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最后的悲剧

    惊人内幕

    我整个人沉醉在一种胜利的快感里。

    仙石直记已经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他的死活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中。

    但光是这样,我仍然觉得不满足,我想从他身上获得更多快慰,就像猫戏弄老鼠一般,先慢慢地折磨他,让他尝尽死亡前的恐惧,所以我不想这么简单就结束他的生命。

    于是,我在他面前揭开了所有事件的谜底,得意地对他说明这一切杀人事件的前因后果,一时之间,根本没有想到后面还会有什么样的陷阱在等着我。

    “仙石,我刚才就已经告诉过你,当我知道你把阿静当作玩物一般耍弄,直到她发狂的那一瞬间,我就发誓一定要报仇。

    至于我是如何获知阿静遭到不幸的事……

    哈哈!你绝对想不到,是八千代告诉我的,我亲耳从八千代那里听到这件事!你更不会料到,八千代很早以前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这可是个天大的秘密,一定让你吓了一大跳吧!“

    在那一瞬间,仙石直记的身体好像遭到雷击般剧烈颤抖着。

    我很清楚仙石直记这个男人,他到现在还一直深爱着八千代。

    当他知道自己心底深爱的女人,竟然会爱上一个在自己眼中一文不值的低贱男人时,的确是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

    仙石直记恶狠狠地瞪视我,我露出胜利者的姿态大声笑着说:

    “仙石,你说你比谁都了解女人,事实上根本完全相反。

    你一点也无法掌握女人的心理,总是毫无防备地把我的事情告诉八千代,还说我屋代寅太是你的跟班,同时也是一个三流的侦探小说家,这就是你失败的地方。

    八千代听到你这么说,自然对我充满了莫大的好奇心,她居然自己跑来找我,哈哈……我跟她之间的暧昧关系,就是这样开始发展的。“

    仙石直记脸颊上的汗水像瀑布般往下直流,在月光的照映下,就好像珠翠玉帘般闪闪发亮。

    “我是一个没有野心和勇气的男人,所以越是面对像八千代这种人人想得到的女人时,我就越灰心,越感到挫败,压根儿就不觉得自己能够真正得到她的心。

    所以无论八千代使尽浑身解数来引诱我,我仍然无动于衷。

    事实上,如果当时我对八千代的心意有点动摇的话,她一定会马上转身离开,更不可能会对我死心塌地。

    哼!那个女人就是犯贱!我的拒绝反而更让八千代坚定决心,她更加极尽所能地设法让我对她动情。

    时间一久,八千代对我的感情竟然不知不觉地愈陷愈深……

    在这期间,八千代无意中透露了你和阿静的事,她当然不会知道阿静是我的心上人,而是在跟我谈论你的事情时不小心提到的,我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阿静的悲惨境遇。

    我想起你以前曾经告诉过我,阿静是在空袭的时候失踪了……可见这一切都是你在欺骗我,我气得几乎快要发狂,也就是在那一天,我用暴力占有了八千代!“

    听到这里,仙石直记的身体又开始剧烈颤抖着,我看得出来他内心的愤怒早已经超越了恐惧。

    我再度吐了口痰到他的脸上,然后才继续说下去:

    “仙石,你一定不会相信,那时八千代居然还是个处女。

    我当时也觉得很意外,原本以为你一定和她发生过关系了,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一直没有动她。

    哈哈!你是不是怕会变成兄妹相好?

    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你和八千代是同父异母兄妹,哈哈哈!你一定是因为人千代也遗传了你父亲梦游的毛病,所以才认为她是你父亲的种,对不对?

    我现在再跟你说个秘密,你可得仔细听清楚吵!

