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耳语娃娃(1)

    怪人的房间

    “喂!阿进。”

    “啊?”听见声音,御子柴进霎时停住脚步。

    在银座一家百货公司的八楼大厅,有一场新日报社跟警政署合作的防制犯罪展示会。这个展示会的目的是要告诉大家犯罪是怎样发生的,希望大家能够小心,不要让犯罪行为发生。

    由于这次的展示会要教大家防止犯罪,所以现场的布置给人的感觉并不怎么好服。

    展示会里竖立着犯下大案件的罪犯人像,还陈列了凶手杀人后装尸体的箱子、使用的凶器等。

    因为凶器大都是手枪、菜刀等可怕的器具,所以胆子小的人都不太敢靠近展示会会场。

    听到怪声音叫住自己的当儿,御子柴进正在展示会一角——“幻影怪人的房间”前面。

    幻影怪人因“幻影少年”事件被逮捕,现在正被关在监狱里。

    在这个展示会里,最吸引人的就是“幻影怪人的房间”。那里有图片和人像详细解说幻影怪人的犯罪手法,还陈列了他曾经装扮过的人物模样。

    幻影怪人曾经乔装过新日报社的社长——池上三作和等等力警官。

    在阿里殿下事件中,他装扮成旅馆经理;在“幻影少年”事件里,他则装扮成南村产业的社长——南村良平,不过最后都被三津木俊助识破。

    由于不知道他的真面目究竟是哪一个,所以才会称他为“幻影怪人”。

    “喂!御子柴进。”

    “谁?”御子柴进被奇怪的声音喊住,连忙环顾四周说。

    他的旁边除了一位留着山羊胡,负责看顾展示会的守卫外,别无他人。

    “叔叔,刚才是你在叫我吗?”御子柴进向守卫问道。

    “咦?有什么事吗?”

    留着山羊胡的守卫瞪大眼睛看着他。

    守卫的年纪大约六十岁左右,穿着立领衣服,带着一顶无帽沿的帽子,坐在栅栏前的一张圆椅上。

    “御子柴进。”

    怪声音再度出现,这次御子柴进确定不是错觉,而是真的有人在叫他。

    御子柴进讶异地扫视四周,这时留着山羊胡的守卫已经开始点头打盹,附近根本没有其他人。

    “谁?是谁在叫我?”

    “是我啊!”

    “到底是谁?你在哪里?”

    御子柴进仔细看了看周围,依然不见任何人影。

    “你问我在哪里?我就在你眼前呀!”

    “我的眼前……是哪里?”

    “就在幻影怪人的房间里面啦!哈哈哈!”

    听见那人发出诡异的笑声,御子柴进只觉得全身汗毛直竖。

    “幻影怪人的房间”陈列着四个跟真人一样大小的模型人像,分别是池上社长、等等力警官、旅馆的川口经理和南村良平。

    这时候,御子柴进不禁由先前的疑惑转为恐惧而全身颤抖。

    不管怎么查看,除了留着山羊胡的守卫在打瞌睡外,根本没有其他人,难道在那些人像里面,混杂着一个真人吗?

    如果真的有人在里面,能化装得那么高明的,除了幻影怪人之外,根本别无他人,可是幻影怪人现在被关在监狱里呀!

    不过幻影怪人曾经轻松地逃出监狱,他这次该不会又逃狱,混进防制犯罪展示会里吧?

    黑暗中的声音

    御子柴进抓住栅栏,半弯着腰,目不转睛地注视四个人像。

    “是谁在那里?”他故作镇定地开口说道。

    “哈哈哈!你是说我吗?我是幻影怪人的部下。”

    “你是幻影怪人的部下?”

    “是的。”

    “幻影怪人的部下找我有事吗?”

    “有。”

    “什么事?”

    “应该说是要拜托你。”

    “拜托我什么?”

    “希望你今晚十点到两国桥的东边,距离桥约十公尺的下游来。”

    “你要我到两国桥东边做什么?”

    “那里有一艘叫海运丸的小艇。”

    “海运丸……”

    “是的。我希望你把这个公事包带过去。”

    “公事包?公事包在哪里?”

    “就在‘我’脚下呀!”

    “我?你说的‘我’是谁?”

    “就是等等力警官嘛!哈哈哈!”

