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耳语娃娃(3)

    至交三人组

    “你好,我是三津木俊助,这位是有名的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三津木先生,你怎么说我有名呢?我、我根本一点名气也没有。”

    “我在报纸上看过你上次在大和旅馆的表现,听说你当时差一点就抓到幻影怪人了……”

    三津木俊助说御子柴进有名,衣川春美又称赞他,这让御子柴进一时之间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在关了门的休息室里,跟衣川春美面对面坐着的是新日报社的记者——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

    今天是御子柴进在大和旅馆差点抓到幻影怪人之后的第三天。

    “刚才在电话中,你们提到一些关于幻影怪人的事情。”

    “是的,我们想间你一些事情……对了,你现在要拍片吗?”

    “不,明天才开始。电影情节讨论会结束了,我今天一整天休假,所以我们可以慢慢谈。”衣川春美面露微笑,语气非常和善地说。

    “这样呀!事实上,我想问的是有关前几天在大和旅馆被杀害的桑野五月的事情。”

    “是……”衣川春美轻声回答,在桌子底下的双手却不断地扭转手帕。

    “事情是这样的,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在常盘音乐学校的时候,跟桑野五月是同级生。”

    “是的。”

    “不只是同级生,你们还是很要好的朋友。”

    “嗯,我们的交情的确不差。”

    “可是好像还有一个人跟你们很要好,我们想问的就是这个人。”

    衣川春美定定地看着三津木俊助的脸说:

    “三津木先生,为什么你们要调查这些事情?我认为桑野五月会被人杀害,全是因为幻影怪人想得到‘地中海之星’才会杀害桑野。我不明白,这件事跟我们以前的友情有什么关系?”

    衣川春美的质问的确有理。只是三津木俊助不能告诉她,幻影怪人的部下除了要宝石之外,还可能再杀掉两个人。

    “我知道问这件事很奇怪,可是我希望你能回答我的问题。除了你之外,桑野还有另一个好朋友,可以请你告诉我们她是谁吗?”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既然你开口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是现在在舞台剧界号称音乐剧女王的雪小路京子。当时在学校里,大家都号称我们是‘至交三人组’,可是这件事……”

    衣川春美感到困地皱起眉头,见状,三津木俊助赶紧补了一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接着,他对御子柴进使了一个眼色说:

    “现在我想问你一个很没有礼貌的问题,希望你不要见怪。衣川小姐,我想请问你,是不是有人对你们三人怀恨在心?你记得有这种事吗?”

    听到这儿,衣川春美猛然站起来,她的脸色一片苍白,嘴唇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下一刻,她脸色微变,露出不高兴的样子说:

    “你是来侮辱我的吗?我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对不起,请你们回去!?”

    如果这时衣川春美说出以前的事,或许就不会遇到灾难了。

    黑衣女王

    第二天,石田治郎导演的国际间谍电影——“黑衣女王”开拍了。

    一般来说,电影并不是按照情节顺序拍摄的,而是依照道具或外景的状况来决定哪一场戏先拍。

    所以,有时候第一场戏反而会在最后面结束的时候才开拍。

    今天,石田导演的“黑衣女王”就是从电影最高xdx潮的舞会开始拍摄。

    这场戏是在号称东京第一的大旅馆宴会厅开拍,内容是某外务大臣为接待某国使节团举行的欢迎舞会。

    衣川春美扮演的女间谍装扮成公爵的女儿出席,目的是要接近外国使节团,然后发生神秘的杀人事件,而这一幕正是电影最高xdx潮的一场戏。

    讲究的石田导演在摄影棚里搭了一个跟真的旅馆一模一样的宴会厅,出场演员加上几位外国演员,总人数超过两百人,是一场豪华盛大的舞会。

    “衣川,没问题吧!‘人鱼的眼泪’可不能有什么差错哟!”

    在衣川春美的休息室里,制作人本多达雄从刚才就一直叮咛着。

    “没问题啦!本多先生,你要是真的这么担心,为什么还要借这么贵重的项链呢?”

    “那是因为石田导演要求,我也没办法呀!总之拍摄完毕,我就要马上送回天银堂了,所以拍摄完毕之前,你一定要特别小心。”

    “我当然会小心的。本多先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神经质啊?就算是幻影怪人,也没办法在那么多人在场的时候乱来呀!”

    “不,就是因为人多我才担心。舞会里那么多陌生的临时演员,说不定幻影怪人化了装混在里面。”

    “呵呵呵!本多先生,你大概是患了幻影怪人恐惧症吧!你不要太担心啦!当心你的血压又升高了。”

    衣川春美表面上嘲笑着,其实她的心里多少也有一些不安。

    昨天在盛怒之下,她毫不客气地将三津木俊助跟御子柴进赶走。

    早知道这样,她应该老实地把一切都说出来,然后接受警方的保护,省得现在在这里提心吊胆。

    可是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昨天那么逞强,现在更不能打电话求援。

    “总之,我没问题的。如果你那么担心,拍摄的时候,你一直跟在我旁边不就好了。”

    “是啊!这当然不用你说!”