    八千代的梦游也是假的,她完全是为了要避开你的魔掌,才会假装自己也有梦游症。

    至于这种高级的招数,当然也是我教八千代的!“

    这时候,仙石直记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额头上的青筋也整个浮现出来,血管好像随时都会爆裂开来。

    看到他这副德行,我不禁高兴地笑出声来,接着又说:

    “如果你知道八千代仍然是处女之身,一定早就下手了吧!唉!真可惜,白白让我占了便宜!哈哈哈……

    不过你也不必太生气,虽然我得到了八千代的身体,但是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

    我早就知道你心里很喜欢八千代,为了报阿静的仇,我故意把你所喜欢的八千代当玩具耍,就像你玩弄阿静一样,我每次都是在憎恨及复仇的心态下和她做爱……“

    这时,仙石直记的脸上出现一种奇怪的表情,不像是愤怒,但也不是恐惧,可能是对八千代产生一丝怜悯吧!

    不知为什么,我一看到他这种表情,就感到非常生气。

    “呵呵呵!你一定觉得八千代是一个可悲的女人吧!没错,我们发生关系之后,八千代也知道我的心根本就不在她的身上,但是她反而更积极地每天找我、缠着我。

    八千代其实并不爱我,所以你也不必吃醋,像她这种自尊心强的女人,无法得到一个占有她身体的男人的心,对她来说可是非常大的侮辱。因此她想尽各种方法诱惑我,只希望我能对她动心。

    但是八千代所有的努力只是白费力气,我还是无法对她产生真正的感情。

    我和八千代的关系,就是因为围绕了这些莫名其妙的因素而一直维持着,我们之间存在的不是对彼此的爱恋,相反的,应该是一种不甘心和憎恨吧!

    自从我和八千代这段不寻常的关系开始后,我这个三流侦探小说家便开始酝酿演出一出血淋淋的好戏。“

    我说得口干舌燥,忍不住用手掬起一点水来润湿我的喉咙。

    接着,我又在仙石直记面前继续我的“演讲”:

    “严格说起来,最初有这个可怕想法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八千代。你应该知道八千代一直很厌恶古神家和仙石家之间的暧昧关系吧!

    八千代不但非常很自己的母亲、恨你的父亲、很你。恨守卫、恨智商木足的四方太,她也十分恨自己。

    她常常说自己很想杀死古神家所有的人,然后再自杀,这个想法成了我这部小说的主要架构。

    我开玩笑地对八千代说:“你如果真的那么想杀死他们,就去做吧!可是你自己倒也不用笨到一起死,如果能将所有的人杀死,而自己又能逃避刑责继续过活,那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吗?‘

    我知道八千代口中虽然一直说不想活了,其实内心并不是真的那么想死。

    因此,我想到了侦探小说中时常出现的情节,那就是先杀死一个跟自己体型很像的人,然后砍掉对方的头,让别人以为死的人是自己,而自己则以别人的身分继续生活。

    八千代这个女人完全不懂侦探小说,却对我说的这种处理方法产生高度的兴趣。

    仙石直记的脸上又出现了我所期待的害怕表情,这使得我的情绪更为高涨。

    于是我很兴奋地继续说下去:

    “所以我叫八千代先去找一个和她的年龄、体型十分相似的女人,然后将她杀死,并砍下她的头,再将八千代的衣服穿在尸体身上。这样一来,就会让人以为八千代已经死了。

    八千代听到这种方法立刻感到很兴奋,因为她的确不想死,只是很厌恶自己身为古神家的一员罢了。

    八千代很希望自己能跳脱现实,不再是古神家的人。于是我又跟她说,同样的道理,我也可以把你杀死,并砍掉头,拿你的尸体当做我的替身,这样我就可以成为另一个人,才能全心全意地爱她。

    我提出这个想法,八千代一听高兴得不得了,也许她认为只有这样做,她才能永远得到我的心吧!

    从这一点来看,她实在是一个很单纯的女人。“

    仙石宫记终于开口了,他的脸色惨白,一副不可置信地问道:

    “八千代……八千代想要杀死我?”

    我笑着回答:

    “当然想咯!而且她还非常着急呢!

