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解救人质

    小盒子

    志贺恭三老人的珍珠宝船被抢;东京湾上空的直升机坠机事件,当晚的新闻报导过后,整个东京顿时人心惶惶。

    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出现在志贺恭三老人家的怪物就是以兽人姿态复活的大恶徒——尾原一彦。

    另一方面,为了让心爱的孙儿、孙女平安回来,志贺恭三老人也悬赏一百万日币。

    而在警视厅方面,他们从直升机在东京湾上空消失的情形推断,歹徒的秘密基地可能在海上,所以马上联络海上自卫队连袂调查。

    一直到第二天,不论是警视厅方面,还是海上自卫队方面都毫无斩获。

    看来,兽人尾原一彦是带着珍珠宝船和两个孩子一起逃走了。

    既然尾原一彦还活在这世上,那么谁也不知道他哪一天会回来找三芳法官报仇,而报复三芳法官最直接有力的方法就是找由纪子下手。

    就像绑架三千男他们一样,尾原一彦不知道会选在什么时机下手?

    虽然糟谷警官不相信尾原一彦已经藉由人猿复活,可是尾原一彦还没有落网,他也考虑到三芳法官家可能随时会有生命威胁,所以决定自行担任贴身保镖一职。

    但尽管如此,御子柴进还是有些不放心。

    “由纪子,你还记得跟我约定的事吗?”

    每次见到由纪子,御子柴进总不忘叮咛她一句。

    “阿进哥哥,我没有忘记,我一直都带在身边。”

    说完,由纪子拿出一个小盒子给他看。

    “太好了,谢谢你!这个东西你绝对不能忘记哦!”

    御子柴进再次慎重地交代她。

    闻言,由纪子颇为不安地说:

    “阿进哥哥,是不是最近我会遇到什么危险?”

    “不是,你不要乱想,只是尾原一彦那个坏蛋还没有落网,所以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原来是这样呀!你放心,我一定会随时随地把盒子带在身边。”

    说完,由纪子小心翼翼地把小盒子抱在怀里。

    不论到什么地方,由纪子都非常小心谨慎,可是她还是得上学呀!

    由纪子上学、放学都是由糟谷警官亲自负责接送。

    今天放学,当老师送由纪子到校门口时,糟谷警官已经在那里等她。

    “警官先生,那就拜托你了。”

    “老师,你放心吧!”

    “警官叔叔,您的车子呢?”由纪子好奇问道。

    “我的车胎破了,停在对面的巷子里。”

    “上车,”糟谷警官就一直盯着由纪子放在膝盖上的小盒子。

    “由纪子,这个盒子里装着什么东西啊?我看你每次都小心翼翼地抱着它。”

    “哦!这里面是洋娃娃,是我最喜欢的洋娃娃。”

    “哈哈哈!原来如此,小女生就是小女生。”

    糟谷警官笑着说,当他转头看见后照镜司机的脸时,马上脸色大变。

    “啊!你、你是什么人?”

    糟谷警官正想起身,不过司机比他更快回头,举起手上的枪对着他。

    “让你尝尝这个滋味!”

    “啊!这、这是……”

    没一会儿,糟谷警官便昏沉沉地睡着了。

    一旁的由纪子吓得根本叫不出来,只是抱着盒子一直发抖。

    “哈哈哈!你害怕了吗?那么也让你睡一会儿好了。”

    司机举起麻醉枪对由纪子喷了一下,麻醉药剂很快就发挥作用,由纪子也抱着小盒子陷入昏睡状态。

    “你醒啦!”那是一个陌生且亲切的男孩声音。

    “咦?”

    闻言,由纪子立刻坐直身子,微暗中,她看见眼前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两人紧紧抱着彼此的肩膀。

    “你、你们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的名字是志贺三千男,这一位是我的妹妹——百合子”

    “这么说,你们就是……”

    由纪子大吃一惊,但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连忙看看四周。

    “我的盒子?那个小小的盒子呢?啊,在这里、在这里……”

    由纪子像是发疯似的紧紧抱着盒子。

    “由纪子抓来了吗?”

