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社长家的怪事

    名犬邱比特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三日,再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

    早上七点多,银白色的雪花才刚开始飘落,八点左右,所有的地方几乎都被皑皑白雪覆盖。

    东京很难得会下雪,孩子们都很高兴,十二点的时候,积雪已有六、七公分厚,但没多久雪就停了,一点多时,天空已是一片晴空万里。

    “好美哦!”

    车子停在日本桥边,由纪子下车走到雪地上,她看着四周的景象,不禁发出赞赏的声音。

    “阿进,你看。”

    她回头跟随后带着一只牧羊犬下车的少年说道。

    “河边、屋顶、船上都被白雪覆盖,好象戴着棉花做的帽子。”

    “哈哈哈!由纪子,你这样真像个诗人。”

    “好讨厌哦!这样取笑人家……你不觉得眼前的景色很美吗?”

    “现在看起来是很美,不过再过一个小时,等雪都融化了以后,每一条道路就会变得泥泞不堪。”

    “嗯,你这么说也没错啦!”

    “邱比特,别把雪花弄得到处都是,当心溅到小姐。”

    “哇啊!邱比特,你快饶了我吧!”

    “怎么样?由纪子,这么一来,你还觉得雪漂亮吗?”

    “真讨厌!还不都是你带邱比特下来的关系。”

    “小姐,这是因为你突然兴致大发,想在雪地里漫步,怎么能怪到我身上呢?不过邱比特似乎玩得很高兴,是不是呀?邱比特。”

    此刻在雪地里玩闹嘻笑的少女,名叫池上由纪子,她是东京数一数二的大报社一一新日报社社长池上三作的独生女。

    和她说话的少年御子柴进,平时大家都称呼他侦探小子,目前在新日报社负责打杂的工作。

    御子柴进非常聪明、勇敢,而且善于随机应变,今年春天国中毕业后,就进入新日报社工作。

    过去他曾经立下不少的功劳,池上社长一直很赏识他,最近还要他留在位于音羽的家中帮忙,因此也和由纪子小姐变成好朋友。

    今天他陪由纪子到日本桥买圣诞节的礼物,至于和他们一起的狗邱比特,是池上三作的爱犬,非常聪明、伶利。

    “由纪子。”

    “什么事?”

    “很抱歉,我刚才说错话了。”

    “你说了什么错话?”

    “我说了雪的坏话呀!圣诞节就是要下雪才像圣诞节,其实我也希望今年圣诞节能多下一点雪。”

    “嗯,因为今年的圣诞节跟往年的圣诞节不同。”

    由纪子颇为感慨地说,不过她这么说是有原因的。

    由纪子有个表姐因为上学的关系,长期住在他们家。可是今年春天,她就要从女子大学毕业,明年就要嫁人了,所以今年是由纪子跟可奈子表姐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

    “说到圣诞节的事,由纪子,那件事后来怎么样了?”

    “你说的是哪一件事?”

    “就是幻影怪人写的恐吓信啊!”

    “啊!你认为那是真的吗?”

    “你不觉得那是真的吗?”

    “我也不知道,可是爸爸说那种信没什么问题。”

    “是吗?社长这么轻易就下结论啦!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

    “难道你认为圣诞节晚上真的会发生什么事吗?”

    “嗯,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御子柴进担心地点点头回答。

    幻影怪人的预告

    刚才由纪子跟御子架进谈论的幻影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跟他们两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听到幻影怪人的名字,全日本的民众无不吓得全身发抖。因为他就是过去几年来让全国警察饮泣、大闹整个日本、巧妙抢夺别人财产的怪盗。

    他会在大白天公然进入有钱人的家里;也会潜入正在开会的首相官邸,让为数众多的大臣或差役们仿佛坠入五里迷雾中;他甚至会突然在欢迎外宾的宴会上露面,然后夺走价格高昂的钻石。