    你心里究竟怎么想我不知道,但对八千代来说,你本来就不算什么,她根本就不把你的死活当一回事。“

    仙石直记的口中不知在喃喃自语些什么,而我则是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兴奋地说道:

    “一开始,我和八千代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但是不知怎么搞的,这些计划却愈来愈在我们的脑海中成形。

    可是我又想,如果突然杀死某个女人来代替八千代,也许事情无法进行得很顺利,所以可能要先安排一些伏笔。

    哈哈!虽然我只是一个三流、没有名气的侦探小说家,但我还知道怎么设下伏笔。

    我打算在达成八千代的目的以前,先做一些转移大家目光的事,这也就是守卫和蜂屋为什么会被杀的原因了。

    我将他们的头砍下来,让大家认不出死者的真正身分,这样就可以掩护八千代。

    我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主要也是因为八千代很想先杀掉守卫。

    八千代虽然讨厌你,可是好像更讨厌守卫,这点你不用多虑,因为她每次只要看到守卫……应该说只要一听到他的声音,全身就会起鸡皮疙瘩,可见她有多讨厌守卫了。

    当我在八千代的要求下,准备计划杀死守卫时,我突然想起蜂屋这号人物。蜂屋有点像你,嘴巴从来不留口德,他就是那种死了也没人会觉得可惜的人。

    我开始调查蜂屋和守卫两人的共通点,结果吓了一跳,因为他们两人的体型实在是太相像了,我觉得老天在冥冥之中好像很乐意协助我去执行这项计划似的,让我欣喜不已。“

    此刻,月亮已经缓缓移向西方,距离天亮仍有一段时间,我兀自沉醉在自己的滔滔“演说”中。

    “我的计划已经到达成熟阶段,接下来就要开始第一步行动了,那就是寄恐吓信给八千代。

    做这些事其实有两种意义。其一当然是要让蜂屋的大腿上也要有一个和守卫相同的伤痕,八千代知道守卫曾经受过枪伤,所以蜂屋的身上也一定要有相同的伤痕才行。

    另一个意义,就是为了向你展示我的能耐。

    嘿嘿!这不是单纯的凶杀案件,而是我用‘血’与“死‘来完成的一部侦探小说,我要你亲自参与这部与众不同的小说,为了证明我的诚意,古神家正是这部小说的舞台。

    怎么样?仙石,你觉得我这个三流侦探小说家的功力如何?“

    仙石直记默默点了点头,似乎已经失去反抗的勇气。

    我的情绪十分高涨,继续说着:

    “蜂屋的大腿上有了和守卫一样的伤痕后,接下来我们就想办法让蜂屋来到古神家。

    八千代的表现十分精采,她用美色将蜂屋骗来古神家,而我也间接在八千代的恳求下来到这部小说的舞台——古神家。这样一来,万事准备OK,而你父亲意外的发酒疯,使得计划更加顺利进行,因此当晚我们便立即展开行动。

    说到这里,我突然改变话题。

    “仙石,金田一耕助这家伙实在不简单,他能发现蜂屋被杀害的真正时间就很不得了了。

    蜂屋被杀的时间确实是在九点以前,嗯……应该是八点左右吧!是八千代杀死他的!首先,她将蜂屋引到小洋房,假装要委身于他,再趁机重击他的头部。

    杀人其实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难,只要够大胆,心一横,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很顺利了。

    然后我从你的房间拿走‘村正’,将蜂屋的头砍了下来。我在战争的时候砍了很多人头,所以砍人头的工作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困难。

    我将他的头砍下藏了起来……对了,蜂屋的头应该还在小洋房里,至于放在哪里嘛……我还是别说了,警察之所以一直找不到,是因为他们的搜察方法实在太笨拙。我将蜂屋的头藏好后,才把‘村正’放回你的房间,然后若无其事地出现在饭厅。

    为了掩饰蜂屋的死亡时间,我设下一个陷讲,叫八千代在深夜穿着沾满血迹的拖鞋行走,以及蜂屋在六点左右吃的东西让人误以为是他在十点左右吃的。金田一耕助这家伙实在不简单,竟然能看破这两点。

    但是没关系,这对我的计划来说是一点妨碍都没有,反而让大家对你产生更大的怀疑。“

    “守卫呢?守卫是什么时候被杀死的?”