    忽然间,有人敲了敲门,探头进来的是一个戴着黑色镜框的青年。

    “衣川小姐,该你上场了,石田导演在布景那边等你。”

    “喂!你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本多制作人露出怀疑的眼神看着对方。

    “这里的摄影组长介绍我来担任石巴导演的助导,我的名字是三杉健助,请多多指教。”

    听见耳熟的声音,原本看着三面镜化装的衣川春美,立刻将视线移到男子映在镜子里的脸孔,登时,她差点尖叫出声,于是慌忙用手帕捂住嘴巴。

    这个男子身穿运动服,头戴鸭舌帽,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咦?这个人不是三津木俊助吗?)

    既然三津木俊助出现在这里,那么御子柴进也应该在附近喽!

    刹那间,衣川春美感激地看着三津木俊助。

    这么看来,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对衣川春美先前的无礼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还来这里保护她。

    霎时,衣州春美勇气倍增,她对他微微一笑说:

    “好的,我马上过去。三杉先生,请你陪我一起过去。”

    说完,她从梳妆台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皮制的大盒子,她打开盒子,拿出价值一亿元日币的珍珠项链——“人鱼的眼泪”。

    衣川春美戴上项链,露齿微笑说:

    “本多先生,既然你这么担心这串项链,那就充当临时演员,跟在我旁边吧!三杉先生,请你牵着我的手,带我到布景那里。”

    三津木俊助和本多制作人都忧心仲仲地看着衣川春美胸前闪闪亮的项链。

    黑暗的摄影棚

    “OK!正式开始!”

    在临时助导三杉健助,也就是三津木俊助的号令下,国际间谍电影“黑衣女王”拉开豪华的布景开始拍摄了。

    摄影机装置在可以俯瞰全场的位置,摄影机旁边有石田导演和三津木俊助,两人都十分认真地盯着下方瞧。

    石田导演是要看清楚演员们的演技有没有失误,而三木俊助却是要仔细看清楚幻影怪人有没有混进来。

    另外,他还要留心观察杀死野五月的杀人魔,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攻击衣州春美。

    其实,那个身分不明的杀人魔,如今就站在三津木俊助身边。

    在幻影怪人的帮助下,他变成灯光师古沼光二,现在站往距离三津木俊助三公尺左右的地方,注视着衣川春美的一举一动。

    电影拍摄时,摄影机由高处往下拍,会装在类似起重机的吊车上面,这样就可以自由伸缩、左右旋转,石田导演和三津木俊助就坐在吊车上面。

    由于拍摄时需要强烈照明,所以很多照明灯都会装在摄影机拍不到的地方。

    现在正在拍摄的舞会中,摄影棚的天花板附近架设了一个架子,上面装了十几盏强烈灯光,在架子上面,像猴子一样爬来爬去,负责调整光线的人,就是易容成灯光师的古沼光二复仇者。

    杀害桑野五月、身分不明的杀人魔,在高处闪烁着可疑的目光,随时准备取下衣川春美的性命。

    此刻,衣川春美的胸前挂着价值一亿元日币的珍珠项链,和装扮成外国使节的外国籍演员手挽着手跳舞。

    在她的周围,穿着正式服装的男演员跟女演员愉快地跳着舞,本多制作人也混杂其中担任临时演员,他极度不安地跟着衣川春美移动。

    到目前为止,舞会的拍摄进度非常顺利。

    跳舞那场戏终于结束了,现在要拍摄的是衣川春美饰演的女间谍跟外国使节——修罗,两人在树叶后面进行秘密交谈的一幕。

    这一场戏也是从吊车上面用望远镜头拍摄的。

    “不行!不行!”石田导演突然在吊车上面生气地大喊。

    “本多,请你往后退一点!你站在那里会被拍进去,这里应该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画面。”

    “对不起,对不起。”本多制作人随即道歉。

    他从衣川春美身边往后退了五、六步后,突然有一个打扮成旅馆服务生的少年快步走到他旁边。

    少年挡在本多制作人面前正视他,还指着他的脸说:

    “不对、不对!他不是本多制作人!”

    他尖锐地喊叫着,坐在吊车上的导演勃然大怒反问道:

    “你是谁?我不准你干扰电影拍摄。”

    “导演,这不是拍摄的问题。真正的本多制作人被人下了安眠药,在那边睡着了,在这里的本多制作人是假的,他一定是幻影怪人。”

    这个高声喊叫的人就是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好!侦探小子,我马上去!”

    三津木俊助在吊车上喊着,立刻滑下去。

    听见这句话,摄影棚里一片哗然,场面呈现一片混乱的状态。

    假的本多制作人吹了一声口哨,摄影棚的灯光同时尽灭,四周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糟了!幻影怪人的同党在这里!小心一点!”

    三津木俊助扯开嗓门喊叫。

    可是,这个摄影棚里面毕竟塞了两百多名演员与工作人员,在这场混乱的骚动中,突然有一声拔尖的女性惨叫声响起。

    黑暗杀人

    三津木俊助没发现幻影怪人的部下化装成灯光师混进来。

    化装成灯光师的复仇者,一定具有丰富的灯光知识。他让强烈的电流通过照明灯,立即使摄影棚内所有的电源发生故障。

    一旦电源装置故障了,所有的电灯全会熄灭,号称不夜城的豪华布景在刹那间变成仿如地狱一般黑暗。

    黑暗总会带给人不安与恐惧,尤其是明暗对比过强时,更会使人心中的不安更加扩大。

    “糟了!小心!幻影怪人跟他的部下混进来了!”

