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轮番侦讯

    临海庄

    “便当?”

    “啊!是我叫的,麻烦你拿来这里。”

    送便当的伙计拿了一大堆炒面过来,等等力警官看得眼睛都发亮了。

    “须藤太太,你真是设想周到。”

    “因为吃饭时间到了,而且金田一先生是我的客人啊!”

    “那我们是托金田一先生的福罗!”

    “请慢用。二楼还有其他人在吧!京美,去叫河村泡茶。”

    等等力警官笑着说:

    “山川,须藤太太从以前就很喜欢照顾人,这次我们接受她的好意,就让她请客吧!带一些炒面上去二楼。”

    “须藤太太,谢谢你,这些炒面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呢!”

    金田一耕助也笑着感激道。

    现在的时间已经超过六点半,大家的肚子都饿了。原本在二楼搜索的刑警们都到楼下,整间屋子顿时传出一阵阵吃面的嘈杂声。

    “须藤太太,你不吃吗?”

    “我等茶泡好再吃。”

    “须藤太太,你丈夫还没回来吗?”

    “我刚才回去家里留了张纸条,他如果回来,应该会来这里。”

    须藤顺子犹豫了一下,口气慎重地问道:

    “金田一先生,现在……知道老板娘是昨天晚上几点被杀的吗?”

    “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怎么啦?”

    须藤顺子又想了一会儿,声音低沉地说:

    “反正这种事情睛也瞒不了多久,我干脆先说了。我丈夫昨天晚上好像有回来……”

    “你丈夫有回来?”

    等等力警官满脸讶异地停下吃面的动作。

    “嗯,有人看到他从公车上下来。听说他喝醉了,还往这边走过来。”

    “须藤太太,是谁看到你丈夫回来社区的?”

    “他叫夏本,是帝都电影公司演技研究所的一个年轻人。”

    “他是在相模湖要帮老板娘拍照的年轻人吗?”

    山川警官在旁边插嘴说。

    “不,刚才玉树说的是姬野三大,他们同样都在帝都电影公司拍片。”

    “他叫夏本……什么呢?”

    山川警官放下盘子,拿出记事本准备开始记录。

    “京美,他叫夏本什么?”

    须藤顺子问道。

    “叫做夏本谦作。”

    “对了,大家都叫他阿谦,他跟我一样住在十七号大楼,使用同一个楼梯。”

    “那是几点的事情?”

    “他说是十点左右。当时夏本还跟我丈夫说了两、三句话,才发现他喝醉了;当时他还横越主要道路往这边走来,因此夏本以为我先生醉得弄错方向,还提醒他呢!哪知我丈夫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

    “什么奇怪的话?”

    “他说:‘漂亮的狐狸精……这次我要把你的假面具摘下来……’”

    金田一耕助望着等等力警官、山川警官,继续问道:

    “你丈夫说的狐狸精,是指这里的老板娘吗?”

    “是。”

    “那么你丈夫很了解这里的老板娘?”

    “不,我丈夫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提过老板娘长得很漂亮。”

    “那为什么会说她是狐狸精?”

    “你们应该听河村说过我昨晚很激动地跑来这里闹的事情吧!”

    “是的,刚才听说了。”

    “那我就从这里开始说。”

    “好,不过请你先等一下。”

    等等力警官从旁边插嘴说:

    “山川,我们快点把面吃完,然后再慢慢听她说。”

    等等力警官此刻正在吃第二盘炒面。

    对须藤顺子而言,要说出丈夫的事情是需要勇气的。

    她不清楚自己的丈夫在这桩凶杀案中担任什么角色,但与其现在隐瞒,让警方从别人那里听到,还不如自己先把所有事情讲出来。

    过了一会儿,等等力警官放下筷子,一脸满足地说:

    “现在请你继续吧!”

    山川警官和其他刑警们在道谢之后各自退去。

    只见须藤顺子身体僵硬,表情严肃地说:

    “昨晚我之所以来这里,是由于我认为怪信的发信人是这里的老板娘。我有两个理由,其中之一是……”

    须藤顺子这时说的理由与先前她在管理员根津伍市那里说的一样,所以就不在这里重复。而且,她这个理由也因为发现到“FANCEBALL”杂志而获得证实。

    “那么另外一个理由是什么?”

    须藤顺子脸孔胀红,不断绞弄着手帕说:

    “刚才我交给金田一先生那封怪信里面有提到K-H这个名字……”

    “对,K-H是谁?”

    “这个人……金田一先生知道。”

    “好,然后呢?”

    “有一次K-H先生带我到某个地方,大约是十天前……我在那里遇到一个很像老板娘的人。”

    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和山川警官不禁面面相觑,三个人脑中同时闪过刚才在二楼发现那封怪信的一小片。

    “须藤太太,K-H先生带你到什么地方去?是旅馆之类的地方吗?”

    一讲到这个,他们才注意到须藤顺子的脸色十分不自然。

    “京美,可以请你离开一下吗?我有事情想问须藤太太。”

    京美翻着白眼看须藤顺子说:

    “好,那我去厨房洗东西。”

    京美将杯盘、碗筷收到托盘走出去后,山川警官还很小心地关上门。

    “你在什么地方遇到老板娘?”

