尾原一彦抓住的三千男和百合子。

    新日报号渐渐追上另一架直升机,然而此时,南方天空出现一架直升机切入两架直升机之间,对着新日报号发射机关枪……

    空战

    “事情不妙了!”

    御子柴进握着望远镜,脸色铁青地大叫。

    “尾原一彦的党羽要来帮助他脱逃了。”

    “可恶!”

    三津木俊助气急败坏地紧咬着嘴唇。

    对方便出这么一招,三津木俊助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目送搭载尾原一彦的氢气球被直升机拉走。

    傍晚的天空相当晦暗,可以清楚地看到空中出现机关枪扫射的火花。

    “不行、不行!驾驶员。”

    三津木俊助焦急地说:

    “快点回头!再这样下去,我们一定会被对方的机关枪击中。”

    此时手中没有防御性的武器,除了逃命之外,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驾驶员紧握操作杆改变行进路线,可是令人吃惊的是,对方并不以吓跑新日报号为满足,还随后不断追赶。

    只要新日报号在射程范围内,天空就会出现一连串的机关枪射击声。

    当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和驾驶员注意到这一点后,大家都吓得面色铁青。

    “侦探小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快点把降落伞穿在身上,驾驶员,请你也赶快穿上。”

    “是、是的,三津木先生。”

    御子柴进胆怯的回答。

    “侦探小子,你放心好了,只要穿着降落伞,就算新日报号发生故障,我们还是可以获救的。”

    “就是说呀!我们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村田驾驶员也安慰地说。

    面对生死交关的危险,他们两人竟然还能如此谈笑风生,这不禁让御子柴进为自己吓得发抖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

    放眼望去,天空已经完全暗下来,拖着氢气球逃逸的直升机早已远远地逃到东京湾上空。

    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和驾驶员已经穿好降落伞,随时准备弃机逃生。

    这时,一直紧追不舍的敌机突然加速前进,眼看着,两架直升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可恶!看来对方想置我们于死地!”

    三津木俊助气得满脸通红,牙齿打颤。

    对方的直升机再度发出“嗟嗟嗟!”的扫射声,不知道是不是被流弹击中,只见新日报号尾端出现一阵青烟,机身也开始剧烈摇动。

    “不行了,侦探小子、驾驶员,我们准备跳机了!”

    “三津木先生!”

    侦探小子跟在三津木俊助身后,毫不犹豫地往下跳。

    不知过了多久,降落伞顺利开展缓缓下降,可是这种感觉对御子柴进来说并不好受。

    四周已经非常黑暗,当御子柴进看见新日报号被子弹击中,变成一团火球坠毁时,人也跟着失去知觉。

    “御子柴进!”

    “侦探小子!”

    直到隐约听见三津木俊助和村田驾驶员的声音,他才恢复些意识。

    现在降落伞变成救生用具,让他们安然地漂浮在海面上。

    “侦探小子!”

    “御子柴进!”

    远方再度传来三津木俊助和村田驾驶员的呼唤,顷刻间,御子柴进整个人完全清醒过来。

    “三津木先生,我在这里!”

    御子柴进拼命地划动双手,但因为被降落伞的绳索绊住,完全没有往前的迹象。

    “御子柴进,你没事吧!我现在就游过去你那边。”

    黑暗中听见熟悉的声音,不一会儿,三津木俊助已经游到他眼前。

    “三津木先生。”

    “侦探小子,你没有受伤吧!我刚才一直叫你的名字,你都没有回应,我们很担心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三津木俊助边说,边用刀子切断缠绕在御子柴进身上的绳索。

    眼前的三津木俊助已经脱掉身上的衣服,裸露着身子,御子柴进也在三津木俊助的帮忙下脱掉上衣。

    “三津木先生,村田驾驶员呢?”

    “村田他也平安无事。村田,我们在这里!”

    “我这就游过去!”

    村田驾驶员也是裸着身子,还推着一个像小船的东西过来。

    “这是新日报号的残骸,只要抓住它,我们就不用担心会沉下去,在东京湾里,不必担心遇不到救难人员。”

    三津木俊助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架诡异的直升机又在东方天空出现。

    “那家伙还想做什么?”

    村田驾驶员仰望着天空喃喃自语,可是他话还没说完,那架直升机上又传来机关枪的扫射声。

    “不好,危险!快潜入水中!”

    三津木俊助大声提醒,三人立刻潜入水里。

    犹如恶魔驾驶的直升机在海面上胡乱扫射一阵子之后,由于看不到三津木俊助三人的行踪,最后才驾着直升机往东方飞去。

    “可恶!竟然想赶尽杀绝!”

    三津木俊助浮出海面咒骂着。

    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直升机飞离没多久,海上自卫队便朝三津木俊助三人驶来,平安救起他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