    仙石直记发出蚊子般大小的声音问道。

    我得意地回答:

    “那天晚上,守卫被八千代骗出家门,他们约在我住宿的地方见面。你也知道我住的地方吧!就是位于杂司谷的古寺内的一个房间,那里出入非常方便,又不会引人注目。

    可是我还是怕他的特殊体型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还让他背一个大背包,这样就没有人会发现他背上的肉瘤。

    守卫就在这种伪装下,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而抵达我的住处,他小心翼翼地铺好床铺,紧张地期待八千代来到,就在等待的这段时间内,他喝下我准备的毒药而身亡。“

    “毒药?”

    仙石直记的眼睛瞪得圆滚滚的。

    “没错,这也是我设下的陷阶。八千代答应守卫当晚会在我的住处委良于他。

    你也知道,守卫一直都在服用各式各样的壮阳药,因为他非常没有自信,面对自己所喜欢的女人将要委身于自己时,脑中当然会充满各种性幻想,所以他一定会准备壮阳药。

    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的那些宝贝药品不知在何时已经被人换成毒药了,我想守卫在临死之前,说不定还梦到自己抱着八千代呢!“

    仙石直记发出低沉的呻吟声,但我没有理会他,继续说着:

    “第二天,我回到我的住处砍下守卫的头,然后把他的尸体藏在附近的防空洞里,将头带回小金井古神家。”

    “可是……他的头不是被我父亲发现了吗?”

    “你父亲根本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他只是在梦游时走到泉水孔那里望一下而已。

    当时我跟在他后面,觉得那是一个很好的藏匿地点,而且我也必须让守卫的人头被发现,所以我将他的头移到那里,然后设法安排和四方太一起发现。“

    一时之间,我和仙石直记沉默了下来。

    这时,远处传来夜鸦的叫声,仙石直记突然发出呜咽声说道:

    “屋代,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真是个犯罪的天才、恶魔的化身……

    我听到这些话,心里觉得异常舒坦。

    “谢谢你,仙石,这是你第一次褒奖我,显然你也很喜欢我一手策划、执笔的这部小说。”

    “那么……八千代又怎么了?”

    “八千代……正如你所预料的,那具躺在瀑布岩石上的无头女尸就是她!”

    仙石直记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他用力喘着气说:

    “恶魔,你真的是一个恶魔……”

    “我一开始就告诉你,我不过是把八千代当做玩物罢了,对她始终都怀着恨意,完全没有爱情成份存在……

    仙石,你把阿静带离开东京时,我立即从后面跟上,然后我装扮成蜂屋的样子,将阿静从尼姑庵带走,把她藏在其他地方,再模仿蜂屋的装扮潜入八千代的房间,让她尝尝好久未曾尝到的舒服滋味,同时跟她研究下一步行动。

    我们讨论的结果,就是八千代假装梦游走向龙王瀑布,一个人扮演两个角色,她在瀑布上方穿上蜂屋的衣服,我会从后面追上去先将阿静杀死,并砍下头来,用阿静的尸体来当做八千代的替身。

    然而,这只是我对八千代的说词,其实我的内心另有打算,所以我到那里后就和你们分开,直接到八千代躲藏的洞穴内杀死她。“

    “你、你真可怕……”

    仙石直记颤抖着声音说。

    “随你怎么说,反正你也没有多少时间可说话了。金田一耕助也被我的推理所误导,一直以为那具无头女尸就是阿静。

    同样的,现在只要我杀死你,并砍下头来,将你扮成我的替身,金田一耕助他们一定会以为是我被你杀死,认出你和八千代才是真凶而缉捕你们,到时我就可以和我所爱的阿静去过平静的生活。