    三津木俊助大声喊叫着,可是这样反而使人更加惊慌。

    “唉呀!救命啊!”

    “杀人了!”

    布景里面上上下下一片惊恐的叫声。

    如果现场只有摄影棚的工作人员的话或许还好,可是这里有一百多位不知道摄影棚紧急出口在哪里的临时演员,他们害怕地大声吵嚷,使得黑暗中的情况更加混乱。

    更令人惊慌的是,有一声声尖锐的惨叫声传来,三津木俊助听到凄厉的叫声,不禁在黑暗中立定站住。

    (糟糕!刚才的声音好像是衣川春美的声音!)

    想到这儿,三津木俊助不禁双脚发抖,喉咙干渴,全身直冒冷汗。

    “衣川小姐、衣川小姐……衣川小姐,你在哪里?”

    三津木俊助在混乱中高声喊叫,但却迟迟没有听到回答。

    (刚才有一声女性的惨叫声,难道衣川春美出事了?)

    电灯熄灭的那一刹那,化装成本多制作人的幻影怪人,就站在衣川春美的附近。

    “衣川小姐、衣川小姐!侦探小子,你在不在?”

    三津木俊助再度大喊。

    处在黑暗中的御子柴进听见叫声,语气颤抖地回答:

    “三津木先生,不得了了,有血……血……”

    “什么血?”

    “衣川小姐倒下来了!她被刺杀倒地,血!她流血了……”

    黑暗的舞台中又发出另一声尖叫声。石田导演也在吊车上高声怒骂:

    “大家还在摸什么?快点找个人到电源室把灯打开。”

    “啊!请等一下,导演,衣川小姐在这里被刺杀了,现场不可以乱动,近藤、近藤……江口……”

    三津木俊助一边喊叫,一边打开打火机挥动。

    “是的,三津木先生。”

    近藤跟江口来到他旁边,这两个人才是真正的助导。

    “近藤,你去电源室,要求他们紧急修理故障,还有江口

    “是的,请吩咐!”

    “请你仔细监视,不要让任同人离开这个黑暗舞台。”

    “可是……三津木先生……”

    这时候,石田导演在吊车上大喊:

    “我从这里看到了,已经有人从这里冲出去了。”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之,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近藤、江口,拜托你们了。”

    “嗯!”

    说完,两人立刻跑向黑暗舞台的入口。

    这里所说的黑暗舞台,是指半圆型的建筑物一开始拍摄时,金属制的门会关起来,禁止天然光线射入,所有的拍摄状况都是在人造灯光中进行。

    下达命令后,三津木俊助藉着打火机的火光,往御子柴进那边过去。

    “侦探小子,幻影怪人呢?”

    “电灯熄灭的时候,我抓住他的上衣防止他逃走,可是一听到衣川小姐的惨叫声,我就不知不觉放开手,让他逃掉了。”

    御子柴进懊恼且难过地说。

    已经陆续有人点上火柴或是打火机,一堆堆的人聚在一起,神色害怕地看着地板。

    衣川春美瞪大眼睛倒在地板上,她的眼睛就像玻璃球般了无生气,心脏上面插着一把类似手术刀的凶器,鲜红的血液如泡沫般不断涌出。

    挂在她脖子上价值一亿元日币的珍珠项链也已经消失无踪。

    令人觉得讽刺的是,这时灯光整个亮了起来,三津木俊助往上看了一眼,在天花板上高高的灯光架上,古沼光二正蹲着身子,定定地往他的方向看。

    三津木俊助自然想不到他就是复仇者。

    是血!是血!

    “三津木,听说衣川春美被杀害了?”

    事情发生后一小时,等等力警官率领众多警官从警政署赶来。

    当然,在他们来到之前,已经有很多当地的警察、警官到达这里,严密封锁摄影棚内外。

    发生命案的黑暗舞台,在助导江口的监视下,不准任何人进出。

    衣川春美的尸体也保持原状躺在地上,两百多人远远地围着尸体,不安地屏息以待。

    三津木俊助趁着法医检查衣川春美的尸体的当儿,带着等等力警官到黑暗舞台一角说明大致情况。

    他压低声音,小心谨慎地说:

    “警官,杀死衣川春美的凶手,说不定还在这个舞台里面。”

    “咦?你刚才不是说幻影怪人已经逃走了吗?”

    等等力警官颇为讶异地说。

    “是的。可是在电灯熄灭以前,黑暗舞台门外有两个负责道具的人在那里抽烟,晒太阳。这时,幻影怪人化装的本多制作人慌张地跑出来说:‘电灯熄灭了,得想想办法……’接着便往另一边走去……没多久,江口助导跑出来将入口紧紧关上,在这段期间,没有别人再出去,所以从命案发生到现在,从这里逃走的,只有幻影怪人一个人。”

    “难道命案不是幻影怪人干的?”