    大吼大叫的是戴着黑色头罩、身穿黑色长袍的兽人。

    这里是一间西式大厅,正面高起的地方坐着三个人,另有三十几个男人也和兽人一样打扮,他们每人胸前都印有一个骷髅标志。

    “是的!已经将她押进塔顶的房间。”

    回答的是背上号码1的人。

    “1号,塔顶那问房间不是关着志贺恭三的两个孙子吗?”兽人问道。

    “是的!因为其他房间没有钥匙,所以我把他们关在同一个房间里。”

    1号挺直腰杆儿,战战兢兢地回答。

    “小弟,只有一间房间有钥匙吗?”

    听见1号的回答,兽人转头问小弟。

    “是的,老大。因为那是一栋老式的旧塔,其实每个房间的房门都不是很牢固,更别提有没有钥匙了。”

    虽然小弟这么说,不过听得出来他是在为1号帮腔。

    老大兽人听了之后,也点点头说: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对了,珍珠王志贺恭三答应了没有?”

    “没有,他没有正式的答复。”

    “什么?没有回应?”

    这回发火的人换成了船长。

    骸骨团要求志贺恭三付一亿元的日币赎金保住爱孙的命,不然就会杀了他们,可是到目前为止,志贺恭三并未对此要求给予具体回应。

    “那个老头把我们当猴子耍吗?老大,要不要把那两个小孩押来这里教训一顿?”

    听见船长的提议,心性残忍的小弟马上拍手叫好附和:

    “有意思、有意思!老大,干脆把由纪子也押过来一起教训。”

    兽人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说:

    “就这么办!派人去把三千男、百合子和由纪子带到这里来。”

    就在兽人大声吆喝同时,他们突然听见一声巨响,接着,有个东西从天花板上掉下来。

    在场的人都惊讶地张大嘴巴,因为从天花板上掉下来,因为扭伤脚踝而痛苦挣扎的,正是之前鬼头博士的助理——里见一郎。

    兽人想探身看个究竟,可是一旁的船长和小弟马上一把抱住他。

    “老大,你别说话。”

    小弟急忙安抚兽人两句,接着转身对里见一郎说:

    “里见,看来你的命还满大的嘛!呵呵呵……”

    小弟发出冷酷的笑声,不过船长显然对此有些反感。

    “小弟,现在不是发笑的时候。他是不是活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跑到我们这儿?不,为什么会潜入我们的基地?3号、4号,你们还不快点把里见一郎抓起来?”

    船长一声令下,3号、4号取下腰际的皮鞭逼近里见一郎。

    他们两人一边用皮鞭抽打他,一边狂怒说:

    “说!你是怎么闯入基地的?快点给我从实招来!”

    两条皮鞭从里见一郎头上唰唰唰地抽打下来,里见一郎因为脚踝扭伤动弹不得,只是痛苦地应了一声:

    “我说、我说!你们别再打了……”

    “你们两个住手!”

    船长大声喝止,3号、4号也马上停止抽打的动作。

    “说!你为什么会闯入这里?”

    “我知道尾原一彦一定会找三芳家报复,所以就暗中保护由纪子。”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所以你是跟踪绑架由纪子的车子来这里的喽!”

    “嗯,刚才我是因为听到志贺恭三的两位孙子也被关在这里,一时不小心,才会从天花板上摔下来。”

    里见一郎十分后悔地咬了咬下唇。

    “这就叫做自作自受!对了,你把我们在这里的事告诉了谁?”

    “很可惜,我也是刚到这里,还来不及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里见一郎又是一脸悔恨的样子,不过听到里见一郎的话,船长和小弟倒是安心地相互看了一眼。

    “老大,要不要杀了这家伙灭口?”

    “等一等!”蒙面兽人慌忙制止两人。

    “要杀他随时都可以,现在先把他押进塔顶的房间。”

    听见兽人的声音,里见一郎有些诧异地盯着他。

    他认真地上下打量对方,这时候,有五、六名骸骨团的团员走向他。

    “你这摔不死的家伙,乖乖的跟我们走!”

    他们架起里见一郎,将他丢进关着三个孩子的房间。

    “给我乖乖的待在这里,直到咱们老大判你死刑为止!”