    那人说完,又发出诡异刺耳的声音大笑。

    御子柴进低头一看,发现等等力警官脚边果真放着一个公事包。

    他本来还以为那个公事包是防制犯罪展示会的陈列品,没想到……

    “如果我不愿意呢?”

    “你不会不愿意的。”

    “你这么肯定?”

    “因为如果你不愿意,那么由纪子就糟喽!”

    “由纪子?”

    “对,就是池上工作的掌上明珠——池上由纪子。”

    “你对由纪子做了什么?”

    “如果你去问学校的话,他们可能会告诉你说,刚才有人开车接由纪子回去了。可是我可以在这里告诉你,那个人可是歹徒哦!哈哈哈!”

    “啊!”御子柴进小声地低呼一声。

    “你的意思是说,幻影怪人的部下绑架了由纪子吗?”

    “没错,你很聪明!呵呵呵呵!”

    “所以只要我把公事包送到……”

    “那么我就会放由纪子回去。不过如果你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或是带警察去,那么后果我就不敢保证了。”

    “可恶!”

    “你到底答不答应?赶快回答我!”

    御子柴进想了一下,接着咬牙切齿地说:

    “好,不过我要打个电话确定由纪子是不是真的被绑架了。”

    “好吧!那么我们一言为定……啊!”

    “怎么了?”

    “有人来了,你别开口。”

    声音就此打住,四周也随即恢复寂静,此时进来的人正是三津木俊助。

    “侦探小子,你在这里发什么呆?”

    三津木俊助大声说话,一旁打盹的守卫被吓得清醒过来,揉了揉惺松的眼睛。

    “没什么,三津木先生,我只是觉得这里有点诡异。”

    “诡异?什么东西让你觉得诡异?”

    “这些人像做得实在是太像了,你想会不会有真人混杂在里面?”

    “侦探小子,你在乱讲什么呀!”

    “因为我实在很担心……三津木先生,请你来这里看着。”

    “看什么?”

    “因为我想走过这个栅栏,进去里面看看。”

    “哈哈哈!这种行为好愚蠢哦!”

    “为了以防万一,愚蠢就愚蠢嘛!”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在这里看着。不过你可要小心点哦!”

    “小心什么?”

    “说不定幻影怪人就在里面,搞不好他还会勒住你的脖子。”

    “所以我才想请三津木先生你留在这里,如果有事发生,你要救我。”

    “侦探小子,你还当真啊!”

    三律木俊助担心地看着他,他猜想御子柴进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御子柴进越过栅栏,进入“幻影怪人的房间”检查每一具人像,可是每一具都是真正的模型人像,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怎么样?侦探小子,有真人吗?”

    “没有…”

    (奇怪?刚才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御子柴进仿佛挨了一记问棍,疑惑地看了看四周。

    海运丸

    当天晚上十点,御子柴进拿着公事包,偷偷来到两国桥东侧。

    御子柴进打电话到由纪子学校得到的答案是,学生们吃完便当后,有个自称是谷田五郎的医生,神情慌张地到学校拜访由纪子的导师。

    他穿着白色手术服,名片上写着神田一家大医院的名字。

    他告诉松井安子老师,由纪子的爸爸发生车祸,受了重伤,现在被送进他们医院。他是在池上社长的请托下,过来接由纪子到医院的。

    由于松井安子老师今年才刚从学校毕业,又是第一次当导师,或许因为经验不足,她立刻被对方的态度和话语蒙骗。

    她没有先打电话到神田医院确认,就急忙到操场把由纪子找来,交由谷田五郎带走。

    之后,这个冒牌的谷田五郎医生便开着车载着由纪子走了。

    后来学校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全是因为御子柴进的一通询问电话。

    下午四点左右,学校知道消息之后,也紧张地马上通知池上三作。

    池上社长接到消息后,当然要找御子柴进问个清楚。

    然而御子柴进打过电话确认后,即自动消失不见。因为他知道只要和池上社长或三津木俊助见面,他们一定会追问到底,那么就麻烦了。

    御子柴进来到两国桥东侧,在距离桥约十公尺的下游看到一艘汽艇。

    他往汽艇的船尾看去,灯光下浮现的正是“海运丸”三个字。

    霎时,御子柴进觉得胸口一阵莫名的鼓动。

    (到底会是谁在海运丸里呢?)

