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红宝石事件

    活动广告人

    离银座的尾张町靠新桥的东侧步道,大约傍晚四点左右,御子柴进好奇地歪着头,看着走在他前面的活动广告人。由于今天是星期六,所以银座步道上人潮非常拥挤。

    活动广告人一只手高举着广告板,就像鸭子一样摇摇晃晃地走着,因此不断引起路上行人发笑。

    他走路的方式、穿着打扮都和卓别林很相似。

    他戴着高帽子,身穿窄摆外套和宽松的西装裤,如果绕到前面看他一眼,搞不好鼻子下面还有一撮胡子呢!

    活动广告人继续摇摇摆摆地从尾张町往新桥方向走过去。

    御子柴进不是在跟踪活动广告人,只不过他要去办事的地方,正好和他同一个方向,所以他一直走在活动广告人后面五。六步左右。

    当他来到左侧一家电影院前面,活动广告人突然停了下来。

    他稍微看了一下海报,若有所思地快速四处张望,并在海报上涂鸦,接着继续摇摇摆摆走路,一副逗趣的模样往人潮里走去。

    御子柴进觉得很奇怪,走到电影院前,态度自若地瞧了一眼海报。

    “咦?”

    只见他不解地搔搔头。

    那是一张“幻影沙漠”的电影海报,其中“幻影”两字被红色粉笔圈起来。

    粉笔的痕迹还很新,看起来应该是刚才那个活动广告人画的。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是恶作剧的话,那也未免太幼稚了,但又看不出有什么意义?

    御子柴进想了又想,接下来,他又继续走入人群。

    由于广告板高高突出于人群头上,所以他马上知道活动广告人在哪里,再加上他以缓慢的速度前进,所以御子柴进很快就追上他了。

    这时,活动广告人又匆匆一瞥旁边一间卖玩具的商店看板,看板上头写了一些字,这次御子柴进清楚看见他手上握着粉笔。

    活动广告人在商店看板上涂鸦之后,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继续往前走。

    御子柴进立刻地快步走到商店前面,看板上写着“之气堂”,其中的“之”字也被红色粉笔圈起来。

    这会儿,御子柴进心里感到更加奇怪,他认为对方这样一次又一次涂鸦一定有什么意义。

    因此,他小心翼翼地跟踪可疑的活动广告人,这时,活动广告人又伸出手在旁边的墙壁上写字。

    御子柴进大步走过去,那是一片建筑围墙,墙上模糊的写着“银座会馆建筑地”,其中的“会”字被人用红色粉笔圈起来。

    御子柴进心跳不禁加快,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单纯的恶作剧。

    这一定有某种涵意,因此他全神贯注地注视活动广告人的背后,沿路小心的跟踪。

    接下来,活动广告人第四次伸出手,在旁边一家零食店的看板上做记号。

    御子柴进走过去一看,上头写着“人参糖果”这四个字,其中“人”这个字又被红粉笔圈了起来。

    御子柴进一看,蓦地停住脚步。

    欢迎侦探小子

    第一次是“幻影”两字,接着是“之气堂”的“之”,第三次是“银座会馆”的“会”,最后是“人参糖果”的“人”字,把这四次的字合起来念就是——幻影之会人。

    (“幻影之会人”不就是“幻影之怪人”吗?“会”与“怪”的日文发音相。)

    去年圣诞节,神出鬼没的“幻影怪人”被御子柴进和三津木俊助逮捕。

    他现在被关在小管的拘留所,只要判决下来,至少会被判处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另一方面,御子柴进也明白,幻影怪人的同党也正用尽一切手段,想将他们的首领从拘留所里救出来。

    这个可疑的活动广告人也是幻影怪人的同伙吗?他们是不是用涂鸦的方式互相联络?

    御子柴进迅速看了看四周,试图找寻可疑的人,可是眼前人群拥挤,要找到可疑的人实在颇为困难。

    御子柴进立刻放弃寻找他同伙的念头,他继续跟踪活动广告人,心想这样或许比较容易查到线索。

    可疑的活动广告人走到新桥后,突然转身往御子柴进这里过来。

    御子柴进马上机灵地走到旁边的钟表店门口,假装看着橱窗。

    幸好橱窗里装着一面镜子,可以看到活动广告人用可笑的鸭子走路方式从镜子里走过去,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御子柴进。

    活动广告人走了五、六步后,御子柴进故作轻松地把双手插进口袋,继续跟踪他。

    其实这种跟踪方式很辛苦。对方若走得快一点,那么跟踪起来就容易多了,可是活动广告人的工作就是要慢慢走,所以让人焦急得不得了。

    不过御子柴进也发现到,自从糖果屋的“人参糖果”涂鸦后,活动广告人就没有任何涂鸦的举动。

    走着、走着,右边出现松板屋,一走过松板屋前面,活动广告人突然把看板拆下,横放夹在腋下,快速走进松板屋转角。

    见状,御子柴进加快脚步走到那个四角地带,看见活动广告人抱着广告板走在前面。

    御子柴进又看了一下四周,依然看不到像是他的同党的人。

    “好吧!我先去前面看看!”

    御子柴进对这样的冒险越来越兴奋。

    幻影怪人已经被抓,可是他的同党一个都没被抓到,如今,他的同党很有可能正在策划营救首领的行动。

    待会儿,说不定御子柴进就能知道幻影怪人同党的藏身处,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御子柴进怀着一颗狂跳不己的心,跟着活动广告人走过两、三条巷子,弯进横町,来到一栋丑陋的大楼前,活动广告人环顾四周后,抱着看板,像阵风似的冲进去。

    御子柴进加快步伐跑到大楼前,他瞥见有个男人抱着看板,顺着楼梯往上走。

    御子柴进随后冲进大楼,亦步亦趋地顺着正面的楼梯往上走。

    上了二楼之后,他看见十间房间,但他马上知道活动广告人是进入哪一间房间,因为刚才他抱着的看板就立在那间房门前。

    御子柴进慢慢走近看着看板上的文字,登时,他诧异地倒抽一口气,因为看板上写着:

    欢迎侦探小子。

    奇妙的魔法

    “糟了!我中计了!”

