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斗智战场

    名侦探寄怪信

    警方把根津伍市带往拘留所之后,开始对他刚才的供词加以讨论。

    “他说的是实话吗?该不会想以遗弃尸体来掩饰他杀人的罪行?”

    志村刑警质疑道。

    “金田一先生,你认为如何?”

    “应该可以信任他,虽然不完整,不过他还是有不在场证明。”

    “你是指他跟身分不明的女子在一起这一点吗?”

    志村刑警露出挑衅的眼神问道。

    “不是的,我们先别管根律伍市的供词。夏本谦作第一个见到那名妇人,当时妇人和须藤先生在一起,然后须藤先生前往‘蒲公英’,这名妇人就跟夏本一起前往根津那里。过了大约半小时,根津跟这位美丽妇人走出第十八号大楼,这次的目击者是姬野三太。如果凶杀案就在这段时间里发生,虽然不是很完整,但他还是有在场证明。”

    “可是,金田一先生,根津伍市似乎认识‘蒲公英’的老板娘。”

    “应该是吧!”

    这时,金田一耕助的脑中闪过议员一柳忠彦的名字,他不知道该不该在这里提出根津伍市与一柳忠彦都是丘库县人。

    “就像警官刚才说的,因为不能让老板娘在报纸上曝光,所以根津才会把老板娘的脸弄得模糊难辨,借此掩饰她的身分。”

    金田一耕助露出烦恼的神情,还叹了一口气。

    “总之,我们可以确定根津在保护的那个人并不是凶手,而是某个与老板娘的来历有关的人。”

    “警官,搞不好那个人就是凶手,到最后还是等于保护了凶手!”

    志村刑警还是坚持他的怀疑。

    金田一耕助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

    “还没有水岛浩三的行踪吗?”

    金田一耕助很想见水岛浩三,问他“白与黑”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有,谁跟A报的佐佐照久先生见过面?”

    只见江马刑警挺身站出来说:

    “是我。正如你所推测的,佐佐照久把那封怪信的事情告诉‘日出社区’的居民,那个人就是住在第十五号大楼,同样在A报调查部工作的细田敏三。六月初,佐佐照久将怪信一事告诉细田夫妻,请他们帮忙调查,可是细田敏三的老婆——爱子有段时间与水岛浩三往来频繁,后因为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两人才没有在一起。”

    “你有去找过爱子吗?”

    “有,不过她的态度很差,连水岛的名字都不想听到,看来水岛像做了非常失礼的事情。从爱子的表情判断,她应该已经把怪信的事情告诉水岛。”

    山川警官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资料夹,从中拿出六封怪信,每一封信上面都用贴纸标示着号码。

    NO.1白井直也收到的信。

    NO.2姬野三太收到的逼使京美自杀未遂的信。

    NO.3须藤达雄收到的信。

    NO.4“蒲公英”老板娘寝室里发现的怪信一角。

    NO.5玉树的父亲宫本寅吉收到的信。

    NO.6暗示须藤达雄尸体在哪里的信。

    “金田一先生,这些怪信全都是用印刷字体剪贴而成,信封上都用尺画出四四方方的字体,但是体裁却完全不同。”

    山川警官一脸慎重地说:

    “一号怪信的作者和二号之后的不同,也就是说,一开始有人为了阻碍冈部泰藏和白井寿美子的婚事,寄了一号怪信给寿美子的哥哥,然后水岛浩三自细田敏三的妻子——爱子那里听说这件事情,就是模仿、制作怪信。”

    “是的。”

    等等力警官接着说:

    “金田一先生,水岛浩三年纪这么大,为什么还做这么可笑的事情?”

    “警官,我了解他的心态。”

    志村刑警以卷舌的口音说:

    “水岛属于欲求不满型,他沾惹过‘日出社区’不少女人,结果没一个追上手。根据宫本太太所说的话,就知道他总在紧要关头被人放鸽子,在生理上无法满足,因此就特别在意男欢女爱的事情,而且病态到想要破坏别人。”

    “我赞成志村的说法。”

    等等力警官指着五号怪信说:

    “金田一先生,这又怎么说呢?自己告发自己吗?”