    “幻影怪人过去的纪录都是让部下杀人,很少自己动手,而且……对了,侦探小子,你来这里说明一下。”

    “是的。”

    御子柴进来到等等力警官面前,清了清喉咙说:

    “灯光熄灭的时候,我就站在幻影怪人旁边。当时我怕他逃走,所以紧紧抓住他外套的一角,那个时候,衣川春美站在离我大约四公尺的地方。幻影怪人站的地方碰不到衣川春美,他绝对没办法杀死衣川小姐。”

    “那么你是什么时候放手的?”

    “我……听到衣川……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不是衣川小姐,而是在衣川小姐的附近传来一声很可怕的惨叫声,我才吓得放手,突然间,幻影怪人打了我的眼睛,我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时,突然被东西绊倒,手也摸到温湿的液体,所以才害怕的大喊,不过那时候珍珠项链好像已经不见了。”

    “这么说,当时有幻影怪人的同党站在衣川春美旁边,趁着电灯熄灭时在黑暗中将她杀死!”

    “是的,事情应该是这样。”

    “当时离衣川春美最近的是……”

    “是个扮演外国大使的外国演员,名字是约翰-山佛德,他是一个临时演员。”

    “外国人?”

    说着,等等力警官双眉紧蹙地说:

    “这可就麻烦了,把外国人当作罪嫌看待,一不小心很容易就会弄成国际问题……对了,除了他之外,还有谁在附近?”

    “助导江口、这部电影的主角野口浩二、配角本乡一郎……距离稍远的,就是我跟幻影怪人。”

    御子柴进补充说明,这会儿,当地的警察局搜查主任月冈警官也来了。

    “警官,真是伤脑筋啊!这些人已经关在这里一个多小时了,有一百多个临时演员大部分都是学生,他们不停地在抱怨,说他们又没犯罪,把他们关了一个多小时是危害人权,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听了月冈警官的话,等等力警官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后来大家胁议,电灯熄灭后,在衣川春美附近五公尺以外的人,经过搜身没问题后,就可以离开摄影棚。

    在这种状况下离开摄影棚的人,当然也掺杂着假的古沼光二。

    “阿光,你一直待在那么高的地方,不用搜身了。”

    助导们笑着对冒牌灯光师说。

    不过假的古沼光二还是接受搜身,然后斜眼看着警官,缓缓地离开黑暗舞台。

    飞来短剑

    “是的……那个男人说他是天银堂的店员,名字叫早川纯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

    真正的本多制作人一直皱着眉头,颇为痛苦地说。

    这里是本多制作人的房间,御子柴进在一个装着很多文件的柜子里发现他大声的打鼾熟睡。

    医生为他打针后,本多制作人过了三个小时才清醒过来。

    “本多先生,那个自称是天银堂店员的男人,名字叫做早川纯藏吗?”

    “是的,御子柴进,你认识早川纯藏这个人吗?”

    闻言,御子柴进跟等等力警官、三津木俊助使了一个眼色。

    早川纯藏就是幻影怪人在赤坂山王的大和旅馆里使用的名字。

    “算了,先别管这些,请你继续说下去。”

    “好的,我请他进来这个房间说话,后来我请工友倒茶进来,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喝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变得愈来愈想睡觉……”

    “这么说红茶里面有安眠药喽!”

    等等力警官眼睛发光地说。

    “本多先生,那个男人有机会在你的红茶里面放安眠药吗?”

    三津木俊助好奇问道。

    “对了,我正要喝红茶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烟斗突然掉在地上,还滚到我脚边,当时我曾经弯腰帮他捡起来……”

    “就是这时候!当时他迅速地在你的红茶里面下药。”

    “可是警官,他让我睡着要做什么呢?”

    顷刻间,本多制作人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叫:

    “难道……难道他想要的是那个‘人鱼的眼泪’……”

    “很遗憾,本多先生,‘人鱼的眼泪’已经被抢走了,这件案子是幻影怪人做的。”

    三津木俊助尽可能不想吓到对方,可是一听到这个消息,本多制作人咚地一声,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

    “‘人鱼的眼泪’被偷了……衣川春美到底在干什么?我一再地提醒她,要她千万小心呀!”

    “本多先生,衣川春美已经被杀死了。”

    “你说什么?”

    “我说衣州春美被人杀害了,‘人鱼的眼泪’也被偷走了。”

    “这……怎么可能?在那么多工作人员的地方……”

    本多制作人难以置信地猛敲桌子。

    “我说的都是真的,所以警官才会过来这里……”

    三津木俊助将衣川春美被杀害的前后经过解释完后,又说:

    “衣川春美身边的人有可能是嫌疑犯,现在月冈警官正在那边对近藤、江口两位助导和约翰-山怫德,以及野口、本乡一郎等人进行个别调查。”

    接下来,等等力警官也在一旁开口说:

    “本多先生,不管杀死衣川春美的凶手是谁,我想我们马上就会知道答案。至于珍珠项链被幻影怪人偷走这件事,你要有心理准备,当然我们也会尽力帮你找回来。”

    本多制作人双手抱头痛苦地呻吟着,这时,月冈警官气急败坏地进来。

    “警官,发生奇怪的事了。”

    “什么奇怪的事情?”