    自从上次幻影怪人成功逃狱后,警方就加紧对他严密监视,所以这次他应该没办法逃狱才对。

    御子架进来到海运丸旁边,看到水边紧接着石阶。

    他仔细地观看前后左右,四周一片漆黑,没有其他人影,远处天空有一片朦胧的灯光,看起来大概是往浅草那附近。

    御子柴进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走下石阶,由于涨潮时,石阶就会隐没在水里,所以石阶上湿漉漉的,上面长着青苔,一个不小心很容易滑倒。

    御子柴进走下石阶,石阶与汽艇中间有一座小桥,御子柴进站在原地,犹豫着要不要过桥。

    “是侦探小子吗?”汽艇里面有人发出声音。

    “是的。”

    “你有带公事包来吗?”

    “带来了。”

    “很好,那么请你过来这边。”

    御子柴进踌躇不前,可是他又不愿意被人批评是胆小鬼,同时,他也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在汽艇里,于是鼓起勇气走过小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打开船舱的门。

    一打开门,他看见一个大块头的男人背对他坐在桌子后面,头上戴着无线电通话器,看起来像是一名无线电技师。

    御子柴进快速地扫视船舱内部,可是没有看到由纪子。

    “喂!由纪子在哪里?”御子柴进站在门边,不客气地问道。

    “由纪子不在这里。”大块头男人还是背对着他说。

    “什么?她不在这里?”御子柴进几乎有些动气。

    “这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既然如此,我也有我的打算。”

    “你有什么打算?”

    “我会将遵守约定带来的公事包丢进河里。”

    御子柴进站在门边,做势转身离开。

    “等一下,我不会骗你的。我说要把由纪子还你,就一定会还你。”

    说完,椅子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旋转到正面,看见男人的脸,御子柴进不由得尖叫出声。

    (等等力警官?)

    不,不是!这个男人只是长得很像他罢了,况且等等力警官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哈哈哈!侦探小子,你怎么在发呆呢?怎么不跟我这个幻影怪人打声招呼呢?”

    “啊!果然……”御子架进握紧拳头看着他。

    没想到幻影怪人又从监狱里逃出来了。

    公事包

    “对不起、对不起!侦探小子。”

    乔装成等等力警官的幻影怪人露出雪白的牙齿微笑说:

    “我不是怀疑你,只是我怕三津木俊助或是等等力警官跟踪你,那就伤脑筋了,所以才把由纪子藏在别的地方,你等一下,我马上让你们通话。”

    幻影怪人将椅子一转,回到桌子那边说:

    “喂!八木吗?我是幻影怪人,由纪子在你那里吧?是……对,侦探小子已经来了,我要让他跟由纪子说话。有,他有带公事包来……嗯,我会检查里面的东西,你先把由纪子放出来。”幻影怪人对着无线电说话。

    他似乎对无线电很在行,上次他就是利用侦探小子对监狱的吹田管理员进行催眠术。

    不久,无线电那端传来哗哗哗的声音。

    “是由纪子吗?等一下,咦?你问我是谁?怎么啦?你忘了我了吗?我就是那个跟你很要好的幻影怪人叔叔呀!哈哈哈!现在你最喜欢的侦探小子来了,我现在就让他跟你说话……”

    幻影怪人拿下耳朵的通话器说:

    “戴上这个说话。”

    接着,他把位置让给御子柴进。

    御子柴进把通话器戴上,坐在旋转椅子上,并将公事包放在膝盖上。

    “喂、喂,是由纪子吗?”

    “是的,你是御子柴进吗?”由纪子的声音充满思念之情。

    “是的,由纪子,你现在在哪里?”

    “刚才我的眼睛一直被蒙着,所以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没有对我怎么样。”

    “现在你的眼睛没有被蒙着吧!”

    “是的。”

    “那么你告诉我周围的环境。”

    “嗯……我坐的桌子附近有灯光,其他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由纪子,你身边有人吧?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留着山羊胡,是个看起来很善良的老伯。”

    “咦?”,

    “对了,他还戴着防制犯罪展示会的帽子。”

    突然间,御子柴进好像被人敲了一记脑袋。

    原来那个一脸睡相、留着山羊胡的守卫,就是幻影怪人的部下,而且还会说腹语。

    所谓的腹语术,是一种利用肚子里的横膈膜振动,发出声音的说话方式。

    由于说话者的嘴唇完全不动,而且又是从肚子里发出来,所以让人听起来就像是从别的地方传来一般。

    那个守卫一边装做正在打盹,一边用腹语术跟侦探小子说话。

    “阿进,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沉默不语?”

