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勘验现场

    展开搜查行动

    这是发生在昭和二十二年三月二十日凌晨零时的事情。

    案发后,警方随即展开各种搜查活动,但是等警察来到现场正式进行调查时,已经是破晓时分了。警察中有一位名叫村井的老练刑警(下面有一大段将以这个人为中心来述说),他来到现场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附近的地形和地理环境。金田一耕助送来的资料中,有当时村井刑警所画的简图以及相关的说明,依照简图及说明可以了解到“黑猫酒店”附近的地理环境。

    前面提过,莲华院本来就占地极广,它的范围从G坡银座的大路一直到里坡,莲华院的山门是在热闹的G町银座,“黑猫酒店”旁边的里坡是寺庙的后面,那里属于杂木林,林中散布一些荒凉的墓地。

    由于里坡是一个西向倾斜的斜坡,因此莲华院的西侧和“黑猫酒店”的后院便有个极大的落差。

    寺庙的地基延伸到“黑猫酒店”北面斜面的巷道,“黑猫酒店”又没有相接的邻居,而且,隔着里坡和“黑猫酒店”对望的北方是一片火灾后荒废的草原,所以,“黑猫酒店”本身就是一栋孤立的房子,这种冷僻的地形,最是适合进行阴谋犯罪的场所。

    村井刑警了解地势之后,再度回到“黑猫酒店”的后院。

    此时尸体已经检查完毕,被运去解剖了,在检察官的指挥下,年轻的刑警们在庭院内到处仔细挖掘。村井刑警于是走到检察官的旁边,问道:“长官,请问尸体检查结果如何?死多久了?”

    “大约三个星期左右,但还是要等到解剖的报告出来才能确定。”

    “三星期?今天是二十日,那么是上个月底或这个月初发生的事了?”

    “大概是吧!”

    “这么说,尸体一直埋在这里喽!但是,长官,怎么没有人发现呢?我在附近查访了一下,听说以前的老板一个星期前才搬走。除了老板夫妇以外,这里另外还住了三个女人,难道这些人全部都是共犯吗?不然为什么没有人发现尸体呢?要挖个洞穴来埋藏尸体并不容易,因为地面上会有相当大的面积留下回填的痕迹呀!”

    村井刑警露出疑惑的表情,在院子里来回查看。

    “但是凶手一定也考虑过这些情况,你看,这些落叶就是为了掩盖挖掘的痕迹。”

    检察官指着埋尸的洞穴旁边那一堆落叶说道。

    “原来如此!”

    蹲在地上的村井刑警抬起头来,向南边望去,只见莲华院的杂木林已经覆盖到“黑猫酒店”狭窄的庭院上。

    “请问长官,死因是什么?是他杀吗?”

    村井刑警问道。

    “毫无疑问是他杀。死者的后脑部遭到重击,凶器就是刚才和尸体一起挖掘出来的那个东西。”

    检察官伸出右手指着草席上面。原来刚才放置尸体的草席上,现在正摆着一把沾满泥土的劈柴斧头。那是一把在乡下到处可以见到的小斧头,算是最方便取得的凶器。

    村井刑警望着斧头的刀部及乌黑的柄,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将目光移到旁边一团黑黑的东西上,问道:“可是,这头发……这是假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那顶假发也是从洞里挖掘出来的,因为被害人戴着假发。最近女人都将头发剪短,因此梳发髻时一定要用到假发。”

    “这么说,被害人是戴着假发的女人。请问还有其他线索吗?是否发现到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村井刑警望着那团假发,若有所思地问。

    “什么都没有。死者全身赤裸,我们只知道是个二十五到三十岁的女人。只要到附近调查一下,看上个月底到这个月初是否有女人失踪,应该就会有收获了。”

    检察官说得十分轻松,后来他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长官,日兆那个和尚为什么会知道这儿有尸体?”

    “日兆到现在仍然很激动,所以无法对他进行详细的调查,但是他昨天晚上对长谷川巡警讲过:在两、三天前,他从莲华院与‘黑猫酒店’之间的地基墙上方经过时,听到下方的庭院里传出奇怪的声音。他窥探了一下,发现有狗在刨落叶,落叶的下方露出一个类似人脚的东西。当时他吓了一大跳,没有勇气过去确认一下。过几天后,事情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甚至连作梦都看到当时的情景,昨晚他终于下定决心去一窥究竟。

    整个过程就是这么一回事。你看,地基墙上留有从上滑下的痕迹,就是那天他带着圆-从这里下来的。

    唉!日兆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他有勇气这么做,却没有勇气到派出所去报案,也许是因为他不相信那个东西真的是人脚。等一下去看看吧!我想他的精神状态可能有些失常。此外……”检察官话还没说完,突然听到一声大叫。

    “啊!”