    “古沼,请来这里说。”

    “是……”

    此刻一边回答一边走进来的,才是真正的古沼光二。

    “事实上,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古沼光二有点胆怯的样子,不过他仍然尽力述说事情的始末:

    “前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我从这里要回家去,在多摩川河边遭到两名暴徒袭击,被人蒙住眼睛,抬进一辆车子里面,接着就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在那里被人喂了安眠药,以至于昏睡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嘴巴被塞住,全身也被绑着,还被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面。不久来了两个男人,他们又把我的眼睛蒙住,押着我上车子,然后把我丢在多摩川河边。我好不容易回到这里,却听到有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一直代替我待在黑暗舞台上工作,我感觉我好像被人摆了一道。”

    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三津木俊助不由得大叫:

    “糟了!他一定是复仇者!对了,我看到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在天花板的架子上。”

    三津木俊助,就算复仇者在现场,他怎么可能从那么高的地方下来刺杀衣川春美?而且还是在灯光熄灭的黑暗中……”

    等等力警官困惑地说,但这一次换成本多制作人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喊:

    “糟了、槽了!”

    “本多先生,你怎么了?”

    “都是我太小心了……我害怕万一电灯如果熄灭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就在那串项链中最大颗的珍珠上面涂了夜光漆。”

    “什么?涂上夜光漆?”

    “是的,我想如果真的电灯熄灭的话,那么在黑暗中也可以看到……而且我还把这件事情告诉早川纯藏……”

    “我懂了!那个复仇者就对准夜光从架子上射出短剑。”

    黑暗杀人之谜终于解开了,如果说这是本多制作人自己帮幻影怪人跟复仇者做准备,真是一点也不为过。

    恐怖的电话

    “你的意思是说,桑野五月、衣川春美被杀害,不是因为珠宝的关系,而是有一个复仇者要报仇?”

    这里是位于丸之内的东洋剧场休息室。

    接受三津木俊助跟御子柴进的访问,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后,音乐剧女王——雪小路京子的嘴唇已经发白。

    “关于这一点,你是不是能联想到什么事?复仇者似乎还想要另一个人的性命……”

    “你是说……那个人就是我?”

    “这一点我并不清楚,只是万一……”

    “我……我不记得……也不觉得会有人要对我复仇呀!”

    “你不知道有这样的人吗?”

    “啊!我该怎么办?居然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

    雪小路京子感到相当害怕,不过她似乎有什么事情难以启齿。

    “雪小路小姐……”

    三津木俊助顿了顿,安慰她说: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人都会犯错,有时候自己不觉得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可是对方却会怀恨在心……我觉得你应该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我们,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一定会替你保守秘密。”

    “可是我……”

    雪小路京子的身体不停地发抖,牙齿也喀喀作响地说:

    “可是这类的事情……”

    “你是说没有事吗?”

    “是是的……”

    “雪小路小姐,请你仔细想清楚。衣川春美如果把事情告诉我们,我们就会跟警察联络,让她受到妥善的保护。可是她却拒绝说出来,使得我们无法确定复仇者的目标就是她。因为不确定,所以我们不能事先跟警方联络,结果就发生了那件悲剧……现在你就算不告诉我们真话,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管,我们还是会尽量保护你,不过这种事情最好还是有警察帮忙比较好……”

    “不、不!我不要警察插手!”

    三津木俊助看着雪小路京子惧怕的表情,半晌后,才轻轻点头说:

    “这样吗?那就没办法了,侦探小子,我们回去吧!”

    两人正要出去的当儿,雪小路京子的电话突然响起。

    雪小路京子马上拿起话筒说:

    “是、是!我是雪小路京子……什么?复……仇……者……这次换我?”

    雪小路京子耳朵贴着话筒,复述对方的话,不过听没几句,话筒突然从手中掉落。

    “啊!危俭!”

    雪小路京子整个身子一垮,倒在迅速跑过来接住他的三津木俊助怀里。

    披肩的一半

    “原来如此!那么……三津木……”

    等等力警官从桌后探出身说:

    “在赤坂山王的大和旅馆被杀害的桑野五月,和在朝日电影公司的多摩川摄影棚被杀害的衣川春美,以及目前在丸之内东洋剧场演出的雪小路京子,她们三个人以前是常盘音乐学校的同届学生。”

    “是的,警官。昭和二十七年,她们三人同时毕业于常盘音乐学校后,桑野五月在同年马上出国留学,衣川春美则因为美貌和声音,被网罗进入电影界,雪小路京子则投身于音乐舞台剧,建立起现在音乐剧女王的地位。”

    这里是警政署的搜查一课第五调查室,也是等等力警官办公的房间。

    现在在这里跟他面对面说话的人是三津木俊助与御子柴进。

    他们两人刚从东洋剧场出来,所以顺路来到警政署。

    “原来如此。她们三个人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复仇者盯上?”

    “刚才雪小路京子终于对我们说出所有的事。”

    三津木俊助点了一根烟说:

    “在她们同届学生中,有个叫仲代二三代的女生,她的成绩出类拔萃,声音也很有特色,音质不错,技巧更是优秀,所以深受老师们的喜爱,在同年级中是将来最有前途的人。”

    “嗯,然后呢?”