    “这一点上次也提过了。水岛在社区里的风评不好,如果没有半封怪信跟他扯上关系,未免令人起疑。再加上收到怪信的其中一人被杀了,警方当然会调查怪信的制作者,于是他在案发后制作了这封信……”

    “这封怪信的开头不是‘LadiesandGentlemen’”,而是‘东西、东西’,那是因为当时水岛已经把杂志丢进水池里了。”

    突然间,山川警官吼叫着:

    “金田一先生,最后这一封呢?难道也是水岛制作的吗?”

    金田一耕助突然站起来向在座的每个人行礼。

    “金田一先生,怎么回事?”

    山川警官感到很奇怪,不禁出声问道。

    等等力警官猛然想到一件事,发出尖锐的叫喊声:

    “可恶!啊……对不起,金田一先生,那封‘橡果滚滚滚’的信是你寄的吗?”

    “什么、什么?”

    大家万分惊讶地看向金田一耕助,金田一耕助很不好意思地说:

    “我应该向各位道歉,我没有水岛浩三那样的文才,只想到‘橡果先生’这个外号,于是借用了那首著名童谣的其中一段。没想到人类的智慧竟然这么相近,姬野三太也引用相同的童谣来推理,当大家怀疑他的时候,我真是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所有人一听都哑然地望着金田一耕助,志村刑警愤慨地说:

    “金田一先生,你有空做这种事,为什么不明白跟我们说呢?”

    这时山川警官清醒过来,以他敦厚的态度说:

    “志村!金田一先生以前给过我们很多次建议,要我们疏通那个水池,可是我们一直都没有行动,他才会那样做的。”

    金田一耕助腼腆地说:

    “志村……其实我也不太确定水池里是不是有尸体。”

    “可是你曾经怀疑过吧?”

    志村刑警仍然紧咬住金田一耕助不放。

    “是的,案发之后,我们爬上二十号大楼的屋顶调查,当时我跟等等力警官往水池那边看去,我发现在椎木附近岬湾突出的湿土处,有很多脚印和车轮的痕迹……不过,这事我后来才想起来。”

    接着,三浦刑警不好意思地缩着头说:

    “如果是这样……我应该也要注意到才对,那天傍晚水岛浩三在椎木下面打开素描本时,我跑去跟他讲话,现在想起来,他可能去那里勘察地形,看要把‘FANCYBALL’丢到水池的哪里比较好。可是,我当时完全没注意到池边有脚印和车轮的痕迹。”

    “没关系啦!”

    等等力警官用手制止道:

    “金田一先生,杀害‘蒲公英’老板娘、须藤达雄的凶手,跟处理尸体是不同的人,而寄怪信骚扰社区居民的又是另一个人……案情是这样的吧?”

    “是的。”

    “金田一先生……”

    山川警官的表情还是充满疑惑。

    “刚才等等力警官提到的三人,会不会他们一起商量好,然后按计行事呢?例如我做这一部分,接下来的部分给另一个人做。”

    “你是指精神意识层面的共犯关系?”

    “是。”

    “如果是这样,今后的调查工作就简单多了。根津伍市知道凶手是谁,并为他隐瞒,而画家水岛也知道凶手是谁,于是躲起来……不过,事实也可能不是这样。”

    “也就是说,三者之间只是碰巧重叠在一起喽?”

    “有可能是这样。如果水岛没有制作那种怪信,加上根津伍市没有处理尸体,也许案情会单纯一些。”

    “金田一先生认为凶手是伊丹大辅吗?”

    志村脸色沉重地说。

    金田一耕助想起一件事,出声问:

    “警官,伊丹大辅承认他跟‘蒲公英’的老板娘有关系了吗?”

    “是的,我们提出他曾经跟长相酷似‘蒲公英’老板娘的女性一起到府中的‘花居’料理店包厢幽会三次,他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全招了,而且还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

    等等力警官笑了笑,继续说:

    “他说不管他用尽各种秘密招术,老板娘都不会感到兴奋,她只是像个人偶般任男人摆弄,结果伊丹自己反而没劲了,于是草草结束。他说每次都这样,因此才会说老板娘是金毛九尾狐狸。”

    金田一耕助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他颇感兴趣地反问道:

    “片桐恒子这个女人性冷感吗?”