    御子柴进发现自己中计已经太晚了。

    他转身想逃,可是一只粗壮的手猛地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拖进房间甩在地板上,霎时,他只觉得眼冒金星,脑中一片空白。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么粗暴,我是不小心的。”

    听见男人道歉的声音,御子柴进马上抬起头看。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上次在日本桥十字路口,装扮成交通警察的人。

    御子柴进从地板上一跃而起,随即东张西望四处搜寻。

    (咦?刚才那个活动广告人呢?)

    “侦探小子,你在看什么呀?啊!你在找那个活动广告人吗?老实告诉你吧!他不是我们的同伴,我们只是利用他把你引来这里。现在他应该已经从这栋大楼的后门楼梯出去,可能又在外面走来走去了吧!哈哈哈!”

    御子柴进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唉!都怪自己的好奇心旺盛,才会这么轻易就中计。)

    御子柴进翻了翻白眼,怒气十足地瞪视对方。

    “侦探小子,你是个聪明的少年,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所有的情况。我们这里有严密的隔音设备,你就算大喊大叫,外面也听不到一点声音。”

    “叔叔,你想怎么样?”

    “哈哈哈!侦探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幻影怪人的手下吧!”

    “聪明,你说的没错。”

    “你引我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帮什么忙?”

    “是这样的,我们的首领会被抓,全是因为你的关系,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把幻影怪人救出来。”

    “哼!办不到!”

    御子柴进紧咬双唇,嗤之以鼻地说。

    “你不干也不行!既然你已经被我抓到,就要乖乖听我的话。更何况我又不是要你做坏事,只是想请你朗诵一篇简单的文章。”

    “朗诵文章?”

    “是的,请你念念这篇文章。”

    幻影怪人的部下从口袋拿出一张摺叠过的便条纸给他。

    御子柴进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类似魔法的咒语:

    “起来!起来!快点穿上制服。懂吗?穿上制服、戴好帽子,帽子要记得戴上哦!还有要带钥匙,千万不能忘了八十六号的钥匙。

    来,带了钥匙马上去八十六号;到了八十六号后,开门进去里面,接下来就照八十六号的主人说的去做,懂了吧!懂了就当场再复诵一遍。”

    (这到底是什么魔法咒语啊?)

    御子柴进想了半天还是不懂。

    幻影怪人逃狱

    “御子柴进,你醒了吗?”

    一阵温柔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御子柴进猛然张开双眼,看到由纪子一脸担心的表情。

    忽然间,他觉得手掌痒痒的,将视线往下移,看见邱比特正舔着他垂在床边的右手。

    “啊!由纪子!”

    御子柴进倏地支起身子,他看了看周围的景物,发现自己穿着睡衣,躺在池上社长招待他住的房间床上。

    “由纪子,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有一个好心的叔叔开车送你回来。”

    “好心的叔叔?”

    “是的。他发现你倒在银座的巷子里面,然后从你放在口袋里的名片知道你住在这里,所以送你回来这里。”

    (啊!是他!)

    刹那间,一段难过的感觉油然而生,御子柴进懊恼自己竟然会中了幻影怪人同党的诡计。

    御子柴进两手抱着昏沉沉的头,冷静地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昨天被抓之后,幻影怪人的部下就一直逼他练习那篇奇怪的魔法咒语,这期间,他还吃了可口的西式晚餐,直到半夜十二点,他才开始正式背诵。

    当时,幻影怪人的部下把他带到一面墙壁前,墙壁上跟他的脸部同样高的地方,贴着一张普通的风景海报。

    御子柴进已经能完全背诵那篇咒语,幻影怪人的部下做出暗号后,他便开始小声地一字一句念出那些奇怪的句子。

    他记得对方嘱咐要对着海报说话,所以他也依照吩咐,语气温柔地背诵。幻影怪人的部下则戴着耳机,整个人靠着旁边的桌子看着他。

    御子柴进对这种情形感到十分莫名其妙,甚至觉得这个一脸认真、戴着耳机的男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御子柴进朗诵完毕,男人立即专住地倾听耳机,过了一会儿,他露出满意的微笑说:

    “侦探小子,辛苦你了,你的任务结束了,哈哈哈!”

    幻影怪人的部下开心地捧腹大笑,走到御子柴进身边。

    “事情结束了,我送你回家。”

    话声甫落,他突然紧抱住御子柴进,捂住他的鼻子和嘴巴。

    御子柴进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拚命扭动四肢挣扎,同时闻到幻影怪人的部下手中握着的湿纱布,传来一股酸酸的味道,慢慢地,御子架进停止扭动,整个人昏厥过去

    对御子柴进来说,这一切就像置身梦境般,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坏事。

    (他们要我念那种无聊的咒语,到底有什么目的?)

    “由纪子,你今天怎么没去上学?”

    “今天是星期天呀!对了,昨天晚上发生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哦!”

    “很严重的事情?”

    “嗯,听说幻影怪人逃走了。”

    “什么?幻影怪人逃走了?”

    “是的。今天监狱的管理员巡视关着幻影怪人的八十六号房时,发现另一个管理员居然在里面,根本没看到幻影怪人的踪影。他们猜想,大概是幻影怪人穿上管理员的服装,化装成管理员逃走。爸爸接到电话通知后也吓了一跳,他虽然很担心你,不过还是决定到报社一趟。”

    (八十六号……难道幻影怪人逃狱和昨天晚上的朗诵有关?)

