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守灵

    “海神节”的活动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岸边照例是灯火通明,人们跳着民间舞蹈,每个人都感到夏日即将过去,这是今夏的最后一次疯狂了,不由得胸中充满惆怅。而年轻人更是通宵达旦地在岸边高歌狂舞。

    沙滩上的喧嚣如涛声般从远处传来,而望海楼里的一个房间却为肃穆的守灵气氛所笼罩。

    这个不是旅馆的客房,而是悦子出于一片好心特地提供了一间正楼的和式房间。在这个十铺席大小的房间内,头朝北停放着江川教授冷硬的遗体。

    为他守灵的有老朋友加纳辰哉、助手加藤达子、一柳民子、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部。

    “海神节”的主持者一柳悦子忙得不可开交,但还是会尽量过来看一看。

    加纳辰哉哭得像个泪人,让谁看了都觉得可怜。白天的劲头一下子全不见了,只是没精打采地垂着头。看得出他与死者的友情之深,更勾起旁观者的悲伤。

    不过,只要一柳悦子一来,他多少还会打起点精神;悦子一走,他又变得更加沮丧。

    八点左右的时候,又有一男一女加入了守灵的行列。

    有人向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部介绍,他们是都筑正雄和久米恭子。

    昨天金田一耕助在屋顶天台上听江川教授讲,加纳辰哉抚养了一个妹妹的孩子,并且十分疼爱。那个孩子就是都筑正雄。

    听说都筑还在K大学上学,平时经常打打橄榄球,因此体格健壮,充满朝气和活力。晒得微黑的脸膛显得十分健康,而且仪表堂堂。

    久米恭子今年二十来岁,也是K大学的学生。稳重大方的脸上带着几许天真,却又不失气度,一看便知是有身份人家的小姐。而且也十分懂得时尚女孩们所应具备的礼仪。

    “恭子小姐,”寒宣过后,加纳辰哉带着鼻音说,“您难得和正雄一块来玩一趟,谁知就碰上这样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叔叔。倒是叔叔您一定很伤心吧,江川教授是您那么好的朋友。”恭子用手绢擦着眼睛,低声啜泣起来。

    从这段对话看来,作为伯父的加纳辰哉也认可了正雄和恭子的关系。并且,恭子本身也好像认识江川教授。

    “啊,谢谢您,恭子。不过,哎,不瞒您说,”加纳辰哉的鼻子仍然堵着,“我和江川教授的关系可不是一般好友那么简单,我俩是共同患过难的,只有对方才能抚慰彼此的不幸啊!

    只是因为江川一直住在日本,我才有了其他的一些知交。而他又偏偏性格倔强,从不肯抱怨一句。三十年过去了,再次回到日本,真有恍如隔世之感哪!江川是我惟一可以依靠的朋友,却又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加纳辰哉自言自语地抱怨着,不觉又哭了起来。就在这时,刚出去不久的一柳悦子进来了,身后跟着继女芙纱子和冈田丰彦。两人像是被硬拖过来的,一声不吭地跟在后头。

    “瞧您,怎么又哭成这样了……”一柳悦子在加纳辰哉身边坐下,像哄小孩似的柔声劝着,“人家说,哭得太伤心会触怒佛祖的。好了好了,别哭了。”

    “老板娘您当然会这么说啦。可我一想起日本没有了江川,就觉得孤孤单单、好不寂寞啊!”

    “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您这么一哭倒像是在怪我似的,让我心里好难受埃”“怪您?”加纳像孩子似地睁大了眼睛,“怎么会呢?”

    “喏,是我把教授请来当今天‘镜浦小姐大赛’评委的,所以教授的心脏才犯病的不是吗?”

    “江川教授犯的是心脏病吗?”坐在末席的都筑正雄问道。

    “嗯,当时会诊的两位医生都这么说。”

    “‘都这么说’?”都筑正雄怀疑地追问道。

    “噢不,这个嘛……”悦子仿佛想起了天下最可笑的事情一般,轻轻笑了起来,“这儿还有一位与大家意见不同呢。”

    “‘意见不同’?”

    “这位认为江川教授不是突发心脏病死的,而是被人杀死、被毒死的。”

    “天哪!”久米恭子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向周围人望去。

    “到底是谁、谁这么说的?”正雄的声音也变得沙哑而颤抖起来。

    “就是这位加藤达子女士……正雄先生您认识她吗?听说她给江川教授当了很长时间的助手。”

    “但是,为什么加藤女士会认为……”

    大家的目光同时投向加藤达子。

    加藤达子依旧带着那副深不可测的表情守在恩师灵前。自从江川教授倒下的那刻起,这种表情就一直未曾变过。令人不解的是,她那方框眼镜背后的目光中竟没有丝毫的悲伤,只有冷静的愤怒。

    在大家的注视下,加藤到底有些心虚了。“不,我只是这么觉得。教授生前经常做健康检查,因为孙儿还小,所以一直十分注意自己的身体。而每次体检下来,别的部分暂且不说,心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教授还一直引以为荣呢。”

    “但是,俗话不是说‘黄泉路上无老少’么?”悦子一心想证明江川教授是自然死亡当然有她的道理。更何况医生也说,是死于心脏麻痹……所以很自然地,大家对加藤说的话也就多少带有些讽刺的意味了。

    “最主要的是,江川教授是怎么被人毒死的呢?难道是食物里面有问题?”正雄提出了一个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不过,江川教授当时什么也没吃呀……”坐在下首的等等力警部开了口,“要说吃了什么,那只有加藤带来的热水瓶里的红茶了……”“不对,教授发作是在喝红茶之前,所以红茶才洒了一地。”金田一耕助从旁加以纠正。

    “难道加藤君还认为教授是被毒死的吗?”等等力警部的语气中已有些责问的味道了。

    “这个……这些问题等明天古垣教授来了自有定论。”

    “古垣教授?”

    “T大学的古垣重人教授,被人称为法医界的最高权威。”

    “古垣教授也会到这儿来么?”金田一耕助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古垣教授曾多次帮助过金田一耕助,是他最为尊敬的学者之一。等等力警部当然也认识。

    “教授为什么会来这儿呢?”

    “哦,是我刚才给江川老师家拍电报时顺便请来的。”

    顿时,大家都像被电击了一般,震惊无比。

    究竟加藤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