    “可是仲代二三代在毕业前夕,喉咙突然哑了,医生认为可能是有人让她喝下水银。”

    “这在演艺界是常发生的事,让人喝下水银,然后无法发出声音。”

    “不过最惨的是,医生宣告她的喉咙一辈子都不会好,这对当事人来说,是一件很大的打击,没多久,仲代二三代便自杀身亡,她在遗书里写下逼她喝下水银的凶手,就是刚才提到的那三个人。”

    “啊!原来如此。”

    “对于这件事情,雪小路京子解释自己是被陷害的。她说她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事,可是看她害怕的样子,我想她涉案的程度相当大。”

    “这么说来,那个复仇者是……”

    “他是仲代二三代的哥哥——仲代不二雄。仲代二三代自杀那一年,是昭和二十七年,当时他还滞留在西伯利亚,去年才被遣送回内地。他刚才打电话给雪小路京子说这次轮到她了。”

    “什么?”

    等等力警官惊讶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他是来预告他要杀人喽!”

    “嗯,雪小路京子感到很害怕,所以才把过去隐瞒的秘密全盘说出。”

    这会儿,等等力警官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说:

    “三津木俊助,那个叫仲代不二雄的男人跟幻影怪人有什么关系?”

    “大概是幻影怪人想偷取桑野五月的‘地中海之星’的时候,结识了想要桑野五月性命的仲代不二雄,两人臭气相投,相谈甚欢,幻影怪人为了让仲代不二雄完成报仇的心愿,自己也取得宝石,才会狼狈为奸。只是我不懂,幻影怪人好像还没有得到‘地中海之星’。”

    “啊!三津木俊助,关于这件事,我最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

    说完,等等力警官从抽屉里拿出桑野五月临死时,紧握的另一半蕾丝披肩。

    先前说过,桑野五月死时披着细长的蕾丝披肩,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件披肩从正中间被撕开一半,而另一半居然不见了,当时,大家都认为凶手可能用那一半披肩擦拭染血的手或凶器。

    “三津木俊助、侦探小子,你们仔细看着……这件披肩上面有坠子,每个队子上面都有一颗颗像念珠一样的结,可是这个结里面……”

    等等力警官打开一个结,里面竟然是用象牙做的一个小的西洋福神像。

    三津木俊助跟御子柴进一看到这个,不禁握紧双手说:

    “凶手拿走的另一半披肩的结里面,其中一个可能藏着‘地中海之星’……”

    “没错!所以桑野五月才会片刻不离地披着那件披肩。”

    “而且……警官,拿走另一半披肩的凶手,可能还没发现里面有珠宝。”

    三津木俊助与御子柴进兴奋地一起叫出声。

    那么另一半披肩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黑衣妖精

    由于身边有便衣刑警严密监视,所以雪小路京子这几天过得并不怎么舒服。

    可是一想到要取她性命的复仇者有化装名人——幻影怪人帮忙,她就害怕得全身发抖。

    尤其是衣川春美被杀害的时候,复仇者还化装成跟古沼光二一模一样,那么这次他是不是会化装成熟悉的人来接近自己?只要想到这件事,雪小路京子就会坐立不安,害怕不已。

    既然如此,那么警察也不能相信,不,不只是警察,就连等等力警官、三津木俊助也很可能是幻影怪人或仲代不二雄化装成的,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雪小路京子更是吓坏了。

    如今,她身边最亲近、最值得信赖的人只有御子柴进了。

    幻影怪人就算再会化装,也不可能从大人的模样化装成小孩。

    最近跟在她身边的人就是御子紫进,雪小路京子跟其他人见面时,御子柴进一会定会事先检查对方的容貌。

    “阿进,对不起,给你增加麻烦……”

    今天雪小路京子一样在休息室画舞台妆,口气感慨地说:

    虽然置身于未知的危险中,但雪小路濂子还是不能停止舞台表演。

    “不会的,没关系啦!这也是我的工作。”

    “嗯,不过阿进,请你要相信我,我跟仲代二三代的水银事件绝对没有关系,我很羡慕仲代二三代的才华和天分,或许可能还有一点嫉妒,可是我绝对不会因此而……要她喝下水银的。”

    “这么说来,是先被杀死的那两个人动的手吗?”

    “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会不会是已自杀的仲代二三代自己的幻想。”

    “幻想?”

    “仲代二三代有与生俱来的才华与天分,同时,她对自己也很有自信。这样的一个人,如果突然间所有的天分与才华都被剥夺……那么她的怨恨与绝望自然是别人无法想像的。她会不会是因此产生了虚幻的错觉,将她失声的责任怪罪到我们这些竞争者身上,最后导致她不断地钻牛角尖。”

    “你是说她是因为过度悲伤和绝望,渐渐地,精神变得不正常……”

    “是的,我只能这么想了,因为我认为桑野五月跟衣川春美都不是那么卑鄙的人。”

    “那么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一场误会而引起的复仇。”

    “没错。其实我很希望能够见见那位仲代不二雄,跟他好好谈谈当时的事情,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了。”

    仲代不二雄现在已经是警方通辑的杀人犯。

    “阿进。”

    雪小路京子开口想继续说下去时,她的女弟子已经敲门走进来。

    “老师,该您上场了。”

    “好的!阿进,那我去了。”

    “雪小路小姐,那个你有准备好吗?”