    御子柴进暗自猜测,呼吸不觉急促起来。

    奇怪的广播

    当天三点出炉的晚报,社会版头条全部都是幻影怪人逃狱的消息。

    根据报导,幻影怪人逃狱的方式十分怪异。

    关着幻影怪人的八十六号牢房,有一个跟他穿着相同服装的男人睡到今人早上。

    尽管管理员在牢房前面走过许多次,可是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直到起床时间,幻影怪人还没有醒过来,管理员打开门查着,才发现躺在床上的人并不是幻影怪人,而是一个名叫吹田的老管理员,身上穿着幻影怪人的服装,沉沉地睡着。

    当下,整个拘留所人员大为震惊,他们连忙叫醒吹田老人询问他。

    可是吹田老人却露出一脸狐疑的样子,表示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吹田老人在这所拘留所服务了几十年,是模范管理员,绝对不会遭人收买。而且昨天晚上十点左右,他就在自己的房间上床就寝,所以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真的不知道。

    最后拘留所派人清查他的房间,想知道他是不是被人下药,却因此发现令人出乎意料的东西。

    这个东西藏在枕头边的木箱中,是一具制作非常精巧的业余无线电收发装置。

    这不是吹田老人的东西,而是有人故意装在这里,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做什么用?

    这件事只有意识还处在朦胧中的御子柴进领悟出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幻影怪人的部下利用他对吹田老人进行催眠术。

    要进行催眠活动,幻影怪人的部下那粗嘎的声音并不适合,所以他们才会将目标放在他身上。

    “可恶!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么我就是帮凶了。”

    御子柴进两只眼睛睁得老大,一看完晚报,随即愤怒地冲出房间。

    由于由纪子上钢琴课不在家,御子柴进带着邱比特坐上计程车,交代司机开往银座的巷子。

    下车后,御子柴进小心地拉紧邱比特的链子,缓缓往昨天那间房间走去,出人意料地,那间房间的门居然开着。

    御子柴进有些害怕地走进去,他环视房间一圈,突然惊讶地张大嘴巴。

    映入眼里的是,管理员的制服和帽子杂乱地丢在沙发.上,看来,幻影怪人果真化装成管理员逃到这里。

    为了预防万一,御子架进让邱比特嗅了嗅沙发上的制服跟帽子,接着走到昨天背诵面对的墙壁,一把撕下贴在上面的风景海报。

    (啊!果然是空的!)

    这里曾经装了无线装置,自己竟然没有察觉,甚至还朗诵指令,让吹田老人帮助幻影怪人逃走。

    “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御子柴进气愤地捶胸顿足。

    突然间,他看见掉落在地板上的一张剪报,上面是裹着头巾的阿拉伯王子的照片。

    阿拉伯王子近日即将拜访日本,他头巾上装饰的红宝石,据说价值数千万元。

    御子柴进不禁睁大眼睛,直直地盯着红宝石。

    侦探小子的忧虑

    “社长、三津木先生。”

    最近御子柴进一看到池上社长或是三津木俊助,便不断向他们乞求。

    阿拉伯王子——阿里殿下要在日本召开一场宴会,听说社长和三津木先生部受邀请了。

    “侦探小子,你又要我带你去参加宴会了吗?”

    池上社长调侃他说。

    不过一旁的三津木俊助却露出严肃的表情说道:

    “侦探小子,你怎么想参加阿里殿下的宴会,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没、没有啦!我只是想去看看而已。”

    “看看?你想看什么?”

    “嗯……对了,我们的报纸不是也登了吗?阿里殿下的头巾上镶着一颗红宝石,据说价值日币约数千万元,所以我想去瞧一瞧那个昂贵的红宝石。”

    听见御子柴进的话,池上社长和三津木俊助有些讶异地互视对方。

    “喂,侦探小子。”

    说着,池上社长脸上的表情变得认真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幻影怪人会去偷阿里殿下的红宝石?”

    “是的,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可是……侦探小子。”

    这时,站在旁边的三津木俊助放柔声音说:

    “欢迎阿里殿下的宴会是在明天晚上举行,而幻影怪人才刚逃狱,他就算再怎么神出鬼没,也不可能二、三天之内就准备做这么大的案子呀!”

    “三津木先生……”

    御子柴进的眼神突然变锐利地看着三律木俊助。

    “幻影怪人有很多部下,也许他们已经策划好一切了。他的部下部不是普通的人物,所以才会用那种诡异的方法帮助幻影怪人逃走。”

    御子柴进轻描淡写说着,他怕再继续说下去,会不经意说出自己是这次幻影怪人逃狱事件的帮凶。

    既然说不出口,那他更不能说出自己在银座巷子的大楼房间,捡到一张剪报的事情。

    实际上,最近阿拉伯王子会到日本拜访,全是为了以下的事情:

    阿里殿下的国家盛产石油,想要得到石油开采权的国家,无不费尽心思结交阿里。

    不过阿里殿下从以前就对日本很有好感,这一次他亲临日本,就是要和外务大臣等交涉,希望能够借用日本的先进科技开采石油。

    所以如果阿里殿下在这里出了什么差错,那么将会对日本相当不利。

    虽然御子柴进只是一个在报社工作的小孩,却也担心这件事情。

    “社长,也许侦探小子的忧虑是正确的,我们还是安排一下好了。”

    “可是我们不能带没有受到邀请的人去呀!”