    哈哈!这才是我这部小说的真正结局。

    为了误导他们,我在古神家中所住的房间里留下一些记录。当然,我已经把一些事实省略,所以那上面的内容和事实稍有出入,足以误导警方走向我所铺好的路。

    至于我用来砍下你的头的工具,以及逃亡中必要的衣物等,我早已预先藏在这座山里。

    仙石,我们现在就一起为这部小说划下完美的句点吧!“

    正当我反绑仙石直记的双手,然后用手勒住他的脖子时,后面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好像被锐利的刺刀刺了一下似的,差点没跳起来。

    我转过身去,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同时感到天地都在旋转,耳中则听见一阵嗡嗡巨响。

    没想到金田一耕助和矶川警官正站在我的后面,在他们身后竟是一脸茫然神情的阿静!

    (我失败了!)

    我突然觉得脚下的岩石仿佛就要崩裂开来,整个人觉得一阵晕眩,很想呕吐。

    刹那间,我失去了知觉……

    胜负

    我本来不想再写下去了,一个败战之将又有什么勇敢好说的呢?

    不过我必须声明的是,那个血淋淋的、恶魔般的计划已经在前面的章节说得很清楚了。

    可是,金田一耕助却说:

    “话是没错,你所写的东西包含了你的心情、你的计划以及这个事件所含的谜团。不过为了慎重起见,屋代先生,请你再从原始动机重新简单说明一下,反正也要不了你多少时间。”

    金田一耕助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他的外表看起来很随和,但只要是他想要做的事,就一定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我目前处于劣势,就像是金田一耕助手中的傀儡,不管他说什么,我也只能点头照办,所以我才继续写完这些可耻的失败记录。

    我曾经在这部小说的前面提到,幕府时代有四位祖先带领百姓反抗古神家族的暴政,跑去越级告状,结果这四个人都被捕,最后还被处死。

    后世子孙为了纪念这四位祖先,还盖了神社来追悼他们。而这四位祖先当中,有一个正是我的祖先。

    从我懂事开始,我就不断地听到这四个人的英勇事迹。

    我家也一向以拥有这样勇敢的祖先为荣。

    这些祖先的英勇事迹经过世代口耳相传,久而久之,已经超越事实而成为一种带着神秘气氛的神话。

    慢慢的,他们所遭遇到的不幸也都被夸张了,因此使得后代子孙对古神家及仙石家产生更大的敌意。

    我出生的时候,古神家及仙石家已经失去早期的崇高地位,对于他们以前领地内的百姓也不具有任何权力,他们只是单纯的贵族而已。

    然而,村里的人及那四名神话般的英雄人物的后代子孙,却对古神家及仙石家怀着永远无法抹灭的恨意,而且这种家族仇恨一代比一代强烈。

    我小的时候也对这些事留下深刻的印象。

    年幼的我十分敏感,每次听到那种可怕的情景,都会全身发抖并放声大哭,而我的祖父母却仍不厌其烦地在耳边灌输我对古神、仙石两家的诅咒及憎恨。

    现在回想起来,祖父母的“谆谆教诲”其实也只不过是乡野闲话,可是,这些记忆却在我幼小的心灵植根,它已经成为我的一部份。长久以来,它支配着我的情感,最后我再也无法理智的克制它。

    虽然如此,我却不曾因为这些前尘往事而计划去犯罪,我又不是疯子,怎么可能为了那么久以前祖先们的英勇传说而去进行复仇计划。

    可是,当我在大学遇到仙石直记时,不可否认的,我的心灵确实受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冲击。

    事实上,我一看到他就有股说不出的厌恶感。

    这要怎么说明才好呢?

    我对古神家族的厌恶感是从小就耳儒目染的,后来随着祖父母过世及自己慢慢成长而逐渐褪色。

    到了念大学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再受到祖先们英勇传说的影响,但是当我知道仙石直记的家世背景以后,内心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确实复苏了一部份。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得不接受仙石直记金钱上的帮助。

    仙石直记为何要特别照顾我,又为何要我当他的跟班呢?