    “没,没什么。那个山羊胡老伯有没有说什么?”

    “他说你马上就会来这里接我,叫我不要担心,可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阿进,你手上是不是有公事包?”

    “有啊!”

    “只要你将公事包交给幻影怪人,他就会告诉你这里的地址。”

    “啊!真的是这样吗?好的。”

    “那么请你快点把公事包交给他,然后问出我的位置。”

    “嗯,好的。”

    “拜托、拜托,你要尽快过来接我哦!”

    说到这儿,御子柴进跟由纪子的通话就此中断。

    “幻影怪人,拿去!”

    御子柴进从旋转椅上站起来,二话不说,将公事包丢出去。

    “由纪子在哪里?”

    “等一下,我要确认一下里面的东西。”

    幻影怪人仔细检查完公事包里的东西后,才抬起头说:

    “赤坂山王,大和旅馆二楼七号房,门没有上锁。”

    “赤坂山王,大和旅馆二楼七号房。”御子柴进跟着复诵一次。

    “再见!”幻影怪人大喊一声,一口气冲出海运丸。

    他这么匆忙跑出去,是要到什么地方?那里有什么人等着他呢?

    再者,御子柴进带来的公事包里,又是装着什么东西?

    大和旅馆

    位于赤坂山王的大和旅馆,是个中级旅馆,跟一流旅馆不同的是,它的投宿便利,所以房间总是客满。

    虽然是一间中级旅馆,但客人却不一定是中等阶级。有些上流名士觉得一流旅馆太拘束了,也会选择轻松投宿的大和旅馆。

    九月二十五日,晚上十一点,距离御子柴进冲出两国河岸的海运丸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大和旅馆的柜台里,权藤经理正无聊地看着晚报。

    “请问一下……”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少年站在他面前。

    “咦?什么事?”

    权藤经理抬起头来,一着到少年,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说:

    “你别吓人了,我正在看白天的银行抢劫报导,你突然发出声音,害我吓了一跳……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请问一下,这间旅馆的二楼七号房住的是什么人?”

    “二楼七号房……”

    权藤经理打量眼前的少年,看着他学生服领子上的识别证说:

    “你是新日报社的人啊!现在不可以采访啦!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已经过了十一点了……”

    “是的,这个我知道,可是我……”

    “不行、不行!刚才桑野五月才打过电话交代,说她今晚头痛,不想见任何人,你要采访的话,明天再来啦!”

    “什么?桑野五月?”御子柴进纳闷地皱起眉头。

    桑野五月是日本的世界级声乐家,也是世界名列前五名的歌剧家。

    她所演唱的“蝴蝶夫人”,不但在歌剧盛行的意大利获得绝佳的风评,还曾经在南欧某王国的国王面前演唱日本民谣,受到国王的宠爱。

    国王因此赠送她一颗名为“地中海之星”的钻石当做奖赏,当时,日本的报纸还大肆报导这个消息。

    御子柴进也知道桑野五月回日本的消息,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住在大和旅馆,而且还是二楼七号房。

    想到这儿,御子柴进心里立刻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刚才幻影怪人说的地方,确实是大和旅馆二楼七号房,所以由纪子应该是跟留着山羊胡的守卫在这里,怎么现在却变成桑野五月的房间呢?

    (难道幻影怪人骗我?)

    御子柴进脑中猛然闪过南欧国王送给桑野五月的钻石——地中海之星。

    传说幻影怪人是个宝石狂,难道他这次的目标是桑野五月?

    “叔叔!叔叔!”御子柴进有些激动地大声喊叫。

    “啊?小子,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有事情想请问一下叔叔。今天有没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可爱小姐,跟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伯一起来找桑野小姐?”

    “十三、四岁的小姐……没有啊!”

    御子柴进想了一下,又说:

    “那么今天有没有人送大箱子,或是盒子之类的东西给桑野小姐?”

