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真珠塔的秘密

    真假真珠塔

    橱窗里陈列着西式家具,除了椅子、桌子、衣橱之外,还有个人躺在一张大床上,乍看之下,御子柴进还以为床上躺着的是一个人形模特儿。

    可是再仔细一瞧,他发现那不是一具模特儿,而是一个真人……

    “三津木先生!三津木俊助先生就睡在那张大床上。”

    御子柴进吃惊地大声嚷嚷,使得橱窗前聚集了不少好奇的民众。

    “我在报上见过这个人,他就是那个下落不明的名记者嘛!”

    “奇怪了,他怎么会睡在这里?难道是被人杀害了吗?”

    围观的民众争相指着床上的三津木俊助说。

    由于三津木俊助身上盖着一条毯子?一开始,御子柴进脑中也浮现三津木俊助是不是受了重伤的可怕想法。

    由于橱窗外大量围观的群众惊动了百货公司的服务人员,当服务员掀开三津木俊助身上的毯子后,证实他并没有受伤,而且还活着。

    三津木俊助旋即被百货公司里的工作人员抬进员工休息室。

    在医生为三津木俊助诊治期间,御子柴进也打电话回报社告知大家这个好消息,没多久,山崎总编和同事全部赶到鹤屋百货公司。

    在大家的期盼下,俊助终于清醒过来,可是当他知道自己被放在百货公司的橱窗里当展示模特儿时,只见他双唇不停地颤抖。

    也难怪他会有这种反应,因为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简直是天大的侮辱。

    “真是太好了,人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山崎总编这么安慰他。

    “我想你应该有很多话要跟我说,不如我们现在就回报社去吧!”

    山崎总编告诉三津木俊助柚木家舞会当晚发生的事之后,他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对了,你知道柚木老人那座真珠塔的事吗?”

    山崎总编询问三津木俊助。

    “我知道,柚木老人邀请我参加那次的化装舞会,目的就是希望我能保护那座真珠塔。”

    “这样啊!那么你知道那座真珠塔是赝品的事吗?”

    “什、什么!总编你说什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柚木老人不是投入他所有的财产制作那座真珠塔吗?”

    “所以我才说奇怪啊!柚木老人被杀之后,在等等力警官他们要把真珠塔放回保险柜之前,他们有先请专家鉴定过,后来根据鉴定的结果,那座真珠塔是假的,价值不过十万元日币。”

    “这么说是有人掉包喽!”

    “不!根本没有那个时间。那天晚上,柚木老人装扮成金蝙蝠的样子混在参加的宾客当中,而且还触摸过真珠塔,以他对珍珠的熟悉度来说,如果当时已经被人掉包的话,他应该马上就能察觉异状。

    再者,如果说是在柚木老人被杀之后,才被人掉包的话,那更加不可能了。那座真珠塔有一公尺高,算是一件大型物品,况且还有等等力警官一直待在旁边监控,被人掉包的可能性根本微乎其微。”

    “事情若真如总编所说,那么要怎么解释这所有的事呢?”

    “依等等力警官的看法是,他认为那座真珠塔从一开始就是假的。柚木老人因为害怕成为不法之徒觊觎的对象,所以就制作一个假的真珠塔,把真的真珠塔藏在其他地方。”

    “真的真珠塔藏在别的地方……”三津木俊助疑惑地喃喃低语。

    “目前我们也是为了真的真珠塔藏在什么地方伤透脑筋。你也知道,柚木老人把他毕生的财产投注在真珠塔上,要是我们找不到那座真珠塔的话,那么弥生这辈子可就一贫如洗了。”

    听了山崎总编的话,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惊。

    “柚木老人大概也准备告诉弥生这件事了,岂知飞来横祸,他还来不及告诉弥生事情的真相,就这么过世了。另外,柚木老人在临终前也特别交代等等力警官说,弥生就委托三津木你照顾了,为了弥生,我希望你能尽一切力量找出真的真珠塔的下落。”

    听完山崎总编的话,只见三津木俊助眉头深锁地说:

    “这么说来,金蝙蝠当天晚上已经知道那座真珠塔不是真品,所以才想找出真品的下落。”

    “没错!如今我们唯一的线索就是8-4-1这三个数字。”

    “8-4-1?”三津木俊助不解地重复说道。

    “嗯,柚木老人临死前曾经提到这三个数字,此外,金蝙蝠被切断的手中也握有写着这三个数字的纸条。”

    “8-4-1……光是这样根本无法揭开谜底啊!”