    三十分钟后,有个奇怪的东西从房间的小窗子飞出去,不过骸骨团的团员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件事。

    那就是由纪子紧抱着的小盒子里的东西——专信鸽。

    传信鸽在古塔上空盘旋了一会儿,接着便如飞箭般向东方飞去。

    漂流的竹筏

    突出于三浦半岛的海面上,有一座因设计有瑕疵,后来又因为附近建了一座新塔而荒废的灯塔。

    近来传说那里燃着宛若幽灵的鬼火,使得附近居民都害怕得不敢接近。

    传信鸽飞离塔顶两天后的一个傍晚,一名骸骨团的团员拿着望远镜在塔顶观察海面上的动静时,突然又惊又急地对着正向他走来的船长说:

    “船长,前方海面上有一个竹筏上面载着一个大箱子。”

    “什么?大箱子?在哪里?”

    船长一把抢过男子手中的望远镜,距离岸边三百公尺远的浅水域漂着一个原木的竹筏,上面还有皮带绑了一个大箱子。

    大个子船长目光贪婪地看着那只箱子说:

    “一个礼拜前,南方海面上是不是有台风经过?”

    “是啊、是啊!收音机是这么报导的。”

    “难道那艘竹筏是船民用的逃生工具?”

    “没错!一定是原来坐在竹笺上的人被海浪卷走了,所以竹笺上面只留下那只箱子。”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箱子里面一定有很多金银财宝。”

    “船长,要不要派人把竹筏上的箱子抬上来?”

    “好,就这么办。我在这里看着,你快去找人帮忙。”

    “是,我知道了。”

    骸骨团团员急忙从-望台冲下去,一会儿,从岩石后面划出的小船慢慢接近那艘竹筏。

    “船长,这个箱子很奇怪,我不知道要从哪里打开。”

    箱子就放在古塔大厅,团员们都为了如何打开箱子大伤脑筋。此时,兽人并不在场,不过心狠手辣的小弟倒是在其中。

    “有这种事?好,我来打开让你们瞧瞧!”

    船长边说边卷起袖子。

    “船长,凭你的智慧打得开这个箱子吗?这是被施过法的箱子,你是打不开的。”

    小弟用嘲笑的口吻说。

    “你说什么?哪有这种东西?”

    船长虽然这么说,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因为这个箱子没有钥匙孔,也没有盖子的部分。

    “真麻烦……喂,拿把斧头过来,我要劈了这个箱子。”

    船长发了一顿脾气之后,一旁的小弟干笑着说:

    “船长,你干嘛那么着急!这个箱子一定是装着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才会设计得如此周密,我们不妨明天再好好检查一番,要是还找不出开箱的方法,你再把它解体也不迟呀!喂!先把箱子抬进仓库里。”

    小弟命令着,四、五位团员随即将沉重的箱子抬进大厅后面的仓库。

    四、五名大汉把箱子往仓库一扔便走了,六个小时后,大约凌晨十二点多的时候,箱子突然发出声响,不一会儿,有一个人身上背着氧气筒从箱子里跳出来,而他就是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御子柴进接到传信鸽的通知后,就躲进魔术箱中潜入古塔。

    他轻轻地卸下背上的氧气筒,确定四下无人后,一溜烟地跑出仓库。

    御子柴进从口袋取出钢笔型手电筒,他仔细回想绑在传信鸽上,里见一郎描述的古堡地形,沿着古塔墙壁内侧螺旋形的阶梯往上走。

    没一会儿,御子柴进来到里见一郎和三个孩子被关的房间前面,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他轻轻地敲敲房门。

    “什么人?”

    房里传来里见一郎的声音。

    “里见大哥,我是侦探小子,由纪子他们都还好吧!”

    “大家都平安无事,对了,三津木先生呢?”

    “他在外面等我,好了,我现在准备要开门了。”

    御子柴进拿出一串钥匙,他一把一把试,房里的里见一郎则抱着三个孩子屏息以待。

    忽然间,“咔”的一声,房门应声而开,就在大家兴奋之际,古塔突然响起震耳欲聋的警铃声。

    “糟了!”

    御子柴进大叫一声,因为他听到一连串的嘈杂声音。

    “有人闯进基地!”

    “塔顶的房门被打开了!”