    池上社长颇为为难地说。

    “社长,我有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御子柴进露出自信的笑容说道。

    “阿里殿下下榻在日本旅馆,你跟旅馆的经营者——川口先生不是很耍好吗?你可以拜托川口先生让我当一天旅馆的服务生,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尽量留在阿里殿下身边,我想这么一来多少可以防止意外发生。”

    “嗯!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对了,我想把邱比特一起带去,邱比特认识幻影怪人。”

    池上社长看着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赞成地点点头。

    御子柴进已经让邱比特闻过管理员的制服和帽子,他想那套制服上应该留有幻影怪人的体味,他若真的出现,邱比特的嗅觉就能帮得上忙。

    侦探小子恶作剧

    阿里殿下的宴会是在三月二十五日晚上七点举行,会场是在日本旅馆的大厅,当天,旅馆的工作人员一大早就忙着布置会场。

    阿拉伯王子是主角,客人则包括外务大臣——藤川善一郎等日本名流将近三百位知名人士,这么盛大的宴会让川口经理处理任何事都格外小心。

    另外,当他听到池上三作提到幻影怪人可能会来偷阿里殿下的红宝石,讶异的心情更是无法言喻。

    “阿进,听说你很清楚幻影怪人的做法,今晚他若真的来了,你有什么因应之道?”

    川口经理坐在经理室,脸色惨白地问道。

    面对他坐着的是御子柴进和池上三作的女儿——由纪子,由纪子身边则坐着耳朵直挺挺竖起的邱比特。

    御子柴进跟由纪子都穿着旅馆服务生的制服。

    本来只有御子柴进一个人,可是如果要带着邱比特,那么还是有由纪子同行较为妥当。

    “这就要看情况喽!由纪子,是不是?”

    “是的。去年圣诞节,他就扮成爸爸的模样潜入我家。”

    “什么?他化装成池上……难道自己人也分辨不出来吗?”

    “嗯,我们的确认不出来,后来他还化装成等等力警官呢!”

    “啊……”

    川口经理眨了眨眼说:

    “我以前就听说他是化装名人,只是没想到他的化装术那么高明……那么今晚他也可能化装成某个人来喽!”

    “是的,所以我从刚才就在担心……叔叔,你真的是川口先生吗?说不定你就是幻影怪人化装的。”

    “乱、乱讲!我是这里的经理,是货真价实的川口武彦。”

    “叔叔,为了以防万一,你可不可以让我们拉拉你的胡子,摸摸你的肚子?”

    川口经理有一个圆圆的啤酒肚,头上光溜溜的有如电灯泡,鼻子下面还留着一道八宇胡。

    “哈哈哈!既然你这么担心,那么你就摸摸看,顺便拉一拉胡子是不是假的。”

    闻言,御子柴进装模作样地戳了戳川口经理的肚子,拉了拉八字胡。

    “嘻!看来叔叔是真正的川口经理。”

    “当然喽!”

    “呵呵呵!”

    这时,坐在一旁的由纪子突然发笑说:

    “阿进,你真坏,竟然对叔叔恶作剧……”

    “咦?由纪子,你怎么说这是恶作剧呢?”

    “叔叔,如果你是假的,邱比特早就扑上去咬你了。阿进明明知道,还故意闹你,呵呵呵……”

    “你这家伙!”

    三人当场开怀大笑,不过这时却发生了一件让人笑不出来的事情。

    藤川外务大臣

    宴会七点开始,六点半左右,已经有客人陆续前来,大家在休息室里谈笑着。

    宾客都是日本上流社会的名人,其中当然也有许多妇女,她们的打扮让人感觉休息室就像开了许多美丽的花朵。

    池上社长跟三津木俊助也在这些客人当中,他们两人一脸严肃的模样,不过看到打扮成服务生,不断进出休息室的侦探小子,不禁相视而笑。

    御子柴进担心幻影怪人乔装改扮进来,所以一直密切注意四周的情况。

    再过五分钟就是七点钟了,一晚最重要的客人——外务大臣——藤川善一郎,已经带着秘书到达现场。

    藤川外务大臣有一头众人皆知的雪白头发,另外,他也赶上流行,和其他政治人物一样,在嘴边或下鄂留胡子,这使得他看起来比平常更显威严。

    藤川外务大臣嘴边和下颚的胡子也是白色的,脸上戴着牛角镜框,温和的眼睛不停地眨动着。

    藤川外务大臣的身材短小,不过却是个气质高雅的绅士。

    这时,由纪子正牵着邱比特,静静地在柜台后面的房间里等待着。

    世上有很多事或许可以瞒过人类的眼睛,但却无法瞒过狗儿的嗅觉。

    由于邱比特已经嗅过幻影怪人换装逃狱时穿的吹田管理员的制服跟帽子,所以不管他的乔装再怎么厉害,邱比特都能闻出他的气味。

    藤川外务大臣跟秘书一起到达现场时,邱比特突然发出低沉的吼声。

    “呜呜呜……”

    邱比特不停地扒着地上的地毯,这举动表示它发现了可疑人物。

    “邱比特,你怎么了?那个人是藤川外务大臣呀!我经常在电视和报纸上看过他,他绝对不是可疑的人。”

    由纪子低声斥责邱比特,可是邱比特根本不听,反而更加用力扒地板。

    “呜呜呜……呜呜呜……”

    它继续对着藤川外务大臣低呜。

    这时,会场的接待人员已经带领藤川外务大臣进人休息室。

    看着藤川外务大臣的背影渐渐远去,邱比特突然大声吠叫,由纪子要是放手,它很可能会一口气冲进休息室。

    还好这时候御子柴进走了进来。

    “啊!阿进,刚才发生一件很奇怪的事。”

    由纪子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告诉御子柴进,御子柴进眼神忽地发光说:

    “这么看来,藤川外务大臣很有可能就是幻影怪人乔装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幻影怪人就算怎么化装,也绝不可能化装成藤川外务大臣。”

    “由纪子,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爸爸和等等力警官都是属于较为壮硕的体型,他们两人都有一七○公分以上。当初幻影怪人能够化装成他们,那表示他也有这样的身高,可是你看藤川先生哪有一七○公分……就算是化装名人,也不可能降低身高吧!只是好奇怪哦!邱比特为什么会吠个不停呢?”