    三津木俊助低头深思,山崎总编轻轻地拍拍他的肩膀说:

    “这件事情你慢慢想一想,对了,接下来我想知道,在今天之前,你到底都在什么地方?”

    关于这个问题,三津木俊助的回答相当简单。

    他睁开眼睛之后,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像是洞穴的地方。

    那个洞穴有一扇门,门上有一个小小的窗子,有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每天三餐都会从那扇小窗子送饭给他吃。

    “昨天我只觉得晚饭味道怪怪的,没一会儿,我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我想他们一定是在饭菜里放了安眠药,然后趁我昏睡之际,偷偷地把我放进鹤屋百货公司的橱窗里。”

    俊助说到这儿不免气呼呼的,这时,他像是想起什么事情又说:

    “侦探小子,是你第一个发现我躺在橱窗里的吧!谢谢你了。”

    正当三津木俊助欲向御子柴进道谢时,御子柴进马上摇手回答:

    “不,其实第一个发现你躺在橱窗里的人不是我……哎哟!这教我怎么说呢?其实这件事说起来相当奇怪。”

    “奇怪?什么地方奇怪?”

    “其实是有人比我先发现三津木先生……对了,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她就是有名的电影明星——黑河内晶子。我说奇怪的事就是她的左手感觉像义肢一样,当时我还怀疑黑河内晶子就是金蝙蝠……”

    说着,御子柴进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此举,让山崎总编和三津木俊助不约而同地一起回头看。

    门口有人正毫无生气、踉踉跄跄地走进来,而她就是御子柴进刚刚提到的——黑河内晶子。

    “黑河内小姐,你怎么会来这里?”

    “三津木先生!三津木先生!”

    黑河内晶子脸色惨然犹如白纸般,全身颤抖地走向三津木俊助。

    “三津木先生,请你救救我!我、我可能就是那个金蝙蝠!”

    “黑河内小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说我就是那个可怕的金蝙蝠!我变成金蝙蝠杀了柚木先生……”

    黑河内晶子情绪激动地说。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我知道我是那个金蝙蝠,而且是用这只手杀死柚木先生。”

    说完,黑河内晶子还举起左手给大家看。

    “黑河内小姐!”

    三津木俊助目光锐利地凝视着黑河内晶子。

    “你说你是金蝙蝠……这、这怎么可能?”

    “三津木先生,请你看这个,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从柚木家举行化装舞会的那个晚上开始的。”

    晶子一边说,一边用右手紧紧握住戴着手套的左手手指头,当她用力一拔时,她的左手竟“咔”地一声掉在地上。

    来自地狱的声音

    “黑河内小姐,你的左手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三津木先生,这件事我真的不清楚,我的手是什么时候被切下来的,我完全没有印象。”

    黑河内晶子抽抽噎噎地回答。

    “你说你没有印象,这是什么意思?”

    三津木俊助又紧张地反问。

    只见黑河内晶子珠泪涟涟地开口说:

    “我不确定你是否会相信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是我的确对那天晚上的事没有印象。”

    “那天晚上……你说的是哪一天晚上?”

    “就是柚木先生被杀的那天晚上。”

    黑河内晶子先是看了三人一眼,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后,才开口说:

    “那天晚上我本来是在家里看书,不过到了八点左右,我突然全身不对劲,感觉耳边好像是有人在跟我说话……我曾试着去倾听那人说话的内容,可是却不知不觉地失去意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记忆也没有,不过当中曾隐约感到一阵剧痛……”

    晶子边说边害怕得直发抖。

    “直到我母亲惊慌地询问我:‘晶子,你的手是怎么回事?’时,我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霎时,我忍不住大叫一声,接着便昏了过去,因为我看见自己的左手被切断了!”

