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读唇术

    江川教授的家属和古垣教授赶到时,已是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天的上午十一点了。

    东京到镜浦要坐五个多小时的火车。因此即使赶最早一班车从东京出发,也要到这个时候才能到达镜浦。

    所谓江川教授的家属,其实也只有两个人。昨晚守灵时加纳辰哉所说的“共患难”指的就是这个人。

    江川教授和他妻子生有二男一女。老大是女儿,老二、老三都是儿子。但是,两个儿子都在战争中死去了。并且,两人都还没结婚,也就没留下孙子。

    长女晶子倒是结了婚还生了个女儿。可晶子的丈夫也在战争即将结束时应征人伍,最后死在广岛。更悲惨的是,教授的糟糠之妻也是在战争中死去的。因此战后,晶子便带着女儿叫到了教授身边。

    于是,教授的家属也就只有不幸的长女晶子和外孙女琉璃子了。琉璃子今年十三岁,仿佛要给这不幸的家庭更添一层不幸似的,这个教授惟一的孙女生下来就又聋又哑。后来证明,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件事与此次事件有着很大的关系。

    至于两位家属见到教授遗体时的悲痛场面,就不在此详细叙述了。总之就连金田一耕助都眼圈通红,不忍看下去了。

    在检查遗体之前,古垣教授先向两位医生询问了诊断结果。一位是本镇的开业医生,另一位是利用周末来此地旅游的医生。尽管两人都差不多认定是死于心脏麻痹,但都被这位著名法医权威的到来而有点不知所措。虽然还不至于推翻自己最初的论断,但却预先找好托词说,说要等详细的解剖结果出来再作判断。

    正如印在大学眼药水商标上的肖像一样,古垣教授那宽阔不凡的额头里,蕴藏着无数有关犯罪的知识和阅历。“那么……”这位著名的法医学者正用一种舒缓的语调询问着加藤女士,“加藤君,请您先告诉我,您为什么认为教授是被人毒死的呢?毕竟已有两位专家诊断是死于心脏病的呀。”

    这里是望海楼旅馆中一个密闭的房间。应达子的要求,室内只有古垣教授、加藤达子、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部四个人。

    “好的。不过在解释这点之前,我希望各位了解一下老师……先师的一项特殊才能、或者说技能。”加藤达子在做出这项重大发言时,神情变得郑重而紧张。

    “金田一先生和等等力警部先生刚才也看到了,老师的孙女琉璃子小姐是天生的聋哑人。为了让琉璃子接受教育,老师可谓费尽心思。首先必须教会她掌握语言。为此,老师自己先学习了所谓的‘读唇术’。”

    金田一耕助由于亲眼见识了,所以还不怎么惊讶。等等力警部可就不同了,甚至连与江川教授交情颇深的古垣教授也似乎有些意外。

    “古垣先生是知道的,已故江川老师一旦开始做某件事情,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无论什么事,都非要彻底弄个明白不可。更何况,读唇术关系到自己孙女一生的命运,当然更会加倍努力了。终于,江川教授成了任何一家聋哑学校的老师都望尘莫及的读唇术大师。而且,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也就是琉璃子小姐、她母亲晶子夫人和我而已。”

    说到这,加藤吸了一口气。

    “现在,大家都已了解了上述情况,也就是江川老师会读唇术这项特殊技能的事情。接下来说说前天,也就是星期六黄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我们是四点左右到达镜浦的,刚好加纳先生不在,说是和这儿的老板娘一块乘帆船出海了,于是我们就在屋顶天台上等加纳先生回来。期间老师一直在用望远镜搜寻海面的帆船。就在这时,老师意外地用读唇术听到了一段十分可怕的对话。”

    加藤女士打开手提包,掏出笔记本,又从笔记本里取出几张折好的纸。打开一看,原来是印有这家旅馆名字的信纸,上面画着一些奇怪的横线,看起来像速记符号。

    “金田一先生当时就坐在隔壁,也许知道这件事。是这样的,老师忽然想起有些事需要给东京写封信,于是就从旅馆拿来了信纸,而后来那段可怕的对话也就记录在这些信纸上。”

    古垣教授拿起信纸看了看,“这好像是速记符号,江川君还会速记埃”“是的。”

    “那么,这些怎么读呢?”

    “后面有我加注的翻译。”

    古垣教授从底下抽出几张写有翻译内容的纸,“原来加藤君也会速记啊?”

    “是的,是江川老师教我的。”直到这时,加藤的声音里才透出几许悲伤。

    古垣教授扫了一眼翻译的文字,就把眉梢一挑,“金田一先生,看来这事得归您管了。”说完把信纸递给了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部凑在一块儿看了一眼,也不由得扬了扬眉。

    纸张上记述着以下对话片断:

    ……放心,这毒绝对没人查得出来。

    ……什么呀,这儿的医生我还不知道吗,最后肯定是诊断为心脏病突发了事。

    ……想不到您这么胆校如今这世道,要是您以为那样就能抓住幸运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看看拿破仑,杀了几万人却越是被人当做英雄来崇拜。

    金田一耕助当时觉得这段台词很耳熟,后来才想起是<罪与罚)中的句子。

    ……就在明天选美大赛时动手。到处都是人,根本没人知道是谁干的。再加上“天气炎热和疲劳过度”,简直天衣无缝。来这海滨浴场的人们不都或多或少有些“疲劳过度”吗?

    以上就是江川教授用望远镜观望而偶然得知、又被加藤女士翻译出来的可怕的对话片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横沟正史作品 (http://henggouzhengshi.zuopinj.com) 免费阅读