    “我也提到这一点,可是伊丹认为不是。他说她的身体会有某种程度的反应,可是却无法达到最后的高xdx潮;而且在达到高xdx潮之前,男人早就没劲了,她好象以非常强烈的意志控制自己。”

    金田一耕助露出烦恼的眼神,看着窗外说:

    “可是……妇人的身体有可能会这样吗?伊丹和老板娘幽会过几次?”

    “在‘花居’有过三次。”

    “第一次就算了,从第二次开始,他不是用尽各种密术要让老板娘达到高xdx潮吗?”

    “他当然试过,甚至做了很多下流的举动,无论如何都要让老板娘兴奋起来,否则就不配称为男人。可是每次伊丹都先投降,老板娘一直都很冷淡,到最后连伊丹都没兴趣了,他说他一点都不留恋。”

    “警官,他在说谎!”

    志村刑警在一旁高声发言。

    “自己喜欢的女人如果对他冷淡,男人会更想要,除非是连续同居一、两个月,每天晚上都是这样,可能就会想放弃,他才做了两、三次,怎么可能就失去兴趣呢?”

    “依照根律伍市刚才所说,老板娘死前确实跟男人上过床。”

    山川警官缓缓地说:

    “如果她有跟男人上床,除了伊丹以外别无他人。也许事情是伊丹和老板娘上床,而老板娘一样无动于衷,因此他一怒之下就把老板娘杀了。这个推论如何?”

    “由爱生恨……在不知不觉间杀了老板娘,后来他感到害怕,还没结束就匆匆逃走了。警官、金田一先生,山川警官的推论该说得通吧?”

    志村刑警露出一副要立刻逮捕伊丹大辅的模样。

    伊丹大辅的杀人嫌疑越来越重,他曾在老板娘遇害的时间当中来过“蒲公英”,也是此案关系人中唯一的没有不在场证明的。

    警方之前没有逮捕他,是由于须藤达雄失踪的关系。如今虽然志村刑警主张逮捕他,警方却迟迟没有行动,也是因为他们对根津伍市的供述存疑。

    如果要证实根津伍市说的是事实,就必须确定十日晚上来拜访他的那位妇人的真实身分。可是,根津伍市却拒绝说出妇人的身分,更令人怀疑他的供词的真实性,也因此,警方无法下决定逮捕伊丹大辅。

    就在浓厚的怀疑气氛中,月历又翻了一页,时序堂堂进入十一月。

    十一月的第一天,伊丹大辅被传唤到S警官,他这天说的话和之前的供词差不多,只不过他承认自己与老板娘的关系是半强迫性的。

    同一时间,金田一耕助在东京都内某处和“每朝新闻”的宇津木慎策见面。宇津木慎策大约三十岁,考进“每朝新闻”到现在有七、八年了。

    “你可能必须请个两、三天或更长的假……”

    “我知道。只要是帮金田一先生办事,我一请假,部长高兴都来不及呢!请问是关于‘日出社区’的事情吗?”

    金田一耕助露出为难的表情说:

    “宇津木,你不可以问这种问题,还有……我毕竟是个私家侦探,如果只靠‘日出社区’的案子过活,可就没饭吃喽!”

    “抱歉,我不该乱问。那么,请问是什么情事?”