    恐怖的猫尸

    从刚才就一直在地基墙下挖掘的那位刑警张口结舌地瞪着洞穴。检察官立即跑过去,村井刑警也跟在后面。

    “你们看!这里埋着黑猫的尸体!”

    负责挖掘的刑警口大声说道。

    “黑猫?”

    检察官及村井刑警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同时朝刑警所挖掘的洞穴望去。只见落叶下方的泥土中,露出一只毛色全黑的猫。

    “这是一只死猫,要把它埋回去吗?”

    “麻烦你顺便把它挖出来吧!”

    年轻的刑警听从检察官的吩咐,将猫挖出来。

    “有什么新发现?”

    这时,长谷川巡警正巧从旁边的木门走进来,他一边问,眼睛还一边朝洞穴看了看。

    “啊!是小黑!”

    “小黑?你认得这只猫?”

    检察官好奇地问道。

    “是的,它是这里的招牌猫。由于这家店名叫‘黑猫酒店’,所以主人便养黑猫。唉,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死的?”

    “哎呀!”

    这时,围在洞穴旁边的人,突然都发出惊讶的叫声,脸色也迅即改变。因为负责挖掘猫尸的年轻刑警将周围的泥土拨开,用圆-铲起猫尸时,猫的头竟然往下掉。只见猫的颈部被切断,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猫皮连接着猫头和猫身。

    “谁会做这种可怕的事?”

    连看过各种场面的村井刑警见了,也不禁皱起眉头。

    “唉!”

    检察官大大地叹了口气后,说道:

    “好好保存这个猫尸,说不定和本次凶杀案有关连。”

    说完之后,就转头问长谷川巡警:

    “你知道这只猫什么时候死的吗?”

    “我没有注意到……对了,五、六天前它是活着的。以前的老板搬家后,东西虽然都搬空了,但还是常看到黑猫在这里出入。”

    检察官瞪大眼睛说道:

    “五、六天前?长谷川,你可别随便乱说。你看看这个猫尸,尸体已经腐烂了,由此可见起码死了十一、二天了。”

    “可是我最近真的看过这只猫呀!奇怪,尸体怎么会已经腐烂了呢?”

    长谷川巡警脱下帽子,用手抓着头,脸上一副很困惑的表情。

    检察官及村井刑警则对望了一眼,两人心中都暗忖:(糟了!发生恐怖事件了!)大家都吓得噤口不言。就在这时候,挖猫尸的年轻刑警突然一把将圆-丢掉,人也同时朝后跳开。

    “对……对面有只黑猫……”

    “咦?”

    人类的情绪实在很奇妙。心情平静的时候,不论看到黑猫或白猫,没有人会因为一只猫而大惊小怪,但是在这个时候,猛然看见黑猫,大家却都吓了一跳。

    正如年轻刑警所说,莲华院的基地墙上,有一只眼睛是珍珠色的黑猫正朝这里望着,光泽鲜明的黑毛夹在枯草中,显得特别抢眼。

    “小黑、小黑……”

    村井刑警试叫着猫的名字,黑猫听了,马上从枯草中叫了一声:“喵!”

    这声音让在场所有人的心头立刻温暖起来。

    “来,来,小黑!”

    村井刑警柔声地叫唤着。

    “喵!”

    黑猫发出一声长鸣后,从地基墙上跳了下来,然后朝着站在院子的人们望了一眼,就从便门进入屋内。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只黑猫?长谷川,你最近看到的莫非是这一只?”

    村井刑警疑惑地问道。

    “有可能,因为它们实在长得很像。”

    “说得也是,这两只黑猫大小差不多,所以很难分辨。或许因为屋主原本养的黑猫死了,所以另外找一只黑猫来代替。”

    检察官低着头,手臂交抱地猜测。

    “也许是我没有清查猫的户籍,所以没有注意到。”

    长谷川巡警幽默地说着。检察官听了,不禁莞尔一笑说道:“说到户籍,你是否有将户籍簿带来?”

    “带来了。待会儿我还要弯到町会的办公室去进行调查。”

    “那我们到里面再谈吧!村井,你好好地检查一下房子里面,我想,命案现场应该是这间房子才对。如果我猜的没有错,一定有些蛛丝马迹可寻。”

    检察官带着长谷川巡警从便门进入屋内。

    经营酒家的店家,屋里的格局大致上都相同,一边有条走廊,从便门进来的左方有一个三坪大的房间,这个房间就是老板夫妇的房间,前面的客厅和房间之间,就是厨房。检察官及长谷川巡警经过厨房来到前面的客厅。

    接手的新老板正将这家店重新装潢一次,现在因为时间还早,所以没有工人来做工。客厅里到处放着刨锯过的木板,满地都是木屑。检察官拉了一张椅子到房间角落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你也坐下吧!”

    等长谷川巡警坐下之后,检察官说道:

    “好了,请你开始说明你的发现。”

    检察官露出催促的眼神望着长谷川巡警的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