    黑河内晶子擤了擤鼻子,强忍着悲伤继续说: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又从母亲口中听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母亲说那天晚上我有去参加柚木家的化装舞会,而且是八点左右离开家门,十一点多回来时,我的左手就已经被切断了。”

    “黑河内小姐,你真的对所有的事没有记忆吗?”

    三津木俊助再一次问道。

    “是的,我真的不记得了。三津木先生,你说我是不是疯了?还是我得了梦游症,所以才会跑到柚木家杀人……”

    说到这儿,晶子再也忍不住地号啕大哭起来。

    这个世界上当然有患梦游症的人,可是却没有像黑河内晶子这么可怕又离谱的病例。

    这时,三津木俊助仿佛想到什么,他试探性地说:

    “黑河内小姐,你认识前阵子被人杀死在汽车里的丹羽百合子吗?”

    “嗯,我认识她!虽然我们不是很熟的朋友,不过我们经常会在一个集会场所碰面。”

    “集会场所?是什么集会场所?”

    三津木俊助心急地往前走了几步。

    “是……那个……”

    黑河内晶子似乎想说什么,可是不知怎么地,她突然全身发抖,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黑河内小姐,你怎么了?”

    眼前的黑河内晶子两眼空洞地看着前方,仿佛无意识地开口说:

    “三津木俊助,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声音,让人汗毛直竖。

    “呵呵呵!我就是催眠大师,是能操控人类意志的催眠大师!”

    犹如魔鬼般的声音自地上传来。

    “什么?催眠大师!”

    御子柴进不自觉地惊叫出声。

    “嘘!别说话。”

    瞬间,大家都竖起耳朵准备倾听,紧接着,大家也从黑河内晶子口中听到骇人听闻的事实:

    “我先把丹羽百合子吸收过来,可是她渐渐不听我的催眠,所以我就杀了她,现在我又催眠黑河内晶子供我使唤,现在你明白了吧?”

    话一说完,黑河内晶子旋即全身瘫痪地趴在桌上。

    到这里,我们终于明白了所有的事。原来是金蝙蝠利用催眠术控制黑河内晶子的意志,再命令她杀人。

    就在他们三人还处在惊愕之际,御子柴进突然惨叫一声。

    “啊!那里有金蝙蝠……”

    闻言,三津木俊助和山崎总编不禁吓了一大跳。

    此人头戴宽边帽,脸上罩着骷髅面具,胸前的衣服上还绣着一个金色蝙蝠的标志。

    由这些特征判断,他的确是金蝙蝠没错!只是他怎么会站在那里呢?

    新日报社位于五楼,窗外除了空气之外,任何人根本无法立足。

    而今,金蝙蝠就站在距离窗户一公尺远的地方,就像站在云端一般。

    难道金蝙蝠除了使用催眠术之外,还能自由自在地在空中行走吗?

    见到这种情况,三津木俊助先是一愣,但很快地,他马上恢复镇定冲到窗边,怎知,此刻金蝙蝠早已远离窗边、缓缓地往上飞升。

    “等一等!”俊助急忙打开窗户喊道。

    “啊!有人吊在广告气球上。”

    地面上忽然传来惊讶的叫声,拆穿了金蝙蝠的伎俩。

    新日报社的屋顶系了一个广告气球,金蝙蝠是切断气球的绳索,吊挂在另一端,然后再从五楼窗户向内窥视,同时借助广告气球的浮力空中漫步。

    至此,谜题终于解开,大家纷纷爬上屋顶追赶金蝙蝠。

    有乐町一带早已挤满人潮,路过的民众都讶异地看着这一幕。

    “哇!是金蝙蝠!金蝙蝠藉着广告气球逃走了。”

    听见有人这么喊着,三津木俊助气得跳脚大叫:

    “快点把气球弄破!”

    活虽如此,可是气球浮在半空中,根本没办法抓到气球。

    就在这个时候,位于新日报社旁边的日本剧场来了一位名叫哈里-邓肯的美国西部明星,这位大明星正好在表演出神入化的射击特技。

    邓肯听到有人大叫,随即跑到日本剧场的屋顶上,他看了周围一眼,马上明白三津木俊助大叫的原因,立刻举起手枪,朝气球开了一枪。

    这位神射手一枪命中气球,金蝙蝠顿时失去重力,跌落到大马路上。

    “哇!”