    “嗯,你放心,我已经好好地放在这里。”

    雪小路京子微笑地拍拍胸口,但突然发现站在一边的女弟子,于是对御子柴进使了个眼色说:

    “失陪了……”

    话一说完,她便缓缓地走出休息室。

    从雪小路京子的休息室到舞台这一段距离,除了女孩子之外,一律不准其他人接近。

    东洋剧场今晚依然观众爆满,然而,不知道是谁泄漏了风声,谣传杀死桑野五月和衣州春美的杀人犯,这次可能会杀害雪小路京子。

    人类的好奇心本来就很强烈,再加上天生就有爱看热闹的劣根性,所以东洋剧场每天晚上都有根多客人进场,人家都想看看今晚是否会发生什么事情。

    雪小路京子今天演出的是“森林中的湖”里面的七个角色,现在刚升起的第三幕中,她表演的是黑衣妖精。

    布幕一升起,呈现眼前的是森林里的湖边,森林小鬼跟可爱的妖精们快乐地聚集在一起,突然间,一阵天昏地暗,仿佛预告着暴雨即将来袭。

    舞台上一片黑暗,这时候,黑衣妖精——雪小路京子穿着紧身衣从舞台左方跳出来。

    紧身衣是一种紧箍着全身的服装,杂技团的人通常都穿这种衣服表演。

    可是雪小路京子的紧身衣上面涂了夜光漆,所以在黑暗中,大家都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的身体绽放着闪亮的光芒。

    危险!危险!

    这简直就是故意制造最明显的目标给凶手攻击嘛!

    复仇者的死期

    预测雪小路京子会遭到杀害,而陪在她身边保护的警察,最感困扰的一件事就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复仇者——仲代二不雄的长相。

    就算知道长相,可是经过幻影怪人的巧妙化装后,谁会知道他把仲代不二雄变成什么样子。

    因此,除了特别严密禁止任何人接近休息室外,警方也加强警戒观众席,但尽管如此,大家都希望能知道凶手的长相。

    这几天,东洋剧场的观众席上,每天都有便衣刑警在监视,其中当然也包括三津木俊助、等等力警官等人。

    舞台上一片漆黑,雪小路京子扮演的黑衣妖精全身绽放出烈火般的火焰,一个人独自跳着舞。

    她就像陀螺般不停地旋转着,渐渐转向伸展舞台。

    其实不只舞台上的灯光熄灭,观众席也是一片漆黑。黑暗中,千百名观众心里都在猜测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个个屏息以待,手心直冒汗。

    雪小路京子终于来到伸展舞台正中央的位置,她定定地站在那里,接着开始摇晃身体、唱歌。

    雪小路京子的脸上也画着夜光妆,她那张如能剧(日本的一种古典戏剧)面具般的脸,绽放着一抹怪异的光芒,漂浮在黑暗中。

    全场一片安静无声,雪小路京子已经唱完了一小节的歌曲。

    到了要开始第二个节目时,她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势,然而此时,黑暗中突然飞出一把短剑,不偏不倚地射中她的胸部……

    她惨叫着,踉跄地往后退,接着,整个人掉进后面的管弦乐团中。

    霎时,只听见观众席“哇”地一声,观众全都站起来。

    “杀人了!杀人了!”

    “雪小路京子终于被杀了!”

    “开灯、开灯!”

    大家口口声声地大喊、尖叫着,观众席上有人拚命想逃出剧场,有人则一窝蜂往反方向冲向舞台,想去看看雪小路京子。总之,观众席上现在正是一片混乱的情况。

    “啊!救命啊!我被踩到了!”

    “还不快点开灯!快点开灯,不然凶手就要逃掉了!”

    混乱中有女人的惨叫声,也有男人的怒骂声。

    这时候,灯光终于亮了,大家又“哇”地发出欢呼声。

    同一时间,观众席上有一个人笔直地冲向伸展舞台。

    “等一下!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一个看起来像是便衣刑警的人追着那个男人,一直跑到伸展舞台下方。

    “是他、是他!他要杀雪小路京子,他一定就是复仇者仲代不二雄!”

    便衣刑警的吼叫声引来其他便衣从四处冲过来。

    此刻站在伸展舞台上的男人,大衣的领子高高竖起,鸭舌帽压得低低的,脸上还戴着一副大的黑框眼镜。

    他高举着长长的东西,一副有人靠近就想砍人的姿势。

    刑警们慢慢地从他的左右方缓缓逼近伸展舞台。

    这时候,等等力警官站在仲代不二雄的正下方,抑起头看着他:

    “仲代不二雄……”

    他再次提高声音说:

    “你的复仇该结束了吧!你已经对三位漂亮的女性报仇了,你看看后面的管弦乐团……”

    复仇者仲代不二雄回头往等等力警官指的管弦乐团看去,此刻,三津木俊助跟御子柴进手上正抱着雪小路京子。

    她无力地仰躺着,手上紧握着插存她在胸前面的短剑,手底下不断喷出鲜红色的血液。

    一看到这副情景,复仇者仲代不二雄突然高举双手大喊:

    “二三代啊!我总算除掉害你的仇人了,她们三个人统统被我亲手杀死了……”

    仲代不二雄一呐喊完,马上用右手塞一个东西到嘴里。

    “啊!糟了,他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到嘴里,快点叫他吐出来!快让他吐出来!”