    “靠横滨的什么地方?”

    “我们是从东京开车去的,我对横滨不很熟。”

    “K-H先生应该知道吧!”

    “当然,他带我去那间豪华旅馆,可以从窗户看到港口。”

    “你确定当时遇到的人是老板娘吗?”

    “绝对不会错!她戴着很大的太阳眼镜,反而更吸引我注意。”

    “老板娘有注意到你吗?”

    “我很快就躲起来了。由于我一直重复看那封怪信,十分注意‘LadiesandGentlemen’这个部份,而这里有很多外国杂志,我又想到‘临海庄’的事情,以为老板娘当时也注意到我,所以才会用那种怪信来拆散我们夫妻,因此昨天晚上才会来这里找她理论。”

    “那么老板娘怎么说?”

    “老板娘很惊讶,而且那副惊讶的样子不像是装的,因此我觉得有点扫兴,但还是提出曾在‘临海庄’看到她的事情。老板娘一听,马上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我当时觉得她可能快昏倒了……”

    “老板娘在‘临海庄’的时候,她身旁还有别人吗?”

    “有!是个男人。”

    须藤顺子的回答宛如给在场的警官们注入一记强心针。

    大家交换一个眼神之后,金田一耕助紧迫盯人地问道:

    “是什么样的男人?”

    “嗯……那个人似乎有意避人耳目,他戴着黑色眼镜,把领子立起来,软呢帽盖得低低的,让人看不见他的脸,而且……”

    “而且什么?”

    “那边的走廊呈T字型,我从T字型直的这边走廊在横的那边走,看到他们两人横过对面走廊,这只是一刹那的事情;我刚到那家旅馆,而他们好像正要结帐离开。”

    “正确日期是什么时候?”

    “这个月的三日,星期一下午一点左右。”

    今天已经十一日了,难怪须藤顺子会以为老板娘是怪信的发信人。

    “下次你再看到那个男人,你会认得吗?”

    “这……可能认不出来,因为我没有看清楚他的脸。”

    “他大概长得什么样子?”

    “如果老板娘有丈夫的话,我觉得可能就是他那个年纪。他的身材有点胖,比穿着高跟鞋的老板娘略高一点。”

    “老板娘有多高?”

    “比我高一点,大约五尺三寸五分。”

    “这么说,那个男人大约有五尺七左右。”

    “大概是吧!”

    “顺子,你觉得那个人会不会是伊丹大辅?”

    “不可能!金田一先生,那个男人绝不是伊丹先生,他看起来像个绅士,不像伊丹先生那么粗鲁、卑鄙。不过,伊丹先生最近跟老板娘之间似乎有一些问题……”

    “伊丹先生的事情等一下再说。昨天晚上老板娘的情况如何?她承认去过‘临海庄’吗?”

    “刚开始她坚决否认,我继续逼问她:‘既然你不敢承认,可见那封怪信确实是你发的。’先前她还有点犹豫……不过后来她要求我不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所以等于是承认了。”

    “你有问出和她在一起的男人跟她是什么关系吗?”

    “我根本不在意那个男人,最重要的是,老板娘是否写了那封怪信?还有她写那种怪信到底有什么企图。”

    “关于这一点,老板娘有说什么吗?”

    “她坚决否认怪信是她写的,还说她自己也收到相同形式的怪信。”

    “是什么样内容的怪信?”

    “她没说,不过她要我相信她也是这种怪信的受害者。关于‘LadiesandGentlemen’这个部份,她说有想到一些线索,并希望我给她一个晚上好好想一想,所以我就回去了。”

    “当时是几点?”

    “八点半左右,我觉得老板娘说的话跟她的态度都是真的。”

    “那你丈夫说的狐狸精是指老板娘吗?”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怀疑怪信的发信人是老板娘……”

    “为什么?你丈夫前天出门后,就没有回来过吧!”

    “是。”

    “你有没有对你丈夫提过‘临海庄’的事情?”

    “当然没说。不过在‘临海庄’时,我倒是跟K-H先生提到老板娘的事情。”

    等等力警官点点头说:

    “你在‘临海庄’对K-H先生说刚才擦身而过的是住在同一个社区的洋裁店老板娘吗?”

    “是的,我看到老板娘时觉得很惊讶,因为这具有双重意义。”

    “双重意义?”

    “是的,我担心她是否看到我,以及老板娘竟然跟男人在这种地方出入。老板娘对我而言是个神秘人物,我私底下称她为‘X老板娘’。”

    “老板娘的事情等一下再谈。你跟K-H先生提过老板娘的事情,然后呢?”

    “我丈夫可能从K-H先生那里听到这件事情。”

    “顺子,事后你有见过K-H先生吗?”

    金田一耕助问道。

    “没有,我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找不到他。今天早上我去公司找,他也不在,不过接待室的人说昨天傍晚有个很像阿雄的男人来访,在接待室里跟他吵架,因此我猜想K-H先生当时可能有提到老板娘。”

    须藤顺子不知是否担心她丈夫的安危,泪水霎时盈满眼眶。

    “我认为阿雄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他一向很胆小,连要去老板娘那里叫骂都得借助酒力才敢去。”

    “须藤太太,你丈夫昨天晚上回来却没有去找你,你的看法如何?”