    走在人行道上的民众见到这种情况,一个个吓得做鸟兽散。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见状立刻从五楼冲下一楼,跑到大马路上。

    这时金蝙蝠已经横躺于地,他的身旁围着看热闹的民众,可是每个人都害怕不敢靠近,直到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拨开人群抱起金蝙蝠。

    “可恶!上当了。”三津木俊助气得大声怒吼。

    这具躺在马路上,戴着宽边帽和骷髅面具,身上披着斗蓬的金蝙蝠,只不过是用棉花和布条填充而成的布娃娃。

    “三津木先生,金蝙蝠为什么要玩这种把戏?”

    听见御子柴进的疑问,三津木俊助才恍然大悟地说:

    “糟了!侦探小子,快跟我走!”

    当他们迅速地回到山崎总编的办公室时,黑河内晶子已经不见,只看到桌子上留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三津木俊助:

    黑河内晶子我带走了。

    对了,顺便告诉你一件事,弥生现在正处于危险中,快点去救她吧!金蝙蝠

    柚木博士

    柚木真珠王去世后,柚木府邸突然住进来一位柚木博士。

    柚木博士是柚木真珠王的亲弟弟,可是真珠王非常不喜欢他,还尽可能地不跟他来往。

    可是当真珠王过世没多久,这位柚木博士就冠冕堂皇地搬进柚木府邸。

    弥生当然也不喜欢这位叔叔,可是他现在是弥生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所以也没有理由赶他出去。

    为了避免和叔叔打照面,弥生都尽量待在房里,不过今天她却收到这么一封信。

    亲爱的柚木小姐:

    如果你想知道令尊亲手制作的真珠塔的下落,那么请你今天两点左右,到涩谷的圣-尼古拉斯教室。届时,会有一位身穿黑衣的老婆婆坐在教室前的石阶上,你只要给这位老婆婆一点钱,她就会告诉你真珠塔的下落。

    切记!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啊……”

    看完信后,弥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弥生,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色不太好哦!”

    “啊!叔叔,没什么、没什么……”

    弥生口头上敷衍着,旋即把手上的信收起来。

    柚木博士年约四十岁左右,他戴着一副眼镜,嘴上留着胡须,看起来很有修养的样子,不过他的眼睛却露出一抹不信任的眼神。

    “有事就别瞒着叔叔。咦?刚才我好像看你拿着一封信……”

    说着,柚木博士将身子往前探了一下。

    “没、没有啊!对了,叔叔,现在几点钟了?”

    弥生连忙转移话题。

    “嗯,正好一点钟。”

    “啊!糟了,我得出去一下。”

    “你要出去呀!要不要叔叔陪你一块儿去?”

    “不,不用了,叔叔,可不可以请你先出去。”

    弥生将柚木博士推出房间,并将那封奇怪的信藏在书里后,便急急忙忙出门。

    弥生离开家门不久,柚木博士再度进入她的房间。

    “真奇怪,她把刚才那封信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柚木博士找了一会儿,怎么也找不到那封信。

    “算了,反正我也知道她要去什么地方。”

    柚木博士自言自语地离开弥生的房间。

    不过从博士说“反正我也知道她要去什么地方”这句话听来,他似乎知道那封信的内容。

    先前提过,柚木真珠王是一名天主教徒,他参加礼拜的教堂就是圣-尼古拉斯教堂,负责管理教堂的神职人员就是尼古拉神父。

    去年教堂全面整修,真珠王一个人就负担所有的整修费用,因为这个原因,弥生脑中突然升起“真珠塔是否就藏在教堂某处”的想法。

    弥生来到教堂前,果真看见一位穿黑衣的老婆婆坐在教堂正门石阶上。

    老婆婆身披黑色斗篷,虽然看不清楚她的长相,不过她应该就是神秘信中提及的那位老妇人。

    弥生心跳加速地一步步走近老婆婆,拿出一张千元大钞给她。

    这位老婆婆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递给弥生一张字条,接着便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

    弥生接过纸条后,马上低头念出上面的文字:

    第十三个圣母像——胸前钟表字盘——8点、4点、1点。

    虽然这串文字好似一句咒语,但弥生马上明白,这是对方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所以才这么写的。

    (难道真珠塔藏在圣母像里?)