    “我想请你去调查这个人,你们调查部应该有足够的资料,不过还是希望你去当地调查一下。当然,要小心别让当事人发现。”

    宇津木慎策看到金田一耕助递给他的便条纸,脸上立刻出现惊讶的神色。

    “这个人应该是在兵库县第一区参加竞选……”

    “所以要小心别妨碍到竞选活动,当然也是为了这个人好。”

    “是要调查哪方面呢?一般的事情,我想资料部就可以查到。”

    “我想请你调查他跟女人的关系……”

    “好的,如果我查到什么,没有先生的许可,绝对不会泄漏出去。”

    一个小时后,宇津木慎策已经搭上“KODAMA二号”。

    金田一耕助随后来到日本桥,进入S百货公司的八楼欣赏法国近代绘画展。他在那里耗了一个小时左右,几乎忘了凶杀案的事情。

    三点左右,他离开那里,正好路上遇到塞车,到达S警局时已经超过四点半。他正要进警局时,看到夏本谦作和他的母亲民子陪同由起子一起从里面出来。

    民子停下脚步,向金田一耕助行个礼,但由起子的眼神仿佛在控诉什么,金田一耕助不禁感到胸口一阵热。

    警局内依旧挤满媒体记者,他穿过人群,走进侦讯室,看见等等力警官与山川警官一脸沉重地讨论着。

    “金田一先生,我们刚刚才把伊丹放回去。”

    “怎么样?有什么新线索吗?”

    “没什么,不过他承认自己和老板娘的关系,是他强迫对方的。”

    “不管从时间或动机上来说,我认为他最可疑。”

    金田一耕助却持相反意见。只因为老板娘没有达到高xdx潮就勒死她,这样的杀人动机未免太牵强了,除非凶手是杀人狂。

    “根津伍市现在怎么样?”

    “打过镇静剂了,他痛苦的样子真是惨不忍睹……”

    山川警官神色黯然地自言自语着。

    “水岛浩三呢?”

    “目前还不知道他的行踪,他逃走那天是星期天,没办法领钱,我想他的钱包也没多少钱了,我们正在跟一些杂志社联络。”

    “金田一先生,你认为水岛可能掌握什么线索吗?”

    金田一耕助正想说话的时候,志村刑警眼神发亮地走进来。

    “警官,这个女人说想见负责这个案子的人。”

    等等力警官接过名片一看,上面写着“迁村明子”,地址是兵库县的芦屋。

    前妻的告白

    迁村明子一走进侦讯室,金田一耕助的双眼为之一亮。

    这个女人外貌艳丽、身材苗条,年龄大约三十五、六岁,五官和由起子很像。

    等等力警官看到迁村明子犹豫地站在门边,开口说道:

    “这边请,关于这次的案子,听说你有事情要说?”

    “请问……您是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官吗?”

    “是的,我是等等力,请这边坐。”

    迁村明子拖着蹒跚的脚步,走到等等力警官面前的椅子坐下,她看起来很疲倦。

    “我看到今天早上的新闻,才从大阪赶过来。根津现在人在哪里?”

    “你是根津先生的什么人?”

    “我是他的前妻,他好象骗由起子说我已经死了。”

    迁村明子勉强笑了一下,她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凄苦。

    “根津在你们的拘留所里吗?我想他可能正受毒瘾发作之苦……”

    等等力警官审视她的脸说:

    “夫人,你知道根津先生是吸毒者?”

    “是的,这也是我们分手的原因。后来我听说他已经戒毒,所以上个月十日晚上我到‘日出社区’找他,没想到他还在吸毒。”

    闻言,在场所有人不禁面面相觑。

    这么一来,根津伍市便跳脱姬野三太的推理范围了。

    “你上个月十日晚上到‘日出社区’拜访根津先生?”

    “是的,我来东京办事,顺便来找他。”

    “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听说今年春天起,他开始养育由起子,所以想来看看他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你几点过来拜访根津先生?”

    “大约是十点十分左右。”

    “你怎么会那么晚来拜访他呢?”

    迁村明子沉默了半晌,抬起一双泪眼说:

    “我目前在芦屋跟一个中国人同居,那个人嫉妒心很强,我每次来东京,他都会派人监视我。我是瞒着监视偷溜出来,所以才会那么晚……”

    “请你详细谈谈当天晚上的经过情形……你是搭公车来的吗?”

    “是的,我离开大阪的时候,听说‘日出社区’前面有个站牌,我想搭公车会比搭计程车容易找到。”

    “在公车上,你向一位叫须藤达雄的男人询问根津先生的事情吗?”