    “我也不懂,我怎么想都想不通。”

    “很抱歉,假设他不小心杀了老板娘,因此才躲起来……”

    “警官,我昨晚到半夜一点多还没人睡,如果我丈夫跟老板娘见面而且发生争执,我不可能没有发现。”

    “可是,如果他先在别的地方将老板娘杀死,再搬到那里的话……”

    “啊!”

    须藤顺子瞪大双眼,看着金田一耕助说:

    “金田一先生,有这种可能吗?老板娘是在这里被杀的吗?”

    她的声音愈来愈小,嘴唇止不住地颤抖着。

    “是有这种可能性。不过,目前还不确定。”

    “如果老板娘是我先生杀的,那么他为什么要把尸体搬到那里呢?”

    “这一点我们也想知道。”

    等等力警官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冷淡,须藤顺子对他投以怨恨的眼神说:

    “警官认定老板娘是我先生杀的罗!如果他真的在这里杀死老板娘,他逃走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把尸体搬出去?而且还搬到自己家前面……”

    须藤顺子说的话也有道理。

    “顺子,你刚才说老板娘是个神秘人物,你对老板娘不太了解吗?”

    “一点都不了解,只知道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我对她也很好奇,时常用话来试探她,不过她始终不上当,是个很聪明的人。”

    “她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去?”

    “应该有吧!她平常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不过却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过去。”

    “她不为人知的过去有从事违法的事情吗?”

    山川警官一边记笔记,一边插嘴。

    “老板娘并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举动,就像伊丹先生说的,她可能在一都时曾经和男人之间出了问题,因此想要躲避对方。不过,我觉得应该不只是这样。”

    “之前你说伊丹先生与老板娘最近有纠纷吗?”

    “这只是我的猜测,没有证据。”

    “女人的直觉是很敏锐的,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须藤顺子揉搓着手帕说:

    “以前伊丹先生经常在店里出入,可是那时候态度比较客气,有点要取悦老板娘的感觉。最近,他们两人的态度开始有些不同,伊丹先生变得比较粗暴,老板娘却老是在委曲求全,什么都不敢说,他们之间的情形让人联想到男人、女人在发生关系之后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原来如此。但是,你说老板娘委曲求全,什么都不敢说……他们两人既然发生关系,应该是彼此同意的吧!”

    “警官,你不认识老板娘,所以才会问这种问题。老板娘如果要选男人,伊丹先生一定是排行最后一个。”

    须藤顺子的说法太过辛辣,在场的人不禁对望着。

    “那么你认为伊丹先生手中握有老板娘的秘密、弱点,逼老板娘跟他发生关系的吗?”

    “我只能这么想。”

    “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最近半个月吧!”

    半个月前正是伊丹大辅前往龟户调查保证人的时候,当时他得知老板娘的保证人是假造的,如果他用这事情来威胁老板娘……

    情海生波

    “顺子,有个叫水岛浩三的画家跟你住同一栋楼吗?”

    “是的。”

    “根据这里的女佣河村松江所说,那个男人也在追老板娘。”

    须藤顺子露出奇怪的笑容说:

    “水岛先生对任何人都是这样,他只要看到漂亮一点的女人就想追。”

    “他对你也是这样吗?”

    “呵呵……他是个很没礼貌的男人,我先生很气他呢!”

    “他常占画迷的便宜吗?”

    “也可以这样讲。不过我觉得他可能是欲求不满,毕竟他还是个单身汉,所以这个社区里的先生们都颇受那个人的威胁。”

    “什么意思?”

    “水岛先生在家里工作,整天都待在社区里,而其他男人都要出门上班,这时候‘苍蝇’若来沾染他们的女人,可就伤脑筋了。”

    “他沾染那么多人吗?”

    “他很厚脸皮的,我最讨厌那种装腔作势的家伙!”

    “水岛先生和老板娘之间可曾发生过什么事情?”

    “他以前常来这里,这一点请你去问玉树。而且他每次一来,伊丹先生就闪着那双豺狼似的眼睛,于是他渐渐就不敢来了,转而找王树当信差。金田一先生,你来这里时我就说过,社区里上演着人生百态。”

    最后金田一耕助提出“白与黑”这个问题,她对此也没有任何想法。

    “接下来请京美小姐进来。”

    但是,京美说她一个人没办法应讯,正在闹别扭。

    她先前指责须藤顺子时,那副小恶魔般的勇猛已经消失无踪,此时变得有点神经质,坚持要须藤顺子陪着她。

    “好吧!那须藤太太也留在这里。”

    京美因此才平静下来,准备回答警官们的问题。

    “京美,你什么时候收到这封信?”

    “在我吃药自杀前一个礼拜的星期六,也就是九月十七日,我从这里回家吃午餐,结果在门缝下发现这封信。”

    “这封信没有信封吗?”

    “是的。”

    “你不知道是谁把信从门缝里放进去的吗?”