    事实上,他也知道那四位祖先的传说。

    他曾经发出阴险的笑声对我说:

    “这么说来,你和我还是世仇咯!”

    仙石直记既然知道那件事,为何又要和我交往呢?

    难道他想要替自己的祖先赎罪?

    哼!他当然不是那种心胸宽大的人。对仙石直记这种恶毒的人来说,由于我和他有这一层关系,所以他更想要玩弄我,藉此获得更多快感。

    想想,我和汕石直记之间还真是一段孽缘呢!

    虽然如此,我还是没有拟定现在这个可怕的犯罪计划。

    我下决心要杀死仙石直记,是在听到阿静悲惨境遇的一瞬间。

    对我来说,阿静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的实物,而仙石直记却将她当作玩物一样地耍弄、糟蹋,直到她发疯还不肯放过她。

    当我得知阿静的悲惨遭遇时,我非常气愤,气得简直就要发狂了,在气愤到最高点时反而异常冷静,我在心中暗自下决定:我一定要让仙石直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之后,我又觉得如果只是杀死仙石直记,似乎太便宜他了。

    我要让仙石直记面对比死还要可怕的恐惧,一定要让他陷人极端的疯狂状态,让他尝尝死亡前的恐惧滋味,要他害怕得头发变白……我要让他置身于血淋淋的悲惨情境之中。

    话又说回来,如果我杀了仙石直记,结果自己还要受到法律的制裁,那对我来说不是太吃亏了吗?

    所以,我要想办法让仙石直记受难、发狂,然后杀死他,而自己还能够安全脱身,逍遥自在地过日子。

    我开始在脑中思考:究竟要采取何种杀人方法呢?

    对仙石直记而言,我只是一个连让自己温饱都有困难的三流侦探小说家,然而我身为侦探小说家,当然熟知这世界上的犯罪方法。

    我一直在找寻是否有我可以利用的杀人方法。最后,我终于想到一种方法,那就是将仙石直记杀死,并砍下他的人头,将他装扮成我的外型,让人家以为死者是我,而凶手是仙石直记。

    我之所以决定采取这种惊天动地的杀人手法,还有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我要让仙石直记感到极度害怕,这样一来,我心中的愤怒才能获得解放。而且这样的作法正好能达到恐怖、诡异、血腥、悲惨的效果,同时又能与古神家和那四位祖先的传说结合。何况,对于刚从战场回来的我来说,砍人头根本不是件难事。

    就这样,我决定杀死仙石直记,同时砍下他的人头,当我屋代寅太的替身。

    但是我知道,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可能无法顺利达成目的,到时候不但无法让仙石直记感到恐惧,也无法欺骗警方,所以我必须进行一些准备动作。

    首先,我找到的牺牲者,或者说是我的道具,就是蜂屋小市及守卫。

    我对仙石直记揭露所有秘密的那段谈话中,各位应该已经明白在我进入绿色宫殿以前,就已经熟知古神家的各种内情。

    我从八千代的口中知道许多关于古神家的事情,包括守卫的驼背特征和伤痕、仙石铁之进的梦游症等等。

    蜂屋小市和仙石直记一样,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人,他这个不留口德的人,经常让我在众人面前丢脸。

    当然,这些并不是我杀死蜂屋小市的直接动机,就算蜂屋小市不是这样令人讨厌的人,我可能也会选择他当作牺牲者,因为他的外型和守卫长得真的很相像。

    当我决定把蜂屋小市当作牺牲者时,首先要做到的是让守卫和蜂屋小市有的装扮相同。

    这并没有什么困难,因为守卫很听八千代的话,八千代一发起媚功,就能让守卫乖乖地穿上和蜂屋小市一样的衣服。

    一切准备工作完成后,我就找人分别从九州、京都,以及东京寄出恐吓信,当然他们完全不知道信件内容。

    恐吓信里面的驼背无头男子照片,其实并不是蜂屋小市,而是守卫,这是八千代在征得守卫的同意后才帮他照的;照那张照片的时候,守卫根本就不知道这是要作为杀人用的道具之一。