    他今天会在东京作案,然而明天可能就准备在大阪行动。

    当大阪的警察全体动员严阵以待之际,他却已经回到东京,悠闲地坐在家中看戏,把大家耍得团团转。

    由于这位怪盗行踪神出鬼没,举动有如天马行空,渐渐地,大家就称他为幻影怪人。

    没有人知道坏事做尽的幻影怪人的真实身分,当然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藏身之处。他总是突然出现,等到工作一结束,就像幻影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称他为“幻影怪人”实在是再适当不过了。

    最近,幻影怪人写了一封信给警政署的等等力警官:

    明年春天,新日报社社长一一池上三作的侄女,可奈子小姐要出嫁了。看到上次新日报刊载各地送来的贺礼目录后,我真的非常心动。

    其中,可亲子小姐的大姑姑一一前白石侯爵夫人送的宝石,特别引起我的注意。

    这么好的宝石让年轻的可奈子小姐保管,实在是压力太大了,而且就算可奈子小姐拥有这么好的宝石,也难保有一天不会被人抢走。

    为了让可奈子小姐不必那么辛苦,我将参加二十五日晚上的圣诞节庆祝宴会,届时,我会拿走可奈子小姐的所有珠宝。

    在此,我将先跟警官报告这件事情。

    幻影怪人

    这真是一封瞧不起人的预告信,等等力警官看到这封信,霎时,整个人呆立在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这不是幻影怪人第一次对即将犯案的计划,事先向人预告,真正让人觉得可怕的是,他言出必行,而且从来没有失败过。

    他会依照时间到预告地点,不论警方监视多么严密,都不会对幻影怪人构成任何威胁。

    他总能轻易地潜入目的地,然后气定神闲地拿走想要的物品潇洒离去。

    等警方发现异状准备行动时,他早已经像一阵风般逃逸无踪。

    三津木俊助是新日报社里最能干的记者,也是御子柴进最尊敬的记者,更是御子柴进进入这一行的良师。

    三助得知后非常惊讶,也马上向社长池上三作报告。

    池上社长是个很有胆量的人,他不但不担心,反而还笑着回答:

    “为什么一提到幻影怪人的名字,大家就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他不过是个普通人,又不是幽灵,你们何必这么害怕?他要来就让他来嘛!到时候我一定会抓住他,交给警方移送法办。”

    御子柴进回想起当初社长说过的话,心中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社长这么说也不无道理。可是幻影怪人毕竟不是简单人物,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我想爸爸应该有所防备。有三津木先生和你侦探小子在,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讨厌啦!由纪子,你要是再嘲笑我,我就要带邱比特回去喽!”

    御子柴进故意拉起邱比特的链子,装出闹别扭的样子,然而此时,邱比特突然用力踏踩地面,恶狠狠地看着对面猛吠。

    “怎么了?”

    看到邱比特奇怪的举动,由纪子跟御子柴进不约而同往它吠叫的方向看去。

    “阿进,你看,有个奇怪的东西跑过来了,那是什么?”

    接着,邱比特发狂地猛烈吠叫。

    奇怪的出外景

    现在他们两人站立在白木屋前的十字路口,而京桥那边有个红色物体正往他们这边过来。

    由于四周是一片雪白的景致,因此更凸显出那个红色物体。

    “由纪子,快来我这边,兔得受伤了。”

    御子柴进拉着邱比特躲进白木屋的窗前,由纪子也快步走到他身边。

    红色物体正踏着雪向他们接近,一会儿,他们已经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由纪子,那不是圣诞老公公吗?”

    “啊!是呀!可是后面怎么有那么人在追他?”

    看着眼前的景象,由纪子不禁皱起眉头回答。

    戴着红色帽子,穿着红色衣服,后面还背着一个大袋子的圣诞老人跑在最前面,他大概是某家商店的圣诞节宣传活动人员。

    可是他怎么会往这边跑?为什么后面又有那么多人在追他?

    当这群人越来越靠近,他们也渐渐听到后面追赶的人的叫喊声。

    “喂!抓住他!快点抓住那个圣诞老人!”

    “阿进,他们好象要我们抓住那个圣诞老人,你想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如果他真的做了坏事,警察自然会抓他。邱比特,嘘!现在不是你出场的时候,这种事交给警察就可以了。”

    不管御子柴进怎么说,邱比特就是不听,它跺着脚想往前跑,不停地对着圣诞老人吠叫。

    当圣诞老人渐渐靠近他们,追赶他的那群人更加大声地对四周喊叫:

    “喂!快点抓住那个圣诞老人!”