    京美翻着白眼,沉默半晌说:

    “我本来以为是夏本。”

    “夏本?”

    等等力警官说完,随即想起来,急忙说道:

    “啊!对了,是跟你住同一楼层的那个男孩。”

    “是!”

    “你为什么会以为是夏本呢?”

    “因为夏本曾经给过我一番奇怪的忠告。”

    “奇怪的忠告?”

    “他问我要不要搬出公寓。”

    “你当时有问他为什么这么问吗?”

    “有。不过他好像很伤脑筋地说:‘你姨丈现在是一个人,你也长大了……’等等的话。当时我听不懂,于是便问他什么意思。”

    “然后呢?”

    “夏本的表情变得更困扰了,不过他还是继续说:‘你们虽然是姨丈和外甥女的关系,可是却没有血缘;你姨妈已经死了,他对你而言是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你们两人单独住在那么狭窄的公寓里,会不会让人误会……’之类的话。”

    “然后呢?”

    “我听了之后很生气,并跟他说:‘我最讨厌有这种下流想像的人!我真是看错你了!今后再也不跟你在一起,我要跟你绝交!’”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这封怪信送来之前吗?”

    “大约在八月中旬……八月的中元节晚上。”

    “那么是这封怪信被送来前一个月的事情罗?”

    “是的。我重复看了好几次,才了解夏本为什么会给我那些‘忠告’,也因此以为怪信是夏本写的……可是我现在知道不是他了。”

    “你怎么知道不是他呢?”

    “我后来得知夏本那时候在北海道出外景。”

    这么说来,他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

    “你还想到谁有嫌疑吗?”

    “没有。”

    “你姨丈是做什么的?”

    “他是高中老师,在教教学。”

    “你有把这封怪信的事情跟你姨丈说吗?”

    “没有,我没说。”

    “为什么?”

    “因为姨丈是老师,而且又是很正经的人,如果把这种下流的事情跟他讲,他未免太可怜了。”

    “须藤太太,你之前看过这封怪信吗?”

    “是的。”

    须藤顺子再度详细说明京美吃药自杀的整个过程。

    “那么你有将怪信的事情告诉阿部先生吗?”

    “没有,我没对任何人说。管理员根津先生说最好别把信的内容告诉任何人,我也这么认为,所以……”

    “京美,那么你姨丈不知道你自杀的原因罗?”

    “是的。”

    “冈部先生好像很烦恼这件事情,可是事到如今,我也不能讲什么,而京美也希望我别说。”

    金田一耕助说:

    “京美,老板娘知道你自杀的原因吗?”

    “大概不知道吧!”

    须藤顺子在一旁补充道:

    “老板娘问了我很多事,我都回答可能是青春期情绪不稳定的关系。”

    这时,等等力警官柔声问:

    “京美,你为什么要自杀呢?”

    京美犹豫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娓娓道出当时的心境:

    “我原本以为在门缝下放那封信的人是夏本,后来才知道夏本那天不在东京,所以怪信一定是其他人放的。但是我再怎么想,都觉得根本应该是看过怪信的内容后,才会对我提出忠告。”

    “有可能。然后呢?”

    “如此一来,看过这封信的人至少就有夏本和另一个人,而且中间隔了一个月,在这段期间内,这封信会不会已经散布到整个社区了呢?”

    “原来如此。”

    “我只要一想到这儿就觉得很丢脸,心底也升起一股寂寞感,觉得自己孤单一个人……因此才会想死。”

    京美是因为陷入极端的孤独,被强烈的忧郁逼上绝路。

    “你完全不知道是谁在恶作剧吗?”

    “我不知道,但是……这封下流的信和这次的案子有什么关系?”

    “这个……我们目前正在调查,这封信的问题就到此为止。关于‘蒲公英’老板娘被杀这件案子,你有什么线索吗?”

    京美思考了一下才说:

    “老板娘是什么时候被杀的?”

    “这一点目前还不确定。有什么问题吗?”

    “我九点左右还在店里。”

    在场众人一听,纷纷惊讶地看着京美的脸。其中最惊讶的是须藤顺子。

    “京美,我来找老板娘时,你还在店里吗?”

    “不,我们刚好错过了。老板娘没有跟我提到你来过的事,我也是刚才听河村说,才知道你来过。”

    接着,等等力警官口气严厉地问道:

    “京美,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到店里赶客人正在催的羊毛上衣,虽然我家也有缝纫机,可是姨丈早上五点就要起床准备去学校,他没有去夜间部上课时,通常八点半或九点便就寝,因此要赶工的时候,我都来使用这里的缝纫机。”

    “你是几点过来这里的?”

    “八点半多……快九点的时候。”

    突然间,山川警官在旁边插嘴问:

    “等一下!你当时从哪里进来?”

    “当时店门已经关了,所以我从后门进来。”

    “后门开着吗?”

    “没有,是老板娘从里面帮我开门。”

    “当时老板娘的脸色如何?”

    “现在想来倒是……不,我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

    “我不大会讲,顺子应该知道老板娘就算心情不好,也很少会表现在脸上,只是她的眼神看起来很凶。”

    “对,每当那时候,老板娘的眼神就很可怕……”

    “昨天晚上老板娘就是这样吗?”