    迁村明子直视着等等力警官,屏住气息说:

    “我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只知道他是个三十岁上下、体格很好的国人,他说一时想不起根津这个人……下了公车,他一走到社区就喊住一个高高的年轻人,年轻人说他认识根津,因此就请他带我去。”

    “当是是十点十分左右吧?”

    “应该是,我下公车的时候看了一下手表,那时候是十点五分。”

    “然后呢?”

    “根津看到我十分惊讶,我只看一眼根津的脸,就陷入绝望了。”

    “为什么说陷入绝望?”

    “我以前有过痛苦的经验,因此一眼就可以看出他还在吸毒。我对目前的生活不满意,所以来看看情况,可以的话,我就结束过去的生活,一家三口过着虽贫穷却安稳的生活……”

    “原来如此,你在那里待到几点?”

    “根津不能赶我走,而我当时难过得几乎要失声喊叫。他可能怕由起子知道他隐瞒的事情,于是带我进去六叠大的房间……由起子在隔壁房间好象醒了,但我们最后还是没有见面。大概经过十五分或二十分,根津好象想赶我走,所以带我离开公寓。”

    “那是十点半左右的事情吗?”

    “我没有注意看时间,不过大概是那个时间。那时根津似乎想直接送我去搭公车,可是我说有事情非跟他谈不可,他就说要边送我去S车站边谈,我们斜穿过社区,然后……”

    等等力警官突然打断她的话:

    “等一下!你知道‘蒲公英’老板娘被杀的事情吗?”

    “当然知道。”

    “当你们经过‘蒲公英’时,你有注意到什么吗?”

    “没有,我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事情,甚至不记得经过什么地方。”

    “然后呢?”

    “没多久,我们就来到帝都电影公司摄影棚前面,那里有一片大草原,我硬把他拉到草原里面。”

    迁村明子白皙的脸颊上倏地出现一抹红晕。

    “那片草原里面有一座突起的小山丘,我们在那儿找一处隐秘的地方坐下来,正在谈话的时候,我们两人拥抱、倒在草地上,不……我说我们互相拥抱倒下来,你们可能会误会,其实是我把根津压在草地上,我……当时他的身体是火热的,因为他也希望有人爱他……我希望他能更像男人一点,希望他会去爱女人,但还是没办法……”

    迁村明子把脸埋在手掌心,泪水从她细长的指缝间流出来。

    “毒品侵蚀他的身体,也夺走他对性的兴趣。他并不讨厌我这么做,而且很顺从,可是不管我怎么样,他都自言自语地说不行……以前我们住在一起时,也有过类似的经验,我尝试着引发他的男子气概,他却完全没有反应。第二次结束时,我紧紧抱着他哭了起来,他的不幸就是我的不幸,根津只是沉默地抚摸我的背,我哭了很久、很久,然后他说自己已经形同废人,要我放弃他,又说万一没赶上最后一班电车就糟糕了,于是我怀着绝望的心情站起来……我们到达S车站时将近一点。”

    迁村明子擦了擦眼泪,脸上的红边渐退,妆都糊掉了。

    她正视着等等力警官说:

    “我从大阪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我不知道他对你们说了什么,可是,如果当时在公车上那个人是须藤先生的话,就时间上来看,他是不可能杀死须藤先生的。报上说杀死片桐恒子的凶手和杀死须藤先生的凶手是同一个人,这么说,根津在这两桩命案中都是清白的。”

    这么一来,根津伍市的供词便获得证实,虽然姬野三太说晚上光线昏暗又距离很远,所以看不清楚,但夏本谦作应该会记得迁明村子吧!

    如果宫本寅吉证明十日晚上他带去根津伍市那里的妇人,就是迁村明子,那么根津伍市的不在场证明就完整了。

    最后只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根津伍市要搞那些小伎俩,将“蒲公英”老板娘的脸弄得模糊难认呢?

    “对了,夫人。”

    “是”。

    “如果根津先生从以前就吸毒,你应该知道毒品是多昂贵的东西吧?”

    “是的,就因为这样,我们夫妻才不得不分手。”

    “根津先生从哪里获得吸毒的财源呢?他有财产吗?”