    所有的准备工作都进展得很顺利,就在这时,设在“花酒廊”的第一幕已经揭开了。

    当天晚上,八千代和蜂屋小市很“偶然”地在“花酒廊”相遇。

    八千代前往“花酒廊”的始末警方调查得很清楚,可是,警方却忽略了当时与蜂屋小市同行的“花酒廊”宣传,那个人正是要求蜂屋小市到“花酒廊”的我。

    于是那天晚上,我们顺利地在蜂屋小市身上制造了一个和守卫身上相同的伤痕。一切准备就给后,八千代就将蜂屋小市带到“绿色宫殿”,准备当守卫的替身。

    事情本来应该进行得很顺利的,如果不是仙石直记把“村正”放到金库的话……

    金田一耕助后来跟我解释这个破绽,他说:

    “我之所以会注意到你,最大的原因在于直记先生将‘村正’放入金库中的这个动作。

    因为凶手是在八点左右杀人,却要别人误以为他是十二点以后才杀人,然而十二点以后,凶器被直记先生放在金库内,根本没有人可以拿出来,这样一来,不但迫使凶手的计策完全失效,同时也证实了直记先生是清白的,因为如果直记先生是凶手,就不可能会将凶器放在金库内。“

    没错,仙石直记将“村正”放在金库内,是我失败的第一步。

    当时警方并不重视这一条线索,直到金田一耕助出现以后,我所犯的错误才一项一项被发现。

    金田一耕助又告诉我:

    “你还有另一个致命伤,就是小金井古神家那栋小洋房墙壁上的英文字母。当时你为何没有将它清除?是没看见,还是把它看成‘Yachiyo’?

    你告诉警方说这可能是蜂屋先生在等八千代小姐的时候所刻的,可是,我发现那些字母的痕迹太旧了,不像是刚刻上去的。于是我用放大镜仔细地看了一下,发现那些英文字母其实不是‘Yachiyo’应该是“Yashiro‘,’S‘和’R‘被改成’C‘和’Y‘。

    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就大致了解你整个计划了。“

    正如金田一耕助所说,当我发现墙壁上的英文字时,实在应该将它清除才对。但是因为“Yashiro”和“Yachiyo”的字形乍看之下实在太像,所以我才会一时疏忽,只将它稍作修改。如果当时我将它全部清除掉,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

    金田一耕助接着说道:

    “当我知道这些英文字代表‘屋代’时,我猜想应该是有一个和你有关的人曾经住在那里,所以我调查了你的过去,终于发现阿静这个人,于是一切都真相大白。

    表面上你好像只是个局外人,事实上,你和古神家发生的所有事件都有极密切的关系。“

    金田一耕助用手翻动我写的记录说:

    “你本来打算杀死直记先生,砍下他的头,将他打扮成你的替身,然后远走高飞。你还留下这本记录想误导大家,让大家以为死的人是你。所以你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杀死直记先生,并嫁祸给他。”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为了这个目的,我杀了蜂屋小市、守卫、八千代,最后如果能再顺利地杀死仙石直记,我就可以和阿静一起躲起来,两人从此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

    只可惜,我所有的准备动作都完成了,却在进行到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动作时失败了!

    我不用担心阿静的将来怎么过,因为金田一耕助已经答应要帮我照顾她。我相信金田一耕助的为人,虽然他是破坏我全盘计划的人,可是我还是满欣赏他。

    写到这里,我已经有点累了,最后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说明一下。

    那就是金田一耕助特地来告诉我仙石直记目前的情况,他说:

    “直记先生可能是因为受到太大的冲击,他突然得了早发性痴呆症,现在就像是一个活死人一样。”

    我只要一想到仙石直记流着口水,一个人傻傻地自言自语的模样,我的心情就会稍稍舒坦些。

    天知道,我和仙石直记之间的争斗,到底谁赢?谁输?

    (全文完)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