    “是的。”

    “你来的时候,老板娘在做什么?”

    “她坐在剪裁桌前翻阅外国流行杂志。”

    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默顿时笼罩整个工作室。

    只见须藤顺子的眼里闪过一丝悔恨,她没想到在她回去之后,老板娘立刻检查外国杂志,可见得老板娘不是怪信的制作者,而是被害者……

    早知如此,她就不会那么严厉地责备老板娘了。

    “当时你跟老板娘谈过话吗?”

    “没谈什么,因为我觉得老板娘心情不好,只说声:‘我要借用缝纫机’就开始工作了。结果我做了没多久,老板娘就对我说她心情不好,缝纫机在身边嘎啦嘎啦响,使她更加焦躁不安,要我把羊毛上衣放着先回去。”

    “你大约踩了多久的缝纫机?”

    “十分钟或十五分钟吧!”

    “这段时间你们都没有交谈吗?”

    “是的,老板娘不停翻着流行杂志,而我则专心踩着缝纫机。”

    “你有跟老板娘提过这封‘LadiesandGentlemen’的怪信吗?”

    “没有。”

    “后来你是从后门回去吗?还有……老板娘有关上门吗?”

    “当时老板娘送我出来,我有听到她扣上插梢的声音。”

    这里的后门是拉门,可以用门闩和铁插梢同时锁上两层;外出的时候,就从外面锁上洋锁。

    可是老板娘扣上的铁插梢,在早上河村松江来的时候已经打开了。若是京美回去之后,老板娘有外出的话,应该会从外面锁上洋锁才对。

    也就是九点以后,应该又有人来到这里,老板娘因此打开门闩、铁插梢,请对方进屋里来。

    如此看来,那个人应该是老板娘熟识之人……到底是谁呢?

    “真伤脑筋,老板娘一死,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京美突然哭了起来。

    “老板娘死了,会给你带来什么困扰吗?”

    “我……本来要搬来这里住的。”

    “搬来这里住?什么意思?”

    “老板娘以前说过她一个人住,容易惹人非议,而我如果跟姨丈住的话,他也很难再婚,所以她问我要不要过来这里和她一起住,这件事姨丈也同意,只不过他对老板娘的来历还有所顾忌……”

    “你也不清楚老板娘的来历吗?”

    “一点都不清楚。我收到这封下流的信后,虽然一心想死,却还是被救活了,这时我认为不能继续和姨丈住在一起了,刚好老板娘来探望我,并提议我出院后去她那里住,姨丈那时正好也有此打算……没想到我一出院,提到要搬来这里住时,老板娘却要我再等一段时间。”

    “你知道老板娘为什么要你等一阵子吗?”

    此刻,京美的眼中燃起愤怒的火花。

    “顺子,老板娘和伊丹先生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也有这种感觉?”

    “对啊!伊丹先生可能对老板娘做了什么,他一定是用暴力……”

    她满脸通红,喘着气说:

    “我觉得老板娘似乎想先摆脱伊丹先生的纠缠,因此要我等到她解决这件事之后再来和她同住。老板娘最近看起来真的好可怜,昨天晚上我也觉得她是因为与伊丹先生有约才把我赶走。”

    须藤顺子和京美都感觉到老板娘和伊丹大辅之间确实有“问题”,而且一个独居女人在晚上九点多还开后门让人进来,那个人是伊丹大辅的可能性应该比喝醉酒的须藤达雄还大吧!

    “对了,你们提到在相模湖要帮老板娘拍照的是谁?”

    “是姬野三太。”

    山川警官看着笔记本说。

    “姬野三太是在什么情况下想拍老板娘的照片?当时你也在场吗?”

    “是的,但这件事情请你去问玉树,我觉得很不舒服……”

    京美看起来真的很痛苦,她的额头上布满汗珠。

    须藤顺子见状,赶紧解释京美从“自杀事件”后,健康情况就很不好。

    等等力警官听了之后,体量地说:

    “真抱歉,那你今晚先回去休息,如果还想到什么事请通知我。”

    “抱歉。”

    须藤顺子和京美出去后,宫本玉树微笑着走进来。

    她好象觉得这个事件很有趣,对于自己受到瞩目感到相当兴奋。

    “你叫宫本玉树?”

    “是的。”

    宫本玉树凸凸的眼睛带着笑意,似乎很高兴总算轮到自己接受侦讯了。

    “你是‘蒲公英’洋裁店的关系人中,最早发现那具尸体的吗?”

    “是的。”

    “为什么你会去那里?”

    “我去找水岛老师啊!你们知道水岛老师吗?”

    “等一下我们还想问你有关水岛浩三的事情。”

    “好啊!”

    “然后呢?”

    “我想如果水岛老师在家的话,就去找他玩。本来我想在阳台叫他,结果当时那里一片吵杂,我路过去一看,竟然看到有个女人的身体埋在柏油里面……那个样子好可怕!”

    宫本玉树夸张地抖着肩膀,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

    “你一眼就看出那是老板娘吗?”

