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发生悲剧

    鹤代的疑惑

    昭和二十一年八月二十九日

    哥哥,你很累吧!看到你回家时精神抖擞的样子,我立刻感到勇气倍增。哥哥,真的请你多保重,到秋天时,你一定要健健康康地回到这个家来。因为哥哥在家与否,对家里的影响很大。

    我的心情已经比较平静了。虽然哥哥叫我不要多想,但是我就是做不到。在事情还没解决之前,我无法不去想它。本来我想等哥哥回来时,好好和你详谈一下,但是因为家里人太多了,反而没有机会提起。最近,我又开始陷入沉思。

    或许哥哥又要骂我了,但还是请哥哥先不要骂我,等我把我的想法讲出来再说。

    阿杉真的是不小心从悬崖上摔下去的吗?不可能那么巧合吧?我怀疑是有人把她推下山崖去。

    那么究竟是谁把阿杉推下山崖的?对方又为了什么目的?

    关于第一个,我并不知道答案;但是第二个问题,我却知道。阿杉是因为绘马而被杀的,杀死阿杉的人不希望阿杉将绘马拿回来。因为若我把绘马上的手印和住在家里的玻璃眼珠的人的手印相比,必定会发现某些真相。

    哥哥,你常常指责我,说我喜欢推理的游戏,不重视实证,我也尽量避免犯这个毛病,但是现在的情况却逼得我不得不先推测一番。只不过这一次却不是在玩游戏,而已经牵涉到生死的问题了。

    由上面的推测,我们可以知道玻璃眼人怕阿杉把绘马拿回来,事实上,他也有机会知道阿杉要去拿绘马的事。

    我曾经在信中告诉你,玻璃眼人经常到处打听家里的人在谈些什么。他一定是听到我要阿杉去拿绘马,立刻明白我的用意。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玻璃眼人是瞎子,就算他想杀死阿杉,也没有能力执行呀!因为他没有人导引,根本无法离开家里一步。

    可是……

    我想起来了!阿杉死的前一天,也就是我请阿杉帮忙的那天黄昏,我在庭院内侧看到玻璃眼人不知道正在和什么人讲话。他们压低声音交谈着,所以我无法听到谈话的内容,但是当我发现来人是阿玲时,这才觉得不对劲。

    我怀疑可能是玻璃眼人请阿玲去杀阿杉。

    因为玻璃眼人和阿玲分开后,脸上随即露出非常残酷的表情。

    啊!真可怕。

    把阿杉推下山崖的人一定是阿玲,阿玲和伍一要合作夺取本位田家的家产。阿玲的父亲怨恨我们的父亲,为此投井自杀,这是我们从小就知道的事,而阿玲的母亲在一年后也跟着投井自杀,因此他们对本位田家怀有强烈的恨意。

    阿玲和伍一为这件事复仇,然而我们却无法预防。哥哥,现在的我已经孤立无援,只能求助你了!请哥哥救救我吧!

    还有,那么重要的绘马到底在哪里呢?

    两件怪事

    昭和二十一年八月三十日

    从昨天到晚上到今天早上,一共发生了两件可怕的事情!

    第一件就是深夜有小偷进来,是我发现的。

    当时我正在做噩梦,我梦到葛叶从屏风里走出来,摇身一变,变成大助哥哥,并且用双玻璃眼瞪着我看。

    我吓一跳,随即醒过来,就在那时候,我听到外面有怪声,起初我还以为是老鼠,后来听到一声像是打开窗户的声音,我马上坐了起来。

    “祖母!祖母!”

    我轻轻地朝隔壁的房间喊叫,却没有听到回应。当时我非常害怕,便抓着棉被进入祖母的房间,摇了摇祖母,祖母一下子就醒来了。

    “祖母,我听到外面有奇怪的声音。”

    我靠着祖母的耳朵小声说,祖母立即坐了起来。

    “奇怪的声音?是什么声音?”