    弥生在心里暗自猜测,她加快脚步,急忙走进教堂。

    一打开门,教堂里没有半个人影,弥生快速扫视教堂一圈,忽然看见父亲生前奉献的十三座圣母像放在祭坛四周。

    弥生从右边开始算起,最后她站在第十三座圣母像前面。

    她仔细审视第十三座圣母像,结果真的在胸口的位置发现一个小的钟表字盘。

    一般人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可能看见这里会有一个字盘。

    弥生紧张地再看一次刚才从黑衣老婆婆手中接过的纸条。

    8点、4点、1点——8-4-1。

    (我明白了,这一定是保险柜那张纸条所提到的8-4-1的答案。)

    想到这儿,弥生的心脏猛烈地跳动着,她把钟表字盘上的指针转到8点的位置,接着再转到4点、1点的位置。

    听见“咔”的一声,弥生看见圣母像居然在动……顿时,她吓得向后退了几步,而圣母像在向后移动了三公尺之后,也马上停下来。

    此刻,出现在弥生眼前的是一条黑漆漆往地下延伸的石梯。

    “咦?”

    弥生双手捣着胸口,美丽的瞳眸睁得大大地直望着地下室。

    (看来真珠塔真的藏在这里!我该不该下去看个清楚?)

    弥生有些害怕地环视四周,最后,她拿起祭坛上一根点燃的蜡烛,小心翼翼地往地下室走去。

    走了十五层阶梯到达地面后,弥生发现石梯旁边有一条横向长廊,她将蜡烛举高,战战兢兢地继续往前走。

    这条长廊阴森、寂静,让人感觉就像走进坟场一样。

    不知走了多久,弥生突然看见前方透出一丝微弱的光线。

    (难不成这个长廊里面还有房间?)

    弥生下意识地吹熄蜡烛,蹑手蹑脚地朝亮光的地方过去。

    不久,她来到一个房间门口,亮光就是从这道门的门缝透出来的。

    (这会是谁的房间呢?)

    弥生停驻在房门前,把耳朵贴在门上专心倾听。

    (没有声音……看来里面应该没有人……)

    弥生决定进房查看,她握紧门把轻轻转动,就在开门的当儿,她突然放声狂叫,双手捣住自己的脸。

    弥生之所以会有这种反应,原因是门缝里赫然飞出一只金蝙蝠。

    “哈哈哈!弥生,不用害怕,来!快进来吧!”

    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弥生立即放下双手,同时,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全身发抖。

    “啊!”

    弥生惊恐地叫了一声,她转身想逃跑,这时,身后的金蝙蝠开口说:

    “哈哈哈!你别想逃,进来吧!我有话要问你。”

    “不要!你放过我吧!原来你是假借真珠塔的名义把我骗来这里。”

    弥生害怕地猛摇头。

    “哈哈哈!既然你说是我欺骗你,那么就算是我骗你好了,只是受骗上当的不只你一个人,我也上了你叔叔的当呀!”

    “什么?我叔叔……”

    弥生惊讶地看着金蝙蝠,同时也忘记了害怕这件事。

    虽然金蝙蝠戴着可怕的骷髅面具,可是弥生觉得他说话的声音很耳熟。

    (这个人的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没错!我的确是上了你叔叔的当。你应该知道吧!保险柜里8-4-1那三个数字,正确的念法是ャョィ、(YAY-Ol),也就是你的名字——弥生的念法。”

    听了金蝙蝠的解释,弥生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金蝙蝠不理会弥生的反应,继续说:

    “因为那三个数字加起来正好是十三,你父亲又曾经奉献十三座圣母像给教堂,再加上先前教堂翻修的费用全是你父亲一人负担……我好奇地到这里调查一下,果然让我发现其中一座圣母像的胸口部位有个钟表字盘,所以我猜想或许真珠塔就藏在这里面。”

    “现在仔细想想,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你父亲为了掩人耳目,才会故意设计这个陷阱,事实上,真珠塔根本就不在这里,而是藏在别的地方。”

    金蝙蝠咬牙切齿地说,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

    “藏在别的地方……”

    “弥生,这就是我要问你的问题!”