    “不是很确定,不过从裙子花色、鞋子的装饰品……你不觉得那些装饰品很棒吗?于是我冲回去叫京美来看,京美看了之后一定很失望。”

    “为什么?”

    “如果老板娘死了,京美就不能搬来店里住了。”

    “对了,你跟画家水岛先生的感情很好吗?”

    “呵呵!真正与他感情好的人不是我,我只是帮人家跑腿而已。”

    “你帮谁跑腿?”

    “你想知道是谁吗?”

    宫本玉树微微一笑,似乎想转移话题。

    从这一点看来,她倒是很像大人。

    “是老板娘吧!”

    “不是,老板娘很小心,她一直对水岛老师敬而远之。”

    “那么是谁?你帮谁跑腿,送信给水岛先生?”

    “我妈妈!呵呵……”

    宫本玉树的答案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不仅等等力警官哑然失声,金田一耕助、山川警官也吃惊地看着这个状似天真无心机的女孩。

    等等力警官好不容易才恢复正常,开口问道:

    “这么说,你妈妈和水岛先生的感情很好罗?”

    “对!不过也难怪啦……”

    “什么意思?”

    “听说妈妈年轻的时候很流行星星、-花等凄美的东西,因此水岛老师的画作很受女孩子欢迎,妈妈也是崇拜者其中之一。她曾寄信给水岛老师。一听说水岛老师住在同一个社区,妈妈就开始老师长老师短的……呵呵!”

    “玉树小姐,你父亲从事什么工作?”

    “他在电影院工作,负责经堂的极乐电影院。”

    “你爸爸不知道你妈妈和水岛先生很要好吗?”

    “他知道,所以两个人经常吵架,可是爸爸也不敢太大声。”

    “为什么?”

    “因为爸爸以前负责上野的电影院,却跟电影院的女孩有过一腿,并且被揭发出来,因此才会被调到现在这个破电影院。”

    “玉树小姐今年几岁?”

    宫本玉树笑着回答:

    “我目前应该是高三生,可是因为学校距离太远,我又不太喜欢上学,所以干脆不去了。我觉得日子很无聊……”

    “玉树小姐,你没有兄弟姊妹吗?”

    “我是独生女。”

    “你不去上学,爸爸妈妈不会生气吗?”

    “当然会生气!可是这也没办法呀!”

    “为什么?”

    “若我要去上学就必须六点起床,不过爸爸回到家通常都已经十二点了,然后又跟妈妈吵架……如果他们不吵架,心情很好的时候,两个人又‘吵’得让我没办法睡觉。因此我对他们说,如果能够让我在六点起床,我就去学校,结果两个人都闭嘴了。夫妻真是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们吵架的时候反而比较安静,因为彼此都不讲话;可是心情好的时候吵死了……唉!我好无聊哦!”

    社区的住户受到厚水泥墙和铁门的保护,只要门一上锁,外人就看不到屋里正在上演什么样的戏码。

    可是只要一走进里面,房间之间还是跟以前一样用纸拉门隔间,隔壁房间在做什么事,很容易就能听到声响。

    宫本玉树的父母应该还很年轻,像这样的年轻夫妻常常会有各自的情人,因此才会有时吵架,有时和好,难怪宫本玉树这种早熟的少女会觉得无法忍受。

    “我不去上学,最伤脑筋的人是妈妈。”

    “这话怎么说?”

    “因为爸爸出去上班后,如果我还留在家里,妈妈就不能‘为所欲为’啦!所以她才和水岛老师共谋,把我送到‘蒲公英’来。”

    “水岛先生时常请你帮他送信给老板娘吗?”

    “有两、三次,我还被老板娘骂过,可是……”

    宫本玉树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看着金田一耕助说:

    “金田一先生,警官是否在怀疑水岛老师?”

    宫本玉树的思想早熟,不过仍欠缺一贯的思考能力,老是从这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话题,没有一定的规则可循。

    金田一耕助猛然被点到名,不禁战战兢兢地反问:

    “这个嘛……为什么你会这么问?”

    它本玉树脸色微变,谨慎地说道:

    “老板娘到底是几点被杀的?”

    “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怎么了?”

    “如果老板娘是在昨天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被杀,那么就有人可以为水岛老师做不在场证明。”

    “谁?”

    等等力警官的眼睛射出严厉的光芒。

    “我妈妈。”

    “你妈妈昨天晚上和水岛先生在一起?”

    “我只是猜测而已。”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因为昨天傍晚我跟水岛老师撒娇,要他晚上带我去看电影,结果他说他跟别人有约,不能带我去看电影。我回到家后,看到妈妈一脸兴奋的样子,让我觉得很奇怪;后来她还化上很漂亮的妆,交代说要出去一下,不过会在爸爸回来之前回家,还叫我保密不要说,她会买上次我很想要的长裤给我,于是我就被收买了。后来我觉得无聊,就出去找三太玩。”

    “你说的‘三太’是指姬野三太吗?”

    “是的,他跟我一样住在第十五号大楼。三太说夏本获得一个大角色,令他很羡慕。”

    “‘夏本’就是夏本谦作吗?”