    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察听到了,马上往圣诞老人的方向跑过去,同时也有两三个看热闹的人“见义勇为”地冲向圣诞老人。

    然而这时候,圣诞老人突然开口说:

    “啊!别干扰我们!”

    他停下脚步,一边推开看热闹的人们,一边说:“喂,汽车……好,停在那里就好,嗯,摄影机准备好了吗?等一下要好好拍摄刚才那个追逐的画面。”

    这句奇怪的话语使得看热闹的人们纷纷往十字跑口看。

    在距离十字路口五、六公尺的地方停了一辆汽车,有一架摄影机从窗口探出头。

    “山崎,这里是马路上,马上就要正式来,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OK!”

    听见对方这么说,交通警察突然冲向圣诞老人,和他在雪地里扭打。

    “原来是在拍电影呀!”

    “嗯,是在出外景啦!”

    “那么那个警察也是演员喽!”

    “真有趣,我们快点过去看看。”

    刚才追逐圣诞老人的群众,这次又兴奋得想看人拍电影。

    突然间,有个穿着针织衬衫、西装裤,嘴里嚷着一些大家听不懂的话的男人,也加入打斗的行列中。

    穿红衣的圣诞老人、穿黑色制服的交通警察,以及穿着针织衬衫的男人在雪地里扭打成一团,真是令人感觉热闹非凡。

    看了一会儿,有人抱着肚子大笑说:

    “真有趣,这一定是一出喜剧。”

    过了许久,打斗终于结束,穿针织衬衫的男人倒在雪地上一动也不动。

    紧接着,原本在另一边等候的汽车也驶到他们身边。

    “对不起,造成大家交通上的不便,请多多见谅。”

    交通警察脱下帽子,礼貌地跟大家行个礼后,随即跳上车子。

    不过当圣诞老人准备上车之际,刚才一直在跺脚的邱比特突然挣脱御子柴进的手,迅速跑向圣诞老人。

    “啊!不可以!邱比特、邱比特……”

    御子柴进慌忙追过去,捡起链子的一端,可是邱比特已经紧紧咬住圣诞老人的屁股。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少年仔,怎、怎么办啊?”

    车子缓缓往前开动,圣诞老人两手紧抓着车子,他的屁股上挂着凶狠的邱比特,御子柴进则用力拉着邱比特的链子。

    霎时,圣诞老人的衣服“啪”地一声被撕裂开来,有一块布留在邱比特的嘴里,同时车子也全速驶离,消失在马路的另一端。

    “这只狗是不是电影演员啊?”

    “还有,倒在那里的男子怎么了?喂!怎么丢下一个演员在这里?”

    看热闹的人们围着昏倒在雪地上的男子指指点点,这时,京桥那边有警察向这里走过来。

    “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装扮成圣诞老人的人?他应该是往这边来……”

    这个警察话没说完,突然对着躺在地上的男人大叫:

    “啊!山本,你、你怎么了?怎么会穿成这样?”

    他跑到男人身边摇了摇他,一会儿,男人清醒过来说道:

    “木村,我中计了,有一个奇怪的人把我打倒,偷走我的制服……”

    “啊!”

    御子柴进一声低叫,转头和由纪子对望一眼。

    “然后呢?”

    “后来我追到这里,看到假警察跟圣诞老人在打架,我要上去抓他,可是那个假警察居然跟圣诞老人联手一起殴打我。”

    听到这儿,由纪子小声地叫御子柴进说:

    “阿进,这么说来,刚才不是在拍电影喽!”

    “嗯,好像是这样,可是那个圣诞老人是谁呢?”

