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刑犯逃狱

    死刑犯逃狱

    这是昭和××年八月一日的大事。

    凡是不经意翻开报纸社会版的读者,全都震惊得不知所措。

    任何一家报纸的社会版,全都用斗大的粗体字印着“死刑犯逃狱”、“重回野地的猛虎”,或是“三芳法官一家面临危险”的骇人标题。

    这些大同小异的报导内容如下:

    由于看守人员一时疏忽,现年二十五岁,在小菅监狱等待枪决的死刑犯——尾原一彦昨晚逃狱,至今下落不明……

    尾原一彦原是某私立大学的高材生,属于天生智慧型罪犯。自认为自己犯下的罪行总是不为人知,因为觊觎成人的财产,竟狠心地毒害对方,最后因而锒铛入狱。

    杀害恩人已是无可饶恕的重罪,再加上他还犯下其他案件,所以三芳法官才会判他死刑,以为世人借镜。

    当罪行一一被搬上台面,并得知自己被判死刑,尾原一彦突然像只发狂的猛兽,对着法官大吼大叫:

    “三芳法官,这个仇我一定会还给你!我不会死的,一个小小的死刑能奈我何,等我逃狱之后,我一定会杀了你全家……”

    事情经过媒体披露之后,每个人都对这个不知悔改的青年感到不齿。

    死刑已经是最重的刑罚,逃狱的尾原一彦更加可以无拘无束地犯案,要是有人胆敢阻拦他,说不定还会为自己招来横祸。

    随着尾原一彦逃狱,整个东京,不!应该说整个日本,都笼罩在一股恐惧的诡谲气氛中,而最应该担心的就是三芳法官一家人。

    三芳隆吉法官一家人住在芝公园附近,家中成员还有夫人文江,一个十三岁大的女儿——由纪子,以及一位名叫阿秋的帮佣妇人。

    尾原一彦逃狱的消息一传出,警方立刻派了数名警察在三芳家内外戒护,佣人阿秋也暂时回家休息。

    可是不论戒备得多么严密,还是可能会有人为疏失的情况发生。

    今天晚上,三芳法官住家附近就有五、六名警官严密戒备。

    三芳法官从昨天起就到外地出差,今晚只有夫人、由纪子两人在家,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特地前来保护的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御子柴进是新日报社的小弟,因为天生具备不可思议的侦探才能,所以大伙儿才会给他取了一个如此传神的绰号——侦探小子。

    他经常协助新日报社的资深记者——三津木俊助侦破离奇的怪案件。

    御子柴进原本就住在附近,加上三芳法官向来很爱护他,他和由纪子也非常熟稔,当他知道尾原一彦逃狱的事后,每天都到三芳家陪伴她们。

    昨天三芳法官出差后,御子柴进就直接住在三芳家。

    “阿姨、由纪子,有警方的保护,还有我在这里,你们不用担心。”

    听到阿进安慰的话语,文江夫子叹了一口气说:

    “阿进,有你和警方尽力保护我们,我真的非常感谢。其实我担心的是我先生的安危,他一个人出差在外,我……”

    “是啊!爸爸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

    说着,由纪子难过地流下泪来。

    “由纪子,这一点你放心,叔叔身边有三名警官保护他,不会发生什么事的。如果尾原一彦这家伙真的敢在老虎身上拔毛,我相信他一定会阴沟里翻船,被警方逮个正着,再度送回监狱。”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文江夫人低下头,喃喃地说。

    接着,由纪子也不安地说:

    “今天是八月十五号,尾原一彦已经逃狱两个礼拜了,可是至今仍然没有他的下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家伙说不定到什么隐秘的地方躲起来自杀了呢!反正被警方抓到还不是死路一条!”

    “他如果真的这么做,对他本人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文江夫人说着,又轻叹一声。

    “所以我才说不需要担心嘛!啊,已经十点钟了,大家该睡了。”

    “是呀!都这么晚了……”

    文江夫人和御子柴进仔细检查门窗之后,也各自进房睡觉。

    这时是凌晨两点,大家睡得正香甜,不过厨房却传出撬开东西的声音。

    难道是老鼠在作怪?不不不!事情当然不是这么简单。

    不久,厨房的地板被人掀起来,出现的是一张蓄着胡须的男人面孔。

    这个男人戴着帽子,身穿西服,他一手拿枪,一手拿着手电筒,一双眼睛贼溜溜地查看四周。

    这个男人就是逃狱的死刑犯——尾原一彦。

    侦探小子的机智

    所有人都入睡后,御子柴进悄悄地溜下床,在三芳家中安装许多机关。

    如果有人要从厨房走进客厅,只要一打开门,吊挂在门上方的水桶就会掉落下来,闯进客厅的人不仅会全身淋湿,还会因此制造出极大的声响。

    除此之外,三芳家中到处还有大大小小的机关,只要没发生状况,那么第二天一早,御子柴进只要早点起床收拾干净就行了。

    那天晚上,原本正睡得香甜的御子柴进,突然被水桶叮叮咚咚掉落地板的声音,以及哗啦哗啦的流水声惊醒。

    (太好了,成功了!)