    “嗯,他是个很不错的男孩。听说他以后会像织田裕二一样出名,有段时间他跟京美很要好,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人变得很冷淡。”

    “你去找三太玩之后呢?”

    “啊!我怎么又说到这里了……呵呵!我大约在十点半回到家,过了半小时左右,妈妈就回来了,一看她的脸,我就恍然大悟了。”

    “怎么说?”

    “妈妈脸上的妆跟出门的时候不同,眉毛的画法、口红的颜色都不一样,我不禁在心里窃笑道:‘哈哈!妈妈在外面洗过澡,而且还画了水岛老师喜欢的妆。回家之前刻意洗澡,这表示发生了什么事呢?’”

    宫本玉树说着,脸上不禁露出微温神色。

    等等力警官、金田一耕助和山川警官不禁神情严肃地对望着。

    (现在的女孩子都用如此不怀好意的眼光来现察妈妈吗?)

    死者的画像

    金田一耕助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重新看着宫本玉树的脸。

    (这个女孩虽然说自己脑筋不好,但她的细心程度却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她母亲可以为水岛港三做不在场证明,反过来说,水岛浩三也可以替她母亲做不在场证明。

    她是不是拐弯抹角地袒护她的母亲呢?)

    “玉树小姐。”

    金田一耕助对等等力警官使了个眼色,接着说:

    “照你所说,如果昨天晚上你妈妈跟水岛先生一起在某个地方待到十一点左右,而老板娘又是在十一点以前被杀,那么不只是水岛浩三,就连你妈妈的不在场证明也可以成立。”

    宫本玉树转动着凸凸的眼睛说:

    “我妈妈跟这次的事件无关啦!”

    “可是这场三角恋爱是以水岛先生为中心,还有你妈妈与老板娘共同演出不是吗?”

    “水岛老师可能真的喜欢老板娘,可是老板娘根本不理他,她只是无奈地将服装设计书或流行杂志借给水岛老师,而我负责跑腿、递送这些书。”

    “服装设计书或流行杂志?其中有没有这种杂志?”

    等等力警官使了个眼色,山川警官立刻从剪裁桌下面拿出“FANCYBAYY”杂志。

    宫本玉树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杂志封面说:

    “我不太清楚,或许有吧!”

    “你不是负责帮他们送书吗?”

    “可是老板娘做事很谨慎,她借人家杂志,都会用包装纸包起来;水岛老师还书的时候,也都会将书包好。不过……”

    宫本玉树翻着杂志说:

    “这本杂志我好象在水岛老师那里看过,也可能是在这里看到的……”

    “玉树小姐,你昨天傍晚有跟水岛先生一起上去第二十号大楼的屋顶吗?”

    “有。”

    “那时候,水岛先生应该有听到今天要用柏油涂装屋顶吧!”

    “这我不太记得,不过三太说,那个人果然是艺术家。”

    “什么意思?”

    “好奇心旺盛啊!他像小孩子一般什么都想问,有时候-嗦得不得了,夏本也说艺术家都是这样的。”

    “提到三太……他那次在相模湖突然拿出照相机要照相,却惹得老板娘生气,那是怎么一回事?”

    “啊!那次我们不是跟三太一起去的,因为老板娘很少出门,因此我跟京美合力游说她,最后我们把她拉到相模湖。”

    “而三太他们也去了那里?”

    “是的。我将我们要去相模湖的事情跟妈妈说了,我妈妈又跟水岛老师说,老师听了很想去,可是想到自己一个人去又怪怪的,因此约夏本和三太一起在后面追来。”

    “然后呢?”

    “我们当时搭着船,结果对面有一艘船差点就要撞上我们,我尖叫着跳起来,差点因此翻船……后来却发现那是水岛老师和夏本、三太。”

    “姬野三太什么时候拿出照相机?”

    “在树林里吃点心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三点左右吧!三太说要拍张纪念照,他突然拿出相机,老板娘看了非常生气。”

    “当时他有没有拍下照片?”

    “其他人有拍,照片也在我家,可是老板娘却始终不肯拍照。”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嗯,那时候很热……我想起来了!是八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因为这里是第一和第三个星期天放假。”

    山川警官拿出日志说:

    “八月的第一个礼拜天,也就是六日罗?”

    “你知道老板娘来这里以前,曾经做过什么事吗?”

    官本玉树摇头代替回答,然后反问道:

    “顺子、京美她们呢?还有伊丹先生,他们知道些什么吗?”

    “没有,他们都不知道。”

    “那我怎么会知道呢?如果说有谁了解老板娘,我觉得应该是伊丹先生,他昨天晚上有来老板娘这里。”

    “玉树小姐,你怎么会这样说?难道你有看到伊丹先生来这里?”

    “其实我也不肯定……”

    “没关系,你想到什么就尽管说。昨天你和三太出去玩,回来的路上碰到伊丹先生吗?”

    “不是的。”

    宫本玉树又恢复原先的天真无邪,恶作剧似地笑着说:

    “好,我全都说了。昨天晚上我去三太家,可是他们家还有其他人在,所以三太就带我出去。二十号大楼的山崖下面有一个水池叫做‘太郎池’,我们两人去了那里,可是……”

    “可是什么?”