    针织衫男人也向随后而来的木村巡警查问相同的问题,一听到木村巡警的答案,御子柴进和由纪子脸色一下刷白。

    “那个圣诞老人就是鼎鼎有名的怪盗——幻影怪人,他偷走天银堂宝石店的所有宝石,刚才你要是抓到他,那真是大功一件。”

    幻影怪人跟假警察佯装在拍电影,公然在众人眼前逃走。

    而看穿这一切的,就是池上社长的爱犬——邱比特。

    十二月二十五日

    日本桥上十字路口那场戏发生两天后,就是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

    池上三作今天非常高兴,因为长期寄住在他家的侄女——可奈子,明年就要出嫁了。

    今年是可奈子跟池上家人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社长本来邀请了许多客人,想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圣诞宴会,却突然宣告中止。

    警政署的等等力警官提醒他,幻影怪人一定希望他们多找一些客人,这样他就更容易混进来。

    尤其在知道前天日本桥发生的事后,池上社长不禁觉得有些不妥,当然不可能对警官的警告置之不理。

    那天幻影怪人化装成天银堂宝石店雇用的圣诞老人,趁机骗取很多珠宝。但是他这次的行为却被一名店员发现,以至于狼狈地在日本桥的大马路上奔逃,甚至被人群追逐。

    可是幻影怪人早就考虑到这种情况,所以马上有了脱身计划。

    他要一名部下化装成交通警察,往日本桥的十字路口等候,然后假装在拍电影外景,瞒过大家的眼睛,漂亮地逃走。

    知道他安排得这么慎密,即使作风大胆的池上社长也深觉不能太大意,只好听从等等力警官的警告。

    “由纪子,今晚的圣诞宴只有很少人参加,你会不会觉得寂寞?”

    为了准备今晚的宴会,御子柴进将报社的工作提前到中午就告一个段落。

    “我觉得这样才好,只有爸爸、可奈子姊姊、让治哥哥、三津木先生和阿进你参加,因为大家都是自己人,这样更能好好享受圣诞气息。”

    由纪子说的让治哥哥是可奈子的结婚对象,他是东大毕业的优秀人才。

    “待会儿还有等等力警官也会来。”

    “对呀!不过阿进,你想幻影怪人今晚真的会来吗?”

    “我认为他一定会来。”

    “为什么?我听等等力警官说,我们家四周会派十几个警察戒备,幻影怪人他真的会……”

    “我还是觉得他会来,不,也许他已经来了。”

    “啊!”

    由纪子吓得缩了缩肩膀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我发现了幻影怪人的秘密。”

    御子柴进有些得意地说。

    “真厉害!可以告诉我幻影怪人的秘密是什么吗?”

    说着,由纪子靠近御子柴进身边。

    此刻,邱比特正蜷缩在由纪子脚边,它的耳朵不时地蠕动,似乎在听他们两人的对话。

    “是这样的,前天日本桥那件事发生后,为了预防万一,我调查了过去幻影怪人的窃盗记录,结果……”

    “结果?怎么样?”

    “结果我发现幻影怪人并不是每次都会先预告犯案。实际上,过去他事先预告过的案子只有三次,其他的都是没有预告就行动。”

    “嗯,然后呢?”

    “没有预告的案子,并不是全部都成功,有的是差点被抓到,有的是没有达成目的就逃走,可是……”

    “可是怎么样?”

    “可是事先预告的三个案于全部都成功了。换句话说,只有有把握成功的案子,他才会发出预告,所以我才会认为这里面一定有秘密。”

    “那你知道是什么秘密了吗?”

    “是的,我知道了。”

    由纪子一问,御子柴进更加得意地回答。

    奇妙的发现

    “御子柴进,到底是什么秘密?你快点告诉我。”

    由纪子往他身边靠过去,邱比特也竖起耳朵。

    “是这样的,幻影怪人过去曾预告过三家,今天再加上你们家,总共是四家。为什么幻影怪人会对这四户人家有绝对成功的自信呢?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共通点?当我正在思索的时候,脑中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你还记得吧!昭和二十七年,经由大和制铁公司的社长安藤先生的介绍,池上社长买下这座房子。”

    “是的,是安藤叔叔介绍的,可是这件事你怎么知道呢?”

    “哦!我来这里之后没多久,有一次安藤先生到这里时,曾经谈到这件事情。”

    “然后呢?”