    “好!”

    侦探小子眼睛发光地说:

    “社长跟三津木先生应该见过藤川大臣好几次,那么就请他们两人鉴定一下好了。”

    “好吧!可是你们不能一开始就认定他是假的藤川先生哦!不然那就太失礼了。”

    “嗯,我知道。”

    说完,御子柴进迅速奔向休息室。

    阿里殿下

    经由御子柴进的提醒,待在休息室的三津木俊助惊讶地看着站在他对面的藤川外务大臣。

    “你说那个外务大臣可能是假的?”

    三津木俊助警戒地看了看四周,小声地反问御子柴进。

    “是的,他一进来,邱比特就一直对他吠叫。”

    “原来如此。对了,跟他一起来的秘书也不是平常那位若山先生……好,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拜托你了。”

    这时候,藤川外务大臣正和池上社长、川口武彦,以及其他二、三位绅士谈话,他今天跟平常不太一样,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外务大臣……”

    他身边的新秘书唤了他一声,接着代他向大家说:

    “藤川先生因为工作繁忙,所以有点疲倦。今晚的宴会他本来想取消,可是又觉得这样对阿里殿下太失礼了,所以……”

    “的确、的确,这个我们了解,那么就先请到房间里面休息好了。”

    川口经理连忙答腔,对外务大臣的忙碌表示同情之意。

    “哦!那么……”

    藤川外务大臣两眼无神地念念有词,这时,三津木俊助也来到他旁边。

    “藤川先生,晚安。”

    “咦?”

    藤川外务大臣像是见到陌生人般,不停地眨动双眼,同时,厅内响起巨大的铃声,告知大家已经七点钟了。

    “啊!”

    川口经理喊着说:

    “糟糕!阿里殿下要出来了,外务大臣,您是重要的客人,所以必须第一个入席,三津木先生,等一下你再跟外务大臣打招呼。”

    说完,他急忙带着外务大臣前往大厅,留下池上社长、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三人一脸莫名地互望着。

    日本旅馆大厅中央,有一个四方形的浅水池盛开着莲花。

    现在还不是莲花盛开的季节,不过这个池子里的莲花,是用特殊的方法栽培而成,它会随着光线的不同而开花或是凋谢。

    换句话说,只要照到特别的光线,它就会自然开出美丽的花瓣,当光线一消失,花瓣便会自然关闭,这也是川口经理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

    大厅的桌子围绕在池子周围呈长方形排列,正面的席位是阿里殿下和藤川外务大臣的席位。

    川口经理带着三百位客人各就定位,现场也随之奏起阿拉伯的国歌。

    最后,阿里殿下和他的两位随从——莫哈梅特和伊普达拉在音乐与如雷的掌声下进入大厅,两位随从都是阿拉伯的大臣。

    接着,川口经理带领三位阿拉伯宾客,坐到正面的那张桌子。

    此刻,最引人注目的是阿里殿下头巾上,照得四周闪闪发亮的红宝石。

    据说,这是一颗拥有许多传说和故事的魔法红宝石。

    美术灯小丑

    今晚的宴会即将展开,开始前,阿里殿下先来一段简短的致辞。

    到了藤川外务大臣致答谢辞时,他缓缓地从椅上站起来,但他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神迷蒙地不断东张西望。

    阿里殿下和两位大臣都疑惑地抬头看他,川口经理和御子柴进则两手冒汗,目不转睛地看着整个状况。

    这会儿,其他桌的宾客都在窃窃私语,他们都对藤川外务大臣今晚不同于往常的态度感到不解。

    突然间,大厅的电灯在此刻全部熄灭,顿时四周一片黑暗,客人们都害怕地叫出声。

    “哇啊!”

    同一时间,天花板上有人纵声狂笑,大家又惊又怕地抬头往上看……

    大厅的天花板很高,中央挂着一盏大型的美术灯,黑暗中,大家隐约看见有人攀在美术灯的灯座上。

    那人全身涂上夜光漆,在黑暗中发出犹如鬼火般的青光。

    由光晕中隐约可看到他的头上光秃秃的,额头和两边鬓角都有一撮毛,鼻子又圆又大,脸上涂得红通通的,穿着一身松垮的小丑服装,像猴子一般紧抓着美术灯的灯轴。

    “哇哈哈哈……”

    他大笑着,语气恭敬地对底下的客人说:

    “现在阿里殿下的欢迎会要开始喽!”

    他话一说完,即用力摇晃美术灯,刹那间,大型美术灯下的水晶坠饰不断地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一阵摇晃后,有些灯饰断了,一颗颗的水晶球纷纷掉落下来。

    在场的客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小丑表演。

    “哇啊!”

    “唉哟!”

    直到听见有人发出惨叫声,大家才口过神来。

    “开灯!快点开灯!”

    有人不停地吼叫。

    “快来人呀!快到天花板后面把那个可疑分子抓起来!”