    等等力警官在舞台下方死命地大喊。

    可是已经太迟了,复仇者仲代不二雄的身体像倒栽葱一样,直直地从舞台上方坠入下方刑警们张开的双手里。

    浮躁不安的观众们看到这个情景,总算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秒钟,眼前出现的一幕又让他们惊讶地倒抽一口气。

    原本已经死亡的雪小路京子在三律木俊助和御子柴进的扶持下,重新站在伸展舞台上。

    逮捕怪人

    复仇者仲代不二雄以为完成报仇心愿,服毒自杀后的第三天深夜,赤阪的山王神社里,有个人影蹑手蹑脚地往前进。

    阴暗中看不清楚他的五官,不过从外型看来,他应该是个中年人,或是略显老态的男人,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会儿,然后一步步走向前殿。

    忽然间,外面传出狗的狂吠声,男人惊讶地躲在大门牌坊后面,牌坊附近立着一盏夜灯。

    男人的身影浮现在一片光晕中,他就是自称为早川纯藏、投宿在大和旅馆中人人害怕的幻影怪人。

    狗的吠叫声很快就停止了,幻影怪人松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那天的晚报,靠近夜灯旁开始阅读内容。

    晚报上面登了一则报导:

    幻影怪人还不知道“地中海之星”在那里!

    不久前,在大和旅馆被杀害的桑野五月,国为拥有“地中海之星”这颗稀世钻石而闻名,但是那颗钻石在桑野五月被杀害的同时也不见了。

    一开始,调查当局以为那颗钻石是被背后主控这件事的幻影怪人偷走,但由各种迹象显示他似乎也没有得到。

    直到最近我们才知道,那颗钻石藏在桑野五月披肩的穗子球结里。

    警方大胆的判断,杀人犯仲代不二雄杀死桑野五月之后,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拿走另一半披肩。

    因此,调查当局乐观地认为,只要逮捕到仲代不二雄,就可以问山披肩的下落。

    如今仲代不一雄自杀身亡,“地中海之星”也随之失去下落。

    啊!“地中海之星”究竟在哪里呢?

    幻影怪人再度藉着灯光重新阅读那则新闻,然后把报纸塞进口袋,环顾四周一圈后,竟然笑了起来。

    幻影怪人没有听仲代不二雄提过怎么处置那半边披肩,但现在不管仲代不二雄怎么做,披肩的事情既然已经上了报,那么只要有人发现,应该就会马上送交警方。

    如今那半边披肩不知在何处,它一定是被藏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

    仲代不二雄到底将那半件披肩藏到哪儿去了呢?

    当天晚上,仲代不二雄在这座山王神社下面的大和旅馆杀死桑野五月后便逃了出来,当时他为了要擦拭手上的血渍,所以拿走半件披肩。

    依照常理判断,杀人犯一般不会往热闹的地方逃,而是往比较荒凉的地方跑,让自己有喘息的机会,也让心情能够平静下来。

    如此说来,这座山王神社就是最适当的地方。

    幻影怪人离开夜灯旁边,他看了看附近的情况,突然间,他的目光被前殿正前方香油钱箱吸引住。

    他曾经读过一个报导,上面说香油钱箱通常一个月开一次。

    这件事如果属实,那么桑野五月被杀害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说不定那半件披肩就放在这个香油钱箱里面。

    幻影怪人走到香油钱箱旁边,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粗铁丝。

    他测量了一下香油钱箱的深度,然后将铁丝前端弯曲成钧状。接着便将铁丝探进香油钱箱四面搜寻一番,过了一会儿,他忽然低声叫着:

    “找到了!”

    幻影怪人一脸快乐的神色。

    事实上,要勾起蕾丝披肩并不困难,然而就在他看到蕾丝披肩出现在香油钱箱口的时候——

    “幻影怪人,辛苦你了!辛苦了!”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紧接着,他马上听到一声铐手铐的声音,幻影怪人拿着铁丝的双手已经被人铐上沉重的手铐。

    幻影怪人回头一看,只见面前站的是等等力警官、三津木俊助,两、三名刑警,还有侦探小子——御子柴进,他们全部微笑地看着自己。

    一看到他们,幻影怪人立刻泄了气,全身的骨头仿佛被人抽掉似的,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幻影怪人再一次落人等等力警官和三津木俊助设下的陷阱里。

    这一次,警方和监狱都不会再让幻影怪人轻易逃走了。

    不过仲代不二雄为妹报仇的惨事,是否真是因为误会而引起,还是仲代二三代真的被人灌了水银呢?

    这件事现在已经无从得知,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最后一个被害人——雪小路京子总算挽回一命。

    演出当天,她在紧身衣里面穿着薄薄的钢制防弹背心才逃过一劫。

    至于为何如此冒险,当然是为了诱骗仲代不二雄落网。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