    “当时安藤先生说过,盖这间房子的建筑师,跟盖他家房子的建筑师是同一个人,那个建筑师盖的房子,玄关旁边都会有菊花标记。”

    “啊!接下来呢?”

    “那是你小时候的事,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四年前安藤先生也曾被幻影怪人光顾过,他也是幻影怪人预告行窃的三家当中的一家。”

    由纪子双手抱在胸前,虽然她才念国一,却也了解御子柴进的意思。

    “所以我猜想其他两家是不是也一样,就去调查前年被光顾的葛城前伯爵,以及去年被光顾的电影女演员矶野千鸟的家,结果……”

    “结果都有菊花标记吗?”

    “是的,都有跟你们家的玄关上一模一样的菊花标记。”

    听了御子柴进的话,由纪子哑口半晌。

    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御子柴进,不断地喘息说:

    “可、可是……阿进,同一个建筑师盖的房子……这跟幻影怪人有什么关系呢?”

    “由纪子,你还不懂吗?盖这四间房子的建筑师,一定是瞒着建屋主人偷偷凿了秘密通道。”

    由纪子害怕地四处张望说道:

    “阿进你是说,我们家有个连我们都没发现的秘密出入口?”

    “没错,所以我刚才才会说,说不定幻影怪人已经来了。他可以利用秘密通道随时进出,我猜他昨天晚上可能已经来过,而且也准备妥当了。”

    “好可怕哦!”

    由纪子突然靠紧御子柴进,使得原来蜷缩在地板上的邱比特倏地站起来,没多久,它又躺下去,前脚并拢,把下颚靠住脚上。

    “阿进,你知道那个通道吗?你有看到幻影怪人吗?”

    “怎么可能!”

    侦探小子苦笑着说。

    “昨天晚上我费了好大的劲去找秘密通道,可是却找不到。后来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就是向幻影怪人挑战。”

    “挑战?”

    “嗯。我写了一封信,说我已经知道四间房子的秘密了,所以他来这里将会非常危险。我把信放在接待室门口,还用图钉固定好,昨天晚上十二点左右,我特地趁大家都入睡后才放,结果

    “结果怎么样?”

    “今天早上五点我起床查看,发现信不见了,大概是有人拿走了。”

    “会不会是我们家的佣人或是管家拿走的?”

    “没有,我问过管家、佣人和老奶奶,他们都说不知道。”

    “这么说来,是幻影怪人他……”

    由纪子不由得惊叫出声,这时候,管家木村走进来说:

    “侦探小子,你在这里呀!有一封信是给你的,上头没有贴邮票,所以应该不是邮寄来的。”

    “咦?我的信?”

    御子柴进急忙拆开信,看着、看着,他的脸色突然大变。

    侦探小子啊!

    我很高兴能遇到像你这么聪明的敌手。

    过去没有人注意到的秘密,现在居然被你这孩子给识破了,我真是十分佩服。

    不过很可惜,我无法听从你的忠告。

    我仍旧会依照先前的约定,在圣诞节晚上前往你们那里。

    对不起了,违背你的好意,真是遗憾,请见谅。

    幻影怪人敬上

    圣诞夜宴

    那天晚上,池上社长家的圣诞晚宴根本不像在庆祝佳节,反而让人感觉像在守灵般阴沉。

    聚集在这里的有池上社长、由纪子、可奈子和她的未婚夫堀尾让治,以及御子柴进五人。

    大家最期盼的三津木俊助,因为别的地方发生大案件必须前往采访,所以缺席,使得宴会变得更加寂寞。

    圣诞装饰已经都悬挂起来,整间屋子闪闪发亮,但因为幻影怪人可能随时会来,以至于大家的情绪都十分紧张。

    一伙人围着桌子讲话,声音不由得变小。

    只有五个人围坐的大厅显得十分阴沉,其他的房间则特别忙碌。

    根据御子柴进的报告,警政署的等等力警官正催促部下寻找秘密通路。

    等等力警官是在傍晚五点左右来到这里,听完御子柴进说的事情,他立刻打电话回警政署,要求再派五名警员过来。

    五位警员一到,等等力警官要他们在池上社长面前排成一列,一个个让他抓抓鼻子、摸摸脸颊,有一位留胡子的警员还被他拉胡子辨认呢!