    还有人激动地呼喊着。

    大厅里一片骚动,美术灯上的小丑怪人却斜眼笑看这一切,他向大家鞠了个躬后,即沿着美术灯的灯轴,一溜烟藏身到天花板后面。

    只见美术灯的根部有一个四方形的小洞,小丑怪人消失后,天花板随即恢复原状。

    这时候,大厅的美术灯突然亮起,同时也听见御子柴进大声喊着:

    “阿里殿下的红宝石不见了……还有藤川外务大臣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大家猛然回头一看,阿里殿下头巾上闪闪发光的红宝石的确不见了。

    另外,藤川外务大臣却倒在大厅中央的水池边。

    老管理员

    阿里殿下和两位随从听不懂日文,可是当他看到御子柴进指着他的头巾大叫时,他疑惑地摸了一下头巾前面,莫哈梅特和伊普达拉两人也马上站起身查看。

    阿里殿下的手还按着头巾,脸上迅速堆起怒容,嘴里不断地说些大家听不懂的话,不过看得出来他相当生气。

    莫哈梅特和伊普达拉两位大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也出现怒色,他们俩一起指着殿下的头巾,愤怒地大声怒吼。

    阿里殿下价值数千万元的红宝石,现在在日本被偷了,而且日本的重要官员——藤川外务大臣居然还昏倒在地上。

    一时之间,大厅里安静无声,大家互相对望着,担心地看着阿里殿下和躺在地上的藤川外务大臣。

    直到大厅外面传来由纪子的喊叫声,才打破原有的寂静。

    “不可以啦!邱比特!”

    邱比特拖着链子,飞也似地冲进大厅,对着地上的藤川外务大臣狂吠。

    “呜……呜!汪!汪!汪……”

    邱比特一边嗅着地板,一边绕着藤川外务大臣打转。

    诚如刚才由纪子所说,曾经化装成池上社长和等等力警官的幻影怪人,是身高一七公分以上的大块头男子,而今,倒在地上的藤川外务大臣最多只到他们肩膀,是个身材矮小且瘦弱的男人。

    “呜……呜!汪!汪!汪……”

    邱比特像疯了般一直绕着藤川外务大臣,三津木俊助立刻冲过去,拉着邱比特的链子说:

    “邱比特、邱比特!乖!乖!来,不要乱动……”

    三津木俊助看了一下周围的客人,然后看着御子柴进说:

    “服务生,你还在发什么呆?还不快点过来这里拉住邱比特。”

    “是!”

    装扮成服务生的御子柴进假装吓一跳,慢慢地走到三津木俊助身边,故意装出很害怕的样子握住狗链。

    这时由纪子也进入大厅,和御子柴进一起安抚邱比特,池上社长也走到他们旁边。

    三津木俊助正想抱起倒卧在地上的藤川外务大臣时,他嘴巴上和下颚的胡须突然脱落。

    “啊!”

    登时,在场的人齐声大叫,邱比特也扒着前脚低呜。

    接着,三津木俊助卸下藤川外务大臣脸上的牛角眼镜,一看到他的脸,三津木俊助忍不住失声大叫。

    “三津木,你认识这个男人吗?”

    毫无疑问地,眼前的藤川外务大臣当然是假的,所以池上社长才会瞪大眼睛惊讶地问道。

    “是的,我认识。”

    “他是谁?”

    “是吹田管理员。”

    “吹田管理员是……”

    “他就是帮助幻影怪人逃狱的管理员。”

    “啊!”

    听到这句话,御子柴进颇为气愤地用力握紧拉着邱比特链子的拳头。

    难怪邱比特会对他吼个不停。虽然御子柴进已经让邱比特闻过幻影怪人逃狱时穿的管理员制服,可是由于制服是属于吹田老管理员的,所以他的体味一定比幻影怪人还重。

    小丑怪人

    “可恶!可恶!”

    御子柴进握紧拳头,咬牙切齿骂道。

    幻影怪人一定知道他让邱比特闻过吹田老管理员的制服,所以才会带他来参加宴会,摆脱邱比特的嗅觉。

    御子柴进忽然想到,刚才吹田老管理员的眼神看起来像是被人催眠。

    幻影怪人一定又对吹田老管理员实行催眠术,再把他改装成藤川外务大臣来参加宴会。

    “三津木,他死了吗?”

    “没有。他因为后脑勺遭到强烈撞击而昏倒,所以可能有点脑震荡……服务生,快拿一杯水过来。”

    “是!”

    御子柴进把链子交给由纪子,从桌上的水瓶倒了一杯水。

    接过水杯,三津木俊助硬是把水从吹田老管理员咬紧的牙缝中灌进去。

    “呜呜呜!”

    吹田老管理员微微睁开眼,呻吟地说:

    “红……露……红露……”

    他断断续续地说了“红露”两字,随即又昏过去。

    “咦?你说什么?喂、喂!吹田!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三津木俊助用力摇晃吹田老管理员,可怜的吹田已经昏迷过去,鼾声大作。

    “啊!糟了!服务生,快叫经理过来……”

    催眠中若突然鼾声大作,通常是不太好的前兆。

    御子柴进慌忙环视大厅,可是怎么也看不到经理的踪影。

    实际上,自从大厅电源熄灭之后,川口经理就不见人影。

    “三津木先生,经理不在这里,我现在就去找他过来。”

    御子柴进正要跑出大厅的当儿,大厅外侧传来阵鼓噪,他看见刚才那个穿着小丑服的人被铐上手铐,往大厅这里过来。

    他的旁边有等等力警官率领的警官队,以及众多旅馆的服务人员。

    “三津木,我们抓到幻影怪人了。受川口经理的委托,傍晚开始,我们就暗中监视旅馆四周,结果把正想逃进经理室的怪人抓个正着。”

    等等力警官得意地说,小丑服怪人却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不是、不是!我根本就不是幻影怪人,我只是受雇于经理。”

    “你不要狡辩了,谁会雇人做这种事情!”

    “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马戏团的表演者,昨天这里的经理找我来为阿里殿下的欢迎会表演余兴节目。如果你们认为我骗人,你们可以去问马戏团里的人,我加入的马戏团叫宫田马戏团,现在正在池袋表演,我是宫田马戏团里的小丑——亨利-松崎。

    穿着小丑装的怪人铐着手铐,泪眼婆娑地说。

    听完他的话,三津木俊助发现御子柴进还在,有些惊讶地说:

    “服务生,你怎么还待在这里?还不快点去叫经理过来!”