    “问我?”弥生一脸莫名地回答。

    “是的!或许你不曾留意过这件事,不过既然知道这个神秘数字跟你有关,那么在你身边一定还有跟YAYOl发音相关的人事物。”

    金蝙蝠话一说完,弥生的脸色突然变得铁青。

    “你是不是想起来了,快点告诉我,还有什么东西是跟YAYOl的发音相同。”

    “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弥生只是一个劲地猛摇头。

    “你不知道?少骗人了!从你的表情我看得出来你知道这件事,你一定知道!你说,真珠塔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金蝙蝠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种人!”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种人?好!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金蝙蝠冷笑着说,并将一根点燃的蜡烛放在一个小瓶子上。

    “弥生,你知道这个瓶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吗?是炸药哦!”

    “什么?”

    弥生吓得脸色发白,她转身想逃,金蝙蝠马上往前几步抓住她。

    “弥生,当蜡烛烧完的时候,瓶子里的炸药就会引爆,那么你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换句话说,这就是你得告诉我真珠塔下落的理由,这样你明白了吗?哈哈哈……”

    顿时,整个地下室回荡着金蝙蝠可怕的狂笑声!

    地下室的哭泣声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看了金蝙蝠的警告信后,火速赶往柚木府邸。

    此时,柚木家的女佣告诉他们弥生小姐外出,没有人知道她上哪儿去。

    “糟了!来晚了一步。我们不妨先到她房里看看,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大概是记者的敏锐度较高,他们很快就在书中找到那封信。

    “三津木先生,看来弥生是因为这封信才出去的。”

    “圣-尼古拉斯教堂……好,我们现在就去那里。”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又直奔教堂,途中,他们都心生疑惑,不明白为什么金蝙蝠一方面抓住弥生,一方面又告知他们营救弥生。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赶到教堂时,已经比弥生晚了半个钟头的时间。

    “三津木先生,你看那里有鞋印,弥生会不会在里面?”

    “可能吧!我们就顺着鞋印进去。”

    三津木俊助取出手电筒走进教堂,可是鞋印到祭坛上就不见了。

    “鞋印到这里就不见了。”

    “侦探小子,检查一下这附近是不是有什么秘密通道。”

    就在两人查探同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三津木俊助慌张地举起手电筒照射,一位穿着黑色神职服装的外国人正向他的方向走来,不用多说,这个人就是教堂的管理人员——尼古拉神父。

    “你是谁?你在这里做什么?”

    尼古拉神父用一口流利的日语质问他。

    尼古拉神父的身高大约两百公分,不认识的人第一眼看到他,大都会被他高大的身形吓坏。

    尼古拉神父大概年约六十,银白色头发下是一脸和善的表情。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是来这里找人的。”

    三津木俊助赶紧说明来意。

    “你们要找的人是谁?”

    尼古拉神父反问道。

    “柚木真珠王的女儿——弥生……”

    “弥生小姐!弥生小姐她怎么了?”

    尼古拉神父心急地打断三津木俊助的话。

    “我想她可能在这间教堂失踪了。”

    尼古拉神父惊讶地张大眼,下一刻,他伸开双手示意两人不要说话。

    “你们注意听,地下好像有什么声音?”

    “咦?好像真的有声音……”

    “我就是听到好像有人在哭泣的声音。所以马上过来这里看看。”

    听神父一说,三津木俊助和侦探小子都不约而同地趴在地上聆听。

    果然,地底下传来阵阵类似女性的哭泣声。

    “神父,这间教堂有地下室吗?”三津木俊助问道。

    “我不知道,去年我们教堂翻修的时候,是柚木先生……啊!那是什么东西?”