    等等力警官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幻影怪人是厉害的化装名人,一切行动都要非常小心,以免他化装成警员混进来。

    检查完所有警员的容貌后,等等力警官还请他们自己检查一番。

    等等力警官是个大块头的男人,留着海豹胡子,池上社长拉拉他的胡子,证实不是装上去的。

    全身检查完,等等力警官一声下令,警员们开始分头寻找密道。

    这时,名犬邱比特似乎很兴奋,跟着警员一起行动。

    “真无趣。”

    夜已经深了,池上社长忍不住打了个呵欠说。

    伫立在房间角落的老爷钟指针指着九点三十分。

    老爷钟高过一个人,字盘下面挂着一个金色大摆锤,在玻璃里面左右缓慢地摇动着。

    “叔叔,那些珠宝还是放进金库里吧!”

    可奈子的未婚夫——堀尾让治建议道。

    也难怪堀尾让治会担心,大厅角落放着一个玻璃柜,可奈子收到的各种珠宝贺礼,正一样一样的陈列在里面。

    “没关系!既然家里有秘密通道,那么放在哪里都一样。现在陈列在大家面前,反而比较安全,幻影怪人要是真的来了,那就让他拿走好了。”

    池上社长脸上堆满笑容,从椅子上站起来说。

    “我突然觉得好困,我到二楼去睡一下。由纪子,快十点了,你也回房间睡觉吧!”

    “好的。”

    由纪子乖乖地站起来,由纪子没有妈妈,一切都是由奶妈照顾。

    “小姐,晚安。奶妈陪你一起上去。”

    “好的。姊姊、姊夫晚安,阿进晚安,邱比特,你也一起来。”

    池上社长跟由纪子带着奶妈和邱比特上了二楼,楼下只剩下堀尾让治、可奈子和御子柴进三人。

    大厅变得冷清许多,不时可以听到老爷钟的钟摆交替摆动的声音。

    “阿进,你认为幻影怪人今天晚上会利用秘密通路来这里吗?”

    美丽的可奈子询问道。

    “是的,我认为他会来,所以我们必须特别小心。”

    “如果他真的要来,那么最好早点来,我的手已经在痒了。”

    柔道五段的堀尾让治在一旁紧握拳头,用力敲打桌面。看得出来他很想在可奈子面前,表现自己勇敢的一面。

    “啊!现在你当然这么说,搞不好等一下幻影怪人一出现,你马上被吓昏呢!”

    “哈哈哈!你别乱说……啊!叔叔,怎么了?”

    三人一齐抬头往上看,只见刚上二楼的池上社长,一脸忧心地走进大厅。

    “我刚才想到一件事情……对了,等等力警官在不在?”

    “啊!我在这里。”

    等等力警官一听,立即从隔壁房间露出脸来。

    “警官,我忘了跟你说,这间房子除了正门跟后门的出入口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出入口。”

    “咦?在哪里?”

    “这间房子的地下室,有个放置暖气设备的房间,通常暖气是由那里吹送到各个房间。地下室的通风孔对着后院开着,好像也可以从那里潜入屋内。”

    “真的吗?社长,快点带我过去,我去看看会不会有问题。”

    “嗯,我下来就是要带你过去。”

    “叔叔,我也要去。”

    堀尾让治边说边站起身。

    “不用了,你不可以离开这里,要好好帮忙看管那个盒子。不过,等等力警官……”

    池上社长回头说:

    “我要事先提醒你,那里放满了工具,所以你要小心脚下的东西。”

    说完,两人一起下去地下室,没多久,就听到一阵匡郎匡郎的声音。

    “啊!怎么了?”

    堀尾让治机警地站起身,可奈子也脸色苍白,表情僵硬地说:

    “一定是叔叔或等等力警官被工具绊倒了。”

    两位警员听到声音火速冲进房里,这时候,微笑着回来的是留着海豹胡子的等等力警官。

    逮捕怪人

    “啊!警官,你的额头怎么流血了。”

    “我只是被工具绊倒……社长也真是的,那么狭窄的窗户,人怎么可能从那里出入嘛!哈哈哈!”