    “是!”

    御子柴进应声回答,大步走出大厅。

    只是当他打开门进入经理室后,并没有看到川口经理的身影。

    “奇怪?川口先生跑到哪里去了?”

    御子柴进喃喃自语,忽然间,他隐约听到房间角落的衣柜里传出奇怪的呻吟声……

    两个经理

    御子柴进站在原地,心头猛地震了一下。

    他清楚地听到衣柜有喀答喀答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动,再仔细一听,那是低沉而痛苦的呻吟声。

    由于事出突然,御子柴进也有些错愕,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接着,他提起勇气,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走到衣柜旁边。

    “是谁?谁在那里?”

    御子柴进说完,他听到好像有人回答,衣柜继续发出喀答喀答的声音,而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声。

    见状,御子柴进马上用力将衣柜的门打开。

    霎时,有一个秃头、顶着啤酒肚的男人从衣柜里滚出来,不必说,他当然就是川口经理。

    川口经理穿着针织衬衫、西装裤,手脚被反绑,嘴里还塞着东西。

    “啊!川口经理!”

    御子柴进随即将他嘴里的东西拿出来,松开他手脚的绳子。

    “谢谢你,侦探小子。”

    川口经理颤动着八字胡说。

    “可恶!真惨……”

    川口经理一边咒骂,一边用手掌搓揉疼痛的手脚关节。

    “川口先生,你是什么时候被关在衣柜里的?”

    “什么时候?大概是傍晚六点左右吧!因为阿里殿下的宴会快开始了,所以我回到这里想更换衣服,没想到竟然被躲在房间里的坏人攻击……”

    “啊!这么说,你没有在阿里殿下的宴会露面喽!”

    “当然!我怎么可能出现在那里!我正想换衣服的时候,就被人用棍子从后面敲打,接着我就失去知觉了。”

    “完了!那么今晚待在阿里殿下身边的经理,一定就是幻影怪人。”

    御子柴进在宴会前曾经拉过眼前这位经理的胡子,确定他不是假的,没想到在那之后,幻影怪人就化装成川口经理。

    川口经理从衣柜里拿出西装,继续说:

    “我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已被关在衣柜里。如果你再晚一点才来,我想我可能会窒息死在里面……御子柴进,真的很谢谢你。对了,今天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川经理慌忙系好领带,颇为担心地问道。

    “有,今晚幻影怪人化装成你出现在宴会上。”

    “什么?化装成我?”

    “是的,而且他还偷走阿里殿下的红宝石。”

    “什么?阿里殿下的红宝石被偷走!”

    “不只这样,藤川外务大臣还差点被杀死呢!”

    “你说什么?藤川外务大臣差点被杀死?”

    “嗯,不过那个藤川外务大臣是假冒的。”

    “你……侦探小子,你在说些什么呀?我一句也听不懂。”

    “你不懂也没关系。川口先生,我想问你的是,你有邀请田宫马戏团的小丑——亨利-松崎到旅馆表演吗?”

    “谁是亨利-松崎呀?”

    “他是田宫马戏团的小丑。”

    “田宫马戏团的小丑怎么了?”

    “川口经理,你真的不认识他吗?”

    “我当然不认识!侦探小子,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你把我搞得头都痛了。”

    川口经理穿上西装后,就跟着御子柴进一起跑向大厅。

    小丑怪人一看到他,马上举起被手铐铐着的手,指着经理说:

    “啊!就是他!就是他到马戏团雇用我的……”

    殿下的愤怒

    “什……什么?”

    被一个奇怪的男子指认,川口经理错愕地往后退了二、三步。

    “你是谁?”

    “你还问我是谁?经理,我就是官田马戏团的亨利-松崎呀!”

    “胡闹!我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

    “经理,我现在莫名其妙地被人怀疑已经很惨了,请你告诉他们,是你到马戏团聘请我,要我今天晚上为阿里殿下的宴会表演余兴节目。”

    “我没有,我根本没有做过这件事。”

    “什么?”

    “我根本没有找你来呀!”

    “你说什么?你这个狡猾的人,你休想害我……”

    小丑怪人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等等力警官和两、三个便衣刑警赶紧抱住他。

    御子柴进机灵地四处张望,阿里殿下和两名大臣已经不在大厅里了。

    事实上,就连三津木俊助、池上社长,还有吹田管理员也都不见了。

    众多警察把整个大厅团团围住,被包围的宾客们围成一堆,每个人都不安地等待着。

    “警官先生,警官先生。”

    御子柴进对着等等力警官小声地说:

    “幻影怪人化装成川口经理,刚才在这里的经理就是幻影怪人,真正的川口经理一直被关在衣柜里面。”

    “什么?侦探小子,这、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所以我们必须快点找到假的经理。”

    经由御子柴进提醒,他们立刻搜索整个大厅,可是假的川口经理早就逃走了,根本找不到他。

    此刻,三津木俊助和池上社长将昏迷的吹田管理员带到别的房间,请医生诊察,只见医生担心地说:

    “他的后脑遭到严重撞击,恐怕……”

    “恐怕什么?”

    “可能无法恢复正常。”

    “无法恢复正常?你的意思是会一直这样下去吗?”