    “阿姨、由纪子!”

    他先是轻轻地叫唤着,接着便打开隔壁房间的房门。

    阿姨和由纪子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地相拥在一起。

    “阿、阿进,那是什么声音?”

    “有人潜进屋子里,你们赶快按照先前我跟你们说的去做。”

    “阿进、阿进。”

    由纪子吓得紧紧抓着御子柴进的手,她的整只手冰冰凉凉的。

    “由纪子,你不要担心,快点过来这里,别站在那里发呆,快一点!”

    御子柴进打开壁橱的拉门,天花板的位置随即往旁边挪动。

    御子柴进将两人推进壁橱最上层,再把壁橱的门关起来。

    “阿姨,你还好吧?由纪子,你呢?”

    “嗯,我们都很好,阿进,你也赶紧逃命吧!”

    阿姨和由纪子安置好后,御子柴进随即打开遮雨板跳进庭院。

    他一边吹着吊挂在胸前的口哨,一边跑向后门通知负责看守的警官。

    尾原一彦一打开通往客厅的门,上方的水桶即不偏不倚地落在他头上,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大跳,手中的手电筒也掉在地上。

    “可恶!”

    尾原一彦愤怒地咒骂着,他想捡起手电筒,但手电筒掉在地上时,电源正好关掉,四周漆黑一片,他根本不清楚手电筒掉落的正确位置。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找手电筒了,刚才水桶掉落地板的声响一定连屋外也听得一清二楚,他也知道附近看守的警员都是人手一枪。

    尾原一彦摸黑穿过客厅来到走廊,这时,他感觉有东西吸住他的鞋子,让他无法前进,原来是他一脚踩进捕捉昆虫用的黏稠锡板里。

    “混蛋!到底是谁安装这么多陷阱?”

    尾原一彦气得暴跳如雷,他越想移动被黏住的脚,那只脚便黏得越紧,到了这个地步,唯一的方法就是把鞋子脱掉。

    可是尾原一彦实在是厄运连连,此刻他穿的是系鞋带的长筒靴,这可不像短筒靴那么轻松脱下来。

    好不容易把鞋子脱掉了,没走两步,他的脚又被走廊上的绳索钩住。

    “可恶!真是可恶透顶!”

    尾原一彦气得七窍生烟,同时,他也听见有人吹哨子的声音,紧接着,他听见一连串脚步声往三芳家过来。

    “糟糕,他们来了,真是气死人了!”

    尾原一彦并不怕警察,反正他早就走投无路了。

    (只要能够杀死由纪子,我就死而无憾了。)

    就算杀不了由纪子,至少也要凌辱她一番,为自己出口怨气。

    尾原一彦摸黑来到由纪子母女入睡的房间,他打开房间的灯,发现遮雨板居然开着,于是直觉地认为母女两人已经从窗户逃到外面。

    他哪里知道文江夫人和由纪子正躲在天花板夹层中,害怕得直打哆嗦。

    “可恶!竟然让她们逃了!”

    他每说一句就开一枪,最后才转身走到走廊。

    他发现房间旁边有一个楼梯,楼梯旁也有开关,于是打开楼梯上的开关,大摇大摆地走上二楼。这时候,警察们已经从庭院来到客厅。

    “尾原一彦,赶快弃械投降!”

    “乖乖的跟我们回监狱去!”

    尾原一彦来到二楼打开遮雨板,外面正巧有一个晒衣服的阳台,他纵身一跳,顺着柱子爬上屋顶。

    “啊!他爬上屋顶了……尾原一彦,这一次谅你插翅也难飞!”

    外面监控的警察在月光下看见尾原一彦的身影,激动地放声大叫。

    “杀死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

    尾原一彦居高临下朝地面上的警察开枪。

    “这家伙竟然敢跟公权力挑战!”

    还好上级已经事先交代过,对方若持枪拒捕,一律格杀勿论,所以地面上的警察也毫不犹疑地朝二楼开枪。

    尾原一彦一边在屋顶上跑,一边躲避警方的子弹,有两名警察也随后沿着阳台的柱子爬上屋顶。

    “尾原一彦,赶紧弃械投降,跟我们回监狱去!”

    站在地面上的警察各个持枪以待,监控尾原一彦的一举一动。

    屋顶到地面相距不过数公尺,在他可以往下跳的地方也有不少警察。

    尾原一彦睁大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地上,突然间,他发现和屋顶相隔三公尺的地方有一棵喜马拉雅杉,他二话不说,马上一口气跳过去。

    “尾原一彦,你还想逃!”