    “咦?社长呢?”

    “哦!社长回二楼去了。咦?你们别站在那里,快点去找密道呀!”

    等等力警官扯开嗓门斥责。

    大概是听到声音吧!这时候,由纪子带着邱比特走进来。

    “刚才我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

    经过刚才那一阵骚动,由纪子脸色微变地说。

    “没什么啦!由纪子!刚才叔叔下来过。”

    堀尾让治安慰她说。

    “咦?爸爸他……”

    由纪子露出吃惊的表情说。

    “由纪子,他还说地下室的暖气室有通风孔。”

    “乱讲!姊姊,这怎么可能!”

    “什么?”

    “我刚才听到任声,心中很担心,所以跑去叫爸爸,结果……”

    “结果怎样?”

    “爸爸睡得很沉,根本就叫不起来……”

    听了由纪子的话,大家突然变色,霎时都感到非常不安,彼此对望着,突然间,等等力警官大声喊叫:

    “是他!是他化装成社长的模样,大家快到地下室去!”

    在等等力警官的命令下,大家蜂拥而上,一起冲到大厅外面,迅速往地下室跑去。

    到了大厅入口,等等力警官和侦探小子——御子柴进突然停住脚步。

    “由纪子、由纪子,等一下,你看,邱比特的样子怪怪的。”

    经御子柴进一喊,由纪子猛然站住,带着邱比特折返回来。

    只见邱比特一直扒着地板上的地毯,不断地对着等等力警官吠叫。

    “啊!他不是等等力警官!”

    御子柴进大声喊叫:

    “我懂了、我懂了!幻影怪人化装成池上社长下楼,再带着等等力警官到地下室。他在那里打倒等等力警官后,又装扮成等等力警官回来……由纪子,小心!”

    “哇哈哈哈!真聪明!”

    闻言,假等等力警官捧腹大笑说。

    “侦探小子,你终于发现了。”

    说着,假等等力警官从口袋里掏出手枪。

    “小姐,你如果疼爱那只狗,就把它的链子抓紧,如果它冲过来,我就立刻开枪。”

    假等等力警官一边说,一边慢慢地将玻璃柜里的珠宝放进口袋。

    “御子柴进,我来告诉你秘密通道在哪里吧!你看,就在这里!”

    他打开身后老爷钟的门,摸索着时钟内部,卡喳一声,时钟背后竟然有一个可以通过一个人的洞穴。

    “哈哈哈!侦探小子,可爱的小姐,再见啦!”

    幻影怪人颇为嚣张地说。

    他故作礼貌地向两人行礼,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老爷锺背后的洞穴,突然传出一阵熟悉的男人声音。

    “幻影怪人!把枪丢掉!快点把枪丢掉,否则我就从后面开枪了!”

    “啊!”

    那人这么一喊,幻影怪人马上把枪丢掉,由纪子也吓得放掉狗链,下一刻,凶猛的邱比特随即扑向幻影怪人。

    “啊!是三津木先生……三津木先生也知道秘密通道的事?”

    御子柴进高兴得手舞足蹈。

    此刻,一只手拿着枪,穿过老爷钟出现的人,正是新日报社里最能干的记者,也是御子柴进最尊敬的长辈——三津木俊助。

    “邱比特,可以放开他了。等等力警官,这真是一场灾难!”

    三津木俊助一说,御子柴进和由纪子马上回头看,只见等等力警官穿着衬衫,在一群人的照顾下走进来。

    “这个混蛋太过分了!”

    等等力警官愤怒地用鞋子直踢躺在地上的幻影怪人,并迅速将他扣上手铐。

    其实三津木俊助比御子柴进更早一步发现秘密通道的事。

    事前,他已经和池上社长检查过整个房子,也发现了秘密通道。可是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目的就是要成功地引出幻影怪人。

    骚扰世人许久的幻影怪人终于被等等力警官逮到了,可是,他会从此就安分守己吗?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