    不一会儿,螺旋形的阶梯不断传来纷乱上楼的脚步声。

    “里见大哥、由纪子……”

    “御子柴进!”

    他们五个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惊惧地听着脚步声慢慢接近……

    火攻

    “里见大哥,快点离开这里,先冲上屋顶的-望台再说。”

    在御子柴进的指挥下,其余四人纷纷冲出小房间。

    “御、御子柴进,没、没问题吗?”

    大胆的里见一郎也不免感到心慌。

    他并不害怕自已被抓,而是担心由纪子他们三人的安危。

    “没问题!你听那个声音……”

    古塔上空传来直升机的引擎声,警方已经派人来解救被绑架的孩子。

    “那里有楼梯!里见大哥,你快点带他们三个人上去,我殿后,对了,里见大哥,你挥动这个手电筒跟直升机打暗号。”

    “我知道了,孩子们,跟我走吧!”

    里见一郎拿着手电筒爬上楼梯,由纪子三人也跟着他爬上去。

    由于这个阶梯是沿着墙壁内侧建造,没有和他们先前被关的房间相通。

    船长现在就在御子柴进脚下三公尺的地方,当他快接近御子柴进时,突然放声大叫:

    “什么?侦探小子!”

    船长随即拿出一把手枪,嚣张地说:

    “让你尝尝这个滋味……”

    不过御子柴进抢先一步举起右手,把一个圆圆的小东西扔向船长,霎时,只听见一阵噼哩啪啦的声响,那个东西也起火燃烧。

    “啊啊啊!”

    由于事出突然,船长惊恐地连声大叫。

    接下来,御子柴进还继续将那些名为油烟弹的小丸子扔下去。

    不一会儿,阶梯上冒出阵阵青烟,到处都是火焰,阶梯上的骸骨团团员无不惊慌失措。

    “好小子!”

    船长气得咬牙切齿,他想开枪射杀御子柴进,无奈眼前一片浓烟,根本看不清楚他在哪里,御子柴进也趁着他们混乱之际爬上-望台。

    在塔顶的-望台上,里见一郎不停地挥动手中的手电筒,看见信号,上空的直升机也朝他们扔下三个系着绳索的篮子。

    “三千男、百合子、由纪子,你们三个赶紧坐进篮子里。”

    “里见大哥,那你和阿进哥哥呢?”

    “我们随后就会跟上去,快,别耽误时间,动作快……”

    他们三个人站在原地犹豫,这时,御子柴进也正好赶过来。

    “咦?你们三人怎么还不快点进去篮子里?”

    “如果我们上去了,你和里见大哥怎么办?”

    “你别管我们两个了,你们要是受伤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三千男,你先上去。”

    被御子柴进推上篮子里后,三千男随即回头说道:

    “由纪子、百合子,你们也赶快上来,我们不要妨碍警方办事。”

    “站住!”

    大伙儿才听到声音,旋即看见楼梯那头露出船长的脸,他大概是被油烟弹波及,脸上还有明显的伤痕。

    “再让你尝尝这玩意儿的厉害!”

    御子柴进大叫着,又向船长丢了几个油烟弹,“啪”的一声,燃烧的油烟弹已经烧到他的脸颊。

    “哇!”船长大叫着从楼梯上滚下去。

    “啊!”

    同时间,里见一郎也弯下身子,按住自己的脚。

    “里见大哥,你被枪打中了吗?”

    “不碍事,只是擦伤而已,对了,他们三个都坐进篮子里了吗?”

    “嗯,都上去了,里见大哥,手电筒借我一下。”

    御子柴进拿着手电筒朝空中用力挥动,这是表示准备好的暗号。

    直升机上的驾驶员一看到讯号,马上拉高直升机驶离。

    “里见大哥,阿进哥哥,我们先走了。”

    “阿进哥哥,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三千男、百合子和由纪子分别向他们挥手道别。

    “放心吧!我们很快就会回去和你们碰面。”

    “啊!坏人在那里!”

    两人顺着三千男的视线回头,很不幸地,一把手枪已经抵住御子柴进的胸口。

    “把手举起来!”