    “他出生于富有的农家,虽是次子,还是分到很多财产。可是战后田地都不能耕作,只剩下一些山林,而那些山林都被他换成毒品了。”

    “那么最近根津先生吸毒的经济来源呢?”

    迁村明子惊讶地看着等等力警官的脸说:

    “咦?他没说吗?”

    “我们怎么问他都不说。”

    迁村明子以探询的眼神看着等等力警官,十分笃定地说:

    “根津绝对不会做坏事!他是个行为端正、体贴别人、具有侠义心肠的好人,就因为他心地善良,因而对战后的社会感到绝望,才使他染上毒瘾,他以前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毒品……”

    “他有威胁、恐吓的前科吗?”

    迁村明子听了,不禁怒叱道:

    “不可能!他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就算他会杀人,也不会做出趁人之危的卑鄙事情。”

    经过短暂的沉默,金田一耕助开口说:

    “夫人,你会和根津先生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你刚才说是因为毒品才会分手,难道不是因为你厌恶他吗?”

    迁村明子看着金田一耕助,一脸沉痛地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请你听好,当年根津在中国中部从军,很快就复员回乡,二十一年秋天跟我结婚,我马上就怀孕了;二十二年秋天,我生下由起子,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不行了……我们的家乡在兵库县的穴粟郡,那时候他一个礼拜会去神户一趟,我本来以他是去找工作,结果他却在那段期间染上毒瘾,跑去神户买毒品……”

    迁村明子叹了一口气,接着说:

    “我拼命地保护他,要他抵抗毒品的诱惑,可是每回看到他因为戒毒而痛苦的模样,我自己就先认输了,没多久,家当都花光了,必须有人出去工作才行,当时我认为只要自己发奋图强,绝对可以抵挡诱惑,因此不顾他的反对来到神户。没想到不到一个月,我就无法回到他身边了……”

    “为什么?”

    “女人终究无法抵抗男人的暴力。我被当时控制神户黑市买卖的中国老板侵犯,根津并没有责备我,他反而向我道歉,说因为他染上毒瘾而无法保护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除了分手,别无他法……那是昭和二十四年、由起子三岁的时候,后来我就在中国人之间不断转手……”

    迁明村子双手遮住脸啜泣着。

    等她冷静下来后,等等力警官大略说一下根津伍市的供词。

    迁村明子听了,疑惑地看着在座每个人,然后询问等等力警官:

    “警官,为什么他要做那么愚蠢的事情呢?”

    “我们也想知道为什么,可是根津先生只是坦率地承认破坏和搬移尸体,一问到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坚持不说明原因。夫人,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完全不知道。”

    “对于片桐恒子这位女性,你是否知道些什么?”

    “我不知道,我们分开生活那么久,那天晚上也没谈到她。不过……”

    “不过什么?”

    “就算根津和‘蒲公英’的老板娘有关系,应该也是一般的男女关系,因为他对女人完全不行。”

    “嗯,我们猜测可能有人不希望‘蒲公英’老板娘的真实身分被揭穿,因此他在保护那个人。你想得到是谁吗?”

    迁村明子表示不知道,接着又向等等力警官问道:

    “这么一来,他的罪是不能被赦免喽?”

    这时,金田一耕助开口说:

    “夫人,根津先生似乎很希望进监狱。”

    “为什么?”

    “他希望借这个机会戒毒,而监狱是最理想的地点。最近根津先生会想要戒毒,恢复男人本色,应该不是一时冲动吧!”

    迁村明子默默地注视金田一耕助,然后将视线移到等等力警官身上。

    等等力警官对她用力地点点头,迁村明子的双眼一下子湿润起来。

    她向在场所有人深深一鞠躬说:

    “谢谢,请让我见见根津,如果他有这样的决心,我也必须早日结束目前的生活。”

    在迁村明子和根津伍市见面之前,警方先让夏本谦作跟她见面。

    夏本谦作证实她就是那天晚上去拜访根津伍市的妇人,因此根津伍市的不在场证明成立。

    翌日,伊丹大辅被警方逮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