    “好象是有人打开窗户的声音。”

    祖母仔细听了一下,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鹤代,会不会是老鼠?”

    “不是,起初我也以为是老鼠,但是后来我确定是有人打开窗户的声音。”

    祖母想了一下,说道:

    “好,那我们去查查看。”

    祖母的身体虽然比以前差了,然而意志却依然坚强。她很快就准备妥当,我则跟在祖母身后去看。

    我们来到走廊,朝休息室的方向走去,发现靠近厕所那边有一扇窗户是开着的。我的心情非常紧张,紧紧抓住祖母的手不放。

    祖母实在不简单,一般女人遇到这种情形,一定会大声喊叫,祖母却只是静静地走过去,透过门上的玻璃朝休息室的里面看,我也跟着照做。

    房内的灯是关着的,但是因为有一个窗子打开了,所以大略能够看到里面的景象。只见葛叶屏风前面站着一个人,由背影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那个人就站在屏风前面注视着屏风,好象深深被屏风上的葛叶迷住了。

    “谁?谁在那里?”

    祖母突然大声叫着。

    屏风前面的男人听到声音,立刻转身从半掩的门缝跑出去,由于一时慌张,他的脚踢到矮桌子,发出很大的声音。看他一跛一跛逃走的样子,好象很痛。

    这时,睡在隔壁的大助哥哥及大嫂也被这阵声音吵醒了,大嫂马上从隔壁走出来,并且问道:

    “啊!祖母,刚才是什么声音?”

    “有小偷进来。”

    “小偷?”

    “他从窗户进来,幸好鹤代醒过来发现了,不过他好象没有偷到东西。鹤代,打开灯!”

    等我打开电灯一看,只见从门到屏风处有一连串的脚印。

    “真可怕!刚才我们都没有注意到脚印。”

    “梨枝,你们要小心一点,小偷好象在注意你们哟!”

    “真的?”

    “现在没有关系了,小偷应该不会再回来,你要确实将门窗关好,赶快去睡吧!”

    不可思议的是,大助哥哥竟然没有起来!他并没有在睡觉,我从门缝中看到他坐在白色蚊帐内,正在专心听我们讲话。

    第二件事发生在不到半个小时以后。

    回到房间之后,我丝毫没有睡意,当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时,又听到奇怪的声音。我立刻坐了起来,而隔壁房间内的祖母好象也听到那个声音,她走过来问我:

    “鹤代,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有啊!那是什么?是不是小偷又回来了?”

    “我们去看看。”

    然后我们朝休息室的方向走去。这时,我们清楚听到大助哥哥的房间里传来呻吟的声音,而且那好象是大嫂在呻吟。

    “大助、梨枝,你们在做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祖母用袖子掩着嘴轻声问道。

    可是房里没有人回答,大嫂的呻吟依然持续着,其中还夹杂着大助哥哥的喘气声以及骂人的话语。

    祖母感到很奇怪,但又怕出事而不能不管,只好把房门打开一个小缝,朝里面看看。

    只见上半身赤裸的大嫂被哥哥压在膝下,大嫂的手被哥哥向后反折,而哥哥的另一手则抚摸着大嫂的右侧腹部,那个时候,哥哥的脸看起来就像地狱里的鬼一样恐怖!

    祖母见了不禁大声叫道:

    “大助,你在干什么?”

    大助哥哥发现我们来了,急忙从大嫂身上下来,并且大声叫着:

    “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他的双手不断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而大嫂却像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白色的床单上满是掉落的头发。

    今天早上,大嫂脸色苍白地从房间出来,无论祖母怎么问她,她就是不肯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而大助哥哥也待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昨晚的小偷和这件事有关连吗?那位小偷到底是谁?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家里即将发生可怕的事情了。

    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

    昭和二十一年九月二日

    哥哥,大嫂被杀了!而大助哥哥不知道人在哪里,祖母也病倒了!

    我叫鹿藏骑自行车去载你回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