    站在屋顶上的两名警察随即朝尾原一彦开了两枪。

    成功跳到喜只拉雅杉上的尾原一彦又调整姿势,准备跳向下一棵树……

    三芳家就在芝公园附近,三芳家的围墙外面就是公园里的树木,所以三芳家的大树和公园里的大树只有一墙之隔。

    尾原一彦像只猴子般,从这棵树跳到另一棵树,眼看着,他就要越过三芳家的围墙,逃向公园……站在屋顶上的警察立刻放声大喊:

    “不好了,他要逃走了!”

    警察一边呼叫,一边开枪射击,其中有一枪似乎击中尾原一彦。

    “啊——”尾原一彦惨叫着,失去重力从树梢摔进公园里。

    “尾原一彦掉进公园里了!”

    站在屋顶上的两名警察大叫着,原来往庭院待命的三名警察迅速地从后门冲向公园,而迅速换好衣服的御子柴进也跟在警察身后一起行动。

    可是这扇后门和刚才尾原一彦摔下去的围墙根本是相反的方向,如果要进入公园,那么就必须绕过社区才能进入。

    大约三分钟之后,当警察和御子柴进赶到公园时,尾原一彦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怎么样、怎么样?尾原一彦人呢?”

    “不知道!根本见不到他的人影。”

    “这怎么可能?那家伙已经身中一枪,又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照理说,他不可能跑远的,大家赶快再仔细找一找。”

    巡查部长一声令下,所有的警察立刻分头找寻尾原一彦。

    附近居民因为听到枪响,也都赶来加入警方的搜索行列。

    御子柴进像只松鼠一样,在树下钻来钻去,还跳到大石头的后面确认。

    不久,他在距离三芳家三百公尺的地方发现一栋老旧的房子,这栋房子后门有一摊血迹,而且还延伸到后门里面。

    “警察先生,快点过来,这里有血迹。”

    “尾原一彦一定是逃进这栋屋子里了。这是什么人的房子?”

    “这是鬼头博士的家。”跟警察一块赶到的居民回答说。

    “鬼头博士?”

    “他是一个有名的医学博士,还是一位知名的医学人士哩!”

    “啊!难道是那个鬼头博士!”

    巡查部长也听过他的名字。

    “部长,后门那头传来呻吟的声音!”

    “什么?呻吟的声音……”

    大伙儿一起竖起耳朵倾听,后门那头果然传来微弱的呻吟声。

    “好,打开后门看看!”

    大门轻轻一推就打开了,带头的警察跳进门内用手电筒照射,突然看见门后面躺着一个男人。

    “啊!这是鬼头博士的助理——里见一郎。”

    站在门外的居民高声说道。

    里见一郎身穿睡衣,外头还罩了一件睡袍,脚上穿着凉鞋,可是右边的太阳穴附近却流着血。

    “里见先生,请你振作一点,尾原一彦那家伙是不是闯进这里?”

    巡查部长扶起里见一郎询问他。

    “那、那边……博士……博士有危险……”

    里见一郎断断续续说了几个字后,便失去知觉。

    “博士有危险!难道尾原一彦要对鬼头博士……”

    巡查部长连忙环顾四周,这时,他发现厨房的门居然开着。

    “木村、山口,你们两人在这里守着,其余的人跟我一起进去。”

    御子柴进看了一眼里见一郎的伤,随即一脸纳闷地跟在巡查部长身后。

    一行人进入厨房,看见一条长廊连接着厨房和屋内,走廊右边还透出些许光亮。

    巡查部长等人手持手枪,小心翼翼地走到透出光亮的门前。

    巡查部长用力踹开房门,一股反作用力让他倒退了几步,他手里还紧握着手枪,众人一走进房里,顿时都睁大眼睛。

    这里大概是鬼头博士的实验室吧!墙壁上挂着尸骨,架子上也放着两、三具可怕的骷髅。

    地板上洒满烧杯和试管,还有一位头发斑白、身穿睡衣的老先生躺在地上,手脚被人用麻绳捆绑起来,嘴里还塞了一块布。

    “那是鬼头博士!”

    一起进入的居民指着老先生说。

    所幸鬼头博士并未失去知觉,随行的警察取出博士嘴里的布团,并将他松绑。

    “那家伙用绳子把我绑起来之后,就从那面窗子……”

    博士话没说完,便虚脱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大家顺着博士手指的地方看,实验室的窗子果然是开着的,而窗外对面就是鬼头博士家的正门,当然现在那扇门也是敞开的。

    不用多说,那里当然没有尾原一彦的人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