    小弟威胁地说,两人只得听话地乖乖举高双手。

    心狠手辣的小弟脸上也被油烟弹灼伤,他露出可怕的笑容说:

    “你们竟敢破坏本大爷的好事……啊!什么声音!”

    经小弟一说,里见一郎和御子柴进也注意到了,这是包围灯塔的突击小组开始发动攻势。

    “砰砰砰!”的枪击声中,还夹杂着惨叫声和怒吼声,骸骨团的团员们已经乱成一团。

    “看来骸骨团也差不多了,不过黄泉路上有你们两个作陪,我们也不会寂寞了。”

    看来这很可能是他们两人的末日,里见一郎和御子柴进都不敢大意。

    “呼呼呼!你们两人认命吧!侦探小子,我看还是你先上路好了。”

    心性凶残的小弟正想扣下扳机,突然听见侦探小子和里见一郎身后先传出一声枪响。

    “啊!这!我!啊!”

    小弟手中的手枪立刻掉在地上。

    由于事出突然,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两人都高举双手,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小弟,把手举起来!你要是不听话,小心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哦!”

    听见对方的恐吓,原本想弯下身捡起手枪的小弟,连忙举起双手。

    紧要时刻出现救命恩人,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都忍不住回头看……顿时,两人脸色大变,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眼前的救命恩人身穿黑色长袍,戴着黑色头罩,胸前还印有骷髅标志,一看就知道是骸骨团的一员。

    再从他露在衣袖和下摆外毛茸茸的手脚看来,他不就是变成兽人的尾原一彦吗?

    两人瞠目结舌地看着他,这时,兽人居然还跟他们招手说:

    “你们两个快点走!这些歹徒不会善罢甘休的,快点跟我离开这里!”

    “请问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们快点跟我走就是?”

    可是里见一郎和御子柴进都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十分耳熟-

    望台上还有另一个闪电形直通地面的秘密楼梯。

    对于兽人反常的态度,里见一郎和御子柴进都觉得十分纳闷。

    “御子柴进,快走!”

    在里见一郎的催促下,御子柴进快步走下楼梯。

    “哼!你这个叛徒!”

    小弟迅速捡起掉在地上的枪,马上开了一枪。在此同时,兽人手中的枪也开火了。

    “啊!”

    “哇!”

    兽人和小弟同时惨叫一声,两人不约而同地倒在地上。

    “啊!”

    里见一郎和御子柴进正要跑向兽人魔的旁边,兽人立刻挥手制止他们。

    “别管我,你们快点逃走!”

    “可、可是你……”

    “我是鬼头博士!”

    一摘掉黑猩猩的头,赫然出现的是鬼头博士!

    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茫然地看着他,只见鬼头博士按住胸口说:

    “里见,我的实验失败了。当我从尾原一彦的身体摘除脑部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我不但没有成功,还成了杀人凶手……”

    “当时我很想跟警方自首,可是船长和小弟威胁我。他们两人杀了黑猩猩,剥了它的皮要我穿在身上,佯装成兽人,至于当时被黑猩猩捏碎颈骨的十六号就成了我的替身。他们要我假装实验成功,让团员们以为尾原一彦的脑袋已经成功地移植到黑猩猩身上。”

    听鬼头博士语出惊人,御子柴进和里见一郎两人不禁面面相觑。

    “我只有在必须让骸骨团的团员看见兽人魔的时候,才穿上黑猩猩的毛皮,假装成兽人,如果是为非作歹的话,就由船长伪装作案……啊!”

    鬼头博士说到这儿,船长突然现身在楼梯上,博士大叫一声,马上拿起地上的手枪开枪……

    看着船长倒在小弟身上,鬼头博士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

    “博士!博士!”

    当里见一郎和御子柴进抱起鬼头博士时,他已经走完这一生了。

    震惊世间的骸骨团和令人丧胆的兽人已经从世上消失。

    不过里见一郎和御子柴进为了维护鬼头博士的名誉,他们决定把这个秘密藏在心中,永远不向别人提起。

    当他们两人匆忙地从楼梯逃向塔外时,贮藏在塔内的火药突然引爆,只听见轰然巨响,整座古塔刹那间化为灰烬,随着爆炸的强大力量冲向高空。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