    三津木俊助回头一瞧,看见第十三座圣母像上挂着一小片粉红色布条。

    “这看起来像是女装的布条……难道这下面有通道!”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试着想推开圣母像,怎知圣母像却一动也不动。

    于是三津木俊助细心地检查圣母像各处,最后,他也注意到圣母像胸前有个钟表字盘。

    “我明白了,这就是8-4-1的秘密。好,我先来试试看。”

    三津木俊助分别转动指针三次,“咔”的一声之后,圣母像便向后移动,这时,女孩的哭声更是听得一清二楚。

    “弥生,你到底说不说YAYOl的秘密?”

    金蝙蝠说话的声音实在令人浑身不舒服。

    蜡烛只剩两公分高了,随着蜡油滴落,弥生的心跳也跟着加速跳动,此刻,它仿佛就像是计算弥生生命终结的时钟。

    “我不说!就算是要我的命我也不说!谁要告诉你这种社会败类?”

    “你真的不说?就算是引爆炸药也无所谓?”

    “没错!我要等着炸药爆炸,让你跟我一起共赴黄泉!”

    金蝙蝠从椅子上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斗篷说: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傻话呀?我怎么可能陪你一块死!如果你再这么执迷不悟,我只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另外想办法找寻真珠塔的下落。”

    “弥生,我最后一次问你,YAYOl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戴着骷髅面具的金蝙蝠目露凶光,语气森冷地说。

    弥生抱着必死的决心,语气坚决地回答: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想跟你这种人说话。”

    “算你有骨气!你张大眼睛看看这支蜡烛,它最多只能再维持三分钟,不过这点时间刚好足够让我离开这里,弥生,你赶快祈祷吧!哈哈哈!”

    金蝙蝠笑着,得意地开门准备步出房间……

    “哇!”

    金蝙蝠尖叫一声,蓦地倒在地上。

    弥生连忙抬起头看,进入房里的是两个陌生人和尼古拉神父。

    三津木俊助往前一个箭步,把倒在地上的金蝙蝠紧紧压住。

    “你是弥生吧!我是三津木俊助,你不用害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喂,侦探小子,快点解开弥生身上的绳子。”

    三津木俊助吩咐御子柴进。

    “不,我不要紧,你先吹熄蜡烛,快点!”

    由于弥生几声疯狂地大叫,御子柴进想也不想,马上吹熄蜡烛。

    在御子柴进吹熄蜡烛的时候,尼古拉神父也帮忙解开弥生身上的绳子。

    三津木俊助一把抓起金蝙蝠高兴说道:

    “哈哈哈!这下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抓住金蝙蝠了,好!让我看看你这家伙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当三津木俊助把骷髅面具拿下来的瞬间,弥生骤然脸色大变。

    “叔叔!”

    “弥生,你说什么?这个人是你叔叔?”

    “是的!他是我叔叔柚木博士,原来叔叔就是金蝙蝠!”

    挨了一拳的柚木博士渐渐清醒过来,当他听到弥生的结论后,急忙摇头否认:

    “不是!我不是金蝙蝠!我只是模仿金蝙蝠的样子吓唬弥生。”

    “你刚才不是想用炸药炸死我吗?就算叔叔你不是金蝙蝠,可是你却跟金蝙蝠一样觊觎爸爸的真珠塔。”

    (我就知道,神出鬼没的金蝙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抓到!)

    三津木俊助对于结果有些失望。

    “柚木博士,你跟我们走!”

    三津木俊助大意松手,冷不防地,柚木博士挥拳击中他的下巴。

    “啊!”

    由于事出突然,三津木俊助愣了一下,待他回过神时,看见柚木博士已经转身冲向墙壁,整个人像是被墙壁吸附般消失不见。

    8-4-1的秘密

    “哎呀!糟糕!”

    三津木俊助急忙追过去,墙壁却丝毫不为所动。

    “哈哈哈!恬该!就把你们困在这个地下室。”

    柚木博士嘲讽的声音从墙壁另一端传来,脚步声也越来越远。

    “可恶!”