    “其实我们两人之间没什么,三太是很纯情的人,我也不想变成像妈妈那样……当时三太谈了很多梦想,包括他想当电影明星等等,我觉得是因为夏本获得演出机会,这件事让三太的情绪很激动……我们当时坐在水池边的大椎木那里。”

    “嗯,我在第二十号大楼的屋顶上有看到。”

    “我们躺在推木那里说话,后来水池的另一边有手电筒的灯光靠近我们,一阵脚步声‘哒哒哒’地走过来,我们迅速躲到椎木后面,竟发现绕着水池走来的人是伊丹先生。他没发现我们,爬上坡后往我们这边走来。”

    “那时候几点?”

    “正好是九点四十分。”

    “玉树小姐,你怎么会知道正确时间?”

    “因为三太戴着夜光表,我心想这么晚了,那老头要去哪里呢?一定是去‘蒲公英’……三太低头看了看手表,这时候我想到妈妈也快回来了,所以也看了一眼三太的手表,当时确实是九点四十分。”

    (伊丹大辅从府中回来,跑去找河村松江时是九点半左右。如果当时他直接来这里的话,时间不是刚好吗?

    这么说,伊丹大辅昨天晚上来过这里……刚才他为什么不提这件事?)

    “伊丹先生与河村太太住在水池的另一边吗?”

    “是的,那边的路很早就通了。听说这附近本来是森林,除了公车走的那条大马路外,池边还有一条捷径。”

    “玉树小姐,你在水池边待到几点?”

    “十点二十分。后来因为妈妈快回来,我就回公寓了。”

    “这段期间,伊丹先生有回到水池这边吗?”

    “没有,他可能从公车走的大马路那边回去吧!也或者他当时还在这里。”

    宫本玉树神情害怕地看着工作室里面,说:

    “对了,我想到一件事情。”

    “什么事?”

    “警官不是因为不知道老板娘的长相而感到困扰吗?”

    “是的。你有什么东西可以给我们看吗?”

    “不是我,是水岛老师。”

    “水岛先生有老板娘的照片吗?”

    “不是照片,是老板娘的画像。”

    “水岛先生画了老板娘的画像?”

    “对,不过他说已经撕破丢掉了。我认为水岛老师说谎,他一定到现在还很慎重地保存着老板娘的画像,呵呵!”

    水岛浩三有画过片桐恒子的画像,这真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等等力警官从剪裁桌探出身问道:

    “玉树小姐,你看过那张画像吗?”

    “是的,水岛老师画的那张画像碰巧被我看到。”

    “那张画像大概多大?”

    “半张画纸左右。”

    “画像跟老板娘像不像?”

    “水岛老师虽然不太擅长人物画,不过画老板娘那一张还满像的。”

    “他是叫老板娘当模特儿对着画的吗?”

    金田一耕助问道。

    “不,是他自己偷偷画着好玩的。我想如果跟老板娘讲,水岛老师一定会挨骂的,因此我始终没跟别人提起。”

    “玉树小姐,你说的话对我们很重要,请你务必叫水岛先生给我们看那张画。”

    “可是……他可能坚持那张画已经撕破丢掉了。”

    “如果是那样,就叫他再画一张,画好之后还要请你去看看像不像。”

    “好啊!没问题。”

    “金田一先生,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问玉树小姐的吗?”

    金田一耕助在等等力警官的提醒下,最后又问宫本玉树“白与黑”的问题,不过她也没有联想到什么。

    这时候,送老板娘尸体去医院的志村刑警回来了,宫本玉树的侦讯到此为止。

    “志村,情况怎么样?”

    “那种情况哪能验尸啊!好不容易才把尸体上的柏油剥下来。现在正要开始验尸呢!金田一先生,你看看我这个样子,真是可怜啊!”

    志村刑警一边发出悲惨的声音,一边摊开双手,只见他满身都是柏油。

    “啊哈哈!辛苦了,尸体的脸怎么样?”,

    “唉!是一具没有脸的尸体,愈来愈进人金田一先生的拿手领域了。”

    “志村,还是看不清楚吗?”

    等等力警官担心地问。

    “脸部根本看不清楚,完全变成黏糊糊的肉块……”

    “死因与死亡时间是……”

    “被害人是被绳子勒死的,尸体上的柏油剥下后,脖子后面的痕迹仍明显存在,因此知道她是被勒死的,不过详细情况要看解剖结果才会知道。”

    “死亡时间呢?”

    “大约是昨天晚上十点前后,以十点为中心,前后加减一个小时,应该是在那段时间被杀害的。”

    以十点为中心,前后加减一个小时……那正是伊丹大辅来社区的时间,同时也是须藤顺子的丈夫——须藤达雄前往“蒲公英”的时候。

    “对了,金田一先生。”

    “是。”

    “这里还有一件麻烦事。”

    “什么麻烦事?”

    “江马在二楼卧室地毯上发现的血迹并不是被害人的。被害人的血型是A型,而地毯上采到的血迹是B型……说不定这不是麻烦事,它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血迹,对案情有帮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