    “有啊!奇怪,你怎么这么清楚?今天晚上八点左右,的确有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送来一个大行李箱……不过小子,现在已经很晚了,一切等明天再说,我正在看银行的抢劫报导,你不要再吵我了。”

    权藤经理转身背对着御子柴进,他把双脚放在桌上,专心看着晚报。

    “叔叔,谢谢你。”

    御子柴进转身背对柜台,快速地环顾四周。

    大厅里有两、三位客人在看书或写信,没有人往他这边看。

    而在大厅人口的桌子前面,有一个穿制服、戴帽子的服务生正在打吨。

    服务生旁边是通往二楼的楼梯,他看了一眼挂在楼梯墙壁上的时钟,时间正好是十一点半。

    御子柴进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过服务生面前,轻手轻脚地往二楼走去。

    二楼七号房

    一上楼梯,走到走廊尽头,往左边一转,就是二楼七号房。

    如果幻影怪人没有说谎,那么门应该没有上锁才是。

    御子柴进快速地看了一下走廊前后,确定附近都没有人后,便轻轻地转动七号门的门把……只听见喀的一声,门打开了,房间里面一片黑暗。

    御子柴进再度张望走廊前后,接着溜进房里,谨慎地关上门。

    一秒、二秒……他站在门边想调整好呼吸,黑暗中,他听见叽叽叽的椅子转动声,还有人急促的呼吸声。

    “由纪子?”

    御子柴进试探性地小声喊着,下一秒钟,他发现椅子的声音变大声了,也听到有人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听起来像是在回应他。

    御子柴进在黑暗的墙壁上寻找开关,喀地一声,房间顿时亮了起来。

    看见熟悉的脸孔,御子柴进不禁喊叫:

    “啊!由……由纪子!”

    由纪子被紧紧地绑在沙发上,全身不得动弹,嘴巴也被白布塞住,以至于无法发出声音。

    尽管嘴巴被塞住无法说话,可是她一见御子柴进,一双眼睛带着笑意看着他。

    “由纪子!”

    御子柴进赶紧跑到她身边,拿掉她嘴里的白布,帮她解开身上的绳子。

    “由纪子,山羊胡老伯呢?”

    “跟你通过无线电之后,他就出去了。”

    “是那个老头把你绑成这样的吗?”

    “是的。他大概是怕我喊叫逃走吧!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接我,所以就乖乖地照老伯的话去做。”

    “由纪子,你是怎么……怎么被带到这里来的?”

    “中午有个自称是医生的年轻男子到学校说爸爸车祸受重伤,他要来接我到医院。可是当我一上车,突然被人用湿纱布捂住嘴巴跟鼻子,接下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这个房间里了。”

    “他给你闻的是麻醉药吗?”

    说完,御子柴进看见房间角落有一个大行李箱,由纪子大概就是被装在那个行李箱里,然后再送到这个房间。

    “啊!终于轻松了。”

    御子柴进一解开绳子,由纪子站在地板上,舒展筋骨说:

    “对了,阿进,爸爸受重伤的事是假的吧!”

    “当然喽!那根本是骗人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只要爸爸没事,我碰到这些事又有什么关系。”

    “由纪子,你……你知道这里是谁的房间吗?”御子柴进放低声音说。

    “我不知道,这是谁的房间?”

    “你来到这里以后,除了山羊胡老伯之外,有没有见过其他人?”

    “没有,我没有见过任何人……”

    由纪子说话的声音愈来愈小声,突然间她想到一件事,兴奋地说:

    “啊!对了,那个山羊胡老伯其实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只是在嘴边黏上山羊胡,装扮成老头子的样子。”

    “啊!原来是这样!”

    御子柴进一面回答,一面小心倾听另一边的动静。

    这个房间分隔成两间,门的另一边应该是寝室,不过那里静得似乎没有人在那里。

    “阿进,怎、怎么了?”

    看见御子柴进的脸色,由纪子不由得紧张起来,声音颤抖地说。

    “由纪子,你留在这里不要动,我去隔壁房间检查一下。”

    御子柴进轻轻地走到寝室门前,敲了两、三下之后,开口问道:

    “桑野小姐……桑野五月小姐,你在吗?”

    “桑野五月小姐!”

    由纪子不禁大叫出声,她当然听过桑野五月的名字。

    “那么这里是桑野五月小姐的房间喽!”

    “嘘!”

    御子柴进立即制止由纪子说话。他又喊了两、三次桑野五月的名字,可是门的另一边还是安静无声,没有人回答。

    御子柴进试着转动门把,这个门也没上锁,轻轻一转就打开了。

    房里一片漆黑,可是御子柴进却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御子柴进站在黑暗中,整个身子突然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