    三津木俊助气得捶胸顿足,尼古拉神父马上安慰地说:

    “三津木先生,你光是在这里生气也是无济于事,我们应该先想办法离开这里才是上策。”

    “嗯,你说的没错,我们应该尽快离开这里。”

    三人带着弥生离开房间,当他们来到石阶出口,走在前面的尼古拉神父突然大叫:

    “出口被封住了。”

    “什么?出口被封住了。”

    三津木俊助赶紧用手电筒照射头顶上方,果然有块铁板挡住出口。

    三津木俊助使尽全力想推开铁板,但怎么也推不动。

    “怎么办?这样我们不就出不去了。”

    弥生脸色发白,肩膀微微颤抖地说。

    “弥生,你不用担心,每天早上都会有人来打扫祭坛,如果我们大声告诉他们如何启动圣母像,就可以移开铁板了。”

    尼古拉神父安慰她说。

    “神父,这样我们不就得等到明天早上。”

    弥生还是非常担心。

    “侦探小子,我们再试一次,神父,麻烦你也帮忙一下。”

    三人又试了一次,可是依然推不开头顶上的铁板。

    三津木俊助似乎是放弃了,他把手电筒的电源关掉,沮丧地坐在石阶上说:

    “大家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好了,我们总不能站到第二天早上吧!再说手电筒也撑不了那么久。”

    “弥生,刚才柚木博士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啊!对了,三津木先生,我知道8-4-1的秘密了。”

    “什么?8-4-1的秘密?”

    “是的,8-4-1就是YAYOl的意思,叔叔说真珠塔一定是藏在跟我的名字有关的东西里面。”

    “弥生,你是不是已经想到真珠塔藏在什么地方。”

    “嗯,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叔叔,其实……”

    弥生乍然噤口不语,俊助仿佛知道原因,面露微笑对她说:

    “说吧!在这里的都是你的朋友。对了,你说的YAYOl是……”

    “今年春天,爸爸在向岛盖了一栋和我的名字一样的弥生别墅。

    这件事只有我跟爸爸知道,所以我马上联想到真珠塔可能藏在那里,而且那栋房子也有一个大钟。”

    (原来这就是8-4-1的秘密!)

    三津木俊助颇为高兴地点点头,这时,御子柴进却神色慌张地开口:

    “三津木先生,那是什么声音?”

    “声音……”

    三津木俊助不解地看着他。

    “就是咕噜、咕噜的声音啊!”

    御子柴进形容道。

    “咦?”

    大伙儿都竖起耳朵静听,的确,在寂静的地下室清楚地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这个声音越来越清晰,而且正向他们这里过来。

    三津木俊助走下五、六级石阶,用手电筒照射长廊彼端,霎时,他看见混浊的污水像浪潮般直逼过来。

    “不好了,是大水!柚木博士那家伙想淹死我们。”

    三津木俊助气急败坏地对身后的三人说。

    冒着泡泡的黑浊污水已经来到眼前,石阶下方也开始积水了。

    “三津木先生,我不想死,我不要淹死在这里。”

    弥生歇斯底里地大吼。

    “弥生,你不要担心,我们不会死,我们一定会获救的。”

    三津木俊助站在石阶上,目不转睛地注视下方,汹涌而来的洪水已慢慢地在上攀升……

    “侦探小子、尼古拉神父,我们再试一次推开铁板。”

    三个人使出全身力量推动,无奈铁板依旧稳如泰山。

    眼看着污浊的洪水即将淹上石阶,此刻完全没有逃跑的空间,大家只能站在原地等待死神降临。

    “三津木、三津木先生……”

    弥生拉着三津木俊助的袖子,发狂地喊着。

    “各位,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我下去看看洪水的情况。”

    “神父,别去,危险!”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一起阻止神父,神父却微笑着对他们说:

    “别担心,神会与我同在,放心吧!”

    神父往下走了两、三阶,突然不小心滑了一跤,跌进水里。

    “啊,神父!”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跑下石阶想拉住他,但洪水已迅速将他吞没。

    “三津木先生,我去救神父。”

    说完,御子柴进立刻脱掉上衣,噗咚一声跳进水里。

    “神父、神父!”

    不管御子柴进怎么呼喊,他的声音始终都被洪水吞没,就算有回音也听不见。

    “神父、神父……”

    御子柴进准备再次呼唤,却被眼前的异象吓得哑口无言。

    他看见头顶上方一公尺处,有一只、两只、三只金蝙蝠在飞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