    “是的,就算病情好转,还是会有一些改变。”

    医生歪着头担心说话的时候,原本一直打鼾的吹田老人,像讲梦话似的自言自语地说:

    “红露……红露……”

    听见这话,池上社长和三津木俊助,以及刚进来的御子柴进、由纪子彼此交换一下眼神。

    “红露……红露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刚才也说过同样的话。”

    他们四个人都对吹田管理员的话感到疑惑。

    阿里殿下带着好感来到日本,可是没想到宝贵的红宝石却在这里被偷,也难怪他会生气。

    如果一个礼拜以内没有找回红宝石,那么日本永远别想得到阿拉伯的石油开采权。

    事实上,最担心宝石失窃的人是藤川外务大臣。

    宴会那天晚上,藤川外务大臣因为突然有重要的事无法出席,所以在六点左右打电话给川口经理。

    这时候,接听电话的人已经是假的川口经理——幻影怪人。

    原本幻影怪人还在担心要如何瞒过邱比特的嗅觉,这下可好了,他对吹田管理员施以催眠术,将他变成藤川外务大臣,让他跟化装成秘书的部下一起参加宴会。

    一向谨慎小心的幻影怪人还事先化装成川口经理,到宫田马戏团雇用小丑亨利-松崎,计划趁表演慌乱之际偷走红宝石。

    红露

    今晚是阿里殿下举行宴会后的一个礼拜。

    如果今天晚上红宝石仍然找不回来,阿里殿下将会愤然离开日本,永远不将石油的开采权提供给日本。

    举行那场宴会的日本旅馆大厅,现在正是一片安静与漆黑。

    大厅中央水池的莲花花瓣全部合起来,让人感觉整个世界似乎正舒适地沉睡着。

    水池里偶尔会传来轻微的水声,大概是鲤鱼在戏水吧!

    大厅周围的墙壁,到处立着戒备森严的西洋盔甲武士,感觉好像人靠在墙壁似的。

    凌晨二点,整个旅馆安静无声,大家似乎都沉睡了。

    突然间,一个西洋盔甲武士动了一下,发出咋啦的声音,紧接着,一名穿着旅馆服务人员制服的男子从盔甲里走出来。

    这个男子张望了一下,轻手轻脚地小跑步横过大厅,到达入口处。

    他按下开关,天花板的美术灯顿时亮起来。

    美术灯一亮,男人立刻蹑手蹑脚地走到中央的水池附近。

    他蹲在上次吹田管理员昏倒的地板附近,静静地注视水池里面。

    一秒、二秒……刚才还安静沉睡的白色、红色的莲花瓣,开始慢慢地绽放开来。

    到这里,我们终于懂了!

    经过特殊栽培的水莲花,是靠天花板上美术灯的光线开花。闭合,也就是说,美术灯的灯光一亮,花瓣就会自动打开,一关上灯,花瓣就会合上。

    这可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因为开花、合花的动作很慢。

    蹲在池边的男人,焦躁地注视着莲花开,突然间,他仿佛想到什么,不时东张西望。

    现在是深夜两点多,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大厅的美术灯开着。

    许久之后,莲花的花瓣终于全部绽开。

    可疑的男子仔细观看每一朵白色水莲花,倏地,他高兴地叫了一声。

    一朵开在池边的白色莲花中央,有一个红色的东西垂挂在那里,那不就是大颗的红宝石吗?他高兴的喊出声,并朝着那株莲花伸出手……

    “可惜哦!幻影怪人。”

    这时,他的后面发出一个声音。

    “什么人?”

    这名可疑男子手上拿着枪回头查看。

    “哈哈哈!那颗红宝石是假的。由纪子早就解开红露的意义.所以宴会当天晚上,红宝石就回到阿里殿下的手上了。不过为了要引你过来这里,我们故意在报纸上报导阿里殿下很生气的事。哈哈哈!你还是乖乖就擒吧!”

    那声音好像是从一个西洋盔甲武士中传出来的,可疑男子一听,就开枪射击,一枪、二枪……可是手枪的子弹根本穿不透坚硬的盔甲。

    这时候,除了最早走出来的那个盔甲武士外,其他的盔甲武士也从四面八方喀啦喀啦地往这边来,立即把可疑男于包围得水泄不通。

    可疑男子拚命开枪,三发、四发、五发、六发,他的子弹终于射完了。

    当他子弹用尽时,盔甲武士里跑出两个人来,正是三津木俊助和等等力警官。

    可疑男子转身想逃,他们两人立刻上前压住他,然后,御子柴进与川口经理也从盔甲中走出来。

    御子柴进看了一眼可疑男子的脸后,笃定地说:

    “不对,他不是幻影怪人,他是幻影怪人的部下。”

    这个男人就是上次利用活动广告人,引御子柴进到大楼的那个男人。

    虽然没能抓到幻影怪人,不过阿里殿下的红宝石总算又回到他手上。

    宴会那天晚上,化装成川口经理的幻影怪人趁灯光尽灭,大家被亨利-松崎的表演惊吓之际,迅速偷走阿里殿下的红宝石。

    可是当他将吹田管理员推倒,想要逃走的当儿,手上的红宝石却不小心掉进白色莲花的花瓣中。

    水池边的萤光灯关掉之后,会有一段短暂时刻闪着微弱灯光,所以吹田管理员在昏倒前,才会看到莲花闪着红露般的亮光,其实那是阿里殿下遗失的红宝石反射的光芒。

    由纪子是个聪明慧黠的女孩,听了吹田管理员提到“红露”两字后,她突然联想到莲花。

    所以当天晚上,美术灯打开后,他们便仔细检查水莲花,结果顺利找到阿里殿下的红宝石。

    殿下非常赞赏由纪子的机智,也很快地跟藤川外务大臣谈到石油开采权的签约问题,当天,由纪子还以幸运神的身分列席参加呢!

    另一方面,吹田管理员的病情也出乎意料地轻微。

    因为他看到红露,所以让阿里殿下的红宝石很快就找回来,因此,藤川外务大臣还特地颁发感谢状给他。

    后来,吹田管理员也辞掉管理员的工作,到新日报社的仓库工作。

    只是令人忧心的是,幻影怪人会就此安分下来吗?

    接下来,